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956章 雨中一吼东天震

第956章 雨中一吼东天震

  随行的大汉,哪里听说过这等秘闻,俱都吃惊不小。

  在宁凡进入蛮荒的百年中,其身为乱古传人、逼退暗族的事情,几乎已在东天第二步的圈子里传遍。

  如今,哪个第二步大能不知道雨之仙君的惊人背景。

  乱古传人!

  且乱古大帝竟还有残魂留存至今,此事实在让人无法置信,却不得不信!

  那可是踩踏过圣人尸骨的远古大帝啊!仅凭一缕残魂,便能逼得整个暗族低头认错,仓皇献宝。有这样一个师父罩着,便是仙帝也不敢找宁凡的麻烦!

  于是乎,在宁凡销声匿迹的百年里,其威名不减反增,正是因为乱古传人的身份越传越开。

  然而自家主人却说出了这样一个惊人的消息…乱古将死!

  乱古若死,宁凡便会失去最大靠山。真正的强者,是不会将一个失势的宁凡放入眼中的!

  而在乱古手上受过欺辱的暗族,他们会不会报复宁凡这一乱古传人…呵呵,难说啊…

  “主人英明!若这消息属实,什么狗屁雨之仙君,根本不值一提,我等确实无需对他客气的!若见宁凡,也不劳主人出手,我等直接将他绑了,带回罗家交差即可!”一名大汉哈哈笑道。

  “主人此举,其实还有一个深意在,那便是通过折辱乱古传人,来向暗族示好…战王罗家已经没落,我们也是时候重新找棵大树了,若能依附秘族…嘿嘿…此举必可为日后铺路,主人深谋远虑,属下佩服!”又有一名大汉叹服不已。

  顿时,四周一片恭维之声。

  肉山修士摸着肚子上的肥肉。哈哈大笑,显然心情很好。

  若真能攀上暗族这棵大树,嘿嘿。便是那些个碎念老怪见了老夫,也要客气叫一声道友!

  “加速前进。早点绑了宁凡,也好早点回罗家交差!”

  “是!”

  轰隆隆!

  灵舟才刚刚驶入乱魔星域,便有震耳的雷声传来,浩瀚声威,惊得肉山修士一个不稳,直接从藤椅上跌了下来。

  “好…好强的阵法!不知是何方前辈,竟在此地星空布阵!”

  震惊过后,肉山修士收敛起嚣张之心。压下声音,对一旁的下属低声令道,“减慢速度…我们低调些办事,抓宁凡时,不要弄出太大动静,万不可打扰那名前辈…”

  “是…”

  渐渐地,阵法布置完成,那滔天威势也逐渐收敛,直至彻底消失。

  宁凡满意地点了点头,有此阵守护。即便是碎念老怪,也未必伤得到千秋宗。

  如此一来,那些残存蛮人便可以在此地平安生活下去了…

  “蛮人们已经安置妥当。接下来,该办其他事了…”

  一别百年,宁凡对于如今东天的局势,已经打听清楚了。

  他的手中,更有一份详细玉简,是赵有财等人替宁凡打听到的消息。

  那四个敛财高手,被宁凡留在千秋宗,仍旧担任长老一职,专门负责替千秋宗赚钱。

  当然。宁凡的媋宫图是绝对不能再卖了,必须用其他途径为宗门盈利。

  宁凡手掌一翻。将赵有财的传音玉简取出,听着其中的情报。

  “…十年前。东天出现了一次红日照海的异象…那一日,东天有四千颗修真星,发生了婴儿失踪的怪事。除此之外,倒也没有发生任何大事…”

  红日照海…婴儿失踪…宁凡皱了皱眉,恐怕不是失踪,而是有哪个大能修士出手了吧…

  那些失踪的婴儿,既被捉走,多半难以存活…这样残忍的事件,在修真界倒是时有发生…

  “…二十五年前,德云宗老祖出关,已突破境界,晋入万古境。整个德云宗一跃成为东天炙手可热的势力…”

  有零劫仙尊诞生么?这个消息竟也被赵有财搜集来了,可惜,对宁凡没什么用。

  “…三十七年前,白云仙宗的白云老祖大天劫降临,请了十二名道友相助,仍旧死于劫中…”

  “…七十六年前,天圆宗的明神果开花了…”

  “…四十四年前,神虚阁恒云星分阁,拍卖了十颗九转金丹…”

  “…八十二年前…”

  一个个或有用、或无用的消息,被宁凡得悉,一幕幕,就好似亲自经历了东天百年一般。

  赵有财等人修为不高,能力确实不俗,以区区元婴修为,竟能搜集这么多的秘闻,也算难得了。

  可惜,大都无用。

  宁凡开始有目的地略过一些消息,只搜寻自己想要得知的东西。

  “…百年之前,极雷宫发生了一件大事,似与其宫主‘白帝’兰云仙有关,具体是何大事,属下也不知晓,只是自那日之后,极雷宫闭宫已有百年,宫内强者始终在寻找着什么…”

  不必问,极雷宫那群人肯定是在找仙仙,若有时间,便将仙仙送回极雷宫吧…宁凡心中暗道

  “…极丹圣域准确开启时间,是五年之后,极丹神城雪落星空之时…”

  极丹圣域再有五年就要开启了么?宁凡眼中精芒一闪,他没有忘记与欧阳暖的约定。

  五年之后,极丹神城雪落星空之时,他会去。

  “…神虚阁战王罗家,正在四处寻找宗主,似乎找得很急…”

  罗家在找我么…宁凡神情一凝,他没有忘记当年对罗家的承诺。

  这次返回东天,要做的事不少,救醒战王便是其中一件大事。

  待此地事了,便去罗家一趟吧…

  宁凡整自沉吟,忽然似有所感,收起玉简,朝星空另一端望去。

  在那个方向,正有一艘灵舟不断逼近乱魔星,直奔千秋宗而来。

  甚至于灵舟尚未靠近,已有数十道第二步神念。悄悄放出,封锁了乱魔星的星空!

  更有几道神念,极其无礼地锁定在自己身上。带着毫不掩饰的敌意。

  宁凡眉头微微一皱,倏忽间。那灵舟已一路冲入乱魔星的星云之中,出现在千秋宗的上空!

  “战王罗家客卿,浮屠上人在此办事,宁凡何在,速速来见!”

  速速来见!

  速速来见!!!

  这声音在整个乱魔星上回旋,更有无数敌意蕴含其中,震得一个个千秋宗修士耳膜剧痛,更是心惊不已。

  有第二步修士来千秋宗寻事了!竟根本不屑掩饰敌意!

  不是一个。而是很多!二十五个!有整整二十五个第二步大能到来!

  嘶!想不到一天前,雨之仙君刚刚接管了乱魔星,第二天便有这么多强者寻事!

  “浮屠上人!传闻数年前,此人被苍鹰剑宗宗主追杀,无奈之下,只得依附战王罗家自保。这可是舍空中期的老怪啊,身后更站着战王罗家…宗主竟被这种老怪盯上了吗!此人直呼宗主相见,怕是恶意居多!”

  “古怪!宗主或许不是舍空老怪敌手,但有着乱古传人的身份,如今东天之地。哪有大能前辈会公然开罪宗主…这群人何故敌意如斯…”

  “哎,老夫才刚刚散尽家财,加入千秋宗。但愿不要出什么大事…”

  “竟是舍空强者到来…老夫还是第一次看到舍空强者!”

  整个乱魔星的修士,都因灵舟的到来而沸腾了。

  担心的有,好奇的有,看热闹的有,幸灾乐祸的也有…众生百态,各有不同。

  与乱魔星修士的慌乱不同,宁凡带出蛮荒的一行人,皆是心平气和的模样。

  七十万蛮人大多都在新建蛮城之中,建设自己的新家。他们不知道舍空老怪意味着什么,却坚信无论谁来寻事。都不是宁凡的对手。

  宁凡早已是他们的信仰,在他们心中。宁凡比世间一切仙人…都要强大!

  柳妍、赵蝶儿正在房内翻阅宗门卷宗,处理事务,听说有舍空修士前来,只是浅浅一笑。

  “舍空老怪是么…叔叔在蛮荒似乎杀了不少呢…”

  “嗯,没什么好担心的,我们继续忙吧,这可是他的宗门,必须好好管理…”

  葬月正在千秋宗一间殿宇之中,炼化体内的丹药之力。

  帝品雏丹…从毒龙老祖手中夺来的丹药。

  此丹乃是上古丹药,宁凡并不认识,葬月却恰好认识。

  这是一种极为古老的疗伤丹药,对残魂状态的葬月疗效极佳…

  于是乎,宁凡便将这样一颗丹药,赐给葬月了,同样赐下的,还有子舍利…

  “可恶的小霪贼,这子舍利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他竟敢对我种下此物…他真是太无耻了!夺走了我的人,还想夺走我的心么!”

  葬月欲哭无泪。

  宁凡修为比她巅峰之时低得太多,故而获得子舍利,几乎没有令她修为增长半点。

  葬月看得出来,有了子舍利后,她日后修炼之时,会使得宁凡获得好处。

  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这子舍利能在潜移默化之中,影响她的感情。她发现,自己对宁凡的好感…竟一天比一天更浓…

  不要啊!被王族劫禁控制也就罢了,我不要爱上这个小霪贼!啊啊啊!

  可恶啊,卑鄙啊…能影响修士感情的魅术,真是太可怕了,他是从哪里学到的!

  “嗯?有人上门找小霪贼麻烦了?太好了!”

  葬月先是一阵开心,待察觉对方只是一个舍空、一堆命仙渡真之后,顿时大失所望。

  嘤嘤嘤…这点人就想对付小霪贼,你们真是太天真了!看来末法时代的修士不仅修为低,还很蠢…

  仙萝莉正在房内吃果果,每一个果果,都是雷属性的灵药,蕴含着不弱雷力。

  这两年之中,她的精神状态时常恍惚,最近几日,更是常常会做一些怪梦。

  梦里,宁凡不是她的爹爹,她似乎是什么地方的宫主,似乎…很厉害…

  她不敢将这些怪梦告诉爹爹。亦不知,那些梦中事物,是她从前的记忆。正一点点苏醒…

  “诶?又有小喽啰来找爹爹麻烦了么?好像很弱,不是爹爹对手。看来不用我帮忙了,还是继续吃果果吧。”

  “哎,说起来…爹爹为什么不送我一个子舍利呢,她们都有,就我没有…爹爹不喜欢仙仙了么…”

  一想到爹爹不喜欢自己,仙仙心里就有些难受,连果果都吃不下了。

  嗯!一定要说服爹爹,给我一个子舍利!

  土魔、铁鸦正在千秋宗内闭关。宁凡已经承诺,回东天后,为二人寻觅仙尊肉身夺舍!

  毒龙老祖的妖身,并非同族,尝试之后,无法供二人夺舍重生,已被宁凡抽走血肉精华,交给慕微凉、紫璃当零嘴了。

  从前,二人并不相信宁凡能弄到仙尊肉身,如今却是深信不疑。

  拥有仙尊实力的宁凡。想弄仙尊肉身,虽不至于简单,却也不会多难!

  “若真能夺舍重生。我等必定终生不叛!”

  当然,想叛变也不行,命魂在宁凡手上呢。

  感知到肉山修士前来寻衅,二人俱是怒形于色,区区舍空小辈,竟敢对他们的主子呼来唤去,不能忍!

  宁凡带来的一行人中,没有一个为宁凡担心。

  甚至于,宁凡都还没发怒。土魔、铁鸦二人已一怒之下,冲出了洞府。直接飞上天空,挡在肉山修士等人的前方。

  肉山修士本还优哉游哉地坐在藤椅上。正等着宁凡来见,一见忽然窜出两个强者,顿时一惊。

  舍空巅峰!

  土魔也好,铁鸦也罢,身上俱都流露出堪比舍空巅峰的强大气息!

  不,不仅如此!若他没有看错…这二人分明是残魂之身,这是…万古仙尊的残魂!

  竟是两名仙尊驾临!

  嘶!此地为何会有万古仙尊!难道…之前布置大阵的,就是这二人不成!

  肉山修士哪敢怠慢,匆匆起身,正向向二人行礼,便在此时,宁凡一晃之下,出现在了天空上。

  “你们退下,此地之事,我来处理!”宁凡淡淡道。

  分明极淡的语气,但土魔、铁鸦二人却是听出了冷意,微微一惊之下,不敢怠慢,恭敬退至宁凡身后。

  肉山修士瞪圆了双眼,无法相信,两名万古仙尊之魂,竟对宁凡如此恭敬,就如同他二人是宁凡的仆从一般…

  以仙尊为仆?开什么玩笑!这是仙帝才有的规格吧,宁凡区区一个小辈,怎么可能有这种待遇!

  等等!老夫明白了!

  肉山修士冷静之后,方才注意到,土魔、铁鸦的面容十分陌生,与东天任何一个仙尊的容貌都不符…

  从没有听说过有哪个仙尊,是这二人模样的…

  要么,是他浮屠上人孤陋寡闻,要么…这二人的仙尊气息,根本就是假的!

  好你个宁凡!畏惧老夫拿你,竟不知如何,弄出两个虚假仙尊,想来吓唬老夫!

  哼,这样低劣的手段,时常会有修士用到,表面上有着仙尊气势,实际上…只是纸老虎而已,一捅就破!

  难怪…这宁凡会在二人出手前,喝止二人,必是怕二人一出手便露了破绽!

  肉山修士望向宁凡的目光,更阴沉了,心中竟有了被人戏耍了感觉。

  他却不知,宁凡之所以喝止二人,不让二人出手,却是因为看到了灵舟之上罗家的标志。

  这肉山修士,似乎与罗家有关。罗家于己有恩,若看在罗家面子上,自己可以不理会他的无礼言辞…

  当然,宁凡更想知道的是,此人如此无礼,是罗家授意,还是另有其他的原因…

  “你是何人,来寻宁某,所为何事!”

  宁凡声音很淡,然而一路积累的煞气,却给人一种蚀骨的寒。

  肉山修士没由来就浑身一冷,汗流不止,他的随从,同样如此。

  这一刻面对宁凡,肉山修士竟有了面对真正万古仙尊的惶恐感,但这怎么可能!宁凡根本不可能是万古仙尊!

  两百年前,宁凡还只是一名碎虚,刚刚在东天展露魔名。

  百年之前,宁凡参加了神虚阁墓比,闯下偌大名头。但在东天群修眼中,宁凡最多也就渡真修为罢了。

  又是百年过去,宁凡能有多高修为?舍空都不可能!

  一个碎虚小辈崛起地再快。也不可能在两百年内舍空吧!

  若宁凡展露出舍空气势,或许肉山修士还有犹豫少许。相信三分,但若是仙尊气势…他绝不信宁凡能在两百年内,成为高高在上的万古仙尊!

  假的!和那两道残魂一样,都是假的!

  念及于此,肉山修士硬气了不少,鄙夷地看着宁凡,一副我看穿你伪装的姿态。

  “老夫浮屠,来此捉你回罗家!你是乖乖跟老夫走。还是想被老夫绑着走!”

  “大胆!区区舍空,竟敢如此放肆!”土魔、铁鸦闻言大怒,宁凡却摆了摆手,制住二人,若无其事地问道,

  “你们来此捉我,是罗家的意思,还是你们自己的意思?你们与罗家,又是什么关系?”

  但若是熟悉宁凡的人,却必定能够听出。宁凡话语中的冷意更重了。

  “哼,是谁的意思,你不必知道。看来你是不打算乖乖跟老夫走了。如此更好!小的们,把宁凡小儿捆了,哈哈哈!别弄死了,稍稍折辱他一下即可,这可是我等日后晋身之资!”

  立刻,便有四名赤膊大汉持着幌金绳宝,朝着宁凡猛冲而出,一副急于争功地神情。

  这四人,竟全都有着鬼玄后期的修为。冲击之势,竟使得风云变色。日月无光。

  “想拿宁某当晋身之资么…既如此,便不必留情了!”

  宁凡眼中杀意一闪。随手一挥,立刻便有一道紫色剑光一闪而过,将星空都斩裂,正是斩忆道剑。

  下一个瞬间,四名鬼玄后期直接头颅飞起,脖颈断除血箭飞出,煞气爆涌。

  竟是连惨叫都没发出,便被宁凡斩杀了!

  “抬手斩杀四名鬼玄后期么…一起上!”肉山修士有了一丝怒色,但下一刻,便被震惊所取代。

  随着他一声令下,余下二十名赤膊大汉全都朝着宁凡冲出,杀气腾腾。这二十人当中,甚至有7名渡真老怪。

  就算是舍空老怪,被这样一群擅长合击手段的人围攻,也会陷入苦战,拿下宁凡,应该只需须臾才对。

  然而事实的结果,却大大出乎意料之外!

  却见宁凡动都没动,只是抬手轻点,便有紫色剑光索命般斩过,轻易割下一个个修士的头颅,取其性命!

  须臾间,宁凡便斩尽了二十名大汉,并踏着漫空血雾,朝着肉山修士步步走来,如同一个绝世杀神一般!

  开什么玩笑!整整二十四名仙修,竟被宁凡两个照面斩尽!一股深深的骇然之感,出现在肉山修士心头。

  即便是舍空巅峰的老怪,也不可能如此轻易斩尽所有人,宁凡是什么修为,竟如此轻易做到这一点!

  “道友有话好说,一切都是误会,我等乃是罗家客卿,罗家家主的吩咐,并不是…”肉山修士想要解释,宁凡却浑如未闻一般,仍是步步逼近。

  一股恼羞成怒之感,顿时出现在肉山修士心头,使得他怒吼之下,竟是压下对宁凡的恐惧。

  “宁凡!你休要欺人太甚!你能轻易斩杀老夫二十四名手下,老夫使用底牌,同样能做到这一点!老夫可不怕你!”

  肉山修士一拳捶胸,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血箭之中,更有一道灰芒,直冲宁凡天灵打去。

  那是一颗灰色宝珠,是后天七涅的法宝,舍空境之中,已是一等一的宝物了。

  便是舍空巅峰老怪,对上此珠也需谨慎,宁凡却是看也不看宝珠,在那宝珠袭至身前三丈后,直接被一道紫光斩做两截!

  堂堂后天七涅的法宝,竟挡不住斩忆道剑一剑之威!

  “怎么可能!即便是碎念中期老怪,也无法凭道兵之威,斩碎七涅仙宝!你不是渡真,不是舍空!你…是碎念!”

  肉山修士终于怕了,转身就要舍弃灵舟逃走。道兵的威力,与修士修为直接挂钩,宁凡的道兵如此厉害,修为岂能弱了去!

  该死,该死!百年前还是小辈的宁凡。百年后为何能厉害到这种地步!

  自己竟傻到想拿宁凡当晋身之资…真是愚蠢!

  肉山修士心中大悔,然而一些都已太晚。

  但见一道紫光斩过,肉山修士直接被一剑劈成两截。混着肥油的血液洒落长空,只有元神险之又险地逃出。

  不。不是逃出,而是宁凡故意放过!那元神还未逃远,又被宁凡直接抓走,搜魂灭忆。

  片刻之后,宁凡随手灭杀了肉山元神,难掩眼中震惊之色。

  果然,一切都如同宁凡猜测一般,对自己出手。只是肉山自己的意思,而不是罗家的意思。

  这货吃掉了罗家家主送给自己的礼物,并想拿自己当做晋身之资,向暗族示好,所以才会出手…

  让宁凡震惊的,并不是这些事情,以他的心智,早在他听到‘晋身之资’四个字时,便将事情始末猜到大概。

  让他震惊的,是肉山记忆里的一个天大消息!

  乱古大帝。临近道灭!具体原因不明,此事已被神虚阁压住消息,但仍有消息传出!

  “师父…”宁凡眼中有了一丝焦急之色。他想要马上前往神墓,看一看师尊的现状!

  能让他称为师父的人,很少,有老魔,有紫斗,有乱古,无一不是对他授业有恩之人。

  必须尽快回神墓看看!当然,出发之前,还有些许麻烦必须解决。

  宁凡眼中杀意一闪。骤然发出一声魔吼,那吼声撼天动地。更有一股无上之威,轻易便在星空之中。撕出无数裂缝!

  不断有舍空之上的老怪,从裂缝之中跌落而出,细细数来,竟有十四名舍空老怪,潜伏在此地!

  这些老怪,比肉山修士稍后一些到达乱魔星,同样是为了拿宁凡充当晋身之资。

  不止是肉山得到了乱古将死的消息,东天一流势力,如今哪一个不知乱古将亡的大事!

  这个消息,根本瞒不住!

  在乱古陨落之前,没有人敢真正杀死宁凡,但,稍稍折辱宁凡,以此取悦暗族,敢做这种事情的人,大有人在!

  这可是攀附秘族的绝好机会!谁会放过!

  恒古宗,法魂寺,大器仙宗,狂雷剑宗…从这些老怪衣襟上的族徽处,宁凡约略认出了这些人的来历。

  呵,想拿他宁凡当踏脚石的势力,还真是不少啊,连族徽都戴的这么端正,是怕无人看到,不能传达给暗族么…

  我师父还没死,你们便来寻事,真当宁某人好欺负么!

  暗族,好一个暗族!今日便血染乱魔星,以此事,为东天之戒!

  “不好!这宁老魔动了杀机!速走!”

  “一剑斩舍空,一吼动星空,此人就算不是碎念,也差得不多了!百年而已,此魔怎会厉害到这种地步!”

  “该死!早知此獠如此厉害,就不该趟这趟浑水!”

  “碎念又如何,我等哪一个势力,没有碎念坐镇,他还敢杀光所有人吗!”

  有何不敢!他宁凡有何事做不出来!对敌人,宁凡从不会有半点心软!

  想踩人而上,便要有跌入万丈深渊的觉悟,此乃修真界的法则!

  宁凡身形一晃,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出现在一个个舍空老怪前路之上,挥动道剑。

  以他如今堪比仙尊的修为,杀一群舍空小辈,若杀蝼蚁!

  噗嗤!噗嗤!

  不断有剑入血肉的声音传来,竟是一个个舍空大能殒命于此,逃都逃不掉。

  煞气布满了星空,无数低阶修士颤抖不已,被如此骇然听闻的凶戾一幕吓到了!

  舍空老怪无不是名动一方的老祖,一个个都有覆灭星空的实力,但在宁凡手中,竟无一人能撑过一回合,连逃跑也做不到!

  “道友手下留人!”

  一声夹杂了碎念初期道念的嘶吼,从数个星空之外传来!

  数个呼吸之后,一道浑身缠绕着剑光的碎念老怪,跨越星空而来,双目猩红地盯着宁凡。

  来迟了!还是来迟了!宁凡已杀光了所有舍空!

  他唯一的徒儿,同样死了!

  本以为是个巴结暗族的机会,才派徒儿前来,想要捡个功劳,却想不到,会踢到如此铁板,将徒儿葬送!

  “好!好!好!”

  碎念老怪怒极反笑,那徒儿乃是他培养多年的剑鼎,还有大用,却被宁凡杀了!

  “宁凡小儿,今日老夫要你乱魔星域,血流成…”

  河字还未说完,碎念老怪便见一道红芒一闪之下,出现在身前,眼中带着无尽冷意。

  在那冷意之下,碎念老怪竟有了颤抖之感!这是何等煞气!此子杀过多少强者,才能拥有这种煞气!

  万古仙尊!此子…杀过万古仙尊!怎么可能!

  噗嗤!

  又是一道剑光斩过,堂堂碎念初期,连名号都没报出,便被宁凡一剑斩为两截!

  “想向暗族献媚之人,大可向宁某出手!只是若与宁某为敌,便要有殒命的觉悟!”

  宁凡骤然一喝,充斥着红芒的暴雨,顿时以乱魔星为中心,朝着无数星空疯狂席卷!

  他的嘶吼之声,亦随着暴雨,朝着整个东天疯狂卷去!

  曾经,雨祖以窥天雨术,神念覆盖整个北天,震惊到无数仙帝。

  宁凡已有仙尊实力,仍无法令神念覆盖整个东天。但,让声音传遍东天,却是勉强可以做到!

  恒古星域,恒古宗。

  恒古宗此刻,已乱成一团,拥有舍空后期修为的副宗主,竟死在了乱魔星域。

  三名恒古宗老祖,各个有着碎念中期修为,俱是面色阴沉。

  想不到派去折辱宁凡的人,竟会被杀…不知是谁下的手…

  “查!无论是谁,敢杀我恒古宗副宗主,便需付出…”

  代价二字还未吼出,已有一道充斥着无边煞气的嘶吼,从数千个星域外的距离传来!

  那吼声似乎带着无边煞威,只一吼,上万名恒古弟子全都在这一刻吐血,便是三名碎念老祖,也俱都面色潮红,在这一吼之下气息大乱,骇然不已。

  “想向暗族献媚之人,大可向宁某出手!只是若与宁某为敌,便要有殒命的觉悟!”

  便要有殒命的觉悟!

  嘶!

  三名恒古老祖皆是吓得面无血色。

  这是什么神通!这是什么修为!竟能从数千个星域之外…传音至此!一吼之威,更是能令一宗上万弟子全都吐血!

  此事…怎么可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