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25章 雨祖的坐化之地

第625章 雨祖的坐化之地

  听到宁凡要入第二层,雨皇自然没有意见。

  他更希望宁凡进入第二层之后,再入第三层。

  禁地第三层有祭坛神兽在,雨皇已下定决心,这一次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也要请出神兽出手,将宁凡灭杀于禁地之中。

  “无人可阻本皇成仙之路!”

  雨皇眼中霸意一闪,颇有几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气势。

  只可惜他并不知道,得罪宁凡之后,等待他的绝不会是什么成仙之路,只会是死路而已。

  第一层通往第二层的入口,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地洞,其中布满银色云海。

  雨皇率先一跃,跃下云头,宁凡随即驾驭孽离,朝第二层飞跃而下。

  他一面降落,一面施展窥天雨术,人未入第二层,细雨已落在了第二层之中。

  禁地第二层没有第一层广阔,仅仅方圆五千万里而已,这一次,宁凡只施展一种雨术,便足以令神念覆盖整个禁地。

  不得不说,窥天雨术是十分方便的侦查神通,足以让修士将神念延伸到无法探测的区域。

  雨皇降落至第二层之中,一见漫天细雨,面色又是一沉。

  “又是窥天雨术么...”

  这一次,嫉色也只是一闪即逝,并未停留太久。

  宁凡随即降落至第二层,解开窥天雨术,面色带着几分诧异之色。

  禁地第一层遍布尸兽,有十万大山,三千毒泽,是穷山恶水的景致。

  禁地第二层则山明水秀,仿若桃源仙境。

  风景虽好,但此地的死气却是第一层禁地的无数倍之多。

  明山秀水间,坐落着一座翠竹掩映的竹城,就在第二层入口不远处。

  宁凡之所以露出诧异之色,正是因为看到了这座城池。

  他见过这座城,见过两次!

  司天城第一关的幻境中,他与雨祖在此城之中对饮!

  开辟神窍之前,他与雨祖在此城之中重逢!

  这座城,两次出现在幻境之中,是他与雨祖相见之地!

  想不到这座城池,竟当真存在于世间!

  只是有幻境之中不同的是,城池之中空无一人,整个第二层空间,没有一个生灵!

  空旷,寂寥,却飘散着沉重如山的死气!

  “好浓的死气...”宁凡双目一眯,似有所觉。

  “呵呵,此地乃是雨祖的坐化之地,自然死气极浓。”雨皇干笑几声,解释道。

  “坐化么。”

  宁凡目露叹息之色,雨祖乃是堂堂仙帝,却也会坐化。

  世人认为获得长生便可不死,故而前仆后继的踏上修真之路。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即便是仙帝,也有道消命殒的那一曰。

  就算是仙皇...

  “世上谁人可不死。凡人死于寿终,仙人死于轮回,长生,只是虚妄。”宁凡似自语,又似再对雨皇言语。

  雨皇脸上赔笑,眼中却露出几分不易察觉的不屑神情,他对宁凡的感叹嗤之以鼻。

  雨皇可不信雨祖是在此地坐化的,他始终坚信,仙人是长生不死的,所以才不惜一切代价追求长生,一意孤行想要成仙。

  雨皇虽然也听说过,仙人有大天劫、小天劫,若无法渡劫成功,可能死于劫数之下。

  但在雨皇看来,只要能挡住天劫,终究还是可以不死的。

  长生是真实存在的,不是虚妄!

  为了长生,他可付出一切代价!

  阻他长生的宁凡,他可不惜一切代价诛杀!

  宁凡目光一扫,看出雨皇眼中藏有一丝蔑意,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

  他说长生是虚妄,是想提醒一下雨皇,不要被欲念迷惑本心。

  成仙虽可贵,但活在当下却更重要。

  若为了成仙,犯下不可挽回的错误,必定会追悔莫及。

  司天境之中,雨皇存心不良,想对宁凡偷袭下死手,宁凡恕了他第一次。

  禁地第一层,雨皇心存侥幸,想让宁凡死于阵门通路之上,宁凡恕了他第二次。

  禁地第二层,雨皇仍未打消杀心,仍在谋划着什么,宁凡出言提醒,算是恕了他第三次。

  三次饶恕,已还清了雨祖的恩情。

  若雨皇再不知好歹,宁凡绝不留情!

  第二层禁地并无宁倩的踪影,但宁凡并不觉得失望,因为他从第三层禁地的入口之外,感知到宁倩真真切切的气息。

  宁倩就在第三层!那是他宁凡的母亲!

  宁凡决定入第三层,将母亲救回。

  若雨皇在第三层中动了杀心,则那里便是他的葬身之地。

  “是个好地方...走吧,去第三层!”

  宁凡略感可惜的看了一眼翠竹之城,驾起孽离,朝第三层方向疾驰而去。

  此地是雨祖的坐化之地,陨落过一名仙帝,死气数量十分庞大。

  若宁凡有足够的时间,在这里吸尽所有死气,尸魔录的**必定可以一曰千里,尸魔之身也定然可以更加强大。

  但将此地的死气全部吸收,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事情。

  宁凡此刻一心寻母,吸收死气一事却也只有暂时抛诸脑后了。

  一听宁凡要入第三层,雨皇心中大喜过望。

  宁凡若入第三层,他必定要让宁凡死在第三层之中!

  “呵呵,小友慢行,第三层有少数尸兽作祟,本皇先走一步,在前方为你斩兽开路!”

  雨皇发自真心的释怀一笑,取出一张银色符箓,稍微肉疼了一下,旋即将符箓一掌拍在胸口。

  一瞬间,雨皇的脚下升起一团团银色云霞,将他一卷,以比孽离更快数倍的遁速朝第三层入口疾行!

  这一刻,雨皇的遁速堪比散仙!

  此银符名为‘斗云符’,是从上界流传下来的仙级符箓。

  此符雨皇只有两张,一张仅可使用一次,是无上保命至宝。

  一旦贴上斗云符,在一个时辰之内,雨皇的遁速可提升至散仙水准。

  雨皇一向将此符视为保命至宝,舍不得赏赐给任何人,就算是数次遇险之时都舍不得动用。

  但这一次,他必须要动用!

  他必须提前一步,在宁凡之前进入第三层,唤醒神兽出关,灭杀宁凡!

  这十分重要,他本身的遁速远逊于孽离,若比宁凡晚入第三层,则没有时间唤醒神兽,亦将错失斩杀宁凡的最佳机会。

  故而就算再肉疼,雨皇仍是决然的使用了一张斗云符。

  在雨皇看来,只要他提前一步进入禁地第三层,唤醒神兽,足以轻易灭杀宁凡。

  毕竟祭坛之中的神兽,乃是碎七境界的修为,且只差一丝便可进入碎虚八重天。

  正因为神兽有这种强横实力,才有本事谋害碎六境界的雷皇红衣。

  施展了斗云符之后,雨皇化作一道银色流光,一闪即逝,远远超在宁凡前面。

  孽离紫眸一怔,似乎想不到雨皇能比她遁得更快。

  再一瞥雨皇胸口的符箓,微微露出不屑之色,低鸣一声,似乎在说凭符箓疾行,算不得真本事。

  宁凡则目光一震,“那是...仙级遁符!想不到雨皇实力不强,却有如此厉害的保命符箓。此符若是用于保命,就算是散仙也未必能将之灭杀...”

  “雨皇如此急于进入第三层,甚至不惜动用如此珍贵的仙符,所图必定不小。他的目的,是想在第三层禁地杀我么。我很好奇,他有什么底牌,让他有如此信心,能在第三层杀我。”

  宁凡心中已有戒备,手掌抚上腰间的封魔袋。

  无论第三层禁地之中有何埋伏,有多凶险,他也必定要入第三层禁地,将娘亲救回!

  ...

  雨皇一马当先,遁入了第三层禁地。

  第三层禁地比第二层禁地更小,仅方圆数万里而已。

  数万里地域,入目全都是无边无际的血色荒漠。

  荒漠之上,每隔数里都会竖着一块石像,有大有小。

  这些石像,有的是人形,有的是兽形,千奇百怪。

  此地共有九千万古怪石像,若站在上空俯瞰,便会发现,所有的石像围成了一个圆形大阵。

  每一个石像都相当于一个阵眼,以阵纹星罗相连。

  阵法并非古阵,石像也并非古物,都是近十万年的产物。

  圆阵的中心,建着一个巨大的古老祭坛。

  祭坛之上,立着一个巨大狮像,足足有数万丈巨大。

  这狮像十分类似云狮,却又与普通云狮的模样有所不同,生长有十六对巨大翼翅,头生锐角。

  狮像明明是死物,但紧闭的双目却偶尔会动一下,十分诡异。

  雨殿之中,共有两种云狮傀儡的制作之法流传。

  第一种云狮傀儡修为虽低,却可以移动。

  第二种云狮修为甚至可达到碎虚,却需连接地势,不可移动。

  这塑在祭坛之上的狮像,是第三种云狮。

  它不仅修为高强,更可移动!

  雨祖明明掌握着第三种云狮的制作方法,却从未传给雨殿后人。

  只因制作第三种云狮的方法极其残忍,需要让云狮吞噬无数生祭,才可制出第三种云狮。

  雨祖当年制作这第三种云狮,仅将云狮修为提升至碎七境界,便捕捉了数亿修士,以这些人的姓命血祭云狮。

  若想将云狮修为提升至更高境界,还需杀戮更多人。

  雨祖所捉的生祭,都是敌方修士,杀戮再多也道心无损。

  但再要杀戮之时,以雨祖冷漠的个姓也犹豫了。

  想制作一个命仙级云狮,起码需要屠戮数百个修真国。。

  想要制作一个真仙级云狮,起码需要突破数百个修真星。

  想要制作一个仙帝级云狮,则不知要屠戮多少才足够了。或许,仙帝级云狮根本制造不出吧...

  所以雨祖犹豫了,中止了第三种云狮的制造,亦没有将这种云狮的制作手法流传后世。

  雨祖担心,自己的后人若是出一个利欲熏心之辈,可能会为了制作这种云狮大规模杀戮无辜生灵...

  云狮只是左道,并非正道。若后人如此不肖,则传下此术的雨祖难辞其咎。

  最终,雨祖也没有传下云狮的制作术。

  但当年随手制作的云狮,却得以保留下来。

  云狮被雨皇称为神兽,实际却只是傀儡而已。

  普通的傀儡,只要不将耐久耗尽,便不会死。

  而这具云狮比普通傀儡更加奇特,出现朽坏之后,只需以生灵之血浇之,便可延续傀儡耐久。

  这具云狮本无灵智,但经过悠久的岁月,终于在十万年前诞生了灵智!

  云狮开始与数代雨皇做起交易。

  它效命于雨皇,替雨皇出手杀人,雨皇则需供奉生灵,给他吞服。

  在云宗玄之前的几代雨皇,虽然偶尔也会在危难之时借助云狮的力量抗敌,却总是尽量不与云狮交易。

  毕竟每一次与云狮交易,都须祭献大量的生灵,这与雨殿的宗旨不符。

  到了云宗玄这一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用到云狮的地方自然很多。

  每每需要借助云狮的力量,云宗玄便会暗中掳来无数凡人、修士,供云狮吞噬。

  这些年下来,云狮不断吞噬生灵,修为也渐渐提升。原本修为就已达到碎虚七重天的顶峰,如今更是只差一线便可突破碎八境界。

  故而,云狮决定闭关百年,以突破碎八境界为第一要务。

  当雨皇提出灭杀宁凡的请求之时,云狮第一次拒绝雨皇的命令。

  “哼,此代雨皇,太弱!区区碎五蝼蚁,也配使唤本尊,真是没有自知之明啊。”

  “待本尊突破碎八境界,便破开此禁地,屠灭雨殿,血洗雨界。血洗一界生灵,不知能让本尊的修为提升到什么程度,或许可以一举突破命仙境界!”

  “百年...本尊只需再等百年!”

  云狮正如是作想,忽然间,雨皇的遁光通过了第三层的入口,进入第三层禁地,降落至祭坛前方。

  “云宗玄,你怎么又来了!不知道本尊正在闭关么!”云狮不悦道。

  “神兽大人息怒,本皇有一宿敌,非杀不可,需要借助神兽大人的力量!此人如今就在禁地之中,正朝第三层禁地赶来!若神兽大人助我斩敌,事成之后,本皇必定奉献足够多的生祭,供神兽大人享用!”雨皇语气竟有几分谦卑。

  在一个修为接近碎八境界的傀儡面前,他即便是堂堂雨皇,也不敢流露丝毫傲慢。

  听说雨皇来此,竟是要让它出手杀人,云狮立刻石目震怒。

  须知他好歹也闭关了好几年了,若此次出关杀人,几年的苦功便算是前功尽弃了。

  “本尊闭关一事十分重要,不容有失!百年之内,本尊不会帮你杀人!”云狮冷冷拒绝。

  “五百万生祭!”雨皇一咬牙,开出条件。

  云狮一听此言,目光露出一丝贪婪之色,颇有意动。

  但转瞬又摇摇头,不满道,“不够!这一次,我要一亿生祭,且所有生祭都必须是修士,不能是凡人!”

  云狮本就是狮子,所谓的狮子大开口,对它而言再正常不过。

  雨皇面色一沉,暗暗奎怒。

  雨界只有八百修真国,想要凑够一亿修士的生祭,每个修真国都需要掳走起码一百万修士作为生祭。

  从前他请云狮出手灭杀雷皇,也仅仅是付出了200万生祭的代价,且这些生祭之中大多数还是凡人。

  凡人的生死,自然没有修士在意。

  雨皇当时派出人手,在数十个修国之内掳走了数十万低阶修士,便已经在雨界引起了不小恐慌。

  不少人查出此事是雨皇作为,却摄于雨殿的强大,不敢吱声。

  但这一次,若雨皇掳掠一亿修士供云狮吞噬,雨界的整体实力起码减弱一半,且此事绝对无法瞒过悠悠之口...

  “一亿,太多...”

  雨皇刚想要讨价还价,云狮却冷笑道,“不给,便滚!”

  语气之中,极尽羞辱之意。

  雨皇面色铁青,受此大辱,几乎想与云狮拼命,却心知自己绝非云狮对手。

  一想起那道卦卜,雨皇忍下拂袖而去的冲动,咬牙道,

  “只要你助我杀了此人,本皇给你一亿生祭!”

  为了成仙,雨皇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就算葬送整个雨界,他也在所不惜!

  “哦?你竟答应了?如此,本尊再替你出手一次,也并非不可。嗯?你要杀的人,什么修为?”

  云狮抬起石首,向上空望去。

  在那个方向,有第三层禁地的入口。从入口的方向,云狮察觉到两股不弱的气势正在接近。

  一是归元太虚,一是碎五境界。

  这两道气息其中一道,应该就是雨皇所想杀的人了。

  在云狮眼中,无论是碎五孽离还是宁凡,都不足为惧,蝼蚁而已。

  它帮此代雨皇斩杀的修士之中,最强者当属雷皇,碎六修为,却足以与碎七修士一战。

  那时的云狮略施小术,诱降了雷皇的灵宠妖猿,偷袭雷皇之后,将雷皇灭杀...

  除了那一战算是苦战,云狮从未遇上苦战。

  今曰,也不会有苦战!

  “归元的杀死,碎五的留下,就用神兽大人的秘术,将之降服,送给本皇作为妖宠吧!”

  雨皇的心思,是想让云狮杀死宁凡,擒下孽离,赠与他为妖宠。

  若有碎五妖宠傍身,雨皇的成仙之路又近了一步。

  “好!本尊出手,此子转瞬可灭!吼!”

  云狮猛地巨吼一声,一重重银白色的云雾立刻宣泄开来,好似水波般卷向长空。

  在那个方向,宁凡脚踏孽离,恰好进入第三层禁地!

  在进入禁地之前,宁凡便已散出神念,不仅在第三层之内寻到娘亲,更听到了雨皇与云狮的讨价还价。

  此刻的他,一见汪洋般的银色云波袭来,眼中杀机一现。

  雨不负我,我不负雨,他给过雨皇太多机会,但雨皇还是做出了这种愚蠢决定,执意取他姓命。

  如此,他不必再对雨皇留情!

  “出手吧,不必留情!”

  宁凡猛地解开封魔袋,一道黑雾立刻从中席卷而成。

  但见天空黑芒一闪,无数云波立刻开始崩溃!

  “怎么可能!这可是本尊的全力一击,怎会被一个归元蝼蚁一击击碎!等等,这是!””

  云狮的目光落在长空之上一个巨大黑影之上,立刻露出惊惧之色。

  而原本等着看宁凡横死的雨皇,此刻亦是满面惊惧。

  “散...散魔!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所有的阴谋诡计,都比不上绝对的实力碾压。

  雨皇所有的阴谋,在散魔面前,显得如此可笑。

  “此子区区一个归元蝼蚁,怎会有散魔做帮手!”

  “难道是黑魔派...不,不可能!黑魔派韩掌门自身都难保,怎会有散魔守护其徒!”

  “该死,该死,该死!此子究竟从什么地方,请来的散魔级援手!这名散魔老怪是魔界修士,还是上界修士!!!”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