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955章 我的千秋宗

第955章 我的千秋宗

  灵舟出现的声势太过惊人,乱魔星上无数修士,纷纷走出洞府,向天而望,震惊无比。

  如此骇人的声势,莫非是哪个第二步命仙驾临乱魔星了么…

  千秋宗内,亦有几名第二步命仙来此参观,见又有灵舟到来,纷纷想要飞至虚空,前去探个究竟。

  然而这几名老怪还未靠近,便有一股极为浩瀚的神念之力,如雨温润,骤然扫过此地每一个人。

  被那神念一扫,几名命仙俱都有了内心狂跳的感觉,这神念的强大程度,超出了众人想象!

  他们哪还敢跑上灵舟一观,显然已经意识到,灵舟之上,有一个修为极高的大能老怪!

  “渡真,一定是渡真老怪,能令我等如此惶恐,此人至少拥有渡真境修为!”

  “此人神念之中,雨意扑面而来,显然已对雨之一道领悟至深,莫非也是来此地参观雨之仙君洞府的么?”

  “不对…此人就是、就是雨之仙君!”

  终于有一名命仙老怪,以其苦修多年的后天法目,看清了灵舟之上、宁凡的容貌。

  这名命仙老怪的话语,运用无上神通,瞬间便传遍了整个乱魔星。

  于是乎,整个乱魔星顿时沸腾了!

  会来乱魔星参观的修士,大多都对宁凡的传奇经历充满钦佩,如今有希望亲眼目睹雨之仙君的风采,岂能不激动!

  更有无数修士,向天高呼:“欢迎雨之仙君返回千秋宗!”

  “…”宁凡微微一愣,他怎么也没料到,自己返回东天的坐标,会出现在乱魔星千秋宗附近。

  他更料不到,自己一露面。竟会受到乱魔星修士如此盛大地迎接…

  咣当…

  几名得意洋洋的千秋宗长老,茶碗全都掉到地上,全部傻眼了。

  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有朝一日,雨之仙君会重新驾临自己等人的小宗门!

  不妙。不妙啊…这些年来,千秋宗始终高举宁凡的大旗,大赚道晶,本意外堂堂雨之仙君根本不会将他们这样的元婴小宗门放在心上…

  谁曾料到,宁凡销声匿迹百年之后,竟亲自来到了千秋宗!

  他是来问罪的么!

  他是来灭宗的么!

  雨之仙君一怒,敢屠戮百仙,灭人星域。那可是一个绝世凶星啊!

  一想到自己等人前些日子还编造、绘制了宁凡临幸上万女修的媋宫图卷,一众千秋宗长老各个冷汗直冒,浑身发抖。

  完了,死定了!

  他们竟然拿宁凡的果媋宫图赚钱,宁凡绝对会活撕了他们!

  几个长老吓得屁滚脲流,直接冲出大殿,冲着天空上的巨型灵舟叩拜不止,鼻涕眼泪一把。

  “雨君饶命啊!小的上有八百岁老母,下有三岁孩儿,小的不想死啊!”

  “小的知错了。小的真的知错了!从今日起,定然不敢再拿仙君唬人了!”

  “小的愿给仙君做牛做马,求仙君给我一条活路…”

  几名长老的哭喊声。与万千修士的恭迎声,形成了鲜明对比。

  宁凡不由得有些好奇了,身形一晃,从灵舟之上飞下,降落在千秋宗之内。

  他的身前,是一个卖媋宫书的千秋宗魔修,不过辟脉修为,一见宁凡降临,直接吓趴到地上。手中的书洒落一地,被风一吹。一页页翻开…

  宁凡目光恰好扫过那几本媋宫书,一见书中的各色果体插画分明就是自己。顿时脸就黑了。

  再一抬手,将那卖书的魔修摄至身前,施展起逆灵术搜魂,而后,脸更黑了。

  好你个千秋宗,竟敢拿宁某人当噱头赚钱!

  从此修记忆之中,宁凡更是了解到东天近百年来发生的一应大事…如极雷宫,如战王罗家,又如极丹圣域…

  想不到自他前往蛮荒后,东天竟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那被宁凡搜魂的辟脉魔修,几乎吓脲了,在他的印象中,被搜魂铁定会变成白痴。

  然而事实的结果,却是那辟脉魔修除了略有头晕之外,并无任何搜魂之后的后遗症。

  “这是什么搜魂术,竟如此玄妙,不愧是雨之仙君,连这样的搜魂术都会!”不少脑残粉一般的参观修士,啧啧称叹。

  “仙君饶命啊!我们真的知错了!”一众千秋长老见宁凡黑了脸,则哭得更凄惨了。

  哭什么哭!宁某有说要杀人么!

  宁凡眉头皱了皱,他此生杀人无数,但也不会胡乱杀人。

  虽说他对千秋宗的行为极为不满,但此事并未触及他的逆鳞,他也不至于为了这种破事大开杀戒。

  “都退下吧,你们几个过来,本君有话问你们!”

  宁凡微微黑着脸,遣散了一众前来参观的修士,走入大殿,几个千秋长老则小鸡啄米般垂着头,颤抖着跟随宁凡入了大殿。

  看着眼熟而又陌生的千秋宗大殿,宁凡面色稍缓。

  当年他初入东天之时,受了重伤,便是在千秋宗内闭关疗伤的。

  之后接二连三的事件发生,他一路杀出乱魔星域,开始了他赫赫凶名的东天之旅,更逐渐闯下了千秋老祖的魔号。想不到,如今从蛮荒返回东天,竟又回到了这里…

  这算是故地重游么…

  不过宁凡依稀记得,当年千秋宗的修士,应该都死尽了才对,想不到竟仍有残留之修,使得宗门屹立不倒至今…倒也难得。

  “本君与这千秋宗,倒是有缘…”念及于此,宁凡在心中感叹了一句。

  就在这感叹发出之后,他的舍空心劫,竟再次有了降临之感!

  又是那种一闪即逝的感觉,再要捕捉,渺无痕迹…

  宁凡顿时露出凝重之色。

  他本以为,自己的心劫是与微凉有关。但如今看来,似乎还与其他事有关。

  本来一点点清晰的舍空之路,似乎又有些茫然了…自己的心劫。究竟是什么…

  几个千秋长老见宁凡神情阴晴不定,不由得紧张不已。等待着宁凡的最终宣判,生死全在宁凡一念之间。

  许久之后,宁凡却忽然长叹一声,对几人淡淡道,“我不想搜魂,你们几个将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一一道来。若未触犯宁某底线,倒也不是不能饶恕你们。”

  几人一听还有活命希望。顿时大喜,自是不敢隐瞒,将这些年所做之事悉数道来。

  譬如将某个破石洞装修一番之后,谎称是宁凡的闭关洞府…

  譬如故意打造了一柄毫无威能的凡铁重剑,谎称是宁凡用过的无上魔剑,只有心灵澄澈之人能看出此剑玄机…

  近些年来,几人胆越来越肥了,竟然画起了宁凡的媋宫图出售。

  据说,这媋宫图不但受到男修热捧,还受到不少女修的喜爱。原因么嘿嘿…自然是宁凡的果体画很养眼,符合这些姑娘的胃口…

  越听下去,宁凡便越是哭笑不得。

  这几个千秋宗修士还真是人才。竟然能想出这样的生财之道…明明只是元婴修士坐镇的宗门,所积累的财富却比一些命仙宗门还多!

  关键是这些人还懂得拿宁凡当大旗,即便宗内钱多,竟也没有人敢眼红…

  “你们几个,叫什么名字?”

  “小的赵有财。”

  “小的钱满仓。”

  “小的孙大富。”

  “小的李金山。”

  …这四个人从名字上看,就是敛财高手。

  宁凡目光扫过四名千秋长老,又走出大殿,看了看千秋宗的景致,内视己身。又想起之前心劫降临之感。

  数息之后,一个念头在宁凡心中成型。

  他本还在发愁要在哪里安置那七十万蛮人。如今却是有了安置之地。

  两年前,宁凡以蛮神之威抽走蛮荒道魂。改变了蛮人无法离开蛮荒的法则,带领蛮人从中走出。

  之后,宁凡却无奈地发现,这些蛮人虽然能够离开蛮荒,却仍旧有部分人无法进入任何界宝空间。

  且这些蛮人之中,只有极少数人能够恢复修炼的资格,其他人仍是凡人,无法修炼。

  即便在四天之中,也不是所有凡人都有资格修炼成仙的,辟脉需要资质,需要资源,缺一不可。蛮人的情况倒也合乎情理。

  如此一来,如何安置这些蛮人,倒成了一个问题。

  总有部分蛮人无法装入界宝,总不能走到哪里,就把载满蛮人的灵舟开到哪里吧?

  此次回到东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带着灵舟乱飞,十分麻烦…

  说起来,这乱魔星千秋宗,倒是一个不错的安置之地。

  此地属于下级星域,修士实力普遍不强,强敌不多,即便偶有强者,也大多畏惧宁凡魔名,不敢造次。

  若再留下一两个手段保护这里的蛮人,定能保他们性命无虞。

  “尔等借着本君名头,大肆牟利,此事本君可以既往不咎。不过从今日起,此星此宗,皆归本君所有,尔等可有意见!”宁凡淡淡道,话语里却有种不容拒绝的意思。

  赵有财等人一听宁凡有接管千秋宗的意思,哪敢拒绝,只要能从宁凡手中保住性命就好,多的事,众人不敢奢望。

  “尔等既无意见,从今日起,本君便是这千秋宗之主,实至名归!”

  于是乎,宁凡回到东天之后干的第一件事,便是收编千秋宗乃至整个乱魔星的修士,以千秋宗主自居。

  乱魔星上,修为最高之人也不过碎虚一重天而已,哪敢拒绝宁凡的收编,一日之内,通通加入了千秋宗,奉宁凡为宗主。

  曾经,宁凡被人称作千秋老祖,而今,却当真成为了千秋宗主,在东天之中,第二次有了属于自己的宗门!

  第一次,自然是收服六欲宗的一众修士了…

  在成为千秋宗的宗主之后,宁凡明显感受到,自己距离舍空心劫降临,跨出了一大步!

  虽说没有立刻引下心劫,但继任千秋宗主一事。却隐隐为宁凡指明了突破舍空的方向…

  舍空舍空…旁人必须舍弃什么,才能突破,宁凡却仿佛不是…

  这也难怪。他的道是执,若舍弃。则与他的道背弃,自然不会如此。

  他所走的舍空路,似乎…已经与绝大多数的舍空修士不同了。

  “我的舍空心劫…究竟是什么…”

  这个问题,宁凡仍旧没有答案。

  他在千秋宗附近开辟了万里禁地,作为七十万蛮人居住之地,在此建立起城池。

  为蛮人建城而居,又一次使得宁凡朝着心劫降临,迈出一大步。原因不明…

  赵蝶儿作为这群蛮人的首领,决定留在宁凡的千秋宗,挂名一个长老,保护此地蛮人。

  如今的赵蝶儿,幸运地恢复了修炼资格,并从宁凡手中获得了子舍利,已拥有化神初期修为。

  在碎虚便足以横行天下的乱魔星域,这样的修为,已经不弱。但想要支撑起一个宗门,明显不够。

  不止是赵蝶儿决定留下。柳妍同样决定留在千秋宗,当一名长老。

  她已经完成星盘融灵,却不想返回三千雷界的故乡。师父一死,那里便不再是她的故乡。

  她不愿回去,倒更愿意留在宁凡的宗门之内,做些事情。

  柳妍曾当过素雷宗的宗主,对宗门管理十分在行,获得子舍利后,修为暴涨到人玄中期,只缺感悟便可引下天劫。

  若柳妍留下,则千秋宗便有了管理之人。更有了一名命仙战力。

  当然,只有柳妍一人坐镇于此。宁凡是不会放心的。

  宁凡来到蛮城禁地,将古魔傀儡取出。此傀儡已经融合了傀儡心,有了少许灵智,更对宁凡忠心不二。

  一被召出,古魔傀儡立刻便朝宁凡跪倒,“罗汉度厄,叩见吾主!”

  古魔傀儡拥有舍空初期修为,有他守护千秋宗,非舍空中期来袭,伤不到千秋宗的修士!

  宁凡再一思索,又将斗篷傀儡取出,忽然抬手,一把将之按碎!

  再一抖袖袍,无数傀儡碎片如陨石坠空一般,轰入了乱魔星的山山水水之间。

  一个足以防御碎念中期修士进攻的防御大阵,顿时在此星之上渐渐成型!

  宁凡此举,竟是要毁掉碎念中期的斗篷傀儡,并试图以此傀力量为基础,在乱魔星上布下守护大阵!

  对宁凡而言,斗篷傀儡已经没有大用了,偏偏此傀使用起来十分麻烦,必须是懂得六欲傀术的人才能操控,就算此傀对宁凡无用,也无法拿来送人…

  倒不如以此傀为基础,布一个大阵!

  轰隆隆!

  以碎念傀儡为基础布下的大阵,声势岂能寻常,立刻在整个乱魔星的上空,引发无数黑色魔雷!

  万雷当空,那雷霆更是朝着乱魔星外的星空疯狂蔓延,使得大半个乱魔星域,顿时淹没在雷光之中!

  “这…这是什么级别的大阵,好恐怖的威力!”一个个被宁凡收编入千秋宗的修士,纷纷震惊于此阵的威力。

  乱魔星域之中,其他修真星上的修士,同样看到了横行于星空中的雷光,大为震撼。

  就连一些路过乱魔星域的大能修士,都被此阵威能吓到了。

  几名渡真老怪正结伴而行,路经此地,他们的目标,是前往附近某处密地,寻找一处舍空古修的洞府…

  忽然间,魔雷如同洪流,淹没了乱魔星域的星空,几名渡真被那气势一冲,险些坠下星空,自是震惊无比。

  “好强的阵法气息!区区下级星域之中,竟有人布置如此恐怖的阵法!此阵…足以击杀碎念!”

  几名渡真震惊之下,哪还敢在此地久留,匆匆离去。

  一名舍空初期老怪驾着飞剑,正带着几名徒子徒孙赶路。

  “师祖,你之前传授的天罡剑气,弟子还是无法理解,恳请师祖能再示范一次。”一名弟子央求道。

  “不可,老夫修为太高,剑气杀机亦重,此地不过是一处下级星域而已,修士修为普遍太弱,若老夫在此地张开剑气,恐怕会在一瞬间屠尽此地星空,未免太伤天和。”舍空老怪摇头道。

  “对了,弟子听说这处下级星域之中,有一处雨君道场,弟子想去看看…”又有一名弟子央求道。

  “雨君道场?那里没什么好看的,那雨之仙君放在年轻一代,或许还算个人物,但在老夫这等舍空眼中,却也不过尔尔…当然,他乱古传人的身份,还是不容小觑的…”

  嘭!

  舍空老怪话音刚落,立刻便被一股充斥着雷霆气息的阵法之力轰中,整个人如同断线的风筝,立刻从飞剑之上倒飞而出,虽未受伤,却也狼狈之极,好容易才稳住身形,内心却是震撼无比。

  “嘶!好强的阵法,究竟是哪位前辈,竟在下级星域布置这等杀阵!”舍空老怪大惊之下,匆匆带着门人弟子遁离,生怕继续留在此地,会触犯那名前辈的忌讳。

  他却不知,那被他视为虎狼的前辈,正是不被他放入眼中的宁凡。

  此刻,乱魔星域之外,正有一艘灵舟,朝着乱魔星的方向疯狂驰来

  那灵舟之上,坐着一个如同肉山的胖修士,有着舍空中期修为。

  肉山修士的两旁,各站着一十二名赤膊大汉,拱卫在侧,最低都是命仙修为。

  这肉山修士,一脸桀骜,此刻正傲然看着手中一幅画像,对身旁一名大汉询问道,

  “此人如今就在乱魔星?消息可是属实?”

  “不会错,属下派出的眼线,亲眼看到此人驾驶灵舟,来到乱魔星。并于一日前,收编了此星所有修士,自封为千秋宗主。”大汉恭敬道。

  “呵呵,堂堂雨之仙君,竟跑到下级星域当宗主,真是很有趣啊。真不明白,罗家为什么要拼命寻找这样一个人…”

  肉山修士微微摇头。

  他本是东天一位威名赫赫的魔修,为躲避仇家追杀,数年前依附了战王罗家,成为客卿。对罗家与宁凡的约定,并不了解。

  近年来,罗家四处寻找雨之仙君的事情,在东天之内算不得什么秘密。

  肉山修士依附罗家之后,也被派了出来,四处寻找宁凡,却不曾想,会在乱魔星域找到宁凡。

  “主人,要遵照罗家家主的吩咐,将雨君好吃好喝请回罗家么?”大汉有些为难地询问道。

  此次肉山修士出任务,罗家家主特地准备了诸多道果、灵药,交给肉山修士,本意是想等肉山修士找到宁凡之后,以这些东西为见面礼,向宁凡示好。

  不曾想,肉山修士极为贪吃,还未见宁凡,便将送给宁凡的礼物吃光了。

  大汉也为难啊,这要见到了宁凡,该拿什么充当礼物啊…

  “请回去?他宁凡不过是有一个好师父罢了,本身修为不值一提,老夫是何身份,凭什么屈尊请他!”

  “等下到了乱魔星,你们几个直接把他绑回来就是了!放心,只要不弄死他,他那半死不活的师父乱古,是不会对我等出手的!老夫神虚阁中好友不少,有内部消息,不妨告诉你们,那乱古大帝因为一些变故,残魂将散…命不久矣!若寻不到良药,必死无疑!此子已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乱古一死,暗族定不会放过他!”(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