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13章 仙术,紫封!

第613章 仙术,紫封!

  一听三界宗主竟身怀紫阳之体的体质,宁凡立刻想明白很多事情。

  三界宗主之所以培养杜宇,想必看中的就是杜宇的赤阳体质。

  这三界宗主召出的巨大紫阳,明明缭绕着紫色火焰,却给宁凡一股十分阴冷的感觉。

  一身毛孔都在这一刻打了一个寒颤,那是对危险的本能预知。

  这紫阳,很危险!

  宁凡曾蒙洛幽传授了一式残缺口诀,可吞噬真阳之力。

  但那个口诀并不完整,想凭一个口诀破去三界宗主的紫阳之术,根本不可能。

  紫阳之下,三界宗主金袍猎猎,周身盘绕着数万道金字符文。

  他气势绝强,在紫阳之下节节攀升,几乎达到碎虚八重天的顶峰!

  此人已是九界巅峰高手,根本不是普通碎虚可以相提并论。

  与此人相比,涅皇、不周雷皇都要逊色许多!

  “紫阳第一术,燃!”

  三界宗主指诀一变,一股股阴冷的紫火骤然从紫阳之内散出,化作无数巨大的紫色火鸟,朝宁凡及散魔攻来。

  宁凡目光微微一震,这一只只火鸟的威能,犹在散魔的拳芒之上。

  若无散魔相助,宁凡凭自己的实力,绝对无法接下这漫天火鸟的攻击!

  宁凡不得不承认,三界宗主很强,远非他可以抗衡。

  但他与三界宗主已是不死不休的关系,无论如何,不可放过这个大敌!

  “动手!”

  宁凡一声令下,散魔立刻大步迈出,撇下宁凡,魔气逆转,肉身骤然粉碎,化作滔天魔雾,而那魔雾继而变作一个无比巨大的黑色骷髅头。

  这黑色骷髅乃是一式十分厉害的魔道神通,是散魔的底牌神通之一。

  “吞!”

  骷髅头张口一吞,无边吸力散出,将漫天紫色火鸟尽数吞入口中。

  退出骷髅魔相,散魔变回巨身,冷笑一声,只觉得三界宗主的神通看似神通惊人,实际也不过如此,终究还是被他轻易破去了。

  他正如此作想,腹内忽然剧痛,并传出无数火鸟的唳鸣之声。

  他巨大的魔身忽的从内而外燃烧起来,胸口被烧出一个大洞。

  “敢吞本宗的神通,找死!爆!”

  三界宗主猛一掐诀,一只只火鸟立刻在散魔体内爆炸开来。

  散魔惨叫一声,被炸碎成无数黑雾。

  片刻之后,黑雾重凝为散魔巨身,气息已萎靡了不少,显然受了不轻伤势。

  此时此刻,散魔身体之上竟还有紫火燃烧,那紫火渗入他的体内,化作一条条紫色蛆虫,蚕食着散魔的身体!

  散魔的眼中第一次露出慌乱之色,以他的神通,竟无法驱散这些火蛆,这令他大为惊慌。

  三界宗主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散魔又如何,还不是被自己打伤了。

  宁凡重新跃回散魔肩头,没有多言,直接蹲**,手掌按在散魔肩头,掌心之上生出一个半黑半白的火焰漩涡。

  散魔体内一缕缕紫火,一一被吸入漩涡之中,封入曰月碑之内。

  宁凡驱散了散魔体内的紫火,站起身,脸色忽然惨白起来,猛地咳出一口鲜血。

  那鲜血之中,竟带了一条紫色火蛆。

  “好歹毒的火焰...”

  寻常火焰伤人,靠的是焚烧。

  三界宗主的紫火伤人,靠的却是腐蚀。

  若非散魔承受了大部分的紫火伤害,若非曰月碑克尽火焰,凭宁凡的修为,绝对无法替散魔逼出紫火。

  见宁凡救了自己,散魔的目光再一次复杂起来。

  三界宗主则脸色铁青起来,他很难想象,连散魔都感到棘手的紫火,竟被宁凡破去。

  “紫阳第二术,合!”

  三界宗主指诀一变,身形一纵,竟一步跃入那巨大的紫阳之中。

  他的身体与紫阳徐徐合二为一,片刻之后,紫阳彻底融入到三界宗主体内。

  这一刻的三界宗主,周身散发着刺眼光芒,好似成了一个太阳。

  他指诀一变,体内的紫火忽然流窜出,凝成一头巨大的紫色毒龙。

  那紫色毒龙的修为比三界宗主略低,只有碎虚七重天的境界。

  “分!”

  三界宗主继续掐诀,一团团紫火自体内流窜,凝成一头头紫色毒龙。

  顷刻间,他的身旁已有八头紫色毒龙盘绕。

  “杀!”

  三界宗主一声令下,身旁的八头毒龙全部冲向散魔及宁凡。

  他本人则混迹在毒龙之间,意图配合毒龙夹击散魔。

  宁凡拳头紧握,此刻的三界宗主气势暴涨,更召出八头碎虚七重天的毒龙助阵,战力已超过散魔。

  散魔与此刻的三界宗主交战,胜算渺茫。

  但此战避无可避。一旦踏上这战场,便再无退后的机会,唯有一战到底!

  “老子有一式秘术,可短时间恢复碎虚之上的修为,但需要你的祖魔之血配合才能施展。此术若施展成功,这老匹夫必死!”散魔咬牙开口道。

  他的言下之意,竟是要和宁凡联手对抗三界宗主。

  “如何配合你!”

  “你点燃魔血,将你的祖血魔威借给我!”

  “好!”

  宁凡微一沉吟,应下散魔的请求,没有多言,点燃了体内一丝祖级魔血。

  在这魔血点燃的一瞬,一股浩瀚的魔威从宁凡体内散出,被宁凡引导入散魔体内。

  宁凡脸色飞速苍白起来,眼神却始终决然。

  他没有点燃整滴魔血,只是点燃了其中一丝而已。

  虽只点燃了一丝魔血,但产生的魔威却无比浩瀚,令散魔都有些呼吸滞涩。

  一缕缕魔威引导入散魔体内,散魔立刻十指掐诀,脸色同样惨白起来,气势则开始节节攀升。

  他曾被宁凡抽走大量魔气,导致境界跌落。

  而今,吸收了宁凡祖血魔威之后,他借助秘术暂时补全魔气,在短时间内恢复到了从前的修为!

  他的气势一点点攀升到碎虚九重天的境界,并渐渐超出碎九境界,介于碎虚与命仙之间。

  这一刻的散魔,周身的魔威渐渐凝而不发,好似死水般沉寂。

  他抬起头,目光怒视三界宗主及八头紫色毒龙,怒极反笑,“老匹夫,与老子一战!”

  他大手一挥,天地间骤然出现八个巨大的黑色骷髅头。

  八个骷髅头齐齐张开巨口,各自吞下一头紫色毒龙。

  堂堂碎虚七重天的紫色毒龙被那骷髅头一吞,立刻惨叫一声,就此陨落。

  三界宗主大吃一惊,不知道散魔的气势为何在一瞬间暴涨到了碎虚之上。

  他匆匆收住脚步,虽惊不乱,猛掐指诀,念念有词。

  “腐!”

  那被骷髅头吞掉的八头毒龙残尸立刻爆炸开来,化作无边毒火,将八个骷髅头一一腐蚀成紫色毒液。

  漫天毒液化作紫色毒雨,朝散魔当头淋下。

  散魔目光一冷,拳芒一击,漫天毒雨被通通击成虚无。

  三界宗主又是一惊,这一刻的散魔给他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

  他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金色葫芦,猛然祭起。

  葫芦之后飘出一道紫光,那紫光化作一道极快的利刃,一息可遁千万里,当空一斩,便将散魔的头颅生生削掉。

  散魔头颅高高飞起,却并未死去,而是化作黑雾消散。

  下一瞬,黑雾一聚,散魔的头颅重新长出,二话不说,抬手便朝那紫光利刃抓去,一掌便将利刃按成碎片。

  掌风一拍,金色葫芦被隔空拍成齑粉。

  再一拍,一股巨力隔空拍在三界宗主的胸口,直接将他击下长空!

  “这是怎么一回事!此魔为何在一瞬间强了这么多!”

  三界宗主恨恨地瞪着宁凡,他不知宁凡动了手脚,却笃定这一切一定与宁凡有关。

  他有数次机会击杀散魔,但每一次都是宁凡在从中作梗!

  此刻形势已变,三界宗主心头一沉,今曰多半是要有死无生了。

  散魔大步迈出,将所有的怒气凝聚在拳芒中打出。

  他每一拳出,必定惊天动地。

  三界宗主祭出一件件法宝抗衡散魔,但此刻的散魔修为已超出碎虚境界,根本不是他可以抗衡。

  轰!轰!轰!

  一件件法宝被散魔轰成齑粉。

  一道道拳芒轰至三界宗主的身上。

  十拳,百拳,千拳,万拳...十万拳!

  三界宗主的肉身几乎要被散魔轰成虚无,他体内仙脉俱碎,元神都已虚幻,离死不远。

  逃,逃不掉!

  战,战不胜!

  死,心不甘!

  三界宗主怒视散魔,更怒视宁凡,带着无边怨恨、追悔。

  如果他不曾听信涅皇谗言,不曾来此地截杀宁凡,便不会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悔之晚矣!

  人生没有如果,亦没有后悔,甚至没有停歇的余地。

  三界宗主好歹也是雄踞天仙界的枭雄,一人之力足以扫平下三界!

  落得如此下场,他不会跟宁凡求饶,他只会与之拼命!

  这一刻,他点燃了体内紫阳,誓与宁凡同归于尽!

  “本宗一生,不弱于人!就算死在顷刻,也要给你留一份大礼!”

  “我三界宗最强绝学,乃是封印术!本宗精研封印术数万年,结合自身紫阳体质,创出一术!”

  “仙术,紫封!”

  三界宗主大喝一声,身体在这一刻化作紫火腾空!

  他要施展一式仙术级别的封印术,重创宁凡!

  一般而言,仙术唯有仙人才可施展,就算是散仙之流也不是人人都能施展仙术。

  三界宗主穷一生之力,创出一式仙术封印术。

  他舍尽一世道行,终于将这一式封印术施展出!

  他的身躯化为紫火,元神化为紫火,一式道行通通化为漫天紫火。

  紫火之中,蕴藏着数之不尽的金色符文,通通有着封印威能。

  三界宗主的姓命在这一刻断绝,但他所施展出的封印术却还在延续!

  紫火忽然形成一个巨大的紫色漩涡,好似漩空术的漩涡一般,生出无边吸力,不吸散魔,只吸宁凡。

  宁凡本立在散魔肩头,但被漩涡一吸,身形一个不稳,霎时间已被吸入万丈之外的漩涡之内。

  “轰碎它!”

  宁凡在被吸入漩涡之前,匆匆一令。

  散魔闻令,立刻冲上前,无数拳芒轰在紫色漩涡之上,却无法将漩涡轰开。

  此乃仙级封印术,散魔虽强,却也难以破去此术。

  且散魔只是仗着秘术暂时恢复到从前修为,时间一长,他的秘法时间已经过去,修为再次朝碎虚八重天跌落。

  他的拳芒开始减弱,更加无法轰开封印术。

  紫色漩涡之中,宁凡好似被定住一般,无法动弹半分。

  他试图遁入玄阴界避开此术封印,却发现根本无法遁走。

  一丝丝紫光没入宁凡体内,在其左面之上徐徐凝出一连串的封印术式。

  他的体内更是被无数封印术式渗透,剧痛难明,元神之上更是布满一连串的封印术式。

  封印持续了整整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后,紫色漩涡消失,宁凡退回白衣之身,好似虚脱一般跌下长空,重重落在界路之上。

  散魔目光复杂地走近,凝视宁凡不语。

  玄阴界中,洛幽亲眼目睹宁凡身中封印术的全过程,贝齿咬唇,柔掌紧握,指甲刺入了肉中。

  她从未如此刻这般感到无力过。

  以她此刻的修为,根本无法帮助宁凡抗衡仙级封印术。

  “对不起...”洛幽自责不已。

  “不要介意。我杀了一名碎虚八重天的老怪,却只中了一个封印术,并未殒命,已经赚到了。这就是击杀三界宗主的代价...”

  宁凡连站立的力气也无,只得盘膝于地,服下些许丹药,开始调息法力,治疗伤势。

  他随口安慰着洛幽,不欲洛幽自责。

  杀三界宗主是他自己的选择,一切后果都由他一力承担,与他人无关。

  宁凡内视己身,一见体内密密麻麻的封印术式,露出喜忧参半的表情,自然是忧大于喜的。

  忧的,是这仙级封印术实在有些厉害。

  喜的,是中了三界宗主的封印术,也并非没有任何好处。

  这仙级封印术不封印修为,封印的是寿命。

  宁凡的大部分寿数都被此术封印,此刻只剩百年寿命而已。

  原本宁凡突破碎虚境界,还可以大幅提升寿数。

  现如今,宁凡身中封印,就算突破碎虚,所增加的寿数也都会被封印住,仍只能有百年寿命。

  这封印术十分歹毒,宁凡不是不能破解,只是不敢破解。

  他可以借助风烟之术慢慢破开这个封印,但必定会承受封印破开的恶果。

  若没有**到长生境界,一旦解开封印,立刻便会死亡。

  若没有**到长生境界,一旦百年过后,宁凡同样会寿尽而亡。

  破解封印的唯一正途,是在百年之内堪破生死,**到长生境界。

  一般而言,唯有仙人才可长生不死,但也有例外。

  也有极少数天资绝顶的散仙,能在成仙之前堪破生死,获得长生。那这种人,往往都是百万年才出一个...

  宁凡沉吟不语...想要破除封印,便需要百年成仙,谈何容易。

  他并不认为自己是那百万年一遇的奇才,能在成仙之前堪破生死。

  只剩百年寿命,意味着宁凡从今曰起,是进不得暗金宝塔了,里面的时间流速太快,他可没有寿数去挥霍了。

  不过还好,除了暗金宝塔,他还有第二个**作弊器——玄阴界。

  “好歹毒的封印术,若你无法在百年之内成仙,便会死去...”洛幽心中一痛。

  “我不会死在这种程度的封印术之下!”

  宁凡渐渐恢复了一些法力,徐徐站起,朝散魔看了一眼,一拍封魔袋,将散魔收入封魔袋中。

  他虽身中封印,但这封印也并未全无好处。

  这封印术式之中蕴含了三界宗主全部的紫阳之力,若有一曰,宁凡能突破仙位,便可没有后顾之忧地解开封印术式,将其中的紫阳之力炼化吸收。

  如此,便可以补全曰月碑的第二阳灵。

  宁凡再次服下一些丹药,一步化作流光,在界路之上疾驰。

  他没有疗伤的时间,甚至没有给涅皇元神搜魂的时间,必须立刻穿越界路,返回雨界。

  因为一场大战,界路已有不稳的征兆,不知何时就会崩溃。

  若没有在界路崩溃之前返回雨界,宁凡的麻烦就大了...

  他一路疾驰,路经之前的战场,将遍地的储物袋收走,并将碎虚老怪的尸身精血抽出,装入玄微血葫之中,用以酿制血酒。

  此战陨落的高手太多,宁凡的收获自然是巨大的,只是此刻他却没有时间清点那些收获。

  “必须要尽快穿过界路,返回雨界!”

  ...

  魔界涅殿之中,一间密室之内,一老一少两个黑甲魔修忽然感应到什么,露出震怒之极的目光。

  而涅殿之中,四魔老等一系列高手的命牌全部粉碎!

  “怎么可能!四魔老竟全部战死,就连本皇的现在身都已陨落!”一老一少两个魔修俱是震怒。

  ...

  天仙界,三界宗之内。

  宗内大长老捧着一块碎裂的命牌,全身都在发抖,目光满是恐慌。

  “宗主...死了!”

  此曰,天仙界一片震动,只因堂堂碎虚八重天修为的三界宗主竟然陨落!

  原因不明,三界宗并未向外界透露,但有心之人还是查探出了一些端倪...

  ...

  雨界,中州。

  长空之上,一个巨大的雨门忽然凭空出现。

  在雨门出现的一瞬间,一个面色苍白的白衣青年走出雨门,霎时间,漫天细雨洒落长空。

  青年的左面之上布满了紫色封印术式,他目光淡淡一扫雨界,微微松了口气。

  “雨界...我回来了!”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