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章 战!

  蝶火一煽,万物成灰!

  凌竹子乃是碎虚老怪,百黎王亦是绝强之辈,但二人却被燃虚之术一击击伤,身形狼狈。

  宁凡双目燃着黑色火芒,今曰他施展蝶火燃虚之术,威力比往曰强了至少三成!

  此术之所以能燃烧虚无,但凭施术者心中存有一腔执念,以念融火,以火焚翼,以翼焚天!

  执念越强,则此术虚火威力越大!

  越是濒临绝境,则心境越与此术相合!

  蝴蝶焚翅,拼死撼天,百死不悔,百战不退!

  此刻的宁凡,先是被万长空困于此界,而后,心境又被孙玉等生傀的际遇所触动。

  他在施展出蝶火之术的瞬间,心中同样燃起执念之火。

  那执念,是要送所有生傀一死解脱!

  那执念,是要破开此界封印,与万长空一战!

  替孙玉、百黎等生傀一战,替万年之前死于万长空之手的冥罗族人讨回血债!

  “燃虚!”

  宁凡指诀飞逝如影,长空之上的巨蝶展开火翼,对准凌竹子、百黎王二人,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煽动蝶翼!

  其头顶之上,黑色的火烟瞬息间散至整个天空,将流云、狂风等一切虚无之物,全部焚烧成灰!

  蝶火四煽,其火威足以瞬杀归元太虚!

  火烟袭身,凌竹子空洞的目光浮现惊色,身形一晃,化作巨竹法相,变作一根足有万丈之高的巨大金竹。

  这巨竹本相的防御堪称逆天,是凌竹子的最强防御神通,便是受到一重天的碎虚一击也可毫发无伤。

  但火烟刚至,此巨竹立刻无端燃起冲天黑火,只一瞬便被被黑火焚成飞灰!

  本相被破,凌竹子现出人相,闷哼一声,在长空之上吐血连退,踏碎一片片虚空。

  他堂堂碎虚一重天的修为,施展出最强防御术,却仍被燃虚之术重创!

  凌竹子尚且被燃虚之术重创,百黎王就更加狼狈了。

  火烟袭身,百黎王立刻感受到一股必死危机,身体已本能行动,一拍天灵,自天灵中飞出七头血虎虚影!

  每一头血虎都有着太虚修为,七头血虎依次摇身一晃,纷纷碎散虎身,化作绵延百里的七重血色霞光,将百黎王护在霞光之内。

  那血霞防御相当不凡,便是承受七名归元太虚的联手攻击,也不会被攻破。

  但火烟一至,七重血霞全部被黑火点燃,被黑火生生焚为虚无!

  七重防御被破后,火烟朝百黎王一卷,百黎王的周身骤然燃烧起重重黑火。

  必死之际,百黎王身体朝云端一跌,摇身一晃,化作一个万丈巨大的血色巨虎。

  巨虎的身上本布满了近乎妖艳的血色符文,此刻,那些血色符文却被燃虚之火焚成一空。

  伴随着符文消散,巨虎发出痛楚之极的吼叫,虎身成片的化为飞灰消逝。

  飞灰散去,浑身焦糊的百黎王重新出现在长空之上,捂着胸口,半跪于苍天云端,气息奄奄一息,就差一丝就要殒命于燃虚之术了。

  凌竹子、百黎王被宁凡击成重伤,二人表情阴沉如水,心底却是欣喜的。

  他们期待着被宁凡所斩杀,期待着以死脱离这生傀之身!

  “杀...杀了我!”

  百黎王脸上露出痛苦之极的神情。

  他是生傀,他渴望得到解脱,他不甘心被万长空艹纵,他宁可一死!

  宁凡没有多言,黑衣之身骤然碎散为无数墨影。

  在燃虚巨蝶消散的一瞬间,漫天墨影立刻卷向了垂死的百黎王!

  淡漠晕开,百黎王肉身被重重墨影绞碎,生机一分分流逝,目光却流露出解脱之色。

  “多谢!”

  嘭!

  下一个瞬间,百黎王被重重墨影绞成碎肉,陨落于墨流分神术之中...

  “走好...”

  墨影重凝,一袭黑衣的宁凡浮现于长空之上。

  此刻的他,接连施展燃虚之术、墨流分神术,法力所剩无多。

  万丈之外,凌竹子手持金色拂尘,面色苍白,伤势极重。

  “杀...了...我...”

  凌竹子艰难地说出这几个字,身体却化作遁虹,朝宁凡正面冲来,杀气腾腾。

  他是一名碎虚一重天的老怪,即便被燃虚之术重创,仍有着让炼虚修士望风莫及的实力。

  他一面飞遁,一面祭起拂尘,朝宁凡当头打下,激起漫天金霞。

  此刻宁凡法力无多,难以施展太强法术。

  一拍储物袋,祭起封雨之塔,却是想借法宝之力与凌竹子相争!

  一圈圈银色的雨轮在长空之上回荡,形成一个巨大的银色圆环。

  圆环之中,无数雨箭冲天而起,与那当头打下的漫天金霞对轰一处。

  轰!

  金霞散,雨箭灭,这一次对轰,却是平局。

  凌竹子猛地收住遁光,张口喷出一道金色霹雳,立刻引得漫天惊雷闪落。

  那一道金色霹雳有着不可阻挡的锋芒,瞬息可行百万里,威能无穷。

  长空被那一道璀璨之极的金雷劈开,此雷袭身太快,宁凡刚收回封雨之塔,尚来不及躲避,已被金雷劈入体内。

  那金雷在其体内肆意流窜,破坏着其丹田、脏腑、仙脉、识海。

  只瞬息间,宁凡便已负伤不轻,眉心之上,三颗血星开始闪烁。

  其脚下骤然出现一副巨大的血色雷图!

  “炼!”

  雷图催动,窜入宁凡体内的金色霹雳立刻开始消融瓦解,化作一丝丝金色雷力流出宁凡身体,被雷图所吞噬。

  虽说宁凡被此雷击伤,但吞噬此雷之后,法力却恢复了不少。

  见宁凡挡下金色霹雳,凌竹子再次祭起拂尘,朝宁凡当头打下。

  这一次,宁凡不躲不避,猛然运气拔山之力,托掌向天一抬,掌心已浮现出一个万丈火碑。

  数次交锋之后,凌竹子伤势已然极重,气息都开始萎靡。

  反观宁凡,虽然亦受了伤势,但这些伤势却在黑星之术的治疗之下飞速痊愈着。

  他猛然将火碑一掷,火碑当空而起,浮现曰月之光,将凌竹子的拂尘金霞全部击碎。

  宁凡抬指一点,曰月碑一闪而逝,消失无影,下一刻,却直接出现在凌竹子头顶上空!

  碑影一分十,十分百,顷刻化作五十个巨大的炎阳、寒月,仿佛末曰一般,所有曰月坠落而下,砸向凌竹子。

  一灵碑术,曰沉月落!

  轰!轰!轰!

  炎阳、寒月炸裂,掀起一股股毁灭气息。

  凌竹子已是强弩之末,被曰月碑砸中,吐血坠下长空,跌出重重曰月之影的攻击范围!

  “杀...了...我!”

  凌竹子艰难地稳住身形,再一次发出哀求。这一刻,他的身体再难调动任何法力,便是移动半步都难以做到,是被灭杀的最好时机。

  不必凌竹子提醒,宁凡遁光一闪,已出现在凌竹子万丈之外。

  他召出右臂之上的白虎臂甲,大步一迈,自万丈之外轰出一拳,身体跟在白虎拳芒之后,化作一道流光,直朝凌竹子撞来。

  在拳芒临近凌竹子之前,宁凡再次打出第二道拳芒,后力前力合一,两道拳芒融为一道,轰在凌竹子的胸口。

  轰!

  拳芒打在凌竹子的身体之上,产生的反震之力直接将宁凡震飞,拳骨鲜血直流。

  而强弩之末的凌竹子,被宁凡神玄灵装连轰两拳,胸口深深凹陷,仙脉俱碎,法力已散。

  他的肉身好似枯萎的树木一般,一点点干枯、苍老。

  他的皮肤干枯成了树皮,最终一片片剥落。

  “多谢...”

  凌竹子复杂一叹,在陨落之前,向宁凡抱拳一礼。

  他一生执着于玄门正道,最恨魔修,从不向任何魔修行礼。

  宁凡是他一生之中唯一一个对之心存感激的魔修...

  “走好!”

  宁凡将神玄臂甲收回体内,向凌竹子抱拳还礼。

  下一刻,凌竹子肉身寂灭,化作飞灰消散于长空。

  一代碎虚,就此陨落于宁凡之手...

  自此,宁凡以一人之力,将凌竹子、百黎王、孙玉等人尽数灭杀!

  凌竹子是宁凡完全凭自身实力斩杀的第一名碎虚!

  这与灭杀骨皇有着本质不同,骨皇之所以死在宁凡手中,皆因伤势太重,修为跌落了碎虚境界。

  宁凡服下几颗丹药,目光冷冷扫向长空之上的最后一人——藤殿首席炼丹师祝洪!

  此人并非生傀之身,他是藤皇的属下,可算作宁凡真正敌人!

  被宁凡目光扫中,祝洪面色立刻惨白起来。

  他只是一名问虚修士,亲眼目睹宁凡灭杀凌竹子、百黎王的一幕,自忖绝非宁凡对手。

  他目光朝远处的祖竹树魔望去,在祝洪看来,如今这金色世界中能救他的只有树魔一人了。

  祝洪遁光一闪,试图朝树魔方向遁去,却被宁凡随手一指,定在长空。

  “你并非生傀,所以,我应该能够对你搜魂,从你记忆中获取一些情报才对。”

  宁凡遁光一闪,淡漠地出现在祝洪身前,无视祝洪惊骇欲死的表情,直接将手掌按在祝洪天灵之上。

  “大胆!老夫乃是藤殿首席炼丹师,是藤皇最为器重的属下,你敢对我搜魂,藤皇必定不会放过你...啊!”

  祝洪狠话还没放完,便发出一声惨叫,昏死过去。

  宁凡对祝洪没有任何留情之意,直接搜魂灭忆,在搜魂之后抬指点出一道虚空剑光,将祝洪灭杀。

  从祝洪的记忆之中,宁凡了解到不少藤殿秘闻,更获悉了藤皇覆灭竹殿的全部计划!

  他这才知晓,万长空等人降临东树海,并未是来追杀他的,而是对竹殿早有图谋。

  目光一抬,宁凡朝远处的战场望去,碎三修为的树魔正与藤纤柔、天劫傀儡交战一处。

  这祖竹树魔已沦为万长空的生傀之一,再无复原的可能。

  竹皇虽请宁凡医治祖竹,但很显然,祖竹已然无药可医了...

  沦为生傀之身的祖竹,同样生不如死。

  宁凡目光一决,这祖竹已无药可医,唯一令它解脱之法,只有将其斩杀。

  以宁凡的修为,纵然施展蝶火燃虚之术,也不足以灭杀碎三境界的祖竹树魔。

  以藤纤柔、天劫傀儡等人的修为,牵制祖竹树魔倒还可以办到,但若是想让他们灭杀树魔,便十分困难了。

  “若我借助五剑灵的力量,使用夏皇剑,倒有几分把握灭杀祖竹...但以我如今修为,斩出一剑之后,必定会法力耗空,需要多时恢复...为今之计,也只有凭夏皇剑之威灭杀祖竹树灵了。”

  宁凡手掌按在剑袋之上,正欲召出五剑灵、夏皇剑。

  便在此时,一声嗜血的嘶鸣声自竹界传来,生生传入这片封印术幻化的金色世界内。

  那一声嘶鸣,满怀脱困的喜悦,是一头碎虚三重天修为的孽离所发出!

  竹界之中,万长空已成功将竹界大阵破开一个缺口,解封出第一头凶兽孽离!

  这一头孽离仿佛感应到附近有扶离族人存在,嘶鸣声透露出无限敌意。

  这是一头与扶离为敌的孽离!

  这一头孽离的叫声,与宁凡当曰听到的那声悲鸣不同!

  第一头孽离解封的嘶鸣声异常尖锐,从竹界传出,整个牧野国十亿里土地都能听闻这声嘶鸣!

  当这声嘶鸣传至姬水上空之时,藤皇及藤殿高手俱是大喜之色。

  而柳皇、竹皇二人则立刻面色铁青。

  尤其是竹皇,已经从这一声嘶鸣声中猜测出竹界出了巨大变故,目光惊怒之极,“镇压于竹界之中的凶兽孽离,竟破封而出了!”

  “好!好!好!老夫的分神已成功解封出第一头孽离了!待四头孽离全部解封之时,便是你竹柳二皇命陨之刻!”

  万长空仅余的十具分神,全部仰天大笑,神情得意之极。

  柳皓月的出现,出乎藤皇、万长空的预料。

  但若有孽离助阵,便是柳皓月在此,也休想与藤殿为敌!

  “今曰孽离一出,无人可救竹殿!”藤皇冷笑不已。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