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44章 止步碎三

第644章 止步碎三

  宁凡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

  他击败云潇湘,靠的是雷震子之威。

  他击败藤皇、雨皇、涅皇、云狮、三界宗主,靠的亦是外物之力。

  他真实实力,可横扫碎二,却必定会止步于碎三境界。

  面对碎三修士,宁凡有一战之力,胜负却难说。

  “若能胜,我便凭实力一路战下去。若不能胜,我纵然是借外物之力,也要夺得此地所有洞府!”

  宁凡只在乎结果,过程如何,并不在意。

  他脚踏十亿剑雨,朝第22层飞去。

  第22层洞天,是一整片汪洋大海,洞府建在海底。

  坐镇第22层洞府的,是一名修出玄武妖血的老者,人称东临老怪。

  这是一个身体肥胖的老者,相貌颇有些滑稽,在争夺前20层洞府的过程中略微受了些伤势。

  这是一个碎虚三重天的妖修,其玄武妖血的战力非同小可。

  他正盘膝疗伤,忽的睁开双目,眼露淡漠之色,

  “又是夺府者么...”

  东临老怪徐徐站起身,神情微微有些凝重。

  他走出洞府,分海而出,踏立在海面上,抬头望向天空,凝重之色更甚。

  长空之上,一名黑衣青年脚踏十亿剑光,如一道势不可挡的利剑一般,直冲而来。

  以东临老怪的眼力,一眼便看出,这名青年不容小觑。

  青年的身上,剑势太强。

  那剑势,是一路败尽群修之后,积累起的不败之势。

  “此人明明只是碎虚一重天的修为,却凭借化身、抽魂两大神通,令气息无限接近碎虚三重天。此人脚踏十亿剑光,这剑光若是全部攻下,便是老夫也多半会疲于应付...此子实力,堪比碎三修士!若老夫并未受伤,与他交手,胜负必是五五之分,现如今,老夫胜算则不足三成...”

  “即便胜算不大,老夫也不会轻易让出洞府!”

  强者,自有强者的傲骨。

  东临老怪貌不惊人,但为人却极不服输。

  “老夫东临,你是何人!”东临老怪沉声问道。

  “白羽族,白木!”

  宁凡于长空之上猛然收住剑光,目光朝下方海面之上的东临老怪扫去。

  这一道目光凌厉如剑,若是等闲修士被这目光刺到,必会识海剧痛。

  但东临老怪是何等人物,自不会畏惧宁凡目光的。

  “白道友是么,便看看是老夫厉害,还是白道友更胜一筹,疾!”

  东临老怪二话不说,直接便一抛袖,自袖中祭出一道水蓝色的厉芒。

  那是一柄三尺长的水蓝色尺宝,名为翻浪尺,是东临老怪的本命法宝,亦是一件太古神兵。

  此尺一出,立刻在整片海域之上引发滔天巨浪。

  翻浪尺一经凌空,立刻分出百万尺影,朝宁凡打来。

  这尺影端的是厉害,便是普通碎三修士,一个不慎,都会被翻浪尺打落云头,皮开肉绽。

  以宁凡蛮魔巅峰、堪比涅槃一重天的肉身,都不敢硬接这一尺。

  宁凡二话不说,长剑一指,十亿剑雨立刻朝百万尺影斩去。

  剑雨虽多,尺影虽少,但这一番对轰,却是堪堪打了个平手。

  十亿剑雨倒卷而回,百万尺影也被震退。

  东临老怪也不多言,似早已料到会出现这种局面。

  他指诀一变,百万尺影归一,凝成一头万丈之巨的寒冰玄武虚影。

  玄武张口一吸,滚滚剑光全都被吞入其口。

  “万剑式可不是这么容易破掉的。爆!”

  宁凡单手掐诀,指诀一变,被吞入玄武口中的金色剑光,纷纷爆炸。

  剑光一爆,玄武立刻露出痛苦之色,惨叫一声,虚影渐渐变淡,最终变回翻浪尺,从长空跌落,威能略损。

  东临老怪目光一沉,收起了翻浪尺,继而取出七七四十九杆寒芒闪烁的幡旗,全部祭向长空。

  在祭起诸多幡旗的一瞬间,东临老怪骤然掐诀,语气则恭敬道,“请祖灵!”

  在他语毕的瞬间,49杆幡旗齐齐射出一道道寒冰之芒,汇聚在一处,凝成一个黑甲巨人的虚影。

  那巨人没有口鼻,脸上只生有一个独目。

  他身体肥胖,气息堪比碎三,但血脉威压却极为恐怖。

  他是东临老怪的祖先,早已逝去,却将神通封入49杆幡旗之中,赐予后人。

  以东临老怪的修为,无法请出高于自身修为的祖灵攻敌。

  但这祖灵血脉威压乃是堂堂王血,是一名王族玄武。仅凭一身王血之威,便能惊退普通妖修。

  那巨人虚影也不动手,只是负手而立,独目藐视着宁凡。

  骤然间,其独目之中寒芒一闪,而一股倾天盖地的王血威压,在整个洞天之内压下。

  东临老怪目露敬畏之色,修出王血,是他此生的追求,但他知道,自己多半是修不出的。

  “这白木实力不弱,但未必挡得住王血之威的压制,多半要受一些伤势的...”

  东临老怪如是思索着,下一瞬,却看到了令他难以置信的一幕。

  却见被王血之威狠狠压制的宁凡,骤然抬起了头,左目闪烁出一股邪恶的紫黑之芒,与那黑甲巨人目光交汇。

  在二人目光交汇的瞬间,黑甲巨人的独目之中忽的露出极度的敬畏之色!

  只一个目光,巨人的王族玄武威压竟纷纷崩溃,一发不可收拾!

  其巨人虚影更是继而碎成一片片碎片,49杆幡旗也一一威能大损,从长空跌落。

  威压之战,巨人完败!

  “这怎么可能!这白木竟破了王族玄武的威压!”

  东临老怪怎么也不可能知道,宁凡拥有祖级扶离血脉,岂会惧怕什么王族玄武。

  若非展露祖级血脉会惹出天大麻烦,宁凡凭祖血之威,可稳稳压制东临老怪取胜。

  “看来老夫只有施展玄武一族的天赋神通,才有机会取胜了...寒冰领域!”

  东临老怪猛然掐出玄奥指诀,脸色急遽苍白起来。

  他玄武血脉并不纯,施展天赋神通,难度极大。

  但东临老怪坚信,若他能有三成胜算战胜宁凡,靠的一定是这一神通!

  滋滋滋!

  整个洞天之中,忽然变得寒气逼人。

  东临老怪脚下的数万里海洋,则在一瞬间彻底冰封,连海浪都在瞬间被冻住。

  四面八方好似形成了无数个结界,在这成片的结界之中,东临老怪的气息渐渐提升,增强了近两成。

  宁凡的气息则受到极大压制,从碎二境界的顶峰,朝着普通碎二回落。

  “冻结!”

  东临老怪掐出最后一道指诀,骤然大喝一声。

  这一刻,整个22层的空间,都成了他的领域。

  这一刻,此地所有的寒气,都得听他的号令!

  无数森寒之气朝宁凡聚拢而来,宁凡的身体开始僵硬,血液也快要冻结。

  便在此时,他的身体忽然燃烧起黑色魔火,将所有寒冰一一焚灭。

  他收起夏皇剑,脚下出现一个巨大的黑火阵图!

  在这黑火阵图出现的一瞬间,整个洞天内的寒气几乎一扫而空,一重重寒冰结界开始融化,冰封的海洋也开始消融!

  “燃虚!”

  宁凡抬起手指,一指隔空,朝东临老怪遥遥点下。

  这一指缠染着火芒,在点下的瞬间,数以百万的黑色火蝶自火图中冲天而起,在宁凡的头顶,凝聚成一只双翼遮天的巨大火蝶!

  宁凡业已突破碎虚,这蝶火燃虚之术,威力自然也是今非昔比!

  在这火蝶出现的瞬间,东临老怪的脸上第一次露出惧怕之色!

  “这是无限接近仙术的大神通!这白木竟习得了如此厉害的神通!不好,玄武之甲,护体!”

  身形肥胖的东临老怪身体一晃,化作一个万丈巨大的黑色玄武。

  在变出妖相的一瞬间,玄武将整个身体缩到了龟壳之中。

  而此刻,巨蝶煽动了蝶翼!

  第一煽,第二煽,第三煽,第四煽,第五煽!

  巨蝶接连五次煽动蝶翼,而这仍不是宁凡如今的极限。

  第六煽...第七煽!

  宁凡面色开始苍白,眼中却露出滔天战意。

  第七煽是他如今的极限,此术一出,除了碎三无敌的修士,无人可接下他这一击!

  玄武一族的龟甲防御十分逆天,东临老怪虽已认定自己并非宁凡敌手,却不认为宁凡可破去他的防御。

  但当火蝶七次煽动蝶翼之后,铺天盖地的黑色火烟,让东临老怪所有自信都丧失。

  那防御逆天的龟甲,在蝶火之中以肉眼可及的速度,一点点化作飞灰。

  不多时,整个龟甲都被蝶火焚尽。

  在失去龟壳的瞬间,东临老怪被打回人身,脸色惨白地望着漫天蝶火。

  他知道,自己已经完败。

  且若宁凡再不收手,他堂堂东临老怪,会直接陨落在这蝶火神通之中...

  “老夫认输,求白道友手下留情!”

  东临老怪一咬牙,垂首抱拳,不再防御蝶火。

  最强防御都难敌蝶火,再怎么防御都是徒劳。

  “散。”

  宁凡收指而回,散了漫天蝶火。

  那头顶的巨蝶却并未立刻消散,仍是虎视眈眈的望着东临老怪。

  只要宁凡愿意,他可凭此术灭杀东临!

  但,他与东临无冤无仇,根本没必要为了看一个洞府,就将之灭杀。

  “你,退下!”宁凡语气冷漠地令道。

  “是!”东临老怪浑身已被冷汗浸湿,哪敢在此地再多逗留,一听宁凡让他走,立刻如蒙大赦,激动地一抱拳,匆匆朝上层跑去了。

  “此术,好生可怕!”周南目光大惊。

  似燃虚之术这种强大神通,恐怕唯有一些散妖级老怪才能施展吧。

  宁凡限于修为,无法彻底发挥此术威力。

  但若有朝一曰他修为足够,妖界之中,恐怕除了三位散妖,无人能接下他的燃虚之术...

  “若此子修为再进一步,就算是老夫也不敢接他此术...”周南叹息道。

  “大长老跟了一路,看了一路,不累么?一起入洞府歇息一番吧。”

  宁凡散了巨蝶、火图,退出了化身、抽魂状态,便会白衣之身。

  他虽胜了东临老怪,但却也胜得不轻松。

  此刻他法力损耗眼中,想要再战21层的碎三老怪,胜算渺茫,唯有恢复法力之后,才有胜算。

  碎三境界,可以战胜,也必定是苦战啊...

  按照宁凡的估计,自己恢复法力之后,应该足以在大比结束前,攻入前二十层之内。

  但若想战败碎四老怪,凭自己的实力还远远不够。

  “终究还是要借雷震子之威,才可能从碎四之上老怪手中夺得洞府么...”

  宁凡沉默少许,潜入已然融化的海洋,进入海中洞府。

  在宁凡的邀请下,周南不再隐匿,现出身影,随宁凡进入洞府小憩。

  在得知宁凡是碎虚之时,他已将宁凡视为同辈,但仍不认为宁凡可匹敌自己。

  在看罢宁凡与东临一战后,周南感慨丛生。

  宁凡的神通十分厉害,就算是他想胜宁凡,也必定会经历一场苦战。

  若宁凡修为再进一步,就算是他也多半会败在宁凡手中。

  “后生可畏啊...”

  周南步入洞府之内调息,与宁凡坐而论道。

  宁凡服下丹药恢复法力,此刻什么也不能做,倒也只能论道了。

  一番交谈,周南不由被宁凡深刻的道悟折服,心中震撼更多。

  宁凡则在稍稍恢复法力之后,站起身,借元皇玉之力,感悟此间洞府之内的道悟。

  前20层的生死道悟,都是仙人的道悟。

  这22层之中的生死道悟,则是一名几乎成仙的散妖所留。

  此人虽未成仙,但他的道悟,却在一瞬间,将宁凡全部心神吸引。

  此人不是不能成仙,只是...志不在成仙。

  常人求仙,求的是长生,而他求的只是成仙的过程。

  那参生悟死的过程。

  “寻道者,忘生知死。问道者,朝生夕死。老夫一生修道,只求彻悟生死,惜不能悟,憾尔!”

  此人对生死的理解已经足以成仙,但他并不满足。

  他想了解的,是生死的本源,是大道的本源。

  他追求的理想太过宏大,宏大到这理想至死无法达成。

  宁凡闭上眼,眼前风景变幻。

  他好似变作了那名散妖老怪,出现在一幕幕心神回忆中。

  那回忆之处,是散妖老怪终年悟道之地,是一座凡人城镇。

  宁凡仿佛变作了那散妖老者的模样,行走在夕阳迟暮的黄昏之中。

  这时分,正是农人、商贾们归家的时分。

  这时分,也是一座座酒楼点亮灯火的时分。

  “谈老不来喝一杯么,咯咯,今天可有您老最爱的桃花酿哦。”

  一座名为红袖楼的酒楼外,一个风韵犹存的美妇正招揽酒客。

  “也好。”

  宁凡步入酒楼,他现在的身份是那名散妖老怪。

  他坐在那名老怪最爱坐的位置,付了银子,饮着酒水,目光却透过窗棂,淡淡地看着斜阳。

  那散妖老怪一生之愿便是彻悟生死,他羁留在凡间,便是为了从凡人身上明悟大道。

  “这就是此人的一生么...这,就是此人的道悟么...”

  宁凡淡然饮着水酒,元神之上的道纹渐渐多出一道。

  他放下酒杯,正欲退出心神,离开这段回忆幻境。

  忽然间,他目光狠狠一凛,不可置信地死死凝视着窗外。

  窗外恰在此时,飞过了一只半黑半白的蝴蝶!

  且那蝴蝶在看到宁凡的一刻,忽的顿住,不再飞行,似乎有些疑惑。

  那蝴蝶是普通的凡蝶,却给宁凡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这蝶!”宁凡目光一霎剧变!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