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60章 六百万年前的强者

第660章 六百万年前的强者

  在山界与地仙界之间的一片虚空之中,飘浮着一座荒芜的大陆。

  这里,是两界交战的虚空战场,其上建着无数临时修城。

  整个大陆被阵法所覆盖,将虚空风暴隔绝在外。

  两界各出动了数十万元婴之上的修士,已在此地战了数年。

  这场战斗少则还要打数年,多则还要打数十年。

  山界的修城之中,坐镇了15名碎虚。

  地仙界一方,则在此虚空战场坐镇了21名碎虚。

  双方并未死斗,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低阶修士大规模厮杀。

  碎虚级战斗很少,毕竟身为碎虚修士,一个个都是**数万年的老怪。

  不到万不得已,是不愿涉险的。

  “赵半知擅离战场,还未回来么?他去哪里了?”山界一方的某座修城中,一名秃头老者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这位秃头老者是山界四名碎七老怪其中之一,是西山殿的老祖。

  他一向颇为赏识赵半知,与招揽此人入西山殿。

  这一次界战,他特意请了赵半知助阵。

  想不到,赵半知竟会擅离战场。

  “回禀老祖,赵前辈去了雨界,据说去雨界之前,还邀了几个知交好友,说是要去雨界索一些好处。”一名化神修士恭敬回答道。

  “去雨界索好处?这个赵半知...”西山老祖失笑地摇摇头。

  既然赵半知只是去敲雨殿的竹杠,早晚是会重返战场的。只要还会回来,就够了。

  “呵呵,雨界刚刚死了雨皇,新任神皇有两人,却都修为低微,不值一提。雨界注定一路没落下去了。赵半知此去雨界,想来收获不会少...”

  西山老祖正微笑着,忽然面色一僵,继而露出震撼之极的表情。

  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碎成两半的命牌,眼神渐渐阴沉起来。

  “赵半知...死在雨界了!这怎么可能,区区一个雨界...”

  下方的低阶修士,一听赵半知已死,据说露出震撼之极的神情。

  他们可是知道的,赵半知的实力堪比此代山界四皇,几乎不弱于前代雨皇云宗玄。

  据说雨界刚死了神皇,失去了唯一一名碎五修士,界面实力大损。

  赵半知这般狠角色,怎会死在雨界!

  “发动潜伏在雨界的势力,给我查!老夫要知道赵半知是怎么死的!”西山老祖目光阴沉之极。

  数曰后,情报传回,

  西山老祖神念一扫手中情报,下一瞬,目光剧变!

  “什么!赵半知一行人,三名碎五,一名碎四,一名碎三,几乎全部死在了雨皇宁凡手中!且这一战,宁凡动用了一头紫眸孔雀凶兽,足足有碎六修为!”

  “紫眸孔雀,紫眸孔雀...那不是和覆灭树界藤殿的凶兽十分相似么,老夫记得,覆灭藤殿的凶兽叫什么孽离,不过似乎是碎五修士...难道说,在树界凶名远播的北树皇陆北,就是雨皇宁凡!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且最让老夫意想不到的是...雨界竟还有一名神秘的碎七坐镇!一名碎七,一名碎六凶兽,一名碎五修士,还有一个能杀碎五的宁凡,碎五之上的战力,不少啊...”

  西山老祖眉头皱的很深。

  他本来还想**离开一下战场,去雨界替赵半知出口气。

  如今得知雨界竟有碎七坐镇,纵然是西山老祖,也不敢轻易潜入雨界,攻击雨殿。

  “想不到云宗玄死后,雨界竟变得如此强大,这雨界是不能随便潜入了。宁凡么,哼,算是个人物,比云宗玄厉害!”

  西山老祖目光阴了阴,最终却是对赵半知之死再不提半句。

  树界,东树海,竹殿。

  竹皇看着手中的情报玉简,面色复杂之极。

  “陆北的真实身份,多半就是雨界神皇宁凡了...想不到,雨界竟出了他这般惊天的人物。更加想不到的是,如今的雨界,竟还有一名碎七老怪坐镇。看来这九界最弱的帽子,轮到我树界戴了...”

  南树海,柳殿。

  柳皓月看着手中情报,沉默不语。

  良久之后,忽然大笑起来,眼中满是叹服之色。

  “宁兄一人之力,诛杀山界五名碎虚,其中包括了三名碎五强者...我不如他!雨界有他在,多半要在此代崛起的。”

  天仙界,三界宗。

  前代宗主陨落,三界宗内经过一番争斗之后,选出了新任宗主。

  新任宗主是宗内唯一一名碎七修士,名为古道。此刻,他手持一份情报,面色阴晴不定。

  “看起来,雨皇宁凡多半就是把树界闹得鸡飞狗跳的陆北了...陆北,哼!根据补天宗的卜算,老宗主就是死在陆北手上...他,就是陆北!”

  “雨界明面上已有一名碎七老怪,暗地里,可能还有更强大的老怪,否则不可能害了老宗主。”

  “老宗主的仇,只能暂时搁上一搁了!派人时刻盯紧雨界,若宁凡离开雨界落单,再潜入其他界面,本宗便亲自出手,将之截杀!”

  魔界,涅殿。

  王座之上,坐着少年涅皇,手持情报,目光阴沉。

  在少年涅皇的身后,则站着老年涅皇,同样目光冰冷。

  中年涅皇,已死于宁凡之中...

  此乃涅皇的一体三身。

  “可恨!此子气候已成,雨界,再不可轻易去了!”

  “韩元极真是对这个徒弟很好啊,六十年修道,骨龄千岁,便突破碎虚二重天,哼!想想也知道,韩元极定是将黑魔派的底蕴送与此子突破境界了!”

  “宁凡么,哼!你最好不要落在本皇手上!”

  少年涅皇一把按碎了手中玉简,眼中杀机浮动。

  剑界,一座寒冰剑城之中。

  老魔看着手中情报,不可置信,太不可置信了。

  “宁小子都碎二了,他都碎二了!而且一个打五个,灭了三个碎五,一个碎四,一个碎三!”

  “这才过去了多少年,古天庭都还有四十年才开启!他竟然这么快就碎虚了...妖孽啊!”

  “不愧是老子的**!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样!”

  老魔得意地朝身旁两个人望去。

  其中一人,青丝如瀑、白衣如雪的女子。

  另一人,是一个灰袍老者,苍颜白发,瞳孔却是重瞳,且还是金色。

  女子的修为接近炼虚,容颜倾世,耳鬓别着一朵梅花,眼眸若空谷幽兰,气质清冷如剑。

  听到宁凡的消息,她清冷的眸光泛起一阵阵涟漪,抬起柔掌,看着手背上若隐若现的同心剑印。

  “宁小魔已经碎虚了么...老的资质妖孽,小的资质更加妖孽,不愧是师徒!”

  她,正是与宁凡结下同心剑印的小独孤。

  听了小独孤的话,老魔笑容更得意了,却忽而想到了什么,猥琐地嘿嘿一笑,对身旁另一人道。

  “夏老头,帮我个忙怎么样?”

  “帮忙?老夫与你不过是点头之交,之所以护你剑界无虞,还是看在你的那部分神**的份上。老夫说过,只会护你百年不死,不会帮你任何忙的。”

  “哎,不要这么说嘛,只是一个小忙而已,嘿嘿,对你而言就是跑跑路的事。老夫想让你帮我送个信。”

  “送信?给谁?”金瞳老者一怔。

  “给我徒儿,雨皇宁凡。对你而言,从剑界遁去雨界,只需一炷香而已,这个小忙,你不会真的不帮的?”

  “...老夫与你交情深浅,不会白帮你。这一次,你付出什么代价,换老夫出手。”金瞳老者语气淡漠。

  “扣,扣,扣!老子这辈子就没见过你这么扣的人!拿去!”

  老魔取出一个玉简,在其中烙印了什么。

  金瞳老者取过玉简,目光一扫,冷漠的面容立刻泛起一丝诧异之色。

  “这个酬劳,倒也足够,也罢,老夫便替你走一趟剑界吧。许多年没去过了,当年去的时候,还遇见过一个小辈,似乎叫周臣,剑意颇有独到之处...信呢?”

  “给。”老魔取出一个黑色玉简,在其中烙印下一些话语,而后将玉简交给金瞳老者。

  金瞳老者接过黑色玉简,也不多说,抬手在身前一划,直接出现跨越界面的界路。

  他的气息依稀是散仙修为,下三界的剑界,似乎并无任何散仙的。

  他一步迈出,周身化作一道金色剑芒,一闪之下,已不知遁出多远...

  他的遁速,远超散仙,甚至远超命仙,堪比真仙!

  明明是一个散仙,却拥有堪比真仙的遁速!

  “韩老头,这位前辈究竟是谁,他真的是剑界修士么,我从未听说过他的名号。”

  小独孤美眸泛起几分疑惑之色。

  “夏老头确实是剑界修士,你没听说过他十分正常,老夫刚刚修道之初,他便已是通天彻地的修为了。老夫突破渡真境之时,也不过与他打了个平手而已...他是散仙修为,但天上地下,恐怕再无比他更加厉害的散仙了。他的事,你不要对任何人说,就是你父皇也不要说。”

  “切,我才懒得说。已经知道宁小魔的消息了,我走了,看见你心烦。你还是快些想办法救我姐姐吧。”

  小独孤莲步一踏,化作一道剑芒,一遁无影。

  独自一人之时,老魔的脸上,渐渐露出几分落寞。

  “道土还要数十年才可解封,宁小子虽然突破了碎虚,如今却还无法种出阴阳道果...”

  “小梅,我还要在等几十年,才能种下道种,还要等待几百年,才能收获道果,将你救活。你,会等我吗...”

  ...

  雨界。

  距离灭杀赵半知一行人,已过去数曰。

  四人的储物袋中合计才有十万道晶,其他的东西,宁凡看不上眼。

  事后,宁凡召回的远在中州的离龙,令他坐镇七梅,并让离龙当着无数修士,稍稍散出碎七修为。

  他必须要震慑诸界,以维持雨界的稳定、七梅的安全。

  他的手中握着数份情报,有三界宗的,有山界的,有魔界的,还有其他界面的。

  当雨界拥有碎七坐镇之事传出后,三界宗与山界再无任何动静,似乎暂时放弃了对他的敌意。

  魔界亦无任何动静。

  表面上如此,真相如何,宁凡不知。

  他仍是让离龙坐镇七梅。

  若宁凡不在雨界,只要有离龙在,除非碎八出马,否则七梅可保万全。

  七梅还有木罗坐镇,木罗若是燃烧妖魂,可在一定时间内发挥散妖修为,纵然散仙到来,也讨不到任何好的。

  之后,则会妖魂燃尽而亡。

  这种情况,是宁凡所不愿看到的。

  “我已是碎虚二重天,这修为足以自保无虞,却还不足以庇护身后所有人。”

  “若我有碎五修为,便是碎六也不足畏惧。若我有碎六修为...以我的神通,足以横扫中三界!”

  “只要有我在...”

  七梅城中,风雪寂寂。

  宁凡立在思凡宫中,踏着厚厚的积雪,看着夜放的寒梅,沉默不语。

  忽然间,他目光露出震撼之极的神情。

  他转过身,回头一看,却见在他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灰衣金瞳的老者。

  这个老者,是散仙修为!

  但他给宁凡的压迫感,却远远超过九界之中的任何人!

  这种压迫感,他曾经在界首身上感受过。

  界兽可是渡真境界的强者,这老者是谁,竟堪比界兽强大!

  九界之中,为何会有这等强者!

  “小友无须紧张,老夫来此,没有恶意,是替你师父给你送信的。”

  金瞳老者屈指一点,一道黑芒不知如何,便飞至宁凡身前,化作一个黑色玉简。

  “此人是替师尊送信的么...”宁凡心头稍稍放松,但仍未放下所有戒备之心。

  他抬手摄住黑色玉简,检查无误后,神念一扫玉简内容。

  确实是老魔的信,神念做不得伪...且老魔在信中提到了,眼前的金瞳剑修是自己人,姓夏,是一个老前辈,可向此人索些好处,不必客气。

  “怎能不客气...”宁凡苦笑一声。

  他从老魔的口气中隐约判断出,这名金瞳老者并非老魔的好友,只是有些利益往来而已。

  若换做老魔的兄弟卫玄,宁凡或许会厚着脸皮求一些好处。

  换做这金瞳老者,宁凡不会做这种蠢事,徒叫人看低了自己。

  老魔寄来此信,主要想说的倒是另外一件事。

  老魔当年收宁凡为徒,起初是为了借宁凡的阴阳之力种出道果,救治其妻。

  虽说他与宁凡的师徒之情渐渐深厚,但这个初衷并未忘记。

  老魔将收徒初衷毫无保留的告知宁凡,亦未隐瞒种道果的事情。

  他说,种道果的道土还需数十年解封,让宁凡不必急着前往剑界,好好为古天庭之行做做准备,谋一谋大机缘。

  “不必急着前往剑界了么...”宁凡沉默少许,收起玉简,向金瞳老者抱拳道。

  “多谢前辈送来此信。”

  “不必客气。老夫收了你师好处,出些力也是应该的。老夫也知道,你师给了我如此大的好处,不会只是让我送信,多半想让我赐你些机缘...嗯?这柄剑...”

  金瞳老者忽然探出手,朝宁凡的储物袋隔空一抓。

  霎时间,一道金色剑光从宁凡储物袋中飞出,被金瞳老者摄入手中。

  那柄剑,正是宁凡从树界获得的夏皇剑。

  “一别多年,想不到还能重逢此剑...那一年老夫尚在树界游历,此剑误伤义士,不祥,乃弃之深谷,想不到此剑会在你的手中。老夫与你,倒是有缘。”

  金瞳老者心念一动,那夏皇剑立刻化作一道金光,飞回宁凡的储物袋。

  宁凡目光一震。

  这名金瞳老者好生了得,抬手便从他储物袋中夺走了夏皇剑...

  从此人言语来看,他就是这夏皇剑从前的主人?

  老魔说,此人姓夏,难道...他就是夏皇?

  “哦?你身上还有此物?老夫与你的缘分,果然不浅。”

  金瞳老者似乎又发现了什么,一点宁凡的储物袋,一黑一白两颗龙珠立刻从储物袋飞出,落在老者掌心。

  阴阳龙珠!

  “当年老夫也曾钓过阴阳龙珠,不过可惜,此龙珠来得太晚,老夫已不需要,故而弃之。”

  “也罢,既然你我有缘,老夫便赐你些许机缘吧。你的剑意,与老夫的剑意倒是相似...锁!”

  金瞳老者的眼中,忽然剑光一闪。

  一股惊天动地的剑意,立刻将宁凡锁定!

  那剑意之强,足以瞬杀命仙!

  那剑意之强,给宁凡一种无法战胜的感觉!

  仿佛只要老者一个心念,宁凡便会被这剑意斩成无数截!

  而让宁凡惊讶的是,他从夏皇剑中领悟的夏皇剑意,正在老者的帮助下急速提升!

  小成,大成,圆满!

  圆满之后,便是九品!

  老者竟是将自己的夏皇剑意送了宁凡一些,令宁凡的剑意堪堪达到九品剑意的境界!

  “老夫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想让剑意一步步提升至更高品阶,便看你自身造化了。缘分已尽,老夫去矣。”

  言罢,金瞳老者抬手撕开一条界路,化作一道剑芒遁入界路,一瞬间便没有踪影。

  而宁凡再顾不上思索,立刻盘膝于雪地之上,就地稳固着暴涨的剑意境界!

  七梅城中,小妖女眸光泛着浓浓震撼。

  “是他!此人压制修为,刻意不突破命仙境界。但他的实力,堪比渡真境的真仙!此人,是六百万前的剑界剑皇!”

  Ps:夏皇登场了,虾叔的龙套好厉害。本书前文已出现过数次‘散仙剑修’,说的都是虾叔。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