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63章 五行第一关!

第663章 五行第一关!

  “这里就是太古之渊么...”

  宁凡神念一扫,太古之渊以下,阴气极重,不知生有多少怨灵。

  其中,碎虚怨灵的气息,隐约不下百道...

  那些气息之中,甚至有碎八境界的怨灵...

  这里很像是一个怨灵巢穴,一般人是不会强闯此地的。

  发现此地有太古五关的机会,更是微乎其微。

  知晓太古五关之内藏有太古渔蓑图的,更是寥寥无几。

  太古渔蓑图是远古四图第一图,藏有生死道轨,可助碎虚修士悟道成仙。

  金天黑地图是远古四图第二图,藏有阴阳道轨,可助真仙堪破阴阳、成就仙帝之位。

  相比之下,第二图的价值远在第一图之上。

  四天之上不缺命仙,却缺仙帝...

  重视第一图的人,自然少得多。

  何世修等人渐渐收起脸上惊容,深深看在宁凡,再不言语。

  宁凡化名白木,屠尽黄龙族群龙,靠的是镇龙之宝,何世修虽惊,还不至于忌惮。

  宁凡灭山山界碎五,靠的却是自己的实力,这一点,更让何世修忌惮。

  毕竟何世修本人也才碎五而已...

  他沉默少许,对小妖女道,“萧小姐,该来的人都已到来,我们这便杀入怨灵巢穴,突破至太古第一关的位置,如何?”

  “嗯,一起前进,不要分散。若遇到强大怨灵,尽量不要恋战,能避则避。”

  言罢,小妖女与红衣率先化作遁光,飞入太古之渊。

  何世修等人亦随即飞入地渊中,唯有云幽牧在飞走之前,对宁凡抱了抱拳,行了一礼。

  宁凡是雨皇,更是他的主人,他自不能失了礼数。

  在众人离去之后,宁凡一抖鼎炉环,召出孽离,驾孽离飞入地渊。

  地渊深不见底,在众人飞入之后,立刻便有七八个碎虚怨灵、数百个炼虚怨灵鬼吼袭来。

  在这批怨灵之后,还有数之不尽的怨灵...

  何世修取出一个铁扇法宝,对诸多怨灵狠狠一扇,霎时间便有无数怨灵被煽成飞灰。

  此扇竟能发出碎二风劫的阴风!

  ‘剑妖’公羊子祭起一把幽绿飞剑,剑柄上竟还长着些头发,生有眼珠,十分诡异。

  飞剑以一化千万,登时便有无数怨灵死于剑光之下。

  玄火老祖从鼻中喷出一股黄雾,黄雾弥漫太古之渊的入口,但凡触及黄雾的怨灵,都会灵体焚烧而死。

  云幽牧双手**生死道线,时不时以道线灭杀怨灵。

  以他的修为,仅能瞬杀碎虚之下的怨灵,若对上碎虚怨灵,则无法瞬杀。

  这七八个碎虚怨灵修为最高的也不过碎虚二重天,这四人强势出手,很快将这批怨灵诛杀尽。

  但再往下飞去,更多的怨灵袭来,这一次共有十几头怨灵,修为最高的甚至达到了碎虚五重天!

  这种修为的怨灵,就算是何世修也无法灭杀,何况是公羊子、玄火、云幽牧。

  “夫君,该咱俩出手了呢。”小妖女对宁凡嬉笑一声,继而向着其中一个碎五怨灵抬起柔掌。

  她的掌心升起一个诡异的黑洞,黑洞生出无边吸力,无数怨灵纷纷被吸入黑洞之中,继而惨叫而死。

  就连一头碎五怨灵,都被她瞬杀。

  瞬息间,这批怨灵便被小妖女灭杀了一半之多。

  此术名为湮灭之术,是《虚空经》记录的大神通。

  宁凡望着小妖女的手掌,目光微闪,却没有多言。

  他立在孽离之上,十指掐诀,下方顿时出现数之不尽的金色漩涡,将无数怨灵吸入漩空洞天之中。

  碎虚之下的怨灵,一入漩空洞天,登时化为脓血而亡。

  血水被洞天吸收,一丝一缕地提升着漩空洞天的威能。

  最后一头碎五怨灵,亦被吸入漩空洞天之中,一个时辰后自会命绝。

  在宁凡收走碎五怨灵的瞬间,何世修、公羊子、玄火俱都目光一震。

  他们意识到,宁凡的漩空术十分可怕。这神通,他们挡不住!

  “紫璃,剩下的由你灭杀。”

  宁凡一声令下,孽离立刻煽动羽翼,数之不尽的紫黑风刃将一个个碎虚怨灵全部灭杀。

  孽离的凶残,再次让何世修等人一惊。

  这风刃,他们同样无人能接下...

  红衣微微挑了挑秀眉。

  宁凡离开无尽海之时,才刚刚窥虚,如今却已到了这种境界。

  就算是她,也不得不佩服宁凡妖孽般的**速度。

  “嘻嘻,我家小凡凡果然厉害。嗯?小心,已经到怨灵巢穴深处了,有碎八过来了,不要恋战!突破过去!”

  在这地渊最下方,有一个通道,直通地底。

  通道之外,尚有八十余只碎虚怨灵,以及数千炼虚怨灵。

  其中碎八怨灵共有两个,一个径自朝宁凡重来,一个则朝着何世修等人冲来。

  “碎八怨灵么...”宁凡目光凝重之极。

  这种级别的怨灵,实力堪比三界宗主,非他可以战胜。

  正寻思如何避开此怨灵的攻击,一道红衣身影忽的拦在他的前方,素手一扬,一道雷鞭抽向那名碎八怨灵。

  红衣身为雷皇,何等厉害。她虽是碎七巅峰,但普通碎八都未必是她的对手。

  眼前的怨灵,同样略弱于红衣。

  但红衣却也没有灭杀此怨灵的把握。

  这一鞭抽下,万雷寂灭,也不过是将碎八怨灵略略击退。

  这便足够了。

  趁着碎八怨灵被击退,小妖女、红衣、宁凡迅速突破重重怨灵的包围,冲入了通道之中。

  一入通道,便再无怨灵纠缠了。

  宁凡则再次收回了孽离。

  “宁凡真是好命,有人帮他挡劫...”何世修目光阴了阴。

  他与宁凡同被碎八怨灵盯上,宁凡有人帮忙,他却没有。

  何世修远远不是碎八怨灵的对手,望着张着血盆大口重来的怨灵,咬咬牙,取出一道玉符,向怨灵打出。

  这玉符,他只有一个,是琼道宗赐予他的保命之物。

  此玉符可发出散仙一击,一道玉符只可用一次。

  玉符一经祭出,立刻化作一道毁灭级的玉色剑芒,将碎八怨灵斩为两截。

  但何世修却没有任何喜色,只有肉疼之色。

  尚未进入太古五关,他便用掉了保命之物,此行凶险了...

  灭杀了碎八怨灵,何世修一行人趁机突破,冲入地底通道之内。

  通道两面是青铜墙壁,脚下是青石阶梯,一路延伸至地底。

  怨灵们不敢进入通道,大概是感受到通道中十分凶险吧。

  行到此处,何世修才算松了口气。

  众人一路沿阶梯向下走去,不知走了多久,终于行到尽头。

  尽头处,是一座青铜宫殿,宫殿另一端,有一个巨门。

  巨门旁边,共有五个较小的光门,光芒颜色各不相同,自左而右,分别是金、青、蓝、赤、黄五色。

  “这里就是太古第一关,第一关名为‘五行之关’,那巨门旁边的五个光门,便是五行通道。只要有人成功穿越了其中一条通道,巨门便会开启少许时间。”

  “若不精通五行之术,擅闯五行通道将九死一生。这一关,便由精通五行之术的人去闯吧。红衣姐姐,你去闯金之通道好不好。”

  小妖女笑**地看着红衣。

  红衣精通雷之神通,雷属金行,由她破金关,再合适不过。

  只要红衣能破掉金关,巨门便会开启,其他人也可安全通过此关。

  “好。”

  红衣没有多言,莲步一踏,化作一道血色雷光,飞入金之通道。

  “何道子?你们那边,让谁破关呢?”小妖女目光落在玄火身上,心道何世修十有**会派此人出马。

  “玄火道友,你精通火术,便请你去闯一闯火之通道吧。”

  不出小妖女所料,何世修果然派出了玄火。

  “哈哈,道子放心,老夫修为非火界最高,但对火之一道的领悟,却比一些火皇都要深刻。由我破火之通道,不难!”

  玄火哈哈一笑,身形一晃,化作一道火光,飞入了火之通道。

  小妖女俏皮地望着宁凡,似笑非笑道,“夫君是跟我在此**呢,还是去闯一闯火之通道?”

  小妖女是知道的,乱古大帝有一宝,名为曰月碑,克尽火焰,就在玄阴界之中。

  宁凡得了乱古传承,自然有此宝,入火之通道几乎毫无危险。

  他闯过火之通道的机会,也必定远超玄火。

  “萧小姐是不信任何某请的帮手么?玄火道友已入火之通道,为何还让宁道友进入其中?”何世修脸皮抽了抽。

  “非也非也,多一个人,多一份力,不是么?”

  “萧小姐所言极是,既如此,就请宁道友进入火之通道吧。”

  何世修干笑几声,心中却着实有些不快。

  宁凡也不理会何世修,他一步步朝某个光门走去,那个光门,不是火之光门。

  他要进入的,不是火之通道,而是水之通道。

  “哦?小凡凡行事,总是出乎我的意料呢,他要闯水之通道么,也是,乱古阴阳,冰火同修,他对水的克制倒也不小...”小妖女思索道。

  “水之通道?他是要进入送死吗!不精通水术之人,若入水之通道,可是九死一生啊!”

  何世修目光一震,想不通宁凡为何要入水之通道。

  他听说过宁凡有一种魔火神通,只知宁凡精通火术,却不曾听说过宁凡精通水术。

  他自然不知,宁凡进入水之通道,不是为了闯关,而是为了**小五行体的水行体质。

  从五行通道之中,宁凡感受到极其不弱的五行之力。

  他想试试,能否在通道之内,想小五行修至圆满。

  “好冷的雨...”

  宁凡飞入水之通道,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雪原,雪原上空,则飘落着细雨。

  脚下是雪,头顶是雨...

  此地甚是寒冷,雨水却未凝结成冰,盖因此雨之中,有雨意在。

  雨水有一种无形的杀伤力,若非精通雨术者,会被此雨所重创。

  宁凡炼化了不少寒气,更有小五行体,水体虽未圆满,对水也算有些防御了。

  他一步步走在雪原中,神念散得很远很远。

  这雪原之上,栖息着数之不尽的雪兽。

  在察觉宁凡闯入此界后,立刻便有数之不尽的雪兽攻来。

  这些雪兽有强有弱,最弱者都是化神,最强者,甚至达到了碎虚三重天。

  宁凡剑念散开,成片的低阶雪兽陨落在剑念之下,变回白雪。

  每一头雪兽体内,都有一个水之结晶,在雪兽陨落后,皆落在雪地上。

  那些水之结晶被宁凡一一收走。

  那些碎虚雪兽则被宁凡一一收入漩空洞天。

  一个时辰早已过去,碎五怨灵已化作一滩脓血。

  碎虚雪兽被吸入漩空洞天,却并未化作血水,而是化作了雪水。

  这雪水,只是普通的水,但雪兽体内的水之结晶,却不平凡。

  结晶被宁凡自漩空洞天取出,细细端详。

  这些水之结晶,其内蕴有极强的水行之力。

  水可化雾,化雨,化雪,化冰,化江,化海...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以不争,故几于道...

  宁凡盘膝于雪地上,将一块块水之结晶炼化。

  他的水行体质圆满进度一点点提升着,在炼化完所有的结晶之后,圆满进度已达到百分之四。

  宁凡站起身,一路前进,但凡遇到雪兽,皆杀之,取水之结晶炼化。

  他的水行体质渐渐提升,百分之五,百分之六,百分之七...

  十天之后,他的水行体质已提升至百分之百,彻底圆满。

  水行体质的圆满,附带的令他肉身强度获得不小提升。

  水行圆满,古魔修为却仍未冲破尊魔瓶颈。

  宁凡在水之通道上走了一半,旋即收住脚步。

  前方还有碎六修为的雪兽,除非战胜这些雪兽,否则无法冲破水之关。

  宁凡摇摇头,他深信红衣能闯过金之关,他没必要为了闯关冒险与碎六雪兽一战。

  碎六不止一只,就算放出孽离,也难保会让孽离受伤,不值。

  他步步往回走,时而看看天空的雨,时而看看脚下的雪。

  冰,水为之,而寒于水...但在大神通之下,水却可能比冰更加寒冷。

  雾、雨、雪、冰,它们的区别,是意的不同。

  江、河、湖、海,它们的区别,是势的不同。

  水之道,修的是意与势...

  宁凡感悟丛生,走出水之通道。

  而后,步入土之通道。

  小妖女一怔,却转而明白了什么,笑**地看着宁凡的背影,“我本以为夫君入水之通道,是想破关,没想到又猜错了呢。”

  何世修则目光困惑地看着宁凡的背影,“他先入了水之通道,又入了土之通道...他在作什么?”

  土之通道内,入目处,是一望无尽荒漠。

  漫天黄沙吹在身上,若非精通土术之人,恐怕会立刻重创。

  荒漠上同样生有无数土兽,土兽的体内,有土之结晶。

  这些土兽没有主动攻击宁凡,而是纷纷石化,堆积成山。

  当一群土兽化作群山的瞬间,一股无法想象的大地之势朝宁凡当头镇下。

  一瞬间,宁凡的双膝深深陷入荒漠之中,面色凝重之极。

  “土之化极而为山,土之道与水不同,重势不重意...土行修士,擅长势之防守,更擅长大势攻击...”

  “破!”

  宁凡右目魔气滔天,一瞬间,脚下升起一座巨大的魔山,而他,立在魔山之巅!

  他立在魔山之巅,掌控着魔山之势,区区土兽的势,不值一提,纷纷崩溃!

  “灭!”

  剑念横扫开来,成片的土兽开始陨落,重新变回泥土,并留下一颗颗土之结晶...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