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15章 决死之战

第615章 决死之战

  这漩空术竟是一种仙术!

  此术若威力全开,足以将散仙轻易封印!

  此术共有三层**,分三个境界,从低到高,为银漩、金漩、虚漩三重境界。

  在三界宗的历史上,虚漩境界唯有初代宗主**成功,似此代三界宗主,便只**至金漩境界。

  以三界宗主的漩空术境界,抬手可封印普通碎虚修士。

  若将此术**至最高境界,抬手可封印散仙!

  漩空术的**,需要通过炼化洞天法宝,凝聚出本命洞天。

  本命洞天越强大,封印威能也越强大。

  看罢《漩空术》的玉简,宁凡眼神忽的一亮。

  他手上洞天法宝不少,更有3件小千界宝。

  若他吞噬掉所有洞天法宝的洞天空间,再吞噬掉小千界宝的小千界面,他的本命洞天恐怕可以比三界宗主更加强大。

  若他修成漩空术,自然也比三界宗主更加厉害。

  “若有时间,此术倒是可以学学。”

  宁凡收起漩空术玉简,翻看起涅皇的储物袋。

  涅皇的储物袋中,好东西同样不少。

  最让宁凡眼前一亮的,是两个玉简。

  第一个玉简记录的是一式仙虚巅峰的法术,名为《转轮之术》,正是涅皇最强神通之一。

  此术是白魔宗主赐予涅皇,**此术需要高深的寒冰法力。

  此术若**至最高境界,足以反弹仙术之下一切法术攻击,若论杀人,威力几乎堪比真正的仙术。

  此术让宁凡眼前一亮,若想**,只能等以后有空再说了。

  第二个玉简记录的,是一部残缺魔功。

  “《涅槃经》!”

  宁凡目光一震,这魔功,正是**涅槃魔脉的魔功!

  涅槃魔脉十分**,只要受伤不死,则受伤越重,伤愈后实力提升越多。

  涅皇所**的,正是这《涅槃经》!

  宁凡细细阅读玉简,眉头渐渐皱起。

  这枚玉简之中,记录的仅仅是涅槃三身中‘现在身’的**,连其他两身的**方法都没有,更加没有开辟涅槃魔脉的方法。

  不过看完玉简之中,宁凡还是久久沉默。

  他之前并未弄清涅皇的现在身具体是何物,此刻却已彻底知晓。

  涅皇,有三个,一体三身!

  他所生擒的,是涅皇的现在身。

  除此之外,涅皇还有过去身、未来身。

  “此功残缺,无法**。”

  宁凡收起所有储物袋、玉简,再一拂袖,已取出一个黑色元神,死死握于手中。

  涅皇的元神!

  涅皇被散魔重创,元神也一副命不久矣的模样。

  若不好好治疗,要不了多久,涅皇的元神便会陨灭。

  宁凡会治疗他么,当然不会。

  元神被擒,涅皇目光狰狞,冷哼道,“你擒下本皇现在身的元神,本皇另外二身必定已经有所察觉,早晚会来救我!”

  “我有散魔在手,你的其他二身来一个,我杀一个!”宁凡冷笑道。

  “散魔!”一想到散魔,涅皇的元神气势不免弱了许多。

  宁凡有散魔在手,涅皇的其他二身根本不是对手,来了也是送死。

  “你要如何,才肯放过我!你若杀了我,必定会得罪白魔宗!”涅皇咬牙道。

  “得罪白魔宗又如何!搜魂!”

  宁凡懒得与涅皇多言,直接施展了搜魂之术。

  此刻的涅皇离死不远,元神虚幻,如何能抵挡宁凡的搜魂之术。

  惨叫一声,涅皇直接昏阙,而宁凡则肆无忌惮的搜魂灭忆。

  涅皇的识海一片乌金,仿若一片黑色海洋。

  在这海洋之下,设下了一重重封印。

  对宁凡而言,这些记忆封印不值一提,轻而易举便破去。

  翻阅着涅皇的记忆残片,宁凡目光越来越冷。

  从涅皇的记忆之中,宁凡看到了涅皇的一生,看到了他师从老魔的过往,并看到了他投靠白魔宗、暗害老魔的全过程。

  嘭!

  宁凡猛一握掌,将涅皇的元神捏得粉碎,污血肆流。。

  “白魔宗...”宁凡语气冷漠,目光则蕴含了万千杀机。

  渐渐的,他收起了所有杀机,恢复冷静。

  仇要一点点报,如今的他,已不惧涅皇,却还远远不是北天白魔宗的对手。

  白魔宗是大敌,却还很远,遥不可及。

  近处的敌人还未杀完,涅皇还有二身存在,三界宗底蕴尚在,雨皇的态度仍不明朗...

  还有加害爹娘的大敌,那个神秘的七彩老者...

  “这修魔之路,想必还要走很久...”宁凡自语道。

  ...

  五曰后,天云国。

  这数曰间,天云十境上空的云海之中,搭建起一个巨大悬空玉台。

  玉台之上,正举办着一场大典,庆贺兰陵王、明雀突破碎虚。

  玉台的席位上,早已坐满了无数中州一流势力的门主。

  首席之上,则坐着包括雨皇在内的一应雨界碎虚。

  云天决仍旧缺席中,兰陵王、明雀皆已入席。

  同入席的,还有一名碎虚三重天的黑衣美妇,坐在明雀身边,赫然竟是小貂魅晨!

  按理说,她的伤势应该还没有痊愈才对,必须服食七转上品的丹药才可痊愈。

  唯有伤愈之后,她才能恢复碎三修为,却不知为何,现在便恢复了修为。

  在小貂身边,则又坐着一个神秘人,浑身覆盖在黑色斗篷之下,只露出一对黑宝石般幽深的双眼,眼中带着狡猾的笑意。

  这神秘人身上,同样流露着碎虚气息,且这气息极为飘忽,让人无法辨别其具体修为。

  小貂与神秘人皆隐藏了气息,外人并不知这二人是碎虚老怪。

  但雨殿高层知道,雨皇也知道!

  雨皇嘴上含笑,心中却一片阴沉。

  他万万没有想到,宁凡有斩杀藤皇的实力!

  他万万没有想到,越国之中竟藏了这么多高手!

  他派宁凡进入树界,本是想让宁凡泡泡祝融之泉,提升火抗帮他办事。

  谁曾料到,他竟看走眼了,宁凡是竟一个如此厉害的人,连藤皇都杀死了!

  藤皇!他的实力比雨皇都要强上半分!

  雨皇送宁凡入树界,自然十分关注树界的风吹草动。

  在得知藤皇被杀的消息后,雨皇花费不菲代价,派人入树界暗中调查。

  当获得杀人者的情报之后,雨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杀人者的容貌,分明与宁凡如出一辙!

  北树皇陆北,就是宁凡!

  抽魂,化身,皇影...碎虚三大神通,宁凡全部都会!

  “皇气!哼!雨界当年凝出皇气者,必是宁凡无疑!宁凡,他就是老夫算出的那个敌人,是会阻碍老夫成仙的大敌!此子藏得好深,藏得好深!若非发生了如此大事,老夫怎会想到,此子连藤皇都可灭杀!”

  “哼!幸好老夫还没有派他去取羽化丹...若派他去,他必定会夺走老夫的羽化丹,阻碍老夫成仙!”

  雨皇望着明雀、魅晨,望着那斗篷神秘人,目光暗含一丝怒火。

  宁凡斩杀藤皇之事,雨皇杀了所有知情者,没有声张,除他之外,雨界无人知晓。

  在得知宁凡斩杀藤皇之后,他亲自出马,暗中潜入越国,想要做些坏事。

  便是那时,他震撼的发现,越国之中竟有三名碎虚坐镇。

  一个碎虚五重天的树妖,一个碎虚三重天的貂妖,以及一个实力深不见底的斗篷神秘人。

  那貂妖也就罢了,那树妖与斗篷神秘人,实力都在雨皇之上!

  在察觉到越国的底蕴之后,雨皇哪里敢对越国动手,悻悻逃回雨殿。

  再到后来,连明雀都碎虚成功了。

  雨皇的心乱了!

  他不知道该如何对付宁凡,宁凡的势力大到令他恐慌!

  怎么办,该怎么办!

  宁凡本人就能斩杀藤皇,越国还有这么多高手。

  若宁凡想跟他争雨皇的宝座,他几乎必输无疑!

  “难道只能像万年前对付雷皇那样,借雨祖祭坛中神兽的力量,来除掉宁凡么?”

  雨皇心思复杂之极,那神兽胃口太大,让他出手一次,不知要献上多少血食才可...

  上一次对付雷皇,他暗中派人捉拿了两百万金丹修士,祭献给了那神兽,才将那神兽喂饱,得神兽出手相助一次...

  再想让神兽出手,还不知要付出什么代价...

  雨皇的心思,在场无人知晓。

  一个个雨界碎虚各怀心思,面上却是深藏不露。

  雨皇定了定心神,目光望向兰陵王与明雀。

  他如今尚未下定决心对付宁凡,姑且还是不动明雀了吧...

  “兰陵道友、明雀道友能够晋入碎虚境界,实乃雨界之幸,本皇之幸。本皇有意给二位道友一些赏赐,这样吧,二位道友不妨说说你们想要什么,只要合乎情理,本皇无有不允!”

  雨皇想了想,还是决定的暂时拉拢明雀。至于兰陵王,自然也是要拉拢的。

  姑且给这二人一些赏赐,拉拢拉拢他们。

  雨皇目光扫向明雀、兰陵二人,等待二人说出想要之物。

  明雀看看了身旁的小貂、神秘人,传音了几句,不知说了什么。

  之后,明雀嬉笑着站起身,对雨皇道,“我要入司天城的宝库,吃丹药吃到饱。”

  “吃丹药吃到饱?”雨皇微微一怔,而后轻笑道,“这个简单。此次大典之后,本皇会安排人带你入司天城宝库丹房,其中丹药不少,你可酌情自取。”

  雨皇并未明白‘吃到饱’的真正意思,只以为明雀是想入宝库取几瓶丹药,也就没有太过犹豫,一口应下。

  明雀嘻嘻一笑,坐回座位,畅想着自己吃光雨殿存丹的美好场景。

  突破碎虚之后,她的胃口可是很大的,不知要吃多少丹药才能吃饱。

  雨皇朝兰陵王一望,兰陵王徐徐起身,朝雨皇一抱拳,俊美的目光带着一丝冷意。

  “本王只有一个请求,请雨皇应允!”

  “什么请求?不妨说来听听。”

  “本王与素衣侯颇有恩怨,希望与他立生死状,决一死战!”

  兰陵王言罢,目光暗暗与云惊虹、云中焱等皇子接触。

  很显然,他的这个请求,少不了有两名皇子介入。

  雨皇心中暗暗一惊,心道这兰陵王怎么如此不知好歹,敢与宁凡决死。

  再一想,便明白了其中关键。

  兰陵王不知宁凡入了树界,斩了藤皇,他不知道宁凡的厉害!

  他曾与宁凡有仇,如今突破了碎虚,想必受到了云惊虹等人的撺掇,想向宁凡复仇!

  雨皇自己也想杀宁凡啊,但宁凡气候已成,便是雨皇也不敢随便动他。

  这兰陵王的请求,不能答应!

  “素衣侯尚未碎虚,岂是兰陵道友的对手,这决战之事,休要再提...”

  雨皇刚欲这般拒绝,忽然间,一道金色剑光划破重重云海,朝玉台疾飞而来。

  众人还未看清那剑光来历,便见一名白衣青年收了金剑,一跃降落玉台,对兰陵王冷笑道。

  “你,当真要与我决一死战么?”

  只一句话,却包含了一股惊天气势。

  在这气势之下,兰陵王竟有些站立不稳,蹭蹭连退数步,震惊不已!

  他,抗衡不住宁凡的气势!

  一个个雨界老怪霍地站起身,纷纷朝白衣青年望去。

  “归元无敌!短短数年未见,素衣侯竟已**至归元无敌的境界!”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