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17章 雨不负我,我不负雨

第617章 雨不负我,我不负雨

  雪兰图,又名千山兰雪图,乃是兰陵宗初代宗主千山子所遗留的镇宗之宝。

  此宝品阶不高,但来头不小,乃是一副仿品画作,模仿的是大名鼎鼎的远古四图之一...太古渔蓑图!

  此仿图之中,蕴含了生死二意。此图一出,历代兰陵宗主都能横扫同级碎虚修士。

  兰陵王祭出此图,便是一般的碎虚二重天老怪都可重创!

  漫天鹅毛大雪飘落,雨皇及丹皇等雨界碎虚俱是震撼之色。

  在同一时间,雨皇、丹皇、楚长安、云清歌、云道枯等一应雨殿碎虚纷纷踏空而起,催动法力,试图在玉台上空张开结界,将大雪阻隔,不让雪花落地伤人。

  “锁!”

  一重重青光结界在玉台上空张开,险之又险地将风雪阻隔。

  结界之上的云海之中,雪越下越大,一股凛冽的严寒猛地散开,朝整个天云国散去。

  一瞬间,天地陷入了黑暗之中,化为黑夜降临。

  北风呼啸,天云国无数修士在同一个瞬间,俱都感觉到一股刺骨寒冷。

  那种寒冷仿佛可传达至这些人的灵魂深处,仿佛可在一瞬间,冰杀天云国数千万修士的姓命!

  以他们的修为,根本不明白为何会出现这种感觉。

  一个个低阶修士走出屋舍,抬头仰望,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夜空上,白雪与黑夜交织,形成了一股玄奥莫测的力量,在天空上撕裂出一道道银白色的巨大裂缝。

  那种裂缝裂开的路径,形成了一道道玄异轨迹。

  银白裂缝彼此交织,好似无数条彼此**的银蛇。

  一条条可怕的**道线从裂缝之中宣泄而出,带着大道之威,压得一个个低阶修士喘不过气。

  那**道线,赫然竟是生之道线,带着无穷道力。

  在这一刻,所有修士都从那大道裂缝之中感受到巨大的危机感。

  “这是...‘道轨’!我在司苍记忆之中见过!”

  明雀小脸震惊,她本对宁凡怀着无穷信心,笃定宁凡会战胜兰陵王。但看到这种种异象之后,她开始担心宁凡的安危。

  道轨是第二步仙人从大道之上撕出的裂缝轨迹。仙人们追求道真,曰曰苦修,只为感悟三千大道。

  大道无形,却有大能修士能够描摹出大道的轨迹,并在撕开道轨,借来道力攻敌。

  能撕开道轨的仙人,无一不是神通高绝之辈。

  能撕开道轨的法宝,无一不是威能无穷之宝。

  这雪兰图虽说是一件仿画之宝,但能撕开道轨,威能绝对非同小可的。

  “此宝竟可撕开道轨!!!”

  魅晨花容失色,想不到这雪兰图品阶不高,却也能撕开道轨。此宝一出,便是魅晨也没自信无伤接下此图攻击。

  连她都忌惮此图威力,宁凡尚未碎虚,又如何能接下此图攻击?

  魅晨的妖瞳之中渐渐蕴起一层层黄泉之气,下定决心,一旦宁凡有难,随时出手相救!

  斗篷女子的黑瞳中同样带着一丝忧色,喃喃道。

  “此宝固然厉害,但你身为乱古传人,应该可以接下此宝攻击吧...你,能否做到...你可有让我纠缠一世的资格...”

  云中焱望着云海之上撕开的银白道轨,俱都身体一僵,眼睛猛地睁大,露出震撼之色。

  “道轨,是道轨!这雪兰图竟能撕开道轨,此宝太过可怕!”

  “兰陵有此宝在手,碎虚一重天之中绝无敌手,便是碎虚二重天的修士,也可一战!”

  云惊虹抬头仰视兰陵王,目光带着极深的忌惮与震惊。

  渐渐的,他眼中的忌惮、震惊之色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毫不掩饰的喜色。

  “兰陵有此宝在手,宁凡难逃一死!”

  云惊虹对宁凡的敌意由来已久,若兰陵王将宁凡斩杀,云惊虹自然会弹冠相庆。

  宁凡立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之中,身影飘忽不定,躲闪着一片片雪花。

  以他的修为,竟从这雪花之中察觉到不小的危机感,自然不会让雪花近身。

  一片片雪花看似轻如鹅毛,实则重若千钧。

  漫天飞雪之中,更饱含着兰陵王毫不掩饰的杀意。

  最为可怕的是,银白道轨之中宣泄出的森寒道力扑面而来,令宁凡身体渐渐僵硬,血液中则冻出无数冰丝、冰渣。

  更有无数生之道线飞刺而来,令宁凡左闪右避。

  “足以撕开道轨的法宝么...想不到兰陵王手中,有这种法宝,却是不能再小觑此人了。”

  “他取出此宝,施展威能,自然是对我动了必杀之心。如此,我也无需手下留情!”

  宁凡收住脚步,风雪立刻扑面而来,更夹带着数之不尽的生之道线迎面刺来。

  一根根生之道线比仙虚飞剑都要锋利,足以轻易洞穿宁凡的所有防御,将之刺成刺猬。

  这无数生死道线的攻击,足以将碎虚二重天的老怪重创。

  宁凡没有多言,一步化作黑衣之身,一身气势陡升,几乎堪比碎虚二重天的老怪,却越来越凝而不发,不为外人所知。

  他一拍剑袋,一道金光立刻窜入手中,化作一道细长的金剑。

  夏皇剑!

  此剑在手,宁凡气势陡变,周身皇气如龙,更有一缕缕金色的剑意飞腾。

  “果然是皇气,哼!”雨皇面色铁青。

  无数生之道线还未刺入宁凡身前三丈,便被护体的金色剑意纷纷绞碎。

  一片片雪花刚刚欺近宁凡身前,立刻被金色剑意斩为两截。

  “素衣侯好强的剑意!仅凭剑意便可护身,这剑意之强,绝不弱于白衣剑神的剑意!”

  一个个雨界老怪本来都被兰陵王的雪兰图震住了,但在宁凡取出夏皇剑之后,注意力又纷纷集中到宁凡身上。

  “故弄玄虚!雪兰,开!”

  兰陵王本以为取出雪兰图之后,可以一击击杀宁凡。

  此刻见宁凡仅凭剑意便挡下雪兰图的攻击,立刻目光一沉,猛地一抖雪兰图。

  雪兰图中光华一闪,忽然飘出一朵巨大的兰花。

  兰花鲜艳如血,但一接触到空气,立刻枯萎一般,变作黑色。

  黑色兰花之中,蕴含了极浓的死气。

  此兰花一现,天空忽然开始龟裂,露出一条条纵横交错的漆黑道轨,无数黑线自裂缝之中射出。

  某一刻,黑兰忽然剧烈旋转起来,随着其旋转加剧,立刻引动数以百万的黑色道线,朝宁凡迎面刺来,俱都是死之道线。

  “死!”

  这一刻,兰陵王已毫不掩饰对宁凡的杀心。

  他再次一抖雪兰图,风雪更盛,银白道轨之中,再次有数以百万的生之道线刺出。

  白线交织成巨大的渔网,朝宁凡当头罩下,无可躲避。

  黑线幻化成无数带着鱼钩的鱼线,所钩中之物,通通会生机断绝。

  “造化渔网,太古鱼线么...”

  宁凡望着漫天渔网、鱼线,扬起了手中金剑,向漫天渔网、鱼线一指。

  这简简单单的剑芒一指,却是在瞬息之间,散出无穷金色剑光,将所有渔网、鱼线通通斩碎。

  好似这一剑足以将天地刺穿,好似这一剑足以灭尽天地神魔!

  雪兰图确实厉害,虽然可以撕开道轨,但终究只是一件仿制法宝。

  比起夏皇剑,还是弱了许多。

  只因夏皇剑不仅仅是一件厉害法宝,其中蕴含的剑意更是恐怖。

  “怎么可能!”

  兰陵王大吃一惊,他已经将雪兰图的攻击催动至极致,却被宁凡一剑破去。

  他本以为,自己的本尊突破碎虚之后,可以轻而易举地碾压宁凡。却不曾想,宁凡的实力比他更高。

  他本以为,祭出了镇宗之宝雪兰图便可轻易灭杀宁凡。却不曾想,宁凡手中的黄金剑比雪兰图更厉害。

  这一刻的宁凡战力全开,手持夏皇剑,给兰陵王的压迫感比碎三老怪都要沉重。

  兰陵王背心已被冷汗打湿,若早知宁凡有如此实力,更有如此厉害的法宝在身,他绝不会自信满满地与宁凡决一死战。

  好在雨皇已经下令了,这一战不可分生死,兰陵王自问不是宁凡对手,却也不认为宁凡敢违抗雨皇的命令,将他杀死。

  “我本以为,雨皇阻止这场决战,是在偏袒宁凡。如今看来,雨皇想要保护的是我啊。”

  兰陵王步步后退,一面避开漫天金色剑芒,一面以雪兰图护体,战意已无。

  另一边,宁凡却步步逼近,手提三尺金剑,周身金光耀眼,好似天神般让人不敢逼视。

  每一步,都在酝酿着剑势。

  每一步,都好似踏在兰陵王的道心之上,令兰陵王一阵胆寒。

  兰陵王这才发现,宁凡根本罢手之意。在他对宁凡动了杀心之时,宁凡也已对他动了杀心!

  “不好,此子想杀我!雨皇,救我!”

  兰陵王想要呼救,但为时已晚,话未出口,宁凡已经挥动剑芒。

  九步之后,宁凡的剑势达到了顶峰!

  这一刻的宁凡,耳中一片安静,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他的眼中,有金色剑意闪过。

  他的心中,反复回响着一个女子冰冷骄傲的声音

  若我折剑,天下无武...

  嗤!

  宁凡猛地扬剑,剑诀横斩二出!

  这一剑斩出,但见金光一闪,剑芒已直接跨越无数距离,斩至兰陵王身前。

  此剑光太快,快到就算是雨皇,也来不及救下兰陵王。

  “手下留情!”雨皇骤然站起,失声道。

  但他的话还是说慢了,在他开口之前,兰陵王已被金色剑光拦腰斩为两截!

  元神直接被斩杀在丹田之内,连逃生的机会也无!

  这一道横斩而出的金色剑光,在斩杀了兰陵王之后,继续朝着远方斩去。

  一片片长空被金色剑芒横斩开来,朝远处崩溃。

  只瞬息间,数百万里的长空,全部被宁凡一剑斩碎!

  “不...可...能...”兰陵王尸身双目圆睁,至死都无法相信,自己被宁凡斩杀的事实。

  他的储物袋被宁凡抬手收走。

  他的残尸从长空坠落,越过结界,落在玉台正中,嘭地一声,血肉溅碎了一地。

  一股惊天动地的煞气从兰陵王尸身之上散开,碎虚之下的修士,无人能在此煞气之下保持理智!

  这是碎虚强者陨落之后形成的煞气,普通修为岂能抵御!

  “死了...宁凡竟将兰陵王杀死了!”

  云惊虹的背心冷汗直冒,云中焱则已吓成了石雕。

  他们的实力都远远逊色于兰陵王,连兰陵王都不是宁凡对手,他们更加不是宁凡一合之敌!

  此次兰陵王挑战宁凡,是他二人撺掇。此刻兰陵王已死,二人生怕宁凡追究此事。

  这二人从前视宁凡为蝼蚁,此刻却视宁凡如猛虎。

  一个个雨界老怪惊恐无状地看着宁凡,对他们而言,碎虚老怪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但如此至高无上的碎虚老怪,却被宁凡一剑斩杀,死在了他们的眼前。

  这种震撼,绝对足以纠缠他们一生一世。

  “宁凡,你放肆!本皇已经说了,此战不可分生死,你为何违抗本皇的命令,将兰陵斩杀!”

  雨皇豁然站起,目光冷厉地怒视宁凡。

  宁凡收了雪兰图,降下玉台,没有自辩一句,只是双目煞气涌动,回给雨皇一个同样冷厉的目光。

  仅一个眼神,却蕴含了无数道亡于其手的碎虚煞气。

  从骨皇,到藤皇、万长空,再到涅皇、三界宗主。

  树界陨落的碎虚,以及界路上所陨落的无数碎虚...

  这些人之中,有些是孽离所杀,有些是散魔所杀,有些则是宁凡亲手所杀。

  无论是何人斩杀,宁凡都或多或少沾染上极重煞气。

  这是杀孽,是因果,是避不掉的罪。

  这一个眼神,蕴含的滔天血海,是固守雨界的雨皇永远无法想象的。

  对上宁凡的目光,雨皇忽然间冷汗直冒,气息大乱。他连退数步,才稍稍令气息平稳下来。

  可怕,宁凡眼中的煞气太过可怕!

  兰陵王的陨落出乎雨皇的预料,使得雨皇一时冲动,说出宁凡放肆的话语。

  被宁凡目光扫过,雨皇已回想起宁凡是一个多么危险的人物,立刻收了声。

  宁凡拥有碎五孽离,宁凡连藤皇都敢杀、都能杀...他堂堂雨皇,惹不起如今的宁凡!

  “兰陵对我下了死手,所以,我杀了他!”这句话,像是解释,又像是警告。

  宁凡目光冷视全场,煞气毫无保留的散开,驱散黑夜,将云海染成血色。

  他之所以击杀兰陵,不仅是想除掉此人,更是想给雨皇一个警告。

  一个个自命不凡的雨界老怪,但凡对上宁凡的目光,皆感到识海一痛,气息大乱,纷纷收起目光,低下头,不敢与宁凡对视。

  雨皇的心渐渐冷静下来,他听出了宁凡话语里的警告之意。

  若他与宁凡为敌,则兰陵王便是他的下场。

  若为友,则宁凡不会对雨殿动手。

  雨皇面色阴沉,心知必须好好斟酌斟酌,曰后对待宁凡的态度。

  或者打消彼此间的敌意,或者...彻底除掉此人!

  嗤!

  宁凡忽然抬起夏皇剑,剑芒遥指万里之外的一座巨大云山。

  手腕勾动,剑芒铁画银钩,在那云山之上遥遥刻下八个大字。

  雨不负我,我不负雨!

  旁人不解宁凡的行为,雨皇却看得暗暗心惊。

  他知道,这八个字,是宁凡的警告,也是宁凡的底线。

  若他执意与宁凡为敌,则宁凡会出手覆灭雨殿...

  “司天城第一关之中,我得了雨祖一些好处,欠雨殿一个人情。从前你追杀我的旧账,我可以不计较。但记住,没有下一次!”

  宁凡向雨皇传音道。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