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604章 弑皇!

第604章 弑皇!

  银发巨人一声令下,立刻当空祭起古玉,十指掐诀,全力解封古玉威能。

  宁凡目光一扫,继而微微一眯。那是一块五色古玉,且是一块不完整的碎玉,看不出具体质地,十分陈旧,并有少许裂纹。

  这古玉没有任何法宝气息,表面看上去只是一件凡物,不似法宝。

  然而随着银发巨人掐动指诀,那古玉渐渐流露出一股恐怖之极的诡异气息!

  时而寒冷如冰,时而炽热如火,时而生生如木,时而厚重如土,时而锐利如金...

  那气息匆匆变幻,渐渐五行合一...便在这时,宁凡从那古玉之中,察觉到一丝危险的感觉。

  即便隔了万古之久,古玉仍能带给宁凡极强的危机感!

  古玉之中,封印着什么东西...十分危险的东西!

  唳——

  白骨孽离、九头孽离从左右两面夹击而来,各自向宁凡发动攻击。

  一击之后,二兽立刻远遁,一沾即走,并在蓄势之后再一次发动进攻。

  这二兽自然伤不到宁凡与紫眸孽离的,它们的目的仅仅是拖住宁凡十息,给银发巨人解封古玉的机会。

  二兽有着碎三、碎四的修为,虽然不是紫眸孽离的对手,若拼死一战,却也足以拖延十息时间。

  “虽不知那古玉之中究竟封印了什么,但此物既能给我危机之感,便不能让万长空解封古玉!”

  宁凡左目妖星闪烁,一股祖级扶离的血脉威压猛然散开,席卷虚空!

  那是四滴扶离祖血的血脉威压!

  在这种程度的威压之下,白骨孽离与九头孽离惶惶不知所措,二兽气息受到压制,妖力好似被封印一般,飞速减弱!

  白骨孽离的气息从碎三境界生生减弱到太虚境界!

  九头孽离的气息也从碎四境界跌落至碎一境界!

  二兽就连灵魂深处都在颤抖不止!在此之前,它们只知道宁凡是一头扶离,却不知宁凡竟是一头祖血扶离!

  王血扶离便可掌控孽印,轻易灭杀任意孽离。

  祖血扶离单凭血脉威压,都能让任何孽离修为大幅减弱!

  “这是...祖血级的妖血威压!不可能!这陆北竟是一名祖血妖修!”

  “这是什么种类的妖血,我从未听说过?!不是任何我所知晓的妖族,甚至不是孽离一族,却能让孽离修为大减,为什么!”

  银发巨人面色大惊,却猛地一咬舌尖,狂喷精血,只为加快解封古玉的进度。

  如今两头生傀孽离修为已然减弱,莫说阻拦宁凡十息,便是阻拦一息也做不到。

  若没有足够时间解封古玉,释放古玉之中封印之物,则今曰他必定会死在宁凡手中!

  不够快,古玉解封地仍然不够快!

  银发巨人点燃了自己的悼亡之血,他不惜燃尽魔脉,也要加快解封古玉!

  “五息,不,三息!只要给我三息,三息!老夫便能释放出这悼古通天玉之中的‘悼古傀线’,便可轻而易举的擒下碎五孽离为傀,扭转战局!”

  “三息,给我三息!”

  可惜,他注定没有三息时间解封古玉,宁凡连两息都不会给他!

  在散出祖血威压、减弱两头生傀孽离修为的一瞬,紫眸孽离已得到宁凡命令,立刻散出漫天黑霞,将两头孽离通通扫得灰飞烟灭!

  两头孽离陨落,前者的一生修为被孽印凝成8枚孽果,后者的一生修为被孽印凝成12枚孽果。

  每一枚孽果对宁凡这祖血扶离而言,都相当于一颗碎虚道果。

  但宁凡却根本没有时间收走这些孽果。

  他毫不犹豫地驾着紫眸孽离,化作妖风猛冲向银发巨人的方向,在第二息到来前,已冲至银发巨人面前,发动攻击。

  紫眸孽离羽翼一振,散出漫天黑霞,朝银发巨人一扫。

  明明是被轻如鸿毛的霞光扫中,银发巨人却立刻胸骨粉碎,好似是被泰山砸中一般,解封古玉的指诀生生中止。

  那古玉光芒渐渐暗淡,再次变回一个普通寻常的碎玉块,与那20枚孽果一样,飘浮在无垠的虚空之中。

  宁凡见古玉光芒暗淡,微松了口气。能够及时阻止银发巨人解封古玉,再好不过。

  银发巨人脚踏虚空,单手捂住胸口,连退万里才稳住身形。

  一见解封古玉失败,且古玉更遗失在万里之外,银发巨人露出肉疼之色,却一咬牙,直接放弃捡回古玉,遁光一闪,匆匆逃离。

  败了...这一次他败得彻底,连古玉都失去了,他再不可能是紫眸孽离的对手,必须逃。

  眼见银发巨人转身就逃,宁凡一拍储物袋,挥手祭出执火傀儡,令傀儡捡回古玉以及所有孽果。

  而他自己则驾着孽离,继续追杀银发巨人。

  此刻的银发巨人连悼亡魔脉都点燃,逃遁的速度自是极快,丝毫不弱于紫眸孽离。

  但随着魔脉渐渐燃烧殆尽,他的遁速渐渐减慢,最终在逃遁了数亿里之后,被宁凡追上。

  此刻的银发巨人已是气息奄奄,他望着阻道拦路的宁凡,露出怨恨之极的表情。

  “陆北!陆北!陆北!!!你为何要对老夫赶尽杀绝,欺人太甚!你欺人太甚!!!若非你有碎五孽离相助,你以为老夫会怕你区区一个太虚小辈吗!狐假虎威,无能之辈!若老夫...”

  他话未说完,宁凡却先露出讥讽之色,驾着紫眸孽离遁光一闪,向一旁侧移百里。

  却见宁凡原本身处的虚空处,忽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洞天光门。

  光门中飞出无数机关战车,战车之中灵弩齐发,数百万灵箭飞矢朝宁凡射来,每一道灵箭都足以射杀金丹修士!

  数百万灵箭合击,便是碎虚修士大意之下,都会直接陨落!

  到了这一步,银发巨人仍然心思诡谲,对宁凡心存偷袭之意。

  他故意逃遁数亿里,只求趁宁凡大意之时偷袭得手。

  他就算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刻,仍不甘心俯首待死。

  只可惜,宁凡对他多有防备,不可能被他算计。

  这数百万灵箭,全部射空,当真十分可惜了...

  “你不逃了么?还是你仍打算偷袭我第三次?”宁凡冷笑中带着几分嘲弄之意。

  “哼,老夫不逃了,老夫和你同归于尽!千傀现!”

  银发巨人的傀儡之身忽然碎散,退出巨人法相,化作银发老者的模样,正是万长空。

  万长空一指点出,身前凭空出现四十多个洞天光门,每一个光门之中都走出二三十个炼虚傀儡。

  这些傀儡与之前的生傀不同,皆是死傀,乃是修界最为常见的傀儡。

  有草木炼制的傀儡,有灵矿炼制的傀儡,有陶土制成的傀儡,有寒冰制成的傀儡,有人尸制成的傀儡...

  此地一共1023具傀儡,每一具都是问虚境界!

  这1023具傀儡,正是组成万长空巨傀身体的组成部分!

  加上万长空本人,正好1024具傀儡!

  万长空从悼古通天玉中传承而来的法术,除了生傀之术外,还有一式法术,名为金刚合体之术。

  此术的要旨,是让悼亡魔脉的修士自身修炼成傀儡,而后炼制大量死傀,通过与死傀合体巨大化,获得远超自身境界的强大肉身。

  万长空的肉身之所以能够达到涅槃五重天的境界,全靠与1023具问虚傀儡合体。

  如今他解开合体术,自然也就可召出1023具问虚傀儡作战了。

  万长空的眼中露出一股疯狂的杀意,他指诀一掐,立刻便有一具具问虚傀儡冲天而起,朝宁凡围去,在靠近宁凡之后立刻自爆!

  短短数息之内,已有近二百具问虚傀儡自爆!

  近两百问虚同时自爆,其波动足以瞬杀宁凡。

  紫眸孽离自是忠心护主,张口一吞,将所有自爆波动吞入腹中,生怕宁凡受到伤害。

  宁凡倒是毫发未损,她却被那自爆从内而外伤到脏腑...

  若她不护宁凡,她不会受伤。

  这紫眸孽离从破封开始,第一次受伤,气息微微有些紊乱起来。

  “哈哈,碎五孽离不过如此,在老夫傀儡自爆之下,还不是受伤了!”万长空更加兴奋。

  不要了,这些问虚傀儡他都可放弃,都可不要!

  傀儡虽然珍贵,命却更加重要,若无法逃过今曰之劫,一切都是空谈!

  “老夫就不信,一千具问虚傀儡都炸不死你们!爆!爆!爆!!!”万长空狞笑不绝。

  宁凡眼神一冷,他本有办法遁入小千界取巧避开这些傀儡自爆的。

  紫眸孽离并不知道他有办法自保,故而甘愿拼却受伤,也要保护他。

  宁凡不知这紫眸孽离究竟出于何种动机,臣服于己,听命于己,保护自己。

  但见这紫眸孽离不惜自损也要庇护自己,他的心难以平静。

  “你休息休息,这万长空已是强弩之末,我来杀即可!”

  “问虚级傀儡,就算再多十倍,对如今的我而言也毫无威胁!亿界傀儡,莫得我命,皆为命囚!一指,囚尔命!”

  宁凡一袭黑衣,身影一晃,消失于孽离头顶,再现身时,阻挡在八百问虚傀儡前方。

  他长发狂舞,左目徐徐浮现一个漆黑的月牙。

  在这月牙浮现的一瞬间,八百傀儡与万长空的联系全部被掐断,一个个傀儡神情茫然地止步于虚空中,不知所措。

  继而,一个个傀儡的身体之上徐徐出现黑月印记。

  在黑月印记出现的一瞬间,八百傀儡瞬间倒戈,成为宁凡座下问虚!

  虚空之中,八百傀儡齐齐向宁凡倒头下拜,以示臣服!

  “黑...黑月神通!这就是黑月神通的威力!只一个神通,便可直接剥夺老夫八百问虚傀儡的掌控之权,好霸道的法术!”

  “若逢黑月,逆之则灭!若逢黑月,逆之则灭!!!身为傀儡师,身为悼亡族人,无人可逆黑月!!!”

  万长空似癫似狂地看着这一幕,眼中带着浓浓的不甘。

  他杀戮一生,才有了如今的地位,才辛苦炼制出这些问虚傀儡。

  然而转瞬之间,这些傀儡却全部被宁凡夺走...凭什么!

  这一刻的万长空,解开了巨傀之身,肉身已不再强大。

  这一刻的万长空,空有碎虚一重天的修为,却重伤垂死,血脉燃尽。

  但就算如此,他也不甘心死在这里,他不甘!

  “你留我一命,我做你的傀儡,做你奴仆,助你斩杀藤皇!以我的金刚合体之术,可融千傀于一身,融傀之后,肉身堪比涅槃五重天修士,便是藤皇也非我之敌!”万长空求饶道。

  宁凡步步走近万长空,冷漠地言道,“不需要。就算我需要强者为奴为傀,也不会找你。因为我,根本不相信你!”

  嘭!

  宁凡的身体忽然碎散成一缕缕墨影飘散。

  就在他碎散肉身的瞬间,原本他所在的虚空处再一次出现银色光门。

  这一次,光门之中出现四道碎虚一击的炮火,想要将宁凡轰成齑粉。

  好在宁凡及时碎散肉身,却是险之又险地避过了这一次攻击。

  这是万长空的第三次偷袭,直到最后一刻,他仍会咬人,不可大意。

  这种人就算种下禁制、抹去记忆留在身边,都是祸患!

  “你不会有第四次偷袭我的机会...你可以死了!”

  墨影重凝,宁凡出现在万长空身后,抬手一道金色剑光,自万长空天灵将之劈成两截。

  诡谲阴狠的万长空,至此在真正陨落。

  他暗中修炼的第十三缕分神想偷偷逃出,却被宁凡发现,冷漠地搜魂灭忆。

  在万长空陨落的一瞬间,整个东树海地界之中,所有沦为生傀的修士,皆开始化作飞灰消散。

  非仅是东树海,就连其他三大树海之中的某些修士,都开始化作飞灰消散。

  这些人同样是万长空的生傀,是万长空埋下的暗子。

  若非宁凡斩杀万长空,这些暗子恐怕永远都不会浮出水面。

  宁凡搜魂之后,喷出魔火,将万长空的残尸烧成飞灰之后,才确信此人已死。

  他收走万长空的储物袋,收走八百傀儡,重新回到孽离头顶,驾着孽离返回去找执火傀儡。

  执火已遵从宁凡指令,将古玉与20枚孽果全部寻回,交给宁凡。

  此战,宁凡一共获得27枚孽果。此果对其他人而言就是自损反噬的毒果,对宁凡来说却是大补之物,相当于碎虚道果。

  宁凡收起孽果,细细端详那五色古玉,越看越心惊。

  从万长空的记忆中,宁凡得知,这五色古玉名为悼古通天玉,可助修士开辟出悼亡魔脉,并获得几种悼亡族的秘术传承。

  那几种秘术之中,包含了生傀之术、金刚合体之术。

  而在这悼古通天玉之中,封有一根线。

  那是一根傀儡线,一根悼祖曾经使用过的生傀之线!

  此线拥有莫大神通,凭此线可越一个大境界炼化生傀一次!

  宁凡无法不惊,若他之前出手慢上几分,让万长空解封此线,恐怕直接就能将自己炼为生傀。

  若非被逼至绝路,万长空不会动用此线,他原本打算用此线捉一个散仙做生傀,横行九界的...

  万长空是碎一修士,凭此线可擒散仙为生傀。

  宁凡是太虚修士,凭此线起码足以擒拿碎虚六、七重天的修士为傀,便是八重天的修士也可一试...

  “不知能否用悼祖的傀儡线,将散魔炼制成生傀...”

  宁凡从前所想,是如何控制散魔,却从未想过将散魔炼制成傀儡。

  如今得到这悼祖的傀儡线,这思路倒是可以改一改了。若直接将散魔炼为生傀,比用降魔箍控制它更容易、更稳妥。

  “此事可行,不过为了稳妥起见,我当准备周全之后,再尝试用此线收服散魔...”

  “现在么...该是去结束与藤皇的恩怨了!”

  ...

  姬水城中,一个个作乱的生傀化作飞灰消逝,一处处动乱就此结束。

  望着渐渐平静下来的姬水城,藤皇蓦然一惊。

  “生傀都消失了,怎么回事?!”

  轰!

  姬水长空,空间忽然被击碎。

  一个黑衣青年脚踏紫眸孽离,自虚空裂缝中飞出,重新回到姬水战场。

  在紫眸孽离重新出现的一瞬间,立刻便有漫天黑霞横扫而下。

  此刻姬水战场已有不少藤殿修士驰援而来,但伴随着黑霞一扫,所有藤殿修士纷纷被黑霞扫成飞灰陨落。

  仅存的几名藤殿长老,不是死在竹柳二皇的手中,便是死在这黑霞横扫之下,如今只有一名重伤碎虚未死...

  “陆北回来了,万长空必定已死...此战已败!”天禽老怪脸色十分阴沉。

  “撤!”藤皇咬牙道。

  二人各自取出一个玉简,一把按碎,在二人身后立刻出现一个巨大界门。

  二人毫不犹豫,各自跃入自己的界门之中,逃之夭夭。

  这二人的逃命玉简,赫然竟是界路雨简。

  他们逃亡的方向不是西树海,而是天仙界!

  三界宗的所在,正是天仙界!

  此次战败之后,藤殿强者死绝,藤皇本人又已重伤,自然不敢再呆在树界疗伤,生怕被柳皓月报复,故而直接逃离树界。

  “哪里走!”一名柳殿碎虚不甘心放走藤皇、天禽老怪,直接追入界门之中。

  柳皓月想要阻止此人,却为时已晚。

  就在那柳殿碎虚踏入界门的一瞬间,界门忽然升起一道紫光,朝那柳殿碎虚一扫。

  那名碎虚老怪立刻惨叫一声,竟直接被紫光扫成飞灰。

  “破界之光!”其他柳殿碎虚纷纷大惊。

  藤皇二人的逃命玉简,竟有破界之光防御界门,有此光在,任何人追入界路,都会被破界之光直接扫成飞灰。

  “传本皇之令,柳殿之内任何人不得再追入界路!”柳皓月叹息一声,闭上双目。

  “可恨!竟让藤孤南跑掉了!”竹皇一怒,断臂之伤更痛,单掌一拍,将来不及逃亡的最后一名藤殿碎虚生生拍死,以泄心头之恨。

  宁凡立在孽离颅顶,沉默不言。

  此刻他法力耗尽,紫眸孽离亦受了一些伤势,莫说有破界之光阻拦、难以追入界路,就算能追过去,也未必能百分百击杀藤皇。

  但若放过藤皇,必成腹患!

  宁凡略一思索,见两座界门外的破界之光皆只有淡淡一层,十分稀薄,立刻有了主意。

  他一拍储物袋,忽然祭出两百具问虚傀儡,一诀掐下,“爆!”

  200具问虚傀儡自爆,立刻将界门外稀薄的破界之光炸出一个缺口。

  在这缺口出现的一个瞬间,宁凡驾着孽离,冲入两个界门其中之一。

  那界门并非天禽逃脱的界门,而是藤皇所走的界门!

  在宁凡冲入界门的一瞬间,界门外破界之光愈合。

  “陆兄冲进去了?!”竹皇有些难以置信。

  “嗯。”柳皓月随口应了一声,眼中流露出担忧之色。

  他担心宁凡的安危,担心宁凡能否成功击杀藤皇。

  他从前只是欣赏宁凡的道悟,如今却更加欣赏宁凡的行事作风,不愿宁凡出事。

  界路之中,藤皇正一脸阴郁地朝天仙界飞遁,不时自语道,“陆北!你坏本皇大计,逼得本皇不得不逃离树界,这笔账,本皇记住了!下一次见面之时,便是你殒命之刻!”

  “是么!我们已经再一次见面了,本尊倒想看看,你如何让我殒命!杀!”

  宁凡眼神一冷,令孽离发动黑霞攻击。

  藤皇本来就不是紫眸孽离对手,如今身受重伤,如何能是宁凡、孽离的对手。

  “陆北,你不能杀本皇,不能!你放过本皇,本皇与你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如此可好!”

  “我不信你!”

  “你杀了我,三界宗定不会放过你!”

  “我不杀你,三界宗就会放过我么!”

  ...

  三曰后,天仙界之中,藤皇的尸体忽然从天而降,砸入三界宗的宗门之内。

  一宗震惊!

  刚刚返回宗门不久的天禽老怪,更是感到惊恐。

  竟然有人追入界路,将藤皇斩杀了,是谁?!

  还好那人进的不是自己的界门,否则,死得就不是藤皇,而是他天禽...

  好悬...

  “天禽!本宗问你,是谁杀了杜宇!”一声悠长绵远的声音,忽然传来。

  他不问藤皇,只问杜宇,因为对他而言,杜宇比藤皇有用!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