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39章 抢了再抢

第639章 抢了再抢

  “白某要进这洞府一览,不希望任何人打扰!无关之人,退下!”

  这声音不大,却含着惊天煞气,好似无数道惊雷在众人耳中炸响。

  包括蚕锋在内,所有人的脸色在一瞬间飞速转白。

  蚕锋很害怕,非常害怕。

  宁凡步步走近,有一股巍峨如山的气势,让他不敢抗衡。

  只是当他看清宁凡的容貌之后,立刻一怔,“你...你是白木?白羽族的白木?!”

  所有的窥虚修士都愣住了,他们本还惧怕着宁凡,但当听说眼前之人的身份之后,竟纷纷压下心中惊慌,没有急着离去。

  所有人都存了侥幸心思,尤其是蚕锋。

  他曾亲眼看到宁凡入城,亲眼感受过宁凡问虚级气息。

  “这白木明明就是问虚修士,煞气为何如此可怕?假的,一定是假的!”

  “他是问虚,老夫也是问虚,不必怕他!”

  蚕锋在心中不断说服自己,终于鼓起勇气,猛地一扬手,祭起一道赤色剑芒,朝宁凡穿心刺来。

  宁凡却看也不看那赤色剑芒,只向前步步走去。

  当赤色剑芒快要斩中他的身体之时,宁凡身前三尺处忽的裂开一个银色裂缝,凭空出现一个银色漩涡。

  漩涡一收,那赤色剑芒顿时被收入漩涡之中,与蚕锋失去心神联系。

  “白木!你敢夺老夫的本命飞剑!”

  蚕锋大怒,二话不说就向宁凡冲来。

  才冲到一半,半空忽的诡异出现一个银色漩涡,险将他吸入漩涡之中。

  蚕锋有一种预感,以他的修为,若被吸入这漩涡之中,必死无疑!

  他猛地抽身飞退,惊骇莫名地看着宁凡,漩涡则渐渐消失。

  这漩涡是宁凡撤去的,宁凡若想杀他,他早已陨落...

  “我饶了你两次,不会有第三次。”

  宁凡语气极淡,越过众人,径直朝洞府走去。

  蚕锋则寒毛全部竖起,他知道,宁凡没有说笑。若宁凡愿意,他已死了两次!

  每一层洞府都有阵光防护,有妖傀守御。

  五百层洞府的阵光,大约是凡虚下品,洞府之中,则还有一具窥虚妖傀守府。

  宁凡徐徐走近那阵光,抬指一点,也不见有任何神通,阵光竟直接崩碎。

  完全是凭肉身破阵,无须动用任何神通!

  守护洞府的窥虚傀儡,十分狂暴,会与任何进入洞府者搏命。

  一般而言,唯有击毁傀儡,才可进入洞府。

  但宁凡只一个眼神扫过去,傀儡竟忽的露出惧怕之色,根本不敢攻击宁凡。

  宁凡没有灭杀蚕锋,亦没有收服傀儡。

  他答应谈天衍不滥杀一人,就必定会做到。

  他没有夺走元殿妖傀。老元皇赠他机缘,若他反倒夺人傀儡,便显得有些恩将仇报了。

  “这白木好可怕的肉身!一指可碎凡虚阵光!他若想杀我,只需随手一指便可!”

  “且他好诡异的神通,一个眼神,竟令窥虚妖傀感到畏惧!”

  “这白木,我根本招惹不起!”

  蚕锋大惧,猛地向洞府一抱拳,再不敢逗留此地,遁光一闪,朝下层遁去。

  他哪里还敢招惹宁凡!

  宁凡饶了他两次,若第三次他还不知进退,必死无疑!

  所有窥虚修士的呼吸都在一瞬间凝滞。

  实力高强的蚕锋都被惊退了,谁还敢留在此地触霉头?

  再无人敢在此地逗留,二话不说,皆朝下一层遁去。

  这一层洞府被宁凡夺了,他们绝对抢不回来,只能去下一层碰碰机缘了。

  宁凡没有理会蚕锋等人,他已是碎虚修为,没必要与这些小辈一般见识。

  妖傀恭敬地守在洞府外,宁凡则在洞府内查探起来。

  沿路两面的石壁上,嵌有照明的月光石。

  在洞府的尽头,是一面光洁如镜的青色石壁。

  石壁之上长满苔藓,被宁凡拂袖扫去,露出下方的妖族文字。

  宁凡目光一扫,这些妖族文字是一名元翅先祖的自述,略略记录了他的生平。

  在文字的结尾处,则有一个凹槽,大小恰可嵌入谈天衍给的金色古玉。

  宁凡取出古玉,按入石壁,手掌探出,抚在冰凉的妖文上,闭上双目。

  眼前的风景一一变换,他好似入梦一般,成了另一个人。

  这幻梦之中,他名为谈伯言,降生于上古妖界。

  他资质不凡,少年辟脉,十年融灵,百年结丹,又百年结成妖婴,再之后化神,炼虚,碎虚...

  这一生十分枯燥,除了修炼还是修炼。

  临死之际,谈伯言是碎虚五重天的修为。

  修炼到了这一步,他对生死的领悟只有一句。

  “鱼生于水,死于水;草木生于土,死于土;人生于道,死于道。”

  为道而生,因道而死,这就是这位老祖的一生。

  幻梦很长,囊括了谈伯言的一生,但对宁凡而言,却只是十数息而已。

  宁凡睁开眼,从凹槽之中取出金色古玉,暂且收入袖中。

  目光微微有些茫然,“人生于道,死于道...为道而生,因道而死。”

  片刻之后,宁凡双目恢复清明,身形一晃,离开洞府,朝499层遁去。

  每一层洞天之中,都有传送阵通往上下层。

  宁凡只片刻功夫便穿越传送阵,进入第499层之中。

  神念散开,旋即立刻朝着某个方向遁去。

  第499层的洞府,盖在一处湖泊之底。

  此刻湖泊之上,正有两队修士为了洞府而争。

  两队修士都是以窥虚修士为主,各有一名问虚坐镇。

  其中一队修士,赫然就是从五百层下来的蚕锋等人了。

  另一队修士,则有整整十五名窥虚,问虚修士也比蚕锋厉害一些,姓朱,是一个大汉。

  原因么,自然是因为蚕锋失去了本命法宝。

  “蚕锋,你非我对手,速速退去,这洞府,归老子所有!”朱姓大汉冷笑道。

  “狗屁!若非老夫的火灵剑被人收了去,老夫会非你对手!朱均,识相的速速让出洞府,否则...”

  蚕锋正欲放狠话,忽的一个激灵,看到一道极为熟悉的遁光一闪而近。

  那遁光一散,走出一个白衣青年,正是宁凡。

  “是白木!”所有人都面色一变。

  朱姓大汉等修士面色一变,是因为蔑视。

  蚕锋等人面色一变,是因为害怕。

  他刚刚见识了宁凡的强大手段,主动让出洞府。

  让他不明白的是,宁凡明明占据了五百层的洞府,为何又来499层搅合。

  “白道友,你来此地,是为了...”蚕锋小心问道。

  “白某要进这洞府一览,不希望任何人打扰!无关之人,退下!”

  宁凡重复着上一层说过的话语。

  这一次说出此言,他没有放出煞气。

  故而朱姓大汉等人连起码的忌惮之心都没有,纷纷大笑起来。

  “这不是被半步炼虚追杀了一年的白木么?竟让我等退下,真是可笑,哈哈!他虽是问虚修为,但恐怕我等其中任何一名窥虚,都足以将他击败吧?”

  “说我等是无关之人,我看他白木才是最最无关的人,弱者,是没有资格占据洞府的!”

  朱姓大汉等人都在笑,但蚕锋等一批人却压根笑不起来。

  众人笑声未歇,宁凡已直接一扬袖,并没有下杀手,只是随手打出一道袖风。

  一道轻柔的袖风,却好似含了万钧之力,只一击,朱姓大汉等人全部胸口一痛,被宁凡一袖煽飞。

  “怎...怎么可能!”

  朱姓大汉及17名窥虚纷纷从地上爬起,望向宁凡的眼神,如同看到鬼一般。

  蚕锋等人则在心中狠狠嘲笑了朱姓大汉等人一番,也不争499层的洞府了,转身就向498层遁去。

  为何不回500层?

  他们不知宁凡为何夺了500层洞府,仍要夺499层。没有宁凡发话,不敢随便抢夺宁凡占过的洞府,只能继续往下层去搏机缘了。

  宁凡目光扫了朱姓大汉等人一眼,微微一凝。

  “还不走?”

  朱姓大汉等人一听此言,全部冷汗直冒,二话不说,追着蚕锋等人,就往498层遁去。

  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来,宁凡实力远超在场所有人,谁敢和宁凡争洞府。

  反正洞府有500个,这个抢不到,就抢下一个...

  宁凡抬手破禁,一个眼神惊退傀儡,步入洞府尽头,自袖中取出金色古玉,嵌入墙壁之中。

  手掌按在冰凉的石壁上,宁凡闭上眼,眼前风景变幻。

  这是另一个元翅老祖的记忆。

  此人名为谈子羽,此生修为止步于碎虚六重天。

  此人资质低劣,年幼之时被遗弃出族,沦落至一个凡人国家,被该国某个权贵世家收养。

  此人30岁之前,从未修炼过,将一生奉献给那个世家,像凡人一般领兵征战。

  他资质虽劣,好歹也出身于元翅一族,肉身远比凡人强大,膂力惊人,可抗鼎击寇。

  但大势难逆,他国破兵败,被困江边,却是宁死不渡,横剑自刎。

  恰有元翅族老者路过,怜其雄壮,收起魂返族,为他重塑肉身,传他妖功。

  在这位老者看来,谈子羽资质虽劣,但有常人所比不了的气魄,未必就无缘大道。

  谈子羽以低劣资质,修炼至碎六境界。在其坐化之际,对生死感悟只有一句。

  “生为人杰,死亦鬼雄!”

  十数息过去,宁凡撤回手掌,收起金色古玉,目露沉吟之色。

  这谈子羽对生死的理解,显然与谈伯言迥异。

  谈伯言是一个标准的苦修之士,生是为了修道,至死都在修道。

  但谈子羽不是,他有自己的坚持,资质虽劣,成就却高于谈伯言。

  对谈伯言而言,生与死没有差异,取之于道,还之于道,无悲无喜。

  对谈子羽而言,生与死同样没有差异,生之时威名盖世,死之后鬼中称雄。

  “每个人对生死的理解,都不尽相同,若观遍五百元翅老祖的生死道悟,对我而言,益处不小。”

  宁凡内视己身,发现观罢两处石壁之后,体内的生死二气隐隐变多了些。

  这是一个融他人生死入己身的过程。

  宁凡没有多言,遁光一闪,穿越传送阵,进入498层。

  神念散开,选准方向,立刻朝此层洞府遁去。

  这一座洞府,建在一座火山口之上。

  火山口之外,正有三批修士混战。

  其中两批修士,分别是蚕锋、朱姓大汉所各自带领的窥虚队伍。

  另一批修士,则只有两人,似是一对孪生兄弟,皆是老者模样,问虚修为。

  “放弃吧,此地洞府属于老夫!”蚕锋哈哈大笑。

  “哼,此地洞府应该属于老子才对!”朱姓大汉冷笑连连。

  “错错错,此地洞府应属于我风雷二老!”那对孪生老者阴测测地笑道。

  三波修士正在混战,忽有一个白衣青年出现在战圈之中。

  “白某要进这洞府一览,不希望任何人打扰!无关之人,退下!”

  一听此言,风雷二老放声大笑道,

  “好个狂妄的小子,你说退我便退,凭什么!”

  “白木!他是白木,那个白羽族的耻辱,想不到此人实力虽弱,口气却是不小!”

  二人笑声未歇,已直接被宁凡一袖生风,煽出内伤,断线的风筝一般重重砸落地面。

  从地上爬起,风雷二老的脸上皆带着浓浓的惊骇。

  “此人要么就是问虚无敌的修为,要么就是冲虚境界,隐藏了修为,我二人绝非此人对手!”

  “速走!”

  风雷二老二话不说,就朝497层逃去。

  蚕锋、朱姓大汉等人,则一个个在心中叫苦不迭。

  “这白木太过分了,已经连占了两层洞府了,怎么还来抢我们的洞府,欺人太甚啊!”

  “就算欺人太甚又如何,他实力摆在那里,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罢罢罢,这间洞府还是让给他吧!”

  “无耻,无耻啊,这白木实力明明这么强大,为什么不到下层抢洞府,反倒与我等为难。”

  “罢了,去497层,但愿白木不要再来了!”

  “如果他再来497层抢洞府,我就,我就...我就去496层!”

  嗤嗤嗤!

  一道道遁光厉啸破空,却是纷纷朝着497层遁去。

  宁凡没有理会这些人,目光一闪,遁入岩浆之中,潜入火山洞府之内。

  这一间洞府给他一种不同寻常的感觉。

  此洞府的主人修为倒也不高,仅是碎虚四重天而已。

  但他的生死道悟,却比前两间洞府的主人深刻太多,足以打动人心。

  因为此人的生死道悟之中,有情存在。

  因为此人,非为道而死,也非为声名而死,仅仅是为了救一个女子,生生坐化在这间洞府之中。

  “若无你,是生是死都没有任何意义!”

  “若能救你于轮回脱厄,为夫何惜一死!何惧一死!”

  “生不同隙,死同穴!”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