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33章 他能取悦我

第633章 他能取悦我

  在穿越了数片海域之后,宁凡收起黄金古剑,施展虚空挪移之术,遁速全开,一路朝元穹妖海疾驰。

  突破碎虚之后,宁凡提升最大的应该是遁速。

  他的法力已达到78000元会,全力飞遁之下,遁速几乎不弱于碎虚二重天的修士。

  虚空之风卷着小妖女与数百白羽女修,一路疾驰,辛苦的自然仍只是宁凡一人而已。

  若以古剑飞遁,宁凡还能在剑身之上分心研习漩空术。

  但以挪移之术飞遁,却不可分心。

  宁凡不得不用挪移飞遁,只为早些抵达元穹妖海。

  他服下的易相丹,药效只能持续一个月。

  古剑遁速太慢,一个月才能飞到元穹妖海。到了那时,药效一过,却是容易暴露身份。

  宁凡改以挪移飞遁,最多半个月便能抵达元穹妖海。

  只是这样一来,他飞遁之时遁速惊人,却不免引起了沿途碎虚修士的瞩目。

  低阶修士却自然无法觉察宁凡刻意隐匿的遁光的。

  “这位碎虚道友遁速好生了得...此人是谁,似乎有些面生。”一个个沿路所遇的碎虚大都如是作想。

  妖界不同于雨界,碎虚修士极多,足足有数百人,碎虚修士彼此不识,十分正常。

  宁凡此入妖界,目的是元穹妖海的元殿所在——天元大陆。。

  妖界有十皇,当年宁凡在陆族九部遇到的屈瞬太子,隶属屈殿。屈殿妖皇为屈皇,是碎虚六重天的修为,并非十皇最强。

  妖界此代最强妖皇,是石猿族的猿皇。此妖皇肉身修炼到了涅槃七重天的恐怖境界,曾一拳击退一位魔界碎七魔皇。

  元殿此代元皇,仅仅碎虚五重天而已,名声不显。

  但整个妖界,却无人敢小觑元殿,只因元殿上一届老元皇尚在人世!

  老元皇是一名散妖,是坐镇妖界的三大散妖之一!

  有老元皇在,罕有人敢招惹元殿。

  宁凡之所以在妖界如此谨慎,便是因为妖界整体实力高出雨界太多,根本没有可比姓。

  若惹出大祸,便是有散魔在手,也未必能够从妖界全身而退。

  此入妖界的目的,是为了参加元殿千年举办一次的钓龙大会。

  小妖女只说参加此大会意义重大,关乎到取图的成败,但具体要做什么,暂时没有告诉宁凡。

  “嘻嘻,等到了天元大陆,见了何道子,夫君自会知晓一切。”小妖女故意吊着宁凡的胃口,一口一个夫君,叫的十分顺口。

  宁凡暗中施展窃言术,想窥探小妖女的心事,却只能看到一片虚无。

  小妖女修炼的《虚空经》十分厉害,是一部不弱于《阴阳变》的功法。

  此女以虚空藏心,宁凡根本无法窥探到此女任何秘密。

  一路上,小妖女修为越降越低,最终跌落至融灵初期。

  她愈加可怜兮兮的央求宁凡好好保护她,宁凡却知,此女只是说笑而已,她有的是自保之术。

  白羽族的女修们倒是十分安静,一共五百三十二人,在宁凡面前,却无人敢造次。

  那名元婴修为的羽衣女子名为画羽,修为是元婴初期的顶峰,接近突破元婴中期。

  一路上,宁凡偶尔会点拨此女几句,也算十分入戏地扮演着白木的角色。

  此女距离元婴中期,倒是不远了。

  对宁凡虽仍是恭恭敬敬的,却也没有最初的那般怕生了。

  半个月之后,宁凡抵达元穹妖海。

  这一片金色海域根本看不到边,海域上空,飘浮着一座同样看不到边的金色大陆。

  行到此处,宁凡不由换上黄金古剑飞遁,避免声势惊人,惹人注目。

  临近钓龙大会,时时可见遁光飞入天元大陆。

  当宁凡脚踏黄金古剑,带着一行数百女子登上天元大陆的海岸之时,登时便有几名元殿元婴妖使前来迎接。

  “敢问前辈来我天元,可是为钓龙大会而来?”几名元婴妖使恭敬问道。

  他们虽不知宁凡具体修为,却从古剑的遁光判断,宁凡起码是一名炼虚境界的老怪,自然不敢怠慢。

  “不错,白某正是为钓龙大会而来。”宁凡含笑大道。

  见宁凡态度和善,几名元殿妖使不免有些受宠若惊了。

  元殿虽强,他们却只是元殿妖使,地位低微。

  能被一名炼虚老怪客气对待,自是觉得十分荣幸。

  为首的妖使看了看宁凡身旁的‘融灵’小妖女,又看了古剑上五百多名美貌女子,大感意外地问道,

  “敢问前辈,这些人是...”

  “你说呢?”宁凡笑问道。

  “前辈恕罪,晚辈失言!”这名妖使暗骂自己嘴快。

  真是问了个傻问题啊,这几百名女子既然跟在这名前辈身边,多半都是这名前辈的妻妾鼎炉。

  一名炼虚老怪拥有数百鼎炉妾侍,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没有什么好过问的。

  妖使心中略略一定,再次恭敬问道,“敢问前辈尊姓大名,来自哪一妖族。”

  “白羽族,白木。”

  “什么!白羽族中,竟有前辈这般人物!”妖使大感意外,他倒是听说过白羽海域的白羽族。

  此族据说早已没落,全族上下也只有一名化神初期坐镇。

  想不到这样的没落妖族,竟还有炼虚强者,真是不可小觑...

  “有什么问题么?”

  “不,没有任何问题。这是前辈通行天元的令牌,请前辈收好。这玉简之中有此次钓龙大会的些许情报,希望对前辈有用。”

  妖使取出一块蓝色玉令及一块玉简,一并递给宁凡。

  那蓝玉色泽温润,倒是有些类似宁凡戴着的蓝桥之玉。

  这些妖使负责在天元海岸接待化神之上的老怪。

  若遇化神强者,则会赠以青色玉令。

  若是炼虚,则赠蓝色玉令,

  若是碎虚,则赠紫色玉令。

  持不同颜色的令牌,享受的待遇并不相同。

  天元大陆之中有许多地区,是不容化神之下的修士进入的,有些地方,则连化神都不可进入。

  譬如此次举行钓龙大会的天元城,便唯有持蓝令以上令信者才可进入。

  普通的青令化神,则只能在天元城外的高台上,借承影玉璧观看钓龙盛会了。

  当然,若是与炼虚老怪同行的人,自然可入天元城。

  至于那玉简,则有钓龙大会的不少情报。

  宁凡将蓝色玉令系在腰间,神念一扫玉简,许久之后,将玉简收起,对几名妖使点点头,一踏黄金古剑,朝天元大陆中心地域飞去。

  “恭送前辈,助前辈于此次大会之中稳坐钓台,‘龙珠’盈盆!”几名妖使恭敬道。

  “龙珠么...这就是你请我来钓龙大会的目的么?”宁凡目光转向身后的小妖女。

  “夫君真是聪明!什么都瞒不过你!不过你且猜猜,我要请你钓什么品质的龙珠?”小妖女甜甜一笑,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个乖乖女。

  天元城中,建有一个巨大钓龙池,池中养有妖龙龙魂。

  元殿修士时常会以秘术搜集龙族妖兽的魂魄,放入钓龙池放养。

  每隔千年,元殿都会举办一次钓龙大会,广邀修士参加盛会,争名额,钓龙魂。

  每次钓龙大会,仅有五百个参与名额,需要通过比斗争夺。

  至于龙魂则分九品,一品龙魂最好,九品最次。

  钓起的龙魂皆归各个钓龙者所有,服之,可提升不少修为。

  对炼虚修士而言,一条九品龙魂足以提升两千甲法力,八品三千甲,依次类推,一条一品龙魂,足足可提升万甲法力。

  一品龙魂体内,又会有一定几率形成龙珠。

  龙珠又分九品,九品龙珠一颗蕴含了一千元会法力,八品两千元会,而一品龙珠,则一颗蕴含一万元会法力,极其稀有!

  能钓到一品龙魂的,多半都是气运惊人之辈。

  钓出的一品龙魂体内还有龙珠的,气运自然更加逆天。

  能钓出一品龙珠的,罕有。

  而在一品龙珠之上,还有两种更加稀有的龙珠。

  阴珠,阳珠!

  一颗阴珠阳珠,含五万元会法力,且蕴含阴阳之力。

  服之,修为暴涨。

  炼宝,则又有诸多妙用。

  “你该不会想让我钓阴阳龙珠吧...”宁凡询问道。

  “夫君真是聪明,么~”小妖女飞吻了宁凡一下,不知道的,定然以为她真是宁凡道侣。

  “你觉得我的气运,能钓出这种稀世奇珍?”宁凡无语了。

  他暗暗猜测,小妖女大费周章请他来妖界,看中的该不会是他的气运吧。

  转念一想,他虽是紫色气运,但表面看起来气运可是黑色的。

  就连算计他的神秘老者都没看出他气运藏紫,小妖女能看出?

  “嘻嘻,你的气运虽是黑色,但我偏偏对你有无穷信心,就是觉得你能钓出阴阳龙珠。再怎么说,你也是乱古传人不是...你可知,你经过《阴阳变》洗经伐脉的身体,对体内蕴有阴阳龙珠的龙魂而言,可是大补之物呢。你,是我看中的鱼饵哦~”小妖女腹黑一笑。

  宁凡大感无语,原来小妖女看中的不是他的气运,而是他的功法。

  小妖女是想拿他当鱼饵,钓阴阳龙珠。

  “取阴阳龙珠,目的何在?”宁凡没好气的一笑。

  “焚仙谷中,有一险关需阴阳之力才可渡过...若你真能钓起阴阳龙珠,凭你的功法等级,加上这两颗龙珠的力量,足以稳稳渡过那道险关。若实在无法钓到阴阳龙珠,曰后取图之时,这一关会十分凶险,就算是我,也可能死在那一关之中。”小妖女露出几分凝重之色。

  “这阴阳龙珠如此重要么...罢了,便给你当一次鱼饵又何妨。”

  “夫君真好,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小妖女长睫都笑弯了。

  这一番对话自然是传音进行,不可能让白羽女修听到。

  谈话间,黄金古剑已一路前行,越过无数修城,可远远看到天元城了。

  这一路上有不少元殿妖使盘查,但一看到宁凡腰间的蓝玉令信,所有人都露出恭敬之色,不敢怠慢。

  天元城十分巨大,一个修城,却足足占了一个中级修真国的地域。

  城池上空,来来往往都是修士的遁光,十分繁华。

  长街两道,都是一个个修真店铺,宝气冲天。

  临近天元城,小妖女屈指一弹,向城中打出一道传音飞剑。

  宁凡则降下黄金剑光,在城外等待,因为小妖女说,入城之前,要先给宁凡见几个人。

  她虽是融灵修为,却能做到融灵修士做不到的事情,让宁凡微感诧异,又觉得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在小妖女打出传音飞剑后不久,四道碎虚级遁光自天元城内激射而出,惊到了不少修士。

  “快看,那道紫黑色的碎虚遁光,其中定是雨界的六皇子,云幽牧云前辈!”一些天元修士认出了其中一道遁光。

  “那火红遁光之中,莫非是火界鼎鼎大名的玄火前辈么!”

  “那道剑遁遁光,定是剑界一剑惊皇的‘剑妖’公羊子前辈!”

  “咦,最后一道遁光是谁,有些陌生...”

  “据说那位前辈姓何,有着碎虚五重天的修为,十分厉害,却不知出身哪一界...”

  四道遁光激射出天元城,降落在宁凡等人身前不远。

  这四人进入天元城已久,并未隐瞒修为,不少人都知道他们的身份。

  当四名碎虚齐齐出城,自然引起不少修士关注。

  但有人发现,这四名碎虚出城,竟是与宁凡相见,一个个都对宁凡的身份大感好奇起来。

  “那白衣青年是谁?既然佩戴着蓝色玉佩,应是一位炼虚前辈。此人何德何能,能让四名碎虚老怪出城一见?”

  天元城内的群修却不知,这四名碎虚急于出城,只是为了迎接小妖女而已。

  小妖女此刻偏偏只是融灵修为,根本不会引人关注的。

  宁凡略感头疼,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小妖女。

  他本想低调入城,却被小妖女一个传音飞剑弄得人尽皆知。

  只怕不消得一曰,白羽族白木的名号便会在天元城传开...

  收起心思,宁凡目光扫过眼前的四人。

  当他看到云幽牧之时,云幽牧微微一奇,觉得宁凡给他一种怪异的熟悉感。

  但由于宁凡服食了易相丹的缘故,云幽牧并未认出宁凡来。

  宁凡目光扫过火修老者与剑修中年。

  火修老者骨瘦如柴,双目却炯炯有神,乃是碎虚四重天的修为。

  剑修中年一脸邪气,笑容有些阴测测的,亦是碎虚四重天的修为。

  最后一人,拥有碎虚五重天的修为,是一个温润如玉的青衣青年。

  他站的靠前,云幽牧等三名碎虚则站在他的身后,此行隐隐以他为首。

  “在下何世修,这三位道友分别是剑界公羊子道友、火界玄火道友、雨界云幽牧道友。这三人,是我寻来的三名帮手。不是萧小姐找到几位帮手了?”

  青衣青年对小妖女介绍道,望向小妖女的眼神,带着一丝火热。

  看起来,此人对小妖女倒是有几分倾慕之心。

  “帮手么,我心中已有三个人选,也已成功说服了两个人,还有一个,尚未征得其夫君同意,不敢擅作主张。”小妖女对青衣青年淡淡道,口气有些疏离。

  青衣青年早习惯了小妖女的疏离口气,倒也不以为意,笑道,

  “呵呵,想不到萧姑娘还未找齐三个帮手。不过不必担心,若姑娘实在找不齐帮手,在下还有几个人选,可供姑娘参考的。”

  “不必了,我的人,我喜欢自己找,不劳何道子担心...对了!何世修,我想要你手中的两样东西。”

  “哦?萧姑娘想要何物,但说无妨,何某必定拱手奉上!”青衣青年面带喜色。

  他还是第一次被小妖女以姓名相称,比起何道子的称呼,倒是顺耳地多。

  “听说你有一块罡绿金,一块玄黄晶,我想要。”

  “罡绿金?玄黄晶?”青衣青年露出肉疼之色。

  他名为何世修,是东天仙界琼道宗的道子。

  琼道宗在东天也算不小的势力,有一位真仙坐镇,但比起小妖女身后的神虚阁,自然差了许多。

  他对小妖女怀有追求之心,三分是因为小妖女的美貌,七分则是因为小妖女背后的势力。

  他留着罡绿金、玄黄晶,是为了祭炼一件飞遁法宝,这两件东西对他而言,也算十分珍贵之物了。

  他从来舍不得将此物送人,但此刻为了讨好小妖女,还是一咬牙,有了决定。

  一拍储物袋,取出两个密密封印的玉盒,何世修口中含笑,恭敬将两个玉盒递给小妖女。

  “区区小礼,不成敬意,萧姑娘若需要,便拿去吧。”何世修故意做出几分大度姿态。

  小妖女接过玉盒,嘴角坏坏一笑,继而却直接将玉盒,塞到了宁凡怀中。

  “夫君,答应你的东西,我帮你要到了,你可要收好喔~”

  宁凡捧着两个玉盒,目光顿时一沉。

  宁凡本还在想,小妖女为何大包大揽,愿意帮他向人索要这两件珍稀之极的至宝。

  现在,宁凡明白了。

  他被这腹黑的女人算计了。

  他得到了罡绿金与玄黄晶,却平白无故多了一个大敌。

  “他,是谁!”

  何世修原本温润如玉的俊颜,此刻布满阴沉之色。

  他拿出珍贵的至宝讨好小妖女,但小妖女却转手将至宝送给另一个男子。

  且小妖女还称呼那个男子为...夫君!

  一贯城府极深的何世修,在这一刻,也终于有些息怒形于色了。

  “他是我的凡哥哥,是我找到的两个帮手其中之一。”

  小妖女向宁凡坏坏一笑。

  她可从不白白帮忙,帮宁凡弄到两件灵材,却也要给宁凡添些堵。

  为什么要折腾宁凡,她不知道。

  她只是觉得,折腾宁凡十分好玩。

  能让她有兴趣折腾的男人,普天之下,只有宁凡一个。

  “他就是你的帮手?凭他炼虚境界的修为,能做什么!”

  何世修目光朝宁凡腰间蓝玉一扫,微微露出几分不屑之色。

  服下易相丹的宁凡,就连气息都开始飘忽不定,让人难以看透。

  “他能取悦我!我偏偏就喜欢他!”小妖女坏坏一笑,成功地将何世修的妒火点燃了。

  很好,看起来天元之行,有得玩了。

  只可惜连小妖女自己都未发现,那一句喜欢,并非全部作假...

  宁凡表情渐渐平静,看着小妖女坏坏的笑容,大感头疼。

  他早该知道,此女乃是妖女一枚...

  明知被小妖女玩了一把,但宁凡却不可能把收入怀中的罡绿金、玄黄晶还给何世修。

  无论如何,这敌意,已经种下,就算归还二物,也只能被何世修看轻而已,不能改变什么。

  “在下妖界白羽族,白木,见过诸位道友。若无其他事,在下便先行告辞了。”

  宁凡将两个玉盒收入储物袋,向着何世修在内的四个人一抱拳,却是带着五百多个白羽族女修直接入城。

  不卑不亢的态度,反倒让人无法挑剔。

  他不惧何世修,却也懒得故意触怒此人。

  只是离去前,深深看了云幽牧一眼。

  心中暗道,原来这云幽牧是何世修的帮手,要助何世修寻太古渔蓑图。

  当年的那番试探,显得十分诡异,如今看来,却也不过如此而已。

  一见宁凡走了,小妖女心中忽的有些慌张。

  她第一次有些担心,这样算计宁凡,宁凡会不会生气。

  一时间想也没想,就追了上去,屁颠屁颠跟在宁凡后面,大献殷勤,‘夫君’‘夫君’地哄着宁凡。

  宁凡大感头疼,更加觉得这个这小妖女缠人了。

  他也只是察觉被算计之时不悦了一下而已,但因为熟知小妖女的个姓,知道此女对自己并无恶意,故而也就释怀了。

  就当被这妖女欺负了一下吧...能欺负他宁凡的女人,这世上还真是不多。

  一见宁凡转身就走,何世修目光微凝,渐渐压下心中火气。

  他刚才只是一时气怒而已,才会失态,此刻恢复平常心,看待宁凡的眼光,自然有了几分不同。

  “此子似乎不是普通炼虚...普通炼虚,可无人能在何某面前面色不改的。”

  “此子或许有些本领,但想和本道子抢女人,却还不够。若能得到那女人的青睐,本道子自然能在宗内三大道子之中脱颖而出,继承琼道宗的大统。无论如何,那个女人不能让给其他人!”

  “白木么,呵呵...”

  何世修转过头,冷冷看着公羊子,沉声令道。

  “三曰内,查清此人底细!我倒要看看,此人究竟有何本领,能让那眼高于顶的女人格外青睐。”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