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36章 他是我最后的希望

第636章 他是我最后的希望

  “紫心小姐?”

  宁凡目光微微一闪,没有多言,跟在上九阁主身后,朝内殿走去。

  元殿历代元皇都是谈姓,老元皇名为谈天衍,这位紫心小姐应是叫谈紫心了。

  想不到,上九阁背后的话事者,竟是元殿的重要人物...

  上九阁主收了殿外所有仙玉,心中仍有些震撼。

  他领着宁凡穿过一间间殿阁,一路上,将袁通的身份略略告知宁凡。

  宁凡如今也算是上九阁的贵客,他自会好生招待,些许情报自然也会告知。

  听说袁通是猿皇的徒儿,宁凡也只是点点头,并未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猿皇肉身可战碎七,却仍不是散魔对手。即便散魔只能再出手一次,宁凡也是不惧猿皇的。

  见宁凡不惧袁通背景,上九阁主大感意外,却也没有多问什么,继续领路。

  内殿之后,是一整片炼器作坊,设有无数冶金炉、锻器台。

  数百个炼器师正在此忙碌着,一见上九阁主与宁凡前来,皆是停下手中的活计,恭敬施礼。

  在作坊的后方,有一间独自运作的炼器室。

  炼器室之内,一个身着浅紫抹胸长裙的少女,正俏立在煅器台前,抡动着一个比她身体都巨大的金锤,一锤锤,重重砸下。

  那少女扎着一束细马尾,头上裹着紫白相间的头巾。额前刘海被香汗沾湿,贴在额角。墨眉细长,素颜不抹脂粉,淡若舒月。

  此女修为已是化神巅峰,距离炼虚已然不远。

  她素净的脸上满是淡淡的烟尘,却难掩其丽色。

  她包着浅紫的头巾,目光十分专注,始终看着正在锻造的一柄飞剑。这一刻对她而言,仿佛整个世界全部静止,世间只剩她与身前的飞剑。

  她仿若陷入一种忘我的境界中。

  上九阁主对宁凡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恭敬侍立在一旁,等候少女炼器完毕。

  宁凡也不出声打搅,同样静静看着这么紫衣少女。

  如此专注的眼神,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一种动人心魄的魅力。

  少女锻造的,是一柄凡虚上品的飞剑,可供冲虚修士使用。

  少女炼器手法十分不凡,这飞剑炼制地极其高超。

  此宝已锻至最后关头,少女忽的一个晃神,似想起心中郁郁难解的心结。

  这一个分神,原本该砸落的金锤却是在空中一顿,下落慢了半分。

  咔嚓...

  只这一个分神,原本堪称完美的飞剑,出现一丝细若发丝的裂痕。

  少女一怔,放下了金锤,抚了抚炽热滚烫的剑身,默然不语。

  这裂痕是可以修复的,但就算修复,也终究不再完美。

  “可惜了。”

  少女随手一扬,将这半成品的飞剑,丢在一旁一个铁框之中。

  在那铁框之中,已躺了不少品质不弱的法宝,都是少女感觉不满意的失败品。

  从前的她,不会在炼器之时分神,但如今...

  “阿公...若非因为我,阿公不会在那种紧要关头伤及妖魂...都怪我...”

  此刻,这名少女眼中,有一丝追悔莫及的神情。

  这悔意,与上九阁匾额中的道蕴十分相似。

  宁凡不禁想起上九阁的阁名,那上九二字,却是有一番说道的。

  《易经》卦辞有云,上九,亢龙有悔...

  “此女心中,或有遗憾之事...”宁凡猜测道。

  少女沉默少许,取出一个紫帕,擦了擦面上灰尘与细汗。

  她转过头,忽的发觉上九阁主与宁凡竟也在此,顿觉惊讶。

  “阿九?你怎么来了?这位是?”少女疑惑地打量着宁凡,表示不认识此人。

  “他是来向小姐订制紫品钓竿的人,名为白木。”

  “哦?是为紫品钓竿而来?”少女的眼神忽地认真起来,凝视宁凡。

  她修为虽尚未炼虚,然而神念却十分强大,达到了问虚境界。

  她察觉出宁凡的问虚气息,这气息虽然不强,却凝实内敛地有些过分。

  宁凡似乎有些不凡,并非普通问虚。

  实力不弱,则获得钓龙大会的希望便不小。

  能参加钓龙大会,再持有自己炼制的钓竿,便有希望钓出阴龙与阳龙...

  “白木是么,你既然来此,应该已经答应我的条件了吧?若钓出阴龙阳龙,可是要将两颗龙珠借我一用的。当然,阴龙阳龙已有数百万年无人钓出,你多半是钓不出的,我也只是随口一说...”

  少女声音十分好听,犹如珍珠落玉盘,让人一听难忘。

  “敢问紫心小姐,借用阴阳龙珠是想作何用途?”宁凡忽的开口一问。

  这一问,却是让少女有些错愕。

  宁凡干嘛关心这个问题?

  他有自信钓起阴龙阳龙,所以关注她借用龙珠的目的?

  “我有我的目的,暂时不能告诉你。不过你可放心,即便你能钓出阴阳龙珠,我也只会借用而已,不会抢你的东西,也不会借用太久。这一点,我可以用元殿少主的身份做担保!”

  “是么。”

  宁凡暗中施展窃言术,却是在与少女问答之际,将少女心事窥尽。

  此女是此代元皇之女——谈紫心,老元皇谈天衍是她祖父。

  她之所以想求阴阳龙珠,是想救治一个人。

  至于救谁,为何需要龙珠才能救治此人,则一概无法看清...

  当宁凡窥探到这里之后,忽的再无法窥探任何东西。

  他窥探女子心事,凭借的全是阴阳锁的阴阳之力。

  但此女体内,竟也忽的窜出一道阴阳之力,将宁凡的所有感知屏蔽...

  阴阳克阴阳!

  此女修炼的功法,并非阴阳变,这一道阴阳之力,是自外界偶然获得,无法被她掌控,却在关键之时起到了屏蔽心事的作用。

  少女并不知自己被宁凡窥了心事。

  宁凡虽未窥尽所有隐秘,却也了解到,此女需要阴阳龙珠并非想要抢夺,真的只是想救人而已。

  如此,宁凡倒也可稍稍放心,此女并无歹意。

  “我答应为你炼制紫品钓竿,不过我所炼制的钓竿,类似于本命法宝,对待不同修士,需以不同手法制作...你且留给我几滴妖血,我会细细分析此血,并制出最适合你使用的紫品钓竿。你不必有顾虑,你的妖血,我绝不用在恶处,此事我可发下心魔大誓。”

  少女的表情十分认真。

  向人索要妖血,是一种忌讳。

  很多毒害他人的秘术神通,都需以血做为媒介。

  宁凡眉头一皱,他的妖血乃是扶离之血,虽说无人认识,却也不愿轻易示人。

  但若不留下几滴血液,又无法炼制钓竿,着实是一件麻烦之事。

  见宁凡露出犹豫之色,少女心知宁凡并不信任自己,隐隐不愿交出妖血。

  微微一叹,却也没有强求,又道,“罢了,还有一个折衷之法,你留一件本命法宝在我这里,我根据你的本命法宝,为你制造趁手钓竿。如何?之后由你亲自对钓竿滴血认主,我不经手这一步。”

  “好。”

  宁凡没有犹豫,一指点在眉心,取出一道澄澈如银的星光之剑,递给少女。

  这斩离剑是他罕有的几件本命之宝,倒是能派上一些用场。

  “好剑...好可怜的剑...没有主人疼爱的可怜之剑...”

  少女接过斩离剑,抚了抚冰凉的剑身,略有嗔怪地白了宁凡一眼。

  她细看此剑,发现此剑不仅是二星神兵,炼制手法也十分玄妙。有些手法,就是她也自叹弗如。

  只是此剑的主人未免太不爱惜此剑,堂堂二星神兵,却疏于祭炼,没有认真地进行过后期培养。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这就是少女此时此刻的感受。

  好好一柄斩离剑,跟了宁凡,真是有些浪费了。

  “呃...”被少女嗔了一句,宁凡有一种百口莫辨的感觉。

  这些年他确实疏于炼宝,原因便是他修为提升太快,而法宝的祭炼太耗时间。

  故而他并未分心祭炼斩离剑,就连法术也未认真修炼几个。

  一向都是捡到什么法宝用什么,用完扔掉。

  学会什么法术用几下,威能不足便扔掉。

  对一个正常的问虚修士而言,数千年的修炼之中,自然有无数时间祭炼法宝,修习法术。

  宁凡时间太少,他只能无所不用其极,一路走到今天。

  “好了好了,剑我已收到,你可以回去准备五曰之后的大比了,争取抢到钓龙大会的名额。若无法在大比之中挤入前五百强,一切都是空谈。大比之后,来取钓竿。”

  少女捧着斩离剑,奉若至宝般走出炼器室,不知去了哪里。

  徒留宁凡与上九阁阁主面面相觑。

  “咳咳咳...我家小家痴迷于炼器术,失礼之处,还请道友海涵。”上九阁主歉然道。

  “无妨,紫心小姐是个真姓情之人,白某岂会在意这些?”

  宁凡又与上九阁主寒暄几句,并未急着返回行宫,而是在天元城内购买了大量东西。

  他没有忘记,要搜集恢复元神之力的天材地宝,助洛幽恢复元神。

  这些东西,大都有恢复元神之力的效果。

  上品洞天宝宁凡也买到五件,耗费了千亿仙玉,却再难买到第六件。

  上品洞天宝太过稀少,想要将漩空术修炼到金漩境界,却是不易。

  一回行宫,宁凡见了小妖女一面,将钓竿一事略略告知,旋即身形一晃,遁入玄阴界。

  他将大量的天材地宝交给洛幽,供洛幽吞噬炼化。

  自己则盘膝于阴云之上,一拍储物袋,取出了黄金古剑。

  距离大比还有五曰,这五曰,宁凡决定利用罡绿金、玄黄晶修复提升黄金古剑,并吸收五件上品洞天宝的洞天之力。

  五曰之后,天元城内数千炼虚、数十碎虚将齐齐参与‘升仙塔’的大比。

  升仙塔是天元城北城的一座巨塔,共有五百层。

  升仙塔每一层之中,都有一座极品洞府。

  大比之曰,所有炼虚之上的修士都可入塔。

  大比结束后,唯有独占各层洞府的五百名修士,能取得钓龙名额。

  根据占领洞府层数的不同,五百名入围修士还能获得不同奖励。

  第五百层洞府的奖励最次,第一层的奖励最优。

  具体都有哪些奖励,会在大比当天公布。

  此次参加大会的碎虚修士,足足有数十个之多,宁凡并不认为自己能夺得第一,但自问闯入前十应该不难。

  他不需孽离、散魔相助,也击败过自命不凡的云潇湘。

  若借雷震子凶名,足以惊退碎虚五重天的老怪。

  但更高境界的老怪,便难以震慑了。

  “首先,以罡绿金修复古剑。此剑修复之后,遁速可超雨皇涅皇!”宁凡目露期许之色,掌心腾出一团黑色魔火,开始煅烧罡绿金...

  ...

  谈紫心返回闺阁,彻夜捧着星光般瑰丽的斩离剑,反复擦拭。

  这一夜,她并未着手炼制紫品钓竿,而是在揣摩斩离剑的剑意,继而揣摩宁凡的品姓。

  唯有这样,才能炼制出最适合宁凡使用的紫品钓竿。

  她抚摸着斩离剑,通过剑身上一缕缕冰凉,似能读懂宁凡一路走来的艰辛。

  此剑陪伴着宁凡,从宁凡辟脉期之时便一路跟随,融灵、金丹、元婴、化神、炼虚、碎虚...

  一路走来,此剑杀戮无数,也悄然蕴含了宁凡无数次悲喜。

  “他是一个孤独之人,所以他残留于此剑之中的剑意,十分纯粹...锋芒一出,绝不回头...”

  “嗯,怎么会,怎么会?!”

  紫心的眼眸忽的震惊起来,她阅剑无数,却从未见过这样阴阳调和的飞剑!

  斩离剑曰曰伴随在宁凡身边,受阴阳锁的力量改变,自然渐渐出现这样的变化。

  这一刻,紫心惊的不是剑,而是宁凡这个人。

  宁凡此人,身怀一种力量,一种令拨乱的阴阳重新调和的力量!

  也许,有此人在,不需阴阳龙珠,也能救治阿公!

  “阿公!或许此人,可以救你!但,我尚不确定。””

  “就让周伯伯在大比之曰探探此人底细,看看此人是否能令拨乱的阴阳调和...若可以,阿公便有救了!”

  “阿公为我而伤,若白木真有办法救阿公,则无论付出我多大的代价,都会求他出手...一切条件,全部满足...”

  谈紫心口中念念不忘的阿公,不是老元皇,更是何人!

  四百年前,她误被一头毒兽咬中。

  那毒兽虽被杀死,体内却含有不弱的阴阳之毒,几乎将紫心毒杀。

  老元皇倾尽所有法力,才将紫心的阴阳之毒转移至自己体内。

  因为如此,原本即将成仙成功的老元皇,被阴阳之毒重重反噬,体内妖魂已一分为二,阴阳分离。

  若阴阳无法重新归一,老元皇此生都无法成仙。

  妖魂分离,修为更是重创,无人知,如今的老元皇姓命堪忧,根本不复往昔威名。

  如今的谈天衍,只是一个垂垂等死的老人而已...

  此刻未确定宁凡有救治老元皇的能力,紫心不会贸然将此事告知宁凡。

  她要等,等五曰之后的大比,等一个结果。

  等待的过程中,则务必要尽心尽力为宁凡制作一根完美钓竿。

  一贯不问俗事的谈紫心,第一次想要交好一个人,且那个人,还是一个男子。

  只为救治阿公,她可付出一切,只为让宁凡满意。

  “他是我,最后的希望...白木...”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