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16章 千山兰雪

第616章 千山兰雪

  宁凡的到来,大大出乎雨皇的预料。

  雨皇眼神一眯,没想到宁凡已经自树界返回。

  一个个雨界老怪倒是不知道宁凡在树界的作为,之所以纷纷吃惊,是因为发现宁凡竟在短短数年之内突破到归元太虚的境界。

  且宁凡归元之后,气势竟比碎虚修为的兰陵王更强,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宁凡!”

  兰陵王朗如星辰的双目之中,压抑着深深的怒火。眉心的朱砂中,迸射出杀意的血光。

  没有人知道,他对宁凡的恨意有多深,

  当年他本尊碎虚失败,受到巨大反噬,于是派出第二元神前往无尽海,试图抢夺无尽海四大魔族的魔像石板,借石板之力治愈伤势。

  不曾想,第二元神在无尽海屡屡受挫,并未夺得所有石板,最终更死在宁凡手中!

  第二元神的陨落,使得兰陵王本尊伤势更重了几分,几乎濒死。

  若再没有疗伤之法,兰陵王必死无疑!

  绝望之下,兰陵王只得动用兰陵宗的镇宗秘术,以‘七兰之术’暗中杀戮了数百万修士、凡人,吞噬所有死者的生机,强行令伤势痊愈,并碎虚成功。

  但过度使用七兰之术,也使得兰陵王的身体落下严重暗伤,遭受了此术反噬。

  虽然碎虚成功,但此生都休想破入碎虚二重天的境界。

  他恨宁凡,恨宁凡入骨!

  他是云天决一个级别的修炼天才,未碎虚时便是雨界碎虚之下第一高手。

  他本来拥有一个美好前程,本有希望问鼎更高境界。

  若非宁凡斩他第二元神,连累他伤势加重,他不会借七兰之术疗伤,不会落得如此地步。

  他的修为,今生都将止步于碎虚一重天。

  他所有的前途,都毁在了宁凡手中!

  兰陵王定定看着宁凡,眼神越来越冰冷。

  他不知宁凡为何能在短短数年突破至归元境界,也不知宁凡的气势为何如此强大。

  他只知道一点:他想杀了宁凡泄愤!

  纵然明知雨皇偏袒宁凡,他也想杀了宁凡!

  就算明知越国有碎虚坐镇,他也想杀了宁凡!

  他已陷入癫狂!

  宁凡目光淡淡一扫兰陵王,只觉得这一刻的兰陵王有些可悲。他,看出了兰陵王眼中深藏的疯狂杀意。

  目光从兰陵王身上移开,朝雨皇瞥去,一一扫过在场的一个个雨界老怪。

  雨皇嘴上在笑,眼神却有一丝冷意。

  宁凡心中一沉,看来他斩杀藤皇一事,让雨皇起了戒心,甚至动了杀心。

  明雀正欢快地对宁凡眨眼睛,魅晨则对宁凡翻了个白眼。

  见明雀平安无事,宁凡略略宽心。再一见魅晨的伤势竟已痊愈,修为都恢复了,宁凡心中不由暗暗一惊。

  据他所知,魅晨的伤势十分严重,至少需要服用七转上品疗伤丹药才能痊愈...

  “有些古怪...明雀虽然资质逆天,但想要在短短数年之内碎虚,需要吞噬的高阶丹药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小黑想要伤势痊愈,起码需要服食七转上品伤药...她们哪里来的丹药提升修为、治愈伤势?是她给的么...”

  宁凡的目光最终落在神秘的斗篷人身上,与斗篷人黑宝石般清澈的眸光对视。

  他一眼便看出,这斗篷人乃是一个女子,且这眸光还给他几分熟悉之感,有些狡黠,有些似曾相识,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此女披着的那件黑色斗篷,是一件十分厉害的隐匿灵装,便是宁凡也无法看清女子斗篷下的容貌。

  此女修为飘忽不定,让人看不出深浅。宁凡只能看出此女是碎虚境界,但具体是碎虚第几重,一时间无法准确判断。

  “嘻嘻,看着我干嘛?她们吃的丹药确实是我送的喔,怎么,宁哥哥不记得我了么?哎呀,人家有点小伤心呢。”斗篷女子忽然以嬉笑的口吻对宁凡传音道。

  “是她!”宁凡一听此声音,往昔的一幕记忆立刻涌上心头。他心中微诧,面色却半分不变,已猜出这女子是谁。

  想不到是她,想不到她会回雨界...若是她,一切便有了合理解释。

  以此女的身份,弄到七转上品丹药助小貂疗伤不难,弄到大量高阶丹药助明雀碎虚也不难。

  只是宁凡有一点想不通,此女为何要帮明雀碎虚、小貂疗伤。

  她的目的是什么...

  “宁凡,你可敢与本王立生死状,决一死战!”兰陵王挑衅地看着宁凡,语气有些刺耳。

  宁凡目光一冷,他虽然觉得兰陵王可悲,却不会同情此人。

  若兰陵王自寻死路,他不介意送之一死。

  只是他尚未说什么,却有两道维护般的声音同时响起。

  “兰陵,退下!”丹皇豁然站起,威严说道。

  “兰陵道友以碎虚修为挑战一名炼虚小辈,不觉得有些以大欺小了么?”这挖苦的声音,是云不舒所发出。

  除了雨皇,无人知道宁凡有多么厉害。

  在众人看来,兰陵王是碎虚修士,是强于宁凡的。

  就算是熟知宁凡底细的人,也不认为宁凡能胜兰陵王。

  丹皇、云不舒皆有心维护宁凡,自然想要阻止这场决战,不给兰陵王斩杀宁凡的机会。

  明雀倒是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想让宁凡应下决战,给兰陵王一些教训。

  在她的印象中,宁凡是战无不胜、无所不能的饼哥哥,是不会败给任何人的。

  魅晨撇了撇嘴,轻轻嘀咕道:“这臭男人该不会是抢过兰陵王的道侣吧,不然兰陵王为何会如此抽是他...”

  口中腹诽,心中却是决定,无论如何,今曰她不会让宁凡有任何危险。

  斗篷女子则似笑非笑看着宁凡,不言不语。

  维护宁凡的有,维护兰陵王的也有。

  见丹皇、云不舒出言维护宁凡,云惊虹坐不住了。

  他与身旁的云中焱对视一眼,同时起身,沉声道,“丹皇与三哥是否管的太宽了,素衣侯是否答应与兰陵王一战,是他二人的私事,我等是外人,不宜插手。”

  这么说,却是摆明了这二人是站在兰陵王一边。

  云惊虹不断对云幽牧使眼色,示意让他也站起来,帮兰陵王说话。

  云幽牧却好似没看见一般,只是把玩着身前的酒杯,并不做声。

  整个玉台之上共有修士数千人,一个个都是中州成名老怪。

  一见此情此景,皆是议论纷纷。

  “都坐下!决战一事,不可再提!”雨皇对群修令道。

  雨皇得到消息,宁凡在树界收服了一头碎虚五重天的孽离,凭那孽离神通,应是灭杀了藤皇。

  在雨皇看来,宁凡连藤皇都可杀,若与兰陵王决一死战,抬手便可灭杀兰陵。

  他自然不想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兰陵王见雨皇都阻止他与宁凡一战,眼神一冷,心中十分愤怒。

  他素知宁凡对雨皇有利用价值,雨皇对宁凡是一路偏袒。

  但兰陵王从未想到,雨皇会偏袒到这种程度。

  在兰陵王看来,雨皇不让他与宁凡一战,是怕宁凡死在他的手上。

  他哪里知道,雨皇偏袒的明明是他,是怕他死于宁凡之手。

  嘭!

  兰陵王骤然半跪于地,朝雨皇一拜,字字重如千钧,

  “本王与宁凡有不共戴天之仇,请陛下允我二人决一死战!”

  “愚蠢!”

  雨皇的脸瞬间拉了下来。他也想杀宁凡啊,问题是他堂堂雨界神皇都杀不了宁凡,你兰陵区区碎一修为,岂是宁凡对手。

  宁凡的孽离一出,雨界谁可抗衡?

  雨皇真想把实情告诉兰陵王,却无法说出口。

  宁凡是他放入树界的,宁凡杀了藤皇,与他也有不小干系。

  这件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父皇,儿臣有个提议,望父皇采纳。”一直不语的云幽牧,忽然开口。

  “有何提议?”

  “父皇不如允了兰陵王与素衣侯的决战之事,但有一个前提,此战不立生死状,不分生死,须点到为止。”云幽牧侃侃道来。

  雨皇点了点头,有些意动。

  既然兰陵王执意与宁凡一战,他便允了此战又有何妨。

  只是此战必须点到为止,如今雨皇视宁凡为敌人,可不想兰陵王死在宁凡手上。

  “这个提议不错。兰陵,本皇允你与素衣侯一战,但此战不可分生死,必须点到为止,这一点,你须记住!”

  雨皇一锤定音,没有给宁凡任何回绝的余地,直接拍板,定下了二人决战之事。

  既然不是生死战,雨皇便没有任何顾虑。

  他也想通过此战见一见宁凡的碎五孽离。

  在雨皇看来,宁凡本人只是归元太虚,不足为惧,宁凡之所以厉害,靠的都是孽离。

  若宁凡想战胜兰陵王,必须召出孽离。此战是观察孽离底细的绝佳机会。

  “是!”

  兰陵王站起身,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心中却更加怨恨雨皇偏心。

  “此战不可分生死是么...哼!本王偏偏要在此战之中,取宁凡狗命!”

  兰陵王身影一晃,身影化作淡紫的兰花飘散。

  下一刻,玉台上空百万丈的云海之上,无数淡紫色的兰花一凝,现出兰陵王的身影,居高临下,俯瞰着下方的宁凡。

  在兰陵王的眼中,他已是碎虚强者,宁凡却还是一个炼虚蝼蚁。

  他认定自己与宁凡是云泥之差,他认定自己有碾压宁凡的实力。

  上一次,他的第二元神死在宁凡手上。

  这一次,他的本尊亲自出手,且这本尊还突破了碎虚境界,更带来了兰陵宗的镇宗之宝。

  这一站,他万万没有败给宁凡的可能!

  “宁凡,滚上云海,与我一战!”

  兰陵王一袭紫色蟒袍,头戴帝冠,犹如古之帝王般神武。

  他一声冷喝好似紫雷炸破,元会法力散开,云海之上骤然飘满了淡紫色的兰花。

  这股元会气势朝下方的玉台镇下,一个个在中州名声显赫的老怪们,纷纷在这股元会气势之下气息紊乱起来。

  修为不济者,更是直接被兰陵王的气势压服在地上!

  一个个雨界老怪望向兰陵王的眼神,带着极浓的敬畏。

  碎虚之下皆蝼蚁!这就是碎虚修士的威压么,真是可怕啊!

  这些老怪感受过兰陵王的威压之后,望向宁凡的眼神,不免带有几分唏嘘之色。

  “素衣侯固然厉害,但终究没有破入碎虚。他恐怕不是兰陵王的对手啊。”

  “呵呵,碎虚之下皆蝼蚁,雨界之中何曾有炼虚战胜碎虚的先例?依老夫看,素衣侯必败无疑。”

  “此战不必看了,素衣侯没有胜算。”

  云清歌听着诸位老怪的谈论,秀眉一蹙。

  她身后的乖徒儿俞虫儿,更是气得小脸涨红。

  什么叫宁凡必败?她俞虫儿偏偏就觉得宁凡比兰陵王厉害千万倍。

  她感觉自己一定是病了,且病的很严重。

  平曰里她看到这些前辈老怪,都是战战兢兢的,但今天,她竟然有勇气,想和这些老怪唱反调叫板。

  “宁凡才不会输!他必胜!”俞虫儿大声喊道。

  旁人都是小声议论,她却大声说话,在场的老怪无一不是耳聪之辈,自然全部听到俞虫儿的声音。

  云清歌摇头轻叹,她知道,自己的这个徒弟怕是对宁凡情根深种了。

  明雀、魅晨朝俞虫儿一瞥,暗道这女子不会是宁凡的哪个红颜吧。

  宁凡也听到了俞虫儿的声音,他深深看了俞虫儿一眼,报之一笑,俞虫儿立刻小脸通红,垂下了头,鸵鸟一样惊慌。

  “哈哈!这小丫头有意思,竟然说素衣侯必胜。”

  “依老夫看,素衣侯能在兰陵王手中撑过三招,便足以自傲了。普通的归元太虚,罕有人能挡下碎虚三招的。”

  玉台四面,霎时间笑声一片。

  俞虫儿羞意顿消,更生气了。

  什么?竟然有人敢说宁凡接不住兰陵王三招?气死了,谁说的!

  一急之下,俞虫儿失言了。

  “谁说宁凡接不住兰陵王三招?照我说,是兰陵王接不住宁凡三招!”

  她一说完,就后悔了。

  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说的太不靠谱,兰陵王堂堂碎虚老怪,怎么会接不住宁凡三招呢?

  她刚想改口,四面八方已经全是嘲笑声了。

  可笑,真是可笑啊!

  这世界上竟然有人会认为,一个碎虚老鸹接不住一个炼虚修士三招?可笑啊!

  宁凡目光犹如冷电一般,忽然朝四面扫去。一个个老怪被宁凡目光扫中,纷纷如同针刺一般,识海剧痛,惊惧之下,立刻收声。

  确实,他们不认为宁凡能胜过兰陵王,但他们也无人敢惹宁凡啊。

  素衣侯的凶名太大,问虚之时便横扫天云,如今修炼到归元太虚的境界,恐怕已是碎虚之下第一人的实力了吧...

  不管此战结果如何,宁凡都不是他们能嘲笑的存在!

  “三招么...”

  宁凡自语,一摇身形,化作蝶影消失。

  下一刻,蝶影一闪,宁凡出现在云海百万丈,与兰陵王相隔万丈而立。

  “今曰,你必死!本王杀你,如杀蝼蚁!”兰陵王向宁凡冷笑传音道,这句话他不想让雨皇听见,生怕雨皇听到了护短。

  云海之上,兰陵王周身兰花飞舞,风化绝代。俊仪非凡,犹如天神之子。

  他话语刚落,猛然抬手朝宁凡一指按去。指出,所有的紫兰都化作白兰。

  而一道璀璨之极的白色剑芒,骤然透指而出,一分十,十分百,骤然已分化做千万道剑芒。

  每一道剑芒之上,都带着一朵兰影。

  这一式神通,赫然是兰陵王当年在无尽海施展的白兰剑指。

  当年的宁凡,是以崩天剑指破去白兰剑指。

  如今的宁凡,却根本无需如此大费周章。

  如今的宁凡,单论法力浑厚,比之兰陵王都更强几分!

  “灭!”

  宁凡只是随手一拂袖,浑厚的元会法力骤然化作漫天黑蝶舞动。

  袖风一卷,一道道白兰剑光纷纷崩溃,兰花凋谢!

  袖风吹至兰陵王身前,骤然化作一道巨大袖影。

  一袖煽至兰陵王身上,兰陵王虽未受伤,却被此袖风直接煽出万里距离,身形狼狈之极!

  孰高孰下,立判!

  “怎么可能!堂堂碎虚境界的兰陵王,竟然被素衣侯一袖煽飞!”

  “这...这煽袖之术,竟能越级击退碎虚修士,难道是妖界赤脚道人的袖里乾坤之术么?”

  “胡说!素衣侯分明没有使用任何法术神通,只是凭法力之风便煽飞的兰陵王!”

  一个个雨界老怪,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一个个雨殿碎虚,同样纷纷吃惊不小。

  就连雨皇都露出震撼之色。

  雨皇只知道宁凡的孽离厉害,哪里知道宁凡本身实力同样这般强横。

  一袖煽飞兰陵王,就算是在座的几名碎虚一重天皇子都做不到啊。

  宁凡的个人实力,分明已在普通碎虚之上!

  “这绝不可能!!!”

  兰陵王好容易才稳住身形,俊脸已涨得青紫,恼羞成怒。

  宁凡竟然只凭法力便一击将他震退,这怎么可能?

  他不相信,绝不相信!

  他兰陵,乃是云天决一级的天骄人物,岂会被一个炼虚小辈煽飞!

  一定是宁凡动用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一定是这样!

  他要杀了宁凡泄愤!

  “七兰之术!”

  兰陵王心神一定,眼中杀意已动。

  这七兰之术威力无穷,他的第二元神只能施展出皮毛威力。

  而他的本尊,只凭七兰之术便战败云惊虹、云中焱等碎虚皇子。

  他不信宁凡能接下他本尊施展的七兰之术。

  宁凡望着长空中徐徐凝出的七朵兰花,目光微凝。

  当年他可凭共死之术取巧破去此术,如今却是不能了。

  原因么很简单,他的寿数只剩百年,不可胡乱挥霍了。

  且如今的他,根本不必取巧取胜。

  “抽魂!”

  他抬手,自大地、虚空之中抽魂吞下。

  一瞬间,他的气势猛然直涨,几乎堪比碎一巅峰的修士。

  “碎!”

  他抬指一点,百万小虚空剑斩过,七兰俱碎!

  七兰一碎,兰陵王猛地吐血,却是被宁凡一击重创。

  “怎么...可能!”他气息紊乱,望着宁凡的眼神满是震惊。

  他的最强神通七兰之术,竟被宁凡毫无花哨的直接破去!

  他不愿承认,却不得不承认,这一刻的宁凡,非他可敌!

  “两招了!”玉台之上,俞虫儿欢快的叫了一声。

  她说宁凡三招可败兰陵王,本是胡言乱语,现在却隐隐觉得宁凡可以做到。

  一个个雨界老怪纷纷目光剧震,他们哪里看不出,宁凡的实力远超兰陵王。

  “只能动用宗之宝了么...”兰陵王一咬牙,今曰若想杀宁凡,恐怕只能动用此物了。

  他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宝,霎时间风云变色,云海之中瞬间飘满兰香。

  那是一个画轴,画轴撑开,露出其中内容。画中是茫茫的雪山、冰河,河岸之旁,种着一朵鲜艳如血的兰花。

  “兰为尊,尊兰故得道,舍兰故失道...雪兰图!”

  此图一出,一些知根知底的雨界老怪纷纷大惊失色。

  而一向冷静的云幽牧,忽然眼露异芒,却又渐渐不屑。

  “雪兰图么...此图是兰陵宗的至宝,却也只是舍兰宗太古渔蓑图的仿图而已...”

  “区区仿图,威力尚可,但也仅此而已,不值一提。”

  滋滋滋!

  雪兰图一开,漫天云海竟纷纷扬扬的飘落鹅毛大雪。

  每一瓣雪花之中,都蕴含了惊天杀机...

  “诸位道友助本皇封锁长空!”雨皇目光一沉,他必须联合众人之力,将这鹅毛大雪封印在上空,不能任其飘落。

  这每一瓣雪花,都蕴含着生死二意,是莫大杀器。

  碎虚之下的修士,根本承受不住此宝的威能,触雪即死!

  “兰陵疯了么!此宝都取出,是要违背本皇命令,与宁凡拼命么!”雨皇心中大怒。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