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27章 道尸,雨皇之陨

第627章 道尸,雨皇之陨

  “罢了,道尸就换换人选吧,好在就算换了道尸,计划也无需改变太多。”七彩老者含笑摇摇,自语道。

  “道尸?”雨皇与那名年轻人俱是一怔,有些不明所以。

  以他们的阅历,自然不足以知晓道尸是何物的。

  宁凡却在听到道尸二字的一瞬间,目光一凛。

  上古修界之中,曾流传过一种尸解成仙的方法,令修士先死后生,以此感悟生死,超脱生死。

  宁凡**的尸魔录,便记录了尸解成仙之法。

  尸魔录的通篇精髓,用一句话概括,便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先修死尸,再尸解成就尸仙。

  一般而言,尸解成仙的修士,一万人之中能有一人成功都是难得。

  许多修士做到了尸解而死,却做不到塑命重生。

  对宁凡而言,尸解成仙的成功率很高,若他完成第三次尸变,尸解成仙的成功率起码有两成。

  两成的几率,与常人万分之一的几率相比,可以说是十分高了。

  当然,若无法完成第三次尸变,宁凡是不敢尝试尸解成仙的,无他,失败率太高。

  正因为尸解成仙失败率高,故而古修士另辟蹊径,创出道尸之法,借他人之尸尸解,吞他人之道成仙。

  由于道尸之法有失正道,且方法本身还有一些瑕疵无法改善,最终,此法渐渐失传。

  雨皇贵为皇者,却也仅仅是下界蚁民,没听说过道尸不足为奇。

  而那名年轻人,仅仅化神巅峰的修为,见识有限,更加不可能听说过道尸的。

  宁凡目光扫过雨皇,并未停留,继而扫过那名年轻人。

  宁凡从雨皇的记忆中得知,这名年轻人正是雨殿四皇子——云飞扬。

  他是雨皇几个儿子中资质最高者,心姓智计皆是上上之选。

  他是封雨之塔曾经的主人,是雨皇心中内定的下一任雨皇。

  他本是雨界最杰出的青俊,直到云天决横空出世,夺走了他所有光芒...

  他参与谋害云天决一事,最终,又被云天决一剑诛杀。

  宁凡的目光最终从云飞扬的身上移开,落在七彩老者身上。

  此人周身闪烁着七彩光芒,寻常人根本看不清他的容貌。

  宁凡只能从此人的声音之中,听出一丝苍老之意,猜测此人的容貌多半有几分苍老。

  脑海中则回响着洛幽当年的话语。

  老者周身的七彩光芒,乃是气运之色。

  此人拥有七彩气运,很可能是一名上界仙帝...

  仙皇掌天的年代,有十亿世界,亦有仙帝十亿。

  如今四天仙界的仙帝已不多,只有寥寥百十人而已了。

  当然,暗地里是否还有隐世不出的仙帝,就不得而知了。

  宁凡催动人目、妖目、魔目,想要看透老者的七彩气运,看清老者的真正容貌。

  他将目力催动至极致,渐渐的,从那七彩气运的移交缺口,看到了一缕银发。

  这七彩老者,竟是一个银发仙帝!

  这发色不是苍老的白,而是璨如星辰的银,似乎是被此人的神通所染色!

  拥有这种发色的仙帝,应该不多...

  仅仅看到一缕银发,宁凡便只觉识海剧痛,剑识崩溃了一半之多,堪称识海重创!

  眉心第三目忽的一黯,继而竟似玻璃般,碎裂出无数裂痕,此目同样重创。

  至于左目与右目,则齐齐流出黑血,双目同样受伤。

  宁凡心中暗暗一惊,他不过是在雨皇的记忆中窥探仙帝容貌,竟都承受不住仙帝的威压。只窥了仙帝的一缕银发,便受到如此巨大的反噬。

  若是在现实世界里当面窥探仙帝,恐怕反噬会更重,一个不慎,直接就会尸骨无存吧...

  弱者,连看清强者的容貌都做不到么...

  识海与人目重创,宁凡却并不后悔,毕竟他看到了这七彩老者的一缕银发,曰后若寻找此人,自然能缩小一些范围的。

  宁凡几乎可以确定,眼前的这名七彩老者就是夺其父记忆、累其母受劫的罪魁祸首。。

  他当年血脉被抽,多半就是此人所抽。

  且宁凡看到此人之时,隐隐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说不清,道不明。

  宁凡此刻还不知,这名七彩老者,正是当年算计他的那名仙帝。

  当年宁凡为逃脱算计,不惜自污气运,误打误撞觉醒扶离妖血。冥冥中,他倒是已与此人交锋过一次。

  这些事情,宁凡此时尚不知晓。

  他暗下决心,待曰后修为足够,定要去寻找这名银发仙帝,替其父其母报仇。

  此刻的他,尚无抗衡仙帝的力量,自然不会去想报仇之事。

  他收起杂念,不再多想,静静看着宫殿内的谈话。

  七彩老者并未告知雨皇与四皇子道尸是何物,只是告知这父子二人,他想对付一个人。

  云天决!

  雨皇父子自然想不到,堂堂上界大能会出手对付一个下界小辈。

  毕竟此时的云天决只是一个化神小辈而已,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得罪上界大能。

  雨皇父子不敢过问七彩老者对付云天决的理由,也不想过问。

  对雨皇而言,此时的云天决只是化神小辈,不值得忌惮,也不值得重视,无足轻重。

  对四皇子而言,此时的云天决是夺走他所有荣光的人,死有余辜,他倒是十分愿意帮助七彩老者对付云天决。

  最后,七彩老者要单独与四皇子谈谈具体计划,遣退了雨皇。

  雨皇的记忆之中,并不知七彩老者具体要如何对付云天决。

  只不过在雨皇离开司天城密殿之事,听到了七彩老者对四皇子所说的一句话。

  “老夫掐指一算,那云天决似乎将道侣视如己命。就以此为缺口,毁他道心吧...对了,他的孩儿,似乎要出世了吧,呵呵...”

  嘭——

  眼前的一幕幕风景,忽然炸裂成无数记忆碎片。

  宁凡将心神退出,手握雨皇痴傻的元神,良久无言。

  他虽然没看到七彩老者对付云天决的过程,却已确定,此人便是加害自己父母的罪魁祸首。

  宁凡从来不是气量宽宏之人,尤其是父母之仇,更加不可能不报。

  若有一曰让他找出七彩老者是谁,且有足够的修为报仇,他必定十倍报复。

  在此之前,他必须当做不曾知晓这件事,亦不准备去打探银发仙帝的任何消息。

  没有足够的实力,便需谨慎第一。

  望着空荡荡的第三层禁地,宁凡只觉得命运如此可笑。

  他尚未出世,便被仙帝算计上了。

  他尚未对雨皇生敌对之心,雨皇却仅凭一道卜卦,便断言他是宿敌,非杀不可...

  “云宗玄,从始至终,我没想过阻你成仙,因为,我不屑。说句不好听的,以你的资质,也配成仙?若你都配成仙,九界之中,哪一个神皇不可成仙?不过不得不说,那个卦卜还真是准。也许,在得知你谋害我父母之后,我终究会向你复仇,以绝强之姿碾压你,只可惜...你让那一天提前了。”

  宁凡的话语,雨皇恐怕是听不懂了,他已被宁凡搜魂搜成白痴。

  宁凡掌力一握,将雨皇元神按碎,彻底灭杀。

  如此,他便真正弑了雨皇,但,弑了便弑了,又能如何?

  他早已不欠雨殿什么。

  “紫璃,陪我待一会儿,有些累。”

  宁凡坐在孽离漂亮的脖颈上,**着她光滑的羽绒,轻轻一笑。

  在他眼中,紫眸孽离只是一个小动物,如同当年的小貂魅晨。

  宁凡不会在敌人面前露出怯意,不会在挚爱面前露出疲态,但在区区一个小动物面前,倒是无需掩饰什么。

  一路走来,宁凡容貌不老,心却很累。杀不完的敌人,戮不尽的血海,这场修魔之路,还会走很远很远...

  若长生的代价,是一生杀戮,一世疲惫,宁凡宁可不求长生。

  若纵横的代价,是一生孤独,一世**,宁凡宁凡不求纵横。

  只可惜,他所追求的从来都不是这些东西,而他也不可能跳出这场修真血海。

  跳不出便跳不出他,能护住身后的那些人,那些回忆,他已知足。

  他无休止地杀戮着,而纸鹤等女子确实手不染血地在越国悠闲生活。

  他的付出,并非没有意义。

  许一世手不染血,他做得到。

  “唳~”孽离柔柔低鸣一声,似在安慰宁凡。

  宁凡拍拍孽离的头,站起身,眼中再看不到之前的一丝疲惫之色。

  “走吧,我杀了雨皇,终究需要给雨界群修一个交待,寻一个安定人心之法。雨界大乱,非我所欲,毕竟我也算是一名雨界修士。”

  宁凡一踏孽离,朝禁地之外飞去。

  心中,已有决定。

  ...

  司天境之中,越来越多的雨殿修士蜂拥而来。

  一些之前被震晕的修士,也纷纷被救醒,聚在此地。

  散魔出手的波动太大,整个天云国好似来了地震一般,剧烈震动了很久。

  那恐怖的震动,让不少老怪面露忧色。

  从震动来看,禁地之中是有人在斗法了。

  这些老怪猜不出,谁和谁在斗法,若是雨皇、宁凡与尸魔们斗法,也就罢了。

  若是宁凡与雨皇决裂...这后果,他们不敢想。

  且震动能从禁地传至地面,足可见这斗法有多么声势浩大了。

  一些老怪不禁有些疑惑,凭宁凡与雨皇的实力,就算释放最强神通,似乎也不足以产生如此剧烈的震动吧。

  难道说,禁地之中,有碎虚五重天以上的强者在斗法么?那怎么可能呢...

  便在这时,震动渐渐停止了,而司天城之内,忽然有留守修士传来震撼人心的消息。

  雨皇的命牌碎了!

  “雨皇陨了!雨皇陨了!”这消息一经传开,无数修士开始惊慌失措。

  司天境,大乱!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