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59章 漩空之威!

第659章 漩空之威!

  “假的,这煞气定是假的!老夫听说过一种魔道秘术,可伪造煞气。许多人一见敌人煞气惊天,往往不战而怯,转身就逃。哼!宁凡的煞气定是伪装的,散仙级老怪,岂是他能杀的!他故意伪装煞气,试图吓退我等,真是卑鄙!”

  巨岳老祖冷哼一声,第一个恢复冷静。

  他口称宁凡卑鄙,却不知宁凡根本没有伪造过煞气。

  而他之前与太渊老祖围攻木罗,才是真正的卑鄙...

  “巨岳道友所言极是,此子煞气定是假的。不过我等确实小觑此子了,枉送了红沙道友一条姓命...想不到此子竟如此精通化身、抽魂术,明明碎虚二重天的修为,却可将修为瞬间提升至碎四。倒是不可再小觑此子了!”

  太渊老祖目光凝重道。

  “借秘法提升至碎四修为又能如何!此子绝非老夫对手...”

  须弥老怪目光一阴,话说一半,忽的脚下出现一个巨大的金色漩涡,顿时面色大变,抽身飞退,并朝着宁凡的方向惊怒道。

  “竖子卑鄙,竟偷袭老夫!”

  “偷袭?宁某早已向尔等开战,不是么!收!”

  宁凡屈指连点,长空之上继而出现数百个巨大的金色漩涡,将须弥老怪前后左右的去路全部封锁。

  须弥老怪一个不慎,踏入一个刚刚浮现的漩涡之中,双脚立刻陷了下去。

  他面色一变,刚想要挣脱此漩涡,那漩涡外围忽的一圈圈出现数百个金色漩涡。

  所有的漩涡生出狂猛的吸力,只一个瞬间,须弥老怪便被吸入漩涡之中,封入宁凡的本命洞天之内。

  “须弥道友!你将须弥道友弄到哪里去了!”

  赵半知、太渊老祖、巨岳老祖全部面色一白。

  这漩空之术好生诡异,出现之时毫无征兆可言,很难防御。

  先前宁凡以漩空之术轻易绞杀了红沙门主,如今又以数百金色漩涡生生收走了须弥老怪。

  看起来,须弥老怪似乎被宁凡封入某种法术洞天了。

  这样一想,三人又稍稍放下心来。

  须弥老怪最擅长的便是空间类的神通,若是被宁凡封入洞天空间,须弥老怪定有办法脱困而出。

  很可惜,这三人过于高估了须弥老怪的能力,低估了宁凡本命洞天的强大。

  纯金的本命洞天之中,须弥老怪望着洞天内悬浮的七十二座金色大陆,眼中一惊。

  一向精通空间神通的他,竟被宁凡的空间神通收走,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须弥老怪发现,这处洞天空间是一个上品洞天,且并无任何阵法防御,不难打碎。

  这洞天之中有一股溶解之力,正一点点将他的肉身、元神溶为血水。

  溶解的速度不快,宁凡此刻的修为是碎四,他也是碎四,起码要百息之后,他才会被此洞天溶为血水。

  “百息,足够老夫脱困了。老夫只需半息,便可打破这处上品洞天!碎!”

  须弥老怪一指点出,射出一道银色指芒,轰在洞天障壁之上。

  障壁一颤,继而粉碎。

  须弥老怪冷笑一声,嘲笑宁凡妄图凭一个不设阵法的上品洞天困住自己,真是痴心妄想。

  他击碎了洞天障壁,只以为会被传送出这处洞天。

  但事与愿违,他并未脱困。

  须弥老怪不可置信地发现,击碎了一重上品洞天,其外仍有一处洞天围困他!

  他再次出手,又一次击碎一重洞天,然而外边仍有无穷无尽的洞天围困着他!

  “无...无限洞天!不好!若百息之内找不到破出此洞天的方法,老夫将在此地溶为血水而死!”

  轰!轰!轰!

  他不断轰碎一处处洞天,却仍有无穷无尽的洞天将他围困...

  逃不掉,逃不掉!

  以他的修为,根本看不破这无限洞天的奥妙!

  ...

  以宁凡如今的法力修为、漩空术修为,溶杀一名碎四修士需要百息时间,溶杀一名碎五修士需要一个时辰,若是碎六修士,不但无法收入空间,就算侥幸收入其中,将无法灭杀碎六。

  溶杀修士的速度,会随着宁凡修为提升而提升,也会随着杀戮增多而提升。

  每一个死于漩空洞天的修士,其肉身、元神溶化形成的脓血,都会被洞天吸收,提升洞天的杀伤力。

  若宁凡不曾领悟无限洞天的法门,他或许会在本命洞天之中设下阵法,阻止他人击碎洞天。

  有了无限洞天,倒不需要多此一举了。就算是散仙级人物,也没有几人能识破无限洞天的奥妙!

  “奇怪,须弥老怪怎么还没有脱困,难道被困在洞天之中了?”

  赵半知等人正在思索这个问题,却见木罗冷笑一声,化作一道厉啸的遁光,朝赵半知攻来!

  宁凡说来,由他拖住赵半知,余者由宁凡灭杀。

  本来木罗还不信宁凡有独自迎战两名碎五的实力,见识过漩空术的强大之后,他信了。

  “老夫是一个小人,向来有仇必报!受死!”

  木罗一指点出,纯正的木之妖力化作一道道凌厉之极的青色剑芒,朝赵半知刺来。

  赵半知面色一沉,直接召出神山甲护体,硬撼木罗的攻击。

  这批山界修士中,数赵半知最为厉害。他的神山甲,足以硬撼碎六修士的攻击。

  木罗的剑芒俱被神山甲挡下,赵半知毫发无损。

  他抬手祭出一颗火红宝珠,向木罗打去。

  木罗二话不说,抬手一指,按碎了火红宝珠。

  山界修士,善守不善攻!

  木罗与赵半知齐齐面色凝重起来。

  木罗不得不承认,赵半知的防御十分惊人,非他可以打破。

  赵半知则意识到,自己不是木罗的对手,最多只能凭神山甲自保无虞,想要战胜木罗,是根本不可能的。

  “老夫缠住此人,你二人杀了宁凡!斩杀雨皇的罪名,由老夫一力承担!”

  赵半知面色铁青,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呼朋引伴来雨界敲诈勒索,是一个何等错误的决定。

  雨界死了云宗玄,并没有变得更弱,反倒变得更加强大!

  红沙陨落,须弥被困...来时五人,转瞬只剩三人...

  孽**皇宁凡,是个狠角色,他确实不该来此招惹此人。

  但如今梁子已经结下,对方已动了杀心,他也只有下死手了。

  他没有选择了,就算犯下越界弑皇的罪名,就算被四天执事追责,他也要杀了宁凡!

  赵半知话语一出,太渊老祖脚踏金色罗盘,巨岳老祖驾着避水兽,俱朝宁凡攻去。

  二人面色铁青,他们同样意识到,敲诈勒索宁凡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来错了,来错了...他们不该来雨界。

  但如今后悔也无用了,唯有杀了宁凡。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黄金古剑,御剑疾驰,避开了二人的攻击。

  他以漩空术困住了须弥老怪,在须弥老怪陨落以前,他无法收走任何一名碎五修士。

  百息...只等百息之后,须弥老怪便会死于漩空洞天,届时,宁凡可出手,灭杀另一名碎五老怪!

  “哼!刚才不是还很嚣张么,怎么,现在只知道逃了?”

  巨岳老祖冷笑不已,抬手祭起手中的玉碗法宝。

  那玉碗一经腾空,碗口立刻变得无比巨大,朝宁凡当头扣下。

  那玉碗之上更附灵有‘定身’神通,宁凡一时间竟无法挪动身形,逃出玉碗攻击的范围。

  “漩空挪移!”

  宁凡指诀一变,黄金古剑之下立刻出现一个巨大的金色漩涡,将宁凡收入漩涡之中,消失于原地。

  玉碗法宝,扣了个空。

  下一个瞬间,万丈之外忽的出现一个金色漩涡,宁凡身形一闪,脚踏古剑,在金光中现身而出。

  漩空挪移是一种空间传送神通,在小范围内传送,效果比虚空挪移更强数倍。

  宁凡曾凭此术,直接将**传送给离龙。

  以他的修为,尚无法进行长距离传送,只能在万丈之内瞬间移动。

  饶是如此,也足以避过巨岳老祖的攻击了。

  “竖子,受死!”

  后方忽的传来一道凌厉的杀机。

  太渊老祖似事先预测到宁凡的传送位置,在宁凡现身的瞬间,二话不说,直接祭起法宝打来。

  那是一个锥子形状的法宝,黑色,名为破甲锥,专用于破防和偷袭。

  宁凡纵剑飞退,并朝破甲锥抬指一点。

  破甲锥的前方立刻出现一个金色漩涡,将锥子吸入其中。

  下一瞬,巨岳老祖的背后忽的出现一个金色漩涡,破甲锥从其中飞出,朝巨岳老祖的背心要害打来!

  宁凡直接施展出了漩空传送,将破甲锥传送至了其他地方!

  巨岳老祖骤然间汗毛竖起,他能感受到,背后有一个凌厉之极的法宝打来。

  破甲锥!

  那本是太渊老怪攻击宁凡的法宝,竟被宁凡以诡异神通调转了攻击轨道,朝他打来!

  此事已来不及躲避此锥攻击,巨岳老怪一咬牙,召出了神山甲护体。

  “神山甲,现!”

  他的周身上下出现深黄色的石肤,好似甲胄般护在身体之外。

  他好似化作了一个石头人,一身防御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

  破甲锥轰地一声,打在了神山甲之上,只击破了表面一层防御,并未攻破所有防御。

  巨岳老祖心中一松,他的神山甲虽不及赵半知厉害,却也比太渊老祖厉害一些的,自不会这么容易被破甲锥攻破。

  巨岳老祖一扬手,将破甲锥还给太渊老祖。

  太渊老祖老脸红了红,他明明攻击的是宁凡,最终却攻击了巨岳老祖。

  还好没有伤到巨岳老祖。若是伤到了半点,他这老脸真的不必要了。

  堂堂碎五老怪,竟把法宝打到自己人身上...丢人啊!

  “此子实力不及老夫,也不及太渊,但神通诡异,一时半刻却也拿之不下...”

  巨岳老祖与太渊老祖合力围攻宁凡,仗着黄金古剑的遁速与漩空术的强大,宁凡取胜不足,自保有余。

  百息,很快过去。

  在一片绝望之中,须弥老怪化作一滩血水,陨落在漩空洞天之中。

  他的血水渗入到漩空洞天之中,为洞天添上一丝丝血红之色。

  他是漩空洞天杀戮的第一人,却不是最后一人。

  杀戮越多,漩空洞天溶解修士的速度便越快!

  宁凡身前金光一闪,一个储物袋出现在他的身前。

  那是须弥老怪的储物袋!

  宁凡将储物袋收起,他知道,须弥老怪已死。

  如此,他可继续收走下一人,杀之!

  “那不是须弥老怪的储物袋么!怎么会被这竖子夺走!”太渊老怪目光一惊。

  “须弥老怪姓贪而吝,若非死亡,绝不会交出储物袋的...难道他已死了!他死在这竖子的洞天围困中了,这怎么可能!”巨岳老祖亦是大惊。

  “不错,须弥老怪已死,轮到下一个了!”

  宁凡眼中寒芒一闪,被两名碎五围攻百息,现在,轮到他反击了!

  他脚踏古剑剑尖,十指掐诀,一丝丝似虚似实的金色光芒,在他指间缭绕。

  同一时间,太渊老怪四面出现四个无比巨大的金色漩涡,漩涡之中各自射出一道金芒,十字穿心。

  十字穿心,没有伤他分毫,却将他困在四个漩涡的中心,一时半刻竟无法动弹。

  漩空交格!

  巨岳老怪的四面同样出现四个金色漩涡,不过他果决得多,在漩涡出现的瞬间,立刻飞身跃下避水兽,身形一晃,避过了被四面漩涡十字穿心的下场。

  而他的避水兽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被十字光芒定在长空之上。

  避水兽与太渊老祖的脚下,继而各自出现一个巨大的金色漩涡,将这一人一兽吸入漩涡之内,封入了漩空洞天之中。

  避水兽不过炼虚修为,刚被封入洞天半息,便惨叫一声,化作血水死亡。

  太渊老祖看着身边化为血水的避水兽,心脏猛地一颤。

  他可以想象,之前被封入此洞天的须弥老怪,定然也是这般死法,真是可怕。

  “这处洞天好生诡异,以老夫的修为,若在此地呆上一个时辰,必定化作脓血而死。”

  “不过,此洞天仅是一个上品洞天罢了,碎之不难!想凭此洞天困住老夫,休想!”

  太渊老祖冷哼一声,抬手祭起破甲锥,一锥击碎了洞天空间。

  身形一晃,想要离开洞天空间,却继而发现,自己仍然无法离去。

  他这才发现,此地洞天是一层套着一层的。

  他再一次祭起破甲锥,击碎一层洞天,洞天外仍有洞天。

  一次次击碎洞天,一次次悲哀地发现,仍是天外有天的局面...

  “无限洞天!难怪须弥老怪会死在这里!老夫对洞天之术的研究还不如须弥老怪,他都逃不出去,老夫岂能逃出去!”

  “不妙!不妙!若老夫无法在一个时辰内逃出此地,必定会化作血水死于此地!”

  轰!轰!轰!

  太渊老祖不知击碎了多少层洞天,却仍无法离去。

  他的心越来越沉,眼中的绝望也是越来越多...

  ...

  外界,宁凡已一对一地对上了巨岳老祖。

  赵半知仍是与木罗胶着地战在一处,仗着防御无匹,勉强不败。

  这一刻,赵半知与巨岳老祖的眼神,满满都是畏惧!

  红沙门主死在宁凡的漩空绞杀之下。

  须弥老怪死在了宁凡的漩空洞天之中。

  如今,太渊老祖也被漩空洞天收走,生死不知...

  “该死的!那金色漩涡究竟是何神通,竟如此厉害!”

  赵半知面色阴晴不定。

  他并不知此术是天仙界三界宗的镇宗之术——漩空术。

  三界宗在天仙界一向行事低调,宗内**漩空术的不少,但很少外露。

  这一刻,他已没有任何战意,只想逃回山界。

  宁凡太厉害了,只凭其脚下的黄金古剑,今曰便无人可伤他姓命。

  那黄金古剑的遁速直逼碎六修士,宁凡若御剑而逃,赵半知追都追不上,又谈何击杀。

  宁凡没有逃,只是借着古剑和漩空术与巨岳老祖**,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赵半知暗暗猜测,或许宁凡收走须弥老怪、太渊老祖的洞天神通,有某种限制,在一定时间内,一次只能收走一人。

  想到这里,他的心忽然一颤,离去之意更加坚决!

  宁凡分明是在等技能冷却啊!等他杀了太渊老祖,就该杀下一个人了!

  “雨皇息怒,这一次是老夫莽撞了,不该来雨界生事!还请雨皇看在老夫与前代雨皇的情面上,网开一面,放老夫回山界!”

  赵半知一咬牙,竟是开始示弱了。

  巨岳老祖面露犹豫之色,他的脸皮没有赵半知这么厚,说不出求饶的话。。

  但他的目光闪烁,也想要逃回山界了。

  他可不想再在此地磨上一个时辰,被技能冷却的宁凡灭掉。

  赵半知是被木罗缠地无法脱身,才会求饶的。

  巨岳老祖却没有这层顾虑。

  他实力在宁凡之上,虽说杀不了宁凡,宁凡却也困不住他。

  他想走,料想宁凡还拦不住。

  “不好意思,形势所逼,老夫先走一步了,赵道友好自为之吧。”

  巨岳老祖抬手取出一个界门玉简,一把按碎,竟是打算抛弃赵半知,独自逃生。

  若他不逃,起码还能拖住宁凡,帮赵半知分担一些压力。

  若他逃了,宁凡分出手来,自然会夹击赵半知,赵半知生还的机会就更加渺茫了。

  在按碎玉简的瞬间,巨岳老祖的身后光华一闪,出现一个深黄的巨大界门。

  见巨岳老祖竟然想抛下自己独自逃生,赵半知气的脸色铁青,在心中将巨岳老祖骂了个遍。

  修真界是残酷的,修士是自私的,若是联手欺压弱小,他们自然是沆瀣一气。

  若是大难临头,却也只有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死道友不死贫道了。

  “完了,巨岳这一走,老夫必死,老夫必死啊!”

  “老夫若死,不是死于雨皇宁凡之后,而是死于巨岳啊!”

  眼见巨岳老祖一步踏入界门,顺着界路逃遁而去,赵半知露出绝望之色。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不该来雨界,不该来啊!

  什么九界最弱,什么新皇暗弱,胡扯,胡扯!

  如今的雨界虽说仍无法挤入中三界之流,但绝对已非九界最弱!

  赵半知自问不弱于下三界的皇者的,但连他都难以在雨界自保。

  其他下三界的皇者们若对雨界出手,定然也是同样的下场...

  死!

  “逃了么,真是可惜,漩空术虽然大成,但我的修为却还不够,对上多个碎五,却是无法一网打尽,可惜了...紫璃,你去杀了他吧,记得把储物袋叼回来。”

  宁凡一抖鼎炉环,长空之上紫黑之芒一闪,现出一个巨大的紫眸孔雀。

  在这紫眸孔雀现身的一瞬间,一股**之极的凶兽气息席卷整个七梅!

  而赵半知的全身,都开始发抖!

  “碎...碎六皇兽!且这皇兽气息凶悍,恐怕就算在碎六境界之中,也没有几人是它的对手!”

  “孽**皇竟有如此凶兽在手,就算是我山界屈指可数的碎七老怪,也不敢随便降临雨界啊!何况如今还是与地仙界苦战的时期!”

  随着宁凡一令之下,孽离振翅一遁,化作一道紫黑妖虹,飞入界门,直追巨岳老祖而去。

  正在界路上死命逃亡的巨岳老祖,刚刚松了口气,以为逃出了生天,忽然间感受到身后传来了无比恐怖的凶兽气息。

  他回头一看,只看了一眼,整个脸都吓成了白色。

  “碎...碎六无敌的皇兽!怎么可能!”

  孽离的紫眸中带着淡淡不屑,猛地一震双翼。

  一股股紫黑色的风刃,只一个瞬间,便将巨岳老祖切成无数段。

  巨岳老祖尸身中的所有血肉精华,都被孽离吸走。

  储物袋则被孽离含如口中,叼回给宁凡。

  当年孽离尚是碎五修为,便可击杀藤皇。

  如今的孽离境界更高,而巨岳老祖则弱了藤皇不少,他连在孽离手上反击的力量也没有。

  数十息之后,孽离叼着巨岳老祖的储物袋归来,并将储物袋交给宁凡。

  宁凡目光冷漠,抬手向赵半知一指,言道,“杀了他。”

  “唳!”

  孽离长鸣一声,化作一道紫黑妖虹,冲向赵半知。

  “吾命休矣...”

  赵半知绝望的闭上双眼,他知道,自己已必死无疑。

  逃不掉了,便不逃了...

  他忽然睁开双目,眼露凶芒,怨恨之极地看着宁凡。

  “同归于尽吧,孽**皇!”

  这一刻,赵半知点燃了元神,选择了自爆而死!

  就算是死,他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孽离露出不屑之色,张口一吸,将赵半知所有自爆之力吸入腹中,毫发无损。

  若赵半知是碎六修为,孽离还会稍稍忌惮。

  区区碎五,孽离何惧。

  宁凡扬手,收走了赵半知的储物袋,目光四下一扫。

  这一刻,整个七梅城数以万计的修士,全部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

  那目光之中,更有无法掩饰的狂热!

  这就是孽**皇宁凡的实力!

  闯入雨界耀武扬威的山界修士,竟无一生还,全部死在了雨界!

  此事若传出,九界必定轰动!

  从今曰起,谁还敢说雨界是九界最弱!

  那些想要潜入雨界图谋不轨的异界修士,从今往后,需要好好掂量掂量了。

  宁凡一抖鼎炉环,收回孽离。

  他想得更远。

  孽离再一次曝光,这一次,恐怕许多人都将猜到他就是击杀藤皇的罪魁祸首。

  三界宗的余孽们,会来寻仇么...

  三界宗主可是死在了袭杀‘陆北’的路上啊。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