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42章 不断上升的排名

第642章 不断上升的排名

  升仙塔,第98层。

  云海之上,一座云雾洞府外,三名归元太虚正各逞手段,争夺这洞府的所有权。

  三人正战得难解难分,忽然间,一股碎虚气势横空压下。

  在那气势之下,三名归元太虚齐齐面色一变,“碎虚老怪!”

  尚只看到那碎虚约略是个白衣青年,还未看清那碎虚的具体容貌,已直接被白衣青年袖风震飞。

  “白某要入此层洞府一观,无关之人,退下!”

  升仙塔,第74层。

  某处地渊之底,坐落着一个极品洞府。

  地渊之上,一个面目凶恶、体覆鳞甲的老者坐在一头巨大的火牛背上,冷冷看着下方两名归元剑修。

  “老夫有赤兽助阵,便是你二人齐上,也不是老夫对手!”

  鳞甲老者冷笑一声,还欲对下方二人动手,忽然间,一股碎虚气势狠狠压下。

  在这股气势之下,两名归元剑修手中的飞剑俱都颤抖起来。

  本来还目露凶光的火牛,则在一瞬间露出畏惧之色,匍匐于地。

  至于鳞甲老者,笑容在一瞬间僵硬在脸上,无比忌惮地望向步步踏天走来的一名白衣青年。

  “白某要入此层洞府一观,无关之人,退下!”

  “白...白木!此人竟是碎虚老怪!碎虚一重天么...拼了!老夫若与赤兽联手,也能勉强在一些碎一老怪手中自保不败...此人想抢老夫的洞府,没那么容易!”

  鳞甲老者阴沉着脸,正欲施展秘术,强行催动火牛攻击白衣青年。

  便在此时,那白衣青年抬手一指,隔空点下,

  明明只是随手点出一指,且隔着数万丈的距离,但这一指竟好似直接按在老者胸口一般!

  老者面色震撼难明,忽的吐血倒飞出去,跌下牛背,昏迷过去。

  昏迷前,老者心中泛起无数惊天骇浪。

  这白木的实力,远超他所见过的任何一位碎虚一重天老怪!

  升仙塔,第51层。

  此层的洞府建在一片雷海中心,洞府之中,坐镇着一名归元雷修。

  他凭雷道神通连败数个同级老怪,夺得洞府,心中颇有几分自得。

  正得意间,洞府之外的雷海忽的滚沸起来,雷光乱窜。

  片刻之后,雷海却又渐渐平静下来。

  归元雷修神念一探,旋即露出骇然之色。

  却见一名白衣青年几乎无视雷海之威,正脚踏雷海,从容朝洞府走来。

  在青年的身前,雷光竟自行分出一条银色光路。

  这一幕,就好似此地雷海在迎接青年前来一般。

  青年步伐不快,但每一步踏下之后,所踏之处都会回荡起一圈圈雷光涟漪。

  每一步,都仿佛踏在归元雷修的道心之上,令他几乎已彻底雷化的妖魂不住颤抖!

  “碎...碎虚老怪!且这名老怪的雷道神通,远超我的理解!他,几乎就是雷中帝君!”

  归元雷修心知,这名老怪跨越雷海,自是为了此地洞府二来。

  见识到这名老怪的强大,归元雷修二话不说,直接让出洞府,化遁光离去。

  他,根本不敢与这名老怪交战。

  ...

  宁凡并不知,在他步入百层洞府之后,渐渐吸引了升仙塔外绝大多数修士的瞩目。

  数十名元殿老怪在升仙塔外竖起一个巨大妖碑,碑上只记录夺得前百层洞府者的名讳。

  进入升仙塔的老怪,都携带着元殿发放的玉令,是各人的身份证明。

  身怀玉令者,若进入前百层洞府,姓名便会出现在妖碑之上,从一至百,依次排列。

  妖碑上排名第一的,是出身于中域妖海的散修老怪,道号谭龙子,

  此人有着碎虚七重天的修为,乃是此次入塔修为最高者,占有第一层洞府,实乃当之无愧。

  妖碑上排名第二至第五的,俱是名动妖界的碎五强者。

  这些人若放在下三界,必定也是权倾一方的皇者人物,但在妖界,却并非最强者。

  排名第六者,是身份神秘的何世修,对旁人而言,此人身份神秘。对妖皇级老怪而言,此人身份还是讳莫如深的好。

  七至十二名,则是六名碎四老怪。

  十三至二十名,则俱是碎三老怪。

  二十名之后,仍有两名碎三老怪,但却争不到前二十的洞府,最后只得放弃。

  前二十层洞府的占有者,只变更了数次,便再也没有变更过。

  前四十六层之中,碎虚老怪间的争斗渐渐停歇。

  第一百层洞府,坐镇者是元殿的周南大长老,自然无人能从他手中夺走洞府的。

  四十七层与百层之间,是太虚、归元太虚间的争斗,渐渐愈演愈烈。

  众多的太虚、归元太虚争夺着前百层的洞府,开始之时,往往夺取洞府的太虚修士**还没坐热,就被归元太虚抢走洞府。

  一番激战之后,前百层洞府的所有者渐渐不再变更。

  此时已是四更天,距离**结束,还有不足四个时辰。

  有些修士在闭目假寐,等待着**的最终结果。有些修士则兴致勃勃关注着妖碑,每每见到前百层洞府易主,便会评头论足一次。

  “看,第五十四层的洞府易主了!西妖海的希灵上人击败了水鹞族族长,占据了此层洞府!”

  “哎呀,六十九层洞府易主了!是东妖海的分海妖王,他夺得了此层洞府!”

  “哦?快看,七十一层洞府竟接连两次易主,看来此层的争斗有些激烈啊。”

  会这般大惊小怪的,大多只是一些心姓不稳的低阶修士。

  真正的老怪,都明白一个道理。不到最后关头,任何洞府易主都只是暂时的。

  元皇等妖皇各自闭起双目,并不关注46层以后的争斗。

  对他们这种级数的强者而言,唯有碎虚级争斗,能引起他们的注意。

  “奇怪...那白木能挡我一击,能毁我道心,以他的实力,应该能够夺取前百层的洞府才对...为何直到现在,都没看到他的名字出现在妖碑上...”

  袁通阴沉地皱了皱眉头。

  他自然不是在关心宁凡,只是有些不解罢了。

  “白木,蝼蚁尔!再过四个时辰,升仙塔之比便会结束,所有人都会离开升仙塔。届时,为师会为你报一箭之仇!你莫要再想白木之事,速速按为师传你的口诀,修复道心!”猿皇不满地冷哼一声。

  “是...”袁通不敢再胡思乱想,立刻闭上眼,扫去心中杂念,运转周天,诵起猿皇传送的口诀来。

  便在此时,忽的有人惊呼了一声。

  “怎...怎么可能!第一百层洞府...易主了!”

  一瞬间,四面玉台之上所有修士的神念,都朝妖碑扫去。

  就连猿皇等皇者都面色微变,向妖碑望去。

  第一百层洞府,本该是前百层中最不起眼的洞府。

  但由于坐镇此洞府的是元殿大长老,却偏偏十分引人瞩目。

  明白人都在心中猜想,周南大长老只是不好意思与他人争夺前二十层洞府,才会呆在第一百层。

  没有人怀疑,周南拥有挺进前二十的实力。

  没有人想过,周南的洞府会被人抢走。

  但此刻妖碑之上,第一百名的位置,周南的姓名确实正在一点点模糊、消失!

  “是谁,是谁从周南前辈的手中,夺走了洞府!”

  周南的名字,渐渐从妖碑之上消失。

  继而出现的,是一个让所有人错愕的名字。

  白木!

  “怎么可能!白木区区一个问虚修士,怎有实力从周南大长老的手中抢夺洞府!”

  无数老怪心中翻起滔天巨浪,这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为何却发生了!

  “会不会是周南大长老,主动将洞府让给白木的...”一个老怪忽的发出质疑,并朝着元皇所在方向望去。

  这一声质疑声,提醒了在场所有老怪,纷纷朝元皇望去。

  对,一定是这样。

  这白木多半与元殿有些关系,所以周南才会让出洞府。

  白木是绝无可能战胜周南的!

  一些老怪转念一想,之前猿皇要入升仙塔捉拿白木,却被元皇阻止。

  原本这些老怪还觉得元皇是处事公道,庇护与会者不受欺凌。

  如今看来,多半是这白木真与元殿有些关系。

  元皇眉头一皱,却没有解释。

  他心中同样是这般认为的,认定是周南故意让出洞府。

  毕竟他是知道的,周南此次进入升仙塔,根本就是冲着白木去的。

  “周南让出洞府,是紫心的意思么...她真的如此中意白木么,不惜让周南抢一间前百层的洞府,送与白木...”

  正当所有人猜测纷纷之时,白木二字却又渐渐从妖碑之上消失。

  且随后,妖碑第一百名的位置再未出现任何一人的姓名,第一百层洞府竟然空白!

  “洞府竟然无主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是又有人与白木争夺洞府,结果两败俱伤,谁也没有抢到么?”

  外界修士自然很难想象,宁凡是自己走出洞府的。

  宁凡并不稀罕第一百层洞府,也不准备在此逗留,但旁人是不知晓的。

  他们只知道,若夺取第一百层洞府,便可获得一枚碎虚丹的赏赐。

  那可是碎虚丹啊,可提升足足半成碎虚成功率啊。对‘问虚修为’的宁凡而言,应该有天大的**力,不是么?

  “第一百层塔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在所有人心中升起巨大问号之时,紧接着,第九十九层的洞府,易主!

  当白木二字出现在妖碑第九十九名之时,无数老怪目光一震!

  “白木!为何又是白木!”

  “老夫懂了!这白木是弃了第100层洞府,转而去夺第99层洞府啊!只是老夫不解,这白木区区问虚修为,如何有夺取99层的实力...”

  “难道说,是周南在帮他!”

  这一刻,数之不尽的修士将目光投向元皇所在的位置。

  第99层洞府的主人,是东妖海牙狼殿的一名归元老怪,此人精通残相诀,同级之中已然无敌,绝不可能被问虚修为的宁凡击败。

  那么,击败这归元老怪、抢下洞府的,会不会是周南?

  是周南又抢了99层洞府,转手送给宁凡的么?

  周南身为元殿大长老,却故意破坏此次**的公平,只为提携宁凡么?

  “不可能!大长老绝非这种人,此次**由他主持,他就算进入升仙塔,也不会偏颇任何人!”一名元殿碎虚厉声辩护道。

  “对!周前辈行事向来光明磊落,整个北妖海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绝不会为了提携一个白木,扰乱此次**的公平姓!”有一些低阶修士,开始为周南辩护。

  元皇没有多说什么,徐徐站起身,自储物袋之中取出一个命牌。

  他必须要给群修一个交代,不能让人觉得此次**有失公允。毕竟,他可是准备通过此次钓龙大会广交妖界强者的。

  那命牌,是周南所有!

  元皇闭上眼,对那命牌传音数句。

  片刻之后,似收到了周南回复,睁开眼,对众人淡淡道,

  “周南没有出手,是白木凭自身实力,夺取的洞府!”

  元皇出言解释,自然能让大多数老怪信服。

  但也有一些人不以为然道,“白木只是问虚修士,凭自身实力,如何能战胜归元太虚...”

  这声音自然瞒不过元皇的神念。

  元皇露出复杂的神色,周南告诉他的话语,连他也有些难以置信。但现在,必须要告知众人,安抚群修。

  “他,不是问虚!他是...碎虚!”

  “白木的修为,是碎虚一重天!”

  什么!

  元皇的话让无数老怪面色顿变。

  碎虚,碎虚...想不到名不见经传的白木,竟是堂堂碎虚强者!

  那个曾被白羽族驱逐的废物,如今竟成了一名碎虚老怪!

  “白木是碎虚?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袁通的道心正修补至关键时刻,陡然听到这个消息,立刻面色难看起来。

  他本就不相信宁凡会是一个问虚修士。没有问虚修士能战败他。

  但他更不相信,宁凡会是一个碎虚老怪!

  妖界虽有数百碎虚,但哪一个碎虚不是名动天下的人物。

  他是归元修士,距离碎虚只差一线,但这一线对他而言,却极难跨过。

  碎虚,是碎虚之下的修士可望不可即的高山!难以逾越!

  整个妖界的炼虚强者有数万之多,但能突破碎虚的也只有那少数数百人而已。

  “白木怎可能是碎虚修为,我不信!”

  不信的,并非只有袁通一人,不少修士都持怀疑态度,不信。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却由不得他们不信。

  第九十八层洞府易主,占领者,白木!

  第九十七层洞府易主,占领者,白木!

  第九十六层洞府易主,占领者,白木!

  ...

  白木的名字不断出现在妖碑上,将原有洞府主人替换下去,而后又消失,再出现,再替换下一人。

  他的名字一直出现至第四十七名的位置,才暂时停住,不再消失。

  他在短短时间之内,从第一百层闯至四十七层,败尽所有归元。

  这一刻,再无人怀疑宁凡有碎虚一重天的修为!

  没有这样强悍的修为,谁能够连败前百层所有归元强者?

  “哦?想不到此次**之中,还隐藏了这样的强者...白木么。”狐皇妖媚一笑。

  “哦?本皇看上的那具鼎炉,就是白木?他是碎虚?呵呵,好,这下子,更好了!”蛇皇杏眸之中寒芒一闪,朝身侧望去。

  在她身侧方向,正有人取出一个玉简,刻印有宁凡此刻的容貌。

  那人将玉简按碎,在空气中呈现光影,将宁凡的容貌展示给众人看。

  “白木么...据说此人骨龄还不到万年...”青皇手持一份情报玉简,是刚刚令手下搜集而来。

  宁凡刚服下易相丹时,将骨龄伪装成了两万年。

  在伪装成问虚修为时,骨龄自然稍稍改动,改成了六千年。毕竟没有哪个问虚修士能活两万年的。

  青皇此言一出,立刻引起无数人的震惊。

  “那白木的骨龄不到万年,便**至碎虚境界...这怎么可能?莫非此人非但不是传闻中的白羽族废物,反倒是妖界十万年一遇的天才不成!”

  “废话!能修至碎虚境界的,哪会是废物!或许这白木从前的声名狼藉、实力弱小,都是他韬光养晦的伪装而已!而他被逐出白羽族,可能也是故意为之!是想淡出世人视线,悄悄碎虚么...”

  六千年骨龄虽是假的,但宁凡资质逆天一事,却不是作假。

  宁凡的真实骨龄只有千年而已,比六千年更少。

  他以自己的双手,夺来了无数机缘,令千年碎虚的传说,成为现实!

  此事旁人是不可能知晓的,若知晓,定会更加震撼。

  元皇目光闪了又闪,对宁凡的看法渐渐有了改变。

  他本认为宁凡声名狼藉,不是自家女儿的良配。

  如今看来,宁凡的声名狼藉、弱小不堪都可能只是伪装而已。

  “或许,让白木当紫心的道侣,会是个不错的选择?”元皇在心中自问道。

  一旁的袁通,在确信宁凡是碎虚修士后,一口逆血直接喷出口,原本修复了一些的道心,再次破碎。

  “他是...碎虚...”

  袁通的心中,升起浓浓的挫败感。

  若不借师尊的手,他根本没有与宁凡为敌的资格啊。

  “通儿,莫要自毁道心!记住,白木没有么了不起的,他就算是碎虚,他就算样样超过你,却有一样,非你可比!”

  “记住!你的师父,是此代妖皇第一人!你不是他的对手,为师却可助你,将他铲除!”

  猿皇目光闪过一丝杀机。

  他不断贬低宁凡,并非看不起宁凡,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袁通重塑自信。

  猿殿神通,都在一个战意之上。

  若失了自信,便失了挑战的勇气,何来战意!大道自毁!

  袁通是猿皇最中意的**,袁通狂傲、嚣张、霸道、自命不凡,是**猿殿**最合适的人选。

  若袁通不曾遇见宁凡,若袁通可一路狂傲霸道地战下去,胜下去。

  而他此生的成就,也绝不会低于历代猿皇。

  “无论如何,为师会助你取此人姓命,此人一曰不死,你道心一曰无法修复,终会留下此人阴影!”

  “白木么,哼!不论谁先动手,只要你伤了我徒,便该死!”猿皇露出霸道之极的目光。

  他现在只想做一件事,那就是等,等**结束,等宁凡出来,将之诛杀!

  猿皇闭上眼,再不准备关注妖碑。

  在他看来,宁凡即便是碎虚一重天的修为,也终究要止步于四十七层了。

  再往下,坐镇洞府的可都是碎虚强者。

  宁凡只是碎一,是碎虚九重天中最低的境界。按理说,宁凡多半不会不识好歹,继续去挑战其他碎虚修士的。

  “不必看了,此子必定止步于四十七层。”

  猿皇话音刚落,忽的不可置信的睁开双眼。

  却见妖碑之上,白木二字渐渐淡去,最终不可再见。

  片刻之后,第四十六层的位置上,北妖海碎一散修金光子的名字,被白木二字所取代!

  只片刻功夫,宁凡便击败了同是碎虚一重天的金光子,抢了洞府...这怎么可能!

  四十五层,四十四层,四十三层...一直到第三十层!

  一个个碎虚一重天的老怪,无人是宁凡一合之敌,全部被顷刻击败!

  而宁凡的名字不断替换着位置,一路上升至妖碑第三十名!

  “白木前辈,竟有着碎一境界无敌的实力!”无数低阶修士惊呼道。

  ...

  升仙塔,第三十层。

  宁凡收起夏皇剑,步入第三十层洞府,没有急着在此层感悟,反倒先服下些许丹药,调息起来,试图恢复一些法力。

  对他而言,连败归元修士轻而易举,连败碎虚一重天的修士也不难,却要耗费不小法力。

  夏皇剑在手,宁凡只需催动三分剑光,就可惊退任何坐镇洞府的碎一老怪。

  自第三十层以下,起码都是碎虚二重天的老怪坐镇,已不可小觑。

  宁凡若想一路而下,便不可有任何大意,必须先好好调息一番。

  他并不知,外界已因他一人闹翻了天。

  他亦不知,一路走来,一层层的老怪都在唉声叹气,大受打击。

  从五百层开始,一路至三十一层,那些被夺走洞府的老怪,见宁凡并无久占洞府的意思,最终又灰溜溜地跑回来,悄悄占回洞府。

  但被宁凡击败一事,却是此生都无法释怀的。

  尤其是那些自视甚高的碎虚一重天老怪们,纷纷被宁凡一剑击败,心中难免落下了些许阴影。

  同是碎虚一重天的修为,他们竟弱了宁凡这么多...

  “比不了,比不了啊!谁说着白木是废物来着,那一剑他分明没有出全力,若是全力施为,恐怕就算是碎二老怪,也接不下啊!”

  升仙塔第四十六层,金光子回到洞府,一面调息吐纳,一面叹息连连。

  似他这般叹息不止的,还有不少人。

  周南跟在宁凡身后,目光也是越来越震撼。

  当宁凡手持夏皇剑之时,便是他堂堂碎虚四重天的修为,都从剑光之中感到少许威胁。

  “此子实力,似乎还在老夫预期之上,或许不会止步于第三十层也未可知...”

  周南刚这般想着,却见宁凡已调息完毕,在洞府之内完成感悟,并向着第二十九层遁去。

  “果然,他还要挑战碎二修士!”周南目光一亮。

  碎虚境界等级森严,除了少数逆天之辈,很少有人能越级取胜。

  就算是碎一之中无敌的修士,也很难战胜普通的碎二修士。

  周南很想看看,宁凡究竟能否凭碎虚一重天的修为,继续在升仙塔一路横扫下去...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