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归来

  宁凡踏立于中州的天空上,面色微微一松。就在他返回雨界后不久,界路便彻底崩溃了。

  界路由破界之光构成,界路一崩,破界之光足以绞碎散仙修士的身体。

  若宁凡的遁光慢上几分,恐怕会死在界路崩溃之中吧。

  好险...

  “这里是中州西陲的暮云国么...”

  宁凡神念徐徐散开,覆盖百万里的地界。

  暮云国是一个下级修真国,国土仅有百十万里辽阔。

  宁凡的神念散得极远,覆盖了整个暮云国所有修城、宗门。

  这一刻,整个暮云国的修士全部大吃一惊,感觉自己被一股强横之极的神念扫过!

  暮云国主是一个金丹巅峰的老怪,此刻正在一座修城之中闭关,方一感知到这股可怕之极的神念,立刻大惊道,

  “这...这是什么级别的神念?便是元婴修士的神念也达不到这种强度,难道是传说中的化神神念么!”

  他正吃惊,忽然间,眼前黑色火光一闪,一个白衣青年凭空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白衣青年正是宁凡,他来寻暮云国主,是想问些雨界近况而已。

  暮云国主望着凭空出现的宁凡,心中震撼地无以复加。

  他身份低微,并不知雨界素衣侯的容貌,自然不知宁凡的身份。

  他之所以吃惊,是因为宁凡直接出现在他的石关之中。

  须知,这石关之外可是布置着婴级下品的大阵。

  宁凡能无视婴级下品阵光,直接进入石关,修为起码是元婴中期甚至后期。

  再一联想到之前那恐怖的神念,暮云国主暗暗猜测,眼前的宁凡很可能是一名化神老怪,而之前的神念便是此人散出。

  “晚辈暮云国主赵舍,见过前辈。不知前辈来此所为何事,可有晚辈能够效劳的地方?”

  暮云国主屈身一礼,头深深的埋下,不敢抬起,生怕触怒宁凡。

  在他的猜测中,宁凡乃是一名化神老怪,有着绝强的实力,抬手可灭金丹元婴。

  对他而言,化神老怪已是传说级人物,他自然不敢得罪半分。

  若他知道,站在他身前的是堂堂雨界素衣侯,恐怕直接会吓瘫在地上吧。

  “不必紧张,我来此只是想询问一些事情。若你的回答令我满意,我自会赐你些许好处的。”

  一听会有赏赐,暮云国主立刻露出火热的目光,激动不已。

  毕竟化神老怪随手赐下的好处,都足够他受用终身的。

  “晚辈必定知无不言!”

  “嗯。你将雨界近两年之内发生的大事,一一告知于我。”

  “是。”

  暮云国主提了提精神,略略整理了一下脑海讯息,将近两年雨界发生的大事一一讲出。

  他修为虽低,却好歹是中州修国的国主,雨界发生了什么大事,都能收到消息。

  譬如丹皇突破七转丹术,譬如兰陵宗主伤势痊愈、突破碎虚,譬如东南大陆的越国之中有一名女子突破碎虚...

  说到雨界接连多出两名碎虚强者,暮云国主不免有些自豪。

  雨界向来是九界最弱,多出两名碎虚强者之后,必可令一界实力大增。

  “前辈有所不知,那兰陵宗主——兰陵王在碎虚之前便是雨界‘碎虚之下第一人’,此番碎虚成功,据说连惊虹皇子都不是其对手。”

  “而另一位碎虚女前辈就更厉害了,据说这名前辈是素衣侯的夫人,被人称作‘明雀仙子’...”

  宁凡听暮云国主的讲述,眼中微微泛起亮光。

  他离开的这两年,雨界并未出什么大的变故,越国亦未出大乱子,这让他略略放下心来。

  只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在他离开的短短两年之中,雨界竟多出了两名碎虚。

  兰陵王伤势痊愈,已经碎虚成功...此事虽让宁凡惊讶,却也没有在意。

  对如今的宁凡而言,兰陵王就算碎虚成功,也只是一名碎一修士,不值一提。

  倒是‘明雀仙子’碎虚成功,着实让宁凡吃惊不小。

  宁凡心中暗暗嘀咕,这小丹魔莫非捡到什么逆天宝贝吃掉了?不然为何能在短短两年之内碎虚成功?

  不可思议,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对了,雨皇有意召见两名新晋碎虚,一月之前,已将这二人召至雨殿相见。”暮云国主补充道。

  “明雀如今在雨殿?”宁凡目光一沉。

  见宁凡表情转冷,暮云国主惊恐不已,冷汗直冒,不知道自己哪句话惹到了宁凡。

  正惶惶间,却见宁凡挥手取出一个丹瓶,赐给自己。

  “你的回答,我很满意。”

  言罢,宁凡身影一晃,徐徐消失于原地,不知去向。

  石关之中,暮云国主手捧丹瓶,心中惊恐渐渐散去。

  良久之后,他才打开丹瓶,一见其中丹药,立刻露出大喜之色,朝宁凡离去的方向倒头一拜。

  “多谢前辈赐丹!前辈恩惠,晚辈此生不忘!”

  宁凡给他的丹药,乃是一颗化婴丹,可提升结婴几率。

  暮云国主已临近结婴,这一颗化婴丹对他而言,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结婴在望!

  ...

  宁凡离开暮云国,架起黄金古剑,借古剑飞遁。一路东行,朝天云国行去。

  他端坐于古剑之上,沉稳如磐石,狂猛的天风根本无法撼动他的身体。

  宁凡时而服下些许丹药,用以恢复法力、稳住伤势。

  他面色颇有凝重,有些担心明雀的安危。

  明雀若是前往雨殿,木罗的碎五**是无法跟随的,最多会有小貂相伴。万一雨皇对明雀存了加害之心,不知明雀可否平安无事...

  这一次宁凡前往树界,滞留的时间并不久,但发生的事情着实不少。

  收孽离,灭傀皇,弑藤皇,雨意一品,诛戮三界宗主..

  每一件事情,都足以惊天动地。

  所有事情放在一切,却又宛如一场不可思议的梦境。

  唯有体内密密麻麻的封印术式及不断涌上身心的虚弱感,提醒着宁凡,这一切不是梦。

  “我的雨意已然一品,足以施展窥天雨术。只可惜,此刻的我法力耗尽,伤势亦重,方经大战,身体太过虚弱,无法施展窥天雨术,必须先好好静养一段时间,将状态调养至巅峰状态,才能施术寻找娘亲...寻找娘亲的事情,只能先放一放!”

  “我斩杀藤皇之事,恐怕瞒不过雨皇的。我斩杀三界宗主之事,他却定不知晓。以雨皇嫉贤的个姓,若知道我实力强到足以斩杀藤皇,有可能会对我心怀敌意、妄动杀心...当然也有可能,他会将敌意埋于心底,竭力交好于我...我不知他如今对我是何态度,若是后者倒也罢了,若是前者...明雀在雨殿之中,恐怕会有危险!”

  “只不过按照雨皇的个姓,就算想对明雀不利,也会选择暗中下手...”

  “云宗玄,不要触及我的底线!若可能,我并不想做出覆灭雨殿的事情!”

  宁凡眼中寒芒一闪,若明雀当真在雨殿受到什么危害,他绝不会放过雨皇。

  平心而论,若雨皇愿意与宁凡和平相处,宁凡倒也不想与雨皇反目。

  雨皇追杀过他,利用过他,就算偶尔庇护他,也始终心存歹意,有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之心。从这一点来讲,宁凡就算与雨皇为敌,也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但宁凡受过雨祖的恩惠,塑王神血脉,开古神神窍。冥冥中,他欠了雨殿一个偌大人情,故而不愿弑杀雨皇。

  “傻弟弟,你这是关心则乱呢。你那明雀妹妹可不是一般人,她身为太古冥雀的王族,身兼丹魔体质,如今更是碎虚成功,以她的手段,或许正面交战不是雨皇对手,但雨皇想杀她,恐怕不是什么简单事情呢。”

  “况且,你在雨殿的朋友也不少呀,有丹皇、云不舒...他们必定会替你保护明雀妹妹的。”

  洛幽的提醒之声,轻轻传入宁凡心神内,带着几许魅惑调笑的口吻。

  闻听此言,宁凡心中倒是一定。

  洛幽说的不错,他确实是关心则乱了。

  明雀不是弱者,得到过司苍传承,保命之术不在少数,就算不敌雨皇,也有的是手段自保。

  丹皇与宁凡有过命交情,必定会照看明雀,不会让雨皇伤害明雀。

  丹皇是七转炼丹师,他若想保护明雀,雨皇也会给他几分面子吧...

  “你说的对,明雀不会有事,是我多虑了。”

  宁凡眼神渐渐平静,此次前往雨殿,他必须好好处理处理与雨皇的关系。

  若能与雨皇和平共处,自然是最好的。

  若不能,便需要在雨皇面前立威,让雨皇再不敢对自己出手。

  看在雨祖的情面上,他会尽可能不与雨皇反目。

  但若雨皇冥顽不灵,执意与他为敌,则他不会留情。

  雨祖的情面再大,也不足以让宁凡放过真正的仇敌。

  此去天云国路途尚远,恐怕还需数曰路程。

  宁凡收起心思,一心一意恢复法力。

  借助丹药之力,渐渐的,宁凡一身法力恢复至巅峰状态。只可惜体内仍有暗伤未消,尤其是体内的封印术式,让他身体略感不适。

  “这仙级封印术十分棘手,这就是斩杀三界宗主的代价...”

  宁凡拂袖一招,取出19个储物袋。

  这19个储物袋,有三界宗主的储物袋,也有涅皇的储物袋,亦有天禽老怪、涅殿四魔老等17名碎虚强者的储物袋。

  界路之上,宁凡无暇顾及这些战利品。但此刻,他倒是可以好好整理整理此战收获。

  19个储物袋中,共有道晶42万枚!

  对碎虚修士而言,每炼化10枚道晶,可提升一元会法力。

  对宁凡而言,每5枚道晶便可提升一元会法力。

  炼化42万枚道晶需要大量时间,但若全部炼化,宁凡的法力同样可以暴涨。

  除了道晶之外,其他战利品亦是十分丰厚。

  这19个储物袋之中,最让宁凡动心的,是三界宗主与涅皇的储物袋。

  三界宗主的储物袋中,尚有15枚雷震子,每一枚雷震子都足以瞬杀一名碎虚二重天的修士!

  除此之外,宁凡还从三界宗主的储物袋之中获得了三界宗镇宗之术——《漩空术》。

  宁凡在漩空术下吃了好几次苦头,虽然知道此术厉害,却也并未将此术放在心上。

  但看过此术介绍之后,宁凡却被此术深深震撼了一下。

  这漩空术竟是一种仙术!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