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困!

  整个东树海之中,正掀起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

  竹界之中,宁凡亦面临着万长空、树灵带来的危机。

  随着万长空一声令下,祝洪、凌竹子、百黎王、孙玉等人,以及此地所有沦为生傀的炼丹师,全部遁往数百万里外的一处金色的竹山之上!

  竹界之中,共有七万余座黑色的竹山,遍布竹界各处。

  竹界地底,布置着仙虚上品的大阵,镇压着四头凶兽孽离!

  这七万余黑色竹山,皆是大阵的阵眼!

  而那金色竹山,便是所有阵眼的阵力源泉,其上布置着重重药魂封印。

  镇压凶兽孽离之人,是前代某位竹皇。那位竹皇不仅是一名仙虚级阵法师,更是一名七转下品的炼丹师。

  此人将丹阵之术合二为一,在竹界之中布下大阵,镇压住四头孽离凶兽。

  想要解封阵法之下的孽离,不仅要求破阵者拥有不俗的阵术,更需要有大量炼丹师提供药魂之力,破去金色竹山的七转药魂封印,令阵力枯竭,才有望破开大阵。

  百黎一族曾一度负责看守大阵、镇压孽离,历代族长都是闻名四方的阵法师,且对竹界大阵了如指掌。

  此次百黎王负责破解竹界大阵,凌竹子负责护法事宜,而祝洪、孙玉及其他炼丹师则负责破开金色竹山的七转药魂封印。

  此次屠竹计划的布局十分周密,藤殿从万年之前就开始在东树海布局。

  一切都按照藤皇、万长空的剧本进行着,唯一的漏算,是宁凡!

  万长空的目光如鹰隼般锐利,死死将宁凡锁定,舔了舔舌头。

  有意思,真是很有意思啊,区区一名太虚修士,竟然能成为此次屠竹计划的唯一变故。

  多么有意思的蝼蚁,明明如此弱小,却敢于触怒藤皇,杀藤皇爱徒。

  明明如此弱小,却能逃脱三名碎虚的杀劫,还反击似地擒走藤纤柔。

  碎虚之下皆蝼蚁...此子明明只是太虚蝼蚁,却能挡住他分神一击,未被傀化,真是很有意思啊!”

  如此有意思的小辈,必须一点点玩死,才更有意思,不是么?

  不得不说,万长空的思维十分变态。他自认为有瞬杀宁凡的实力,却偏偏要一步步玩死宁凡。

  他艹控了无数生傀,明明可以干脆利落地血屠牧野,却偏偏要让生傀们与他们的亲朋好友彼此杀戮...

  藤殿为妖,柳殿为魔,竹殿为神。

  因为年少之时的一些变故,万长空曾被至亲背叛,姓格相当扭曲。

  他厌恶所谓的正道,厌恶道貌岸然的玄修,厌恶亲情友情爱情,厌恶那些以为奋斗可以改变命运的蝼蚁!

  他杀过的人不比宁凡少多少,且每次杀戮的手段都十分残忍。

  他没有宁凡那样坚强的道心,他杀人并非心存执念,仅仅是杀人取乐而已。

  在他看来,宁凡是蝼蚁,蝼蚁必定会死在他这等强者手中,这是蝼蚁的宿命。

  蝴蝶飞不过沧海,蚍蜉撼不倒大树,螳臂挡不住车轮,蝼蚁敌不过强者!

  在万长空看来,宁凡明知不敌还要决战至死,是十分愚蠢的行为。

  所以他决定一步步虐死宁凡,看宁凡渐渐放弃希望、最终绝望的表情,那会让他感到快乐。

  “呵呵,祖竹树灵啊,你去杀了他吧,不过记得要一点点杀死他,千万不要太快,那样就没意思了。”

  万长空勾动指间银线,一声令下,有着碎虚三重天的祖竹树魔猛地出沉重的步伐,挥动数以万计的魔臂。

  一瞬间,宁凡四面八方的长空之上,骤然碎裂出数十万个巨大的虚空裂缝。

  同一时间,所有的虚空裂缝之中各自坠下一颗颗青火腾空的巨大陨石!

  数十万陨石朝宁凡当头砸落,那恐怖的威势,足以轻易灭杀碎虚之下一切修士!

  “你似乎下手狠了些,此子必死于此术之下...”

  万长空冷笑一声,心道宁凡必死于树灵一击之下。

  但他话语刚落,忽然目光一沉,旋即表情难看之极。

  数十万陨石相继坠落,将数百万里内的竹界树木焚烧一空,火海连天,大地被砸出一个个巨坑,山河破碎,满目疮痍!

  宁凡处在此术的攻击中心,但却并未死在此术之下!

  漫天陨石轰落,宁凡眼中寒芒闪烁!

  他不知万长空等人有何谋划,只是对方若想杀他,他绝不可能束手待毙的!

  他不需要知晓敌人有何图谋,他只需知道对方是敌人,这便足矣!

  宁凡猛然一抖鼎炉环,身旁粉光一闪,立刻走出一个粉衣女子。

  而宁凡则立刻吩咐道,“柔儿,砍碎这些陨石!”

  粉衣女子刚刚离开鼎炉环,还未来得及跟宁凡吵几句嘴,便听到宁凡一句命令。

  再一见外界竟处在十分恐怖的法术攻势之中,漫天都是陨石攻击,粉衣女子只觉头皮发麻。

  她二话不说,即刻扬起紫藤剑,将漫天陨石斩落十之七八!

  她,正是在鼎炉界教导诸女卫的藤纤柔!

  一见藤纤柔竟然助宁凡抗衡树魔,万长空登时一怒,

  “藤纤柔!你乃我藤殿紫藤宫宫主,竟助外人抗衡老夫,活腻了吗!凭你区区碎一修为,竟敢与老夫为敌,简直是找死!”

  藤纤柔欲哭无泪!

  她神念一扫,便发现眼前不仅有碎三树魔发动陨石攻击,更有万长空杀气腾腾地环伺!

  “陆北!你究竟惹了多大的麻烦!一具万长空的碎一分神,一具碎虚三重天的树魔,嗯?远处还有一道碎一修士的气息,一道归元无敌的气息...撤退吧,敌人太多,就算你再厉害,再加上我帮忙,也不是这群人的对手!对方有万长空在,不能惹!”

  藤纤柔没好气地言道。

  任何一个女人,前一刻还在鼎炉界悠闲喝茶,后一刻便被突然召出来抗衡千军万马,都不会有好心情的...

  她虽然归顺了宁凡,虽然暗中猜测宁凡是一名碎虚三重天的老怪,却并不认为宁凡能敌得过眼前的诸多强敌——万长空!

  眼前的诸多强敌,最令藤纤柔忌惮的人,并非眼前碎三境界的树魔,而是万长空...

  她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不知道藤皇的屠竹计划,不知道宁凡为何会和万长空、树魔杠上。

  她更加不知道的,是万长空究竟来了多少分神,这才是她最最关心的问题。

  她在藤殿呆的时间不算短了,深知万长空的厉害。

  她曾亲眼见过万长空12具分神齐出,能和藤皇一战不落下风。

  一见敌人里面有万长空,而自己刚一出场就把万长空的仇恨全部拉走,藤纤柔心中大感不妙,只想赶快逃离战场,哪有半点战意...

  “逃?逃跑并非上策...”宁凡眉头紧皱,此刻,其储物袋中的传音音圭之内,不时传出扶桑一族的求救之声。

  扶桑一族在姬水城,错非姬水出了大变故,汤雄等人不可能传出求救传音...

  扶桑一族只言片语的传音,无法将整个事情描摹清楚。

  但联想起藤皇之前匆匆离开竹界的举动,宁凡可以确信,东树海中必然出了天大变故!

  外界,姬水城中,正有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降临!

  逃离外界,仍是绝境,还不如在此地灭尽敌寇,再作计较!

  “不要怕,你去挡住碎三树魔即可,我去灭杀万长空的分神!此人虽给我十分危险的感觉,但其分神只有一具,未必不可斩杀!”宁凡一面一拳轰碎几颗陨石,一面安慰着藤纤柔。

  虽然对藤纤柔而言,宁凡的话并未安慰就是了。

  一听宁凡的话语,藤纤柔只觉得头更大了。

  什么?他在说什么胡话?让她这手无缚鸡之力的碎一小女子去打碎三树魔?他是不是疯了?

  她不敢跟万长空的分神打,因为她惧怕万长空的凶名。

  她当然也不敢跟碎三树魔打,碎一跟碎三的差距可不小,她又不是那种能越级杀敌的天骄人物...

  她虽然是个碎虚老怪,但只是一重天修为,放在万长空、碎三树魔这种级别的强者面前,根本不够看啊!

  他让她不要怕,她怎么能不怕!

  “放心,我会让它们帮你,共同抗衡祖竹树魔!执火,紫电,呼风,青霜,山崩,现!”

  宁凡猛地一拍储物袋,祭起五个泥人玩偶。

  五个泥偶迎风而长,瞬息之间化作赤、紫、绿、青、黄五个万丈巨人!

  这五个万丈巨人,皆是碎一修为的天劫傀儡。藤纤柔亲手帮宁凡擒下这些傀儡,已经见过一次,再见这五具傀儡,倒没有多少惊讶。

  但万长空的眼中却闪过一丝震惊之色。

  “天劫傀儡...竟然是碎一境界的天劫傀儡!!!”

  那震惊之色瞬间化作贪婪,他虽也有碎虚修为的生傀,但死傀之中却并无碎虚傀儡。

  他可以凭悼亡秘术炼制碎虚生傀,本身的傀儡术却仍不足以炼制真正的碎虚死傀。

  万长空没有细想宁凡如何得到这些天劫傀儡,他此刻只有一个打算,杀了宁凡,夺走傀儡!

  “悼术,生傀!”

  他大手一挥,无数银线凭空浮现,朝五具天劫傀儡卷去。

  他的生傀之术不但可将活人、死人炼为生傀,更可轻易夺走他人的傀儡!

  此术无往不利,万长空的这具分神拥有碎一境界的修为,自信有十成把握直接制服五具傀儡。

  但银线刺入这些傀儡的一瞬间,五具傀儡身上的黑色月牙齐齐闪烁起来。

  一瞬间,但凡刺入五傀的银线,全部被黑月印记焚成飞灰消散!

  “那是!那是!”在看到那些闪烁的黑月印记之时,万长空平生第一次发自心底地生出恐惧、胆寒的感觉!

  他少年之时,曾是一个资质平庸的傀儡师。若非因为误吞一宝,偶然觉醒出悼亡魔脉,并获得几种悼亡族的秘术传承,他定会一世平庸下去,绝不可能有如今傀皇之名!

  他获得的悼亡传承中,曾提过这黑月的可怕!

  这黑月的神通,是悼亡一族的最高秘术,是唯有北天祖帝一人才会使用的秘术!

  悼亡族之所以厉害,在于生傀之术等秘术的强大,可将敌人傀化,收为己用。

  但无论悼亡族人的傀儡术有多么厉害,都要受到北天祖帝的压制!

  北天祖帝有一式神通,以黑月为印,可令亿界傀儡臣服!

  再厉害的傀儡师,对上北天祖帝,都只有败亡一途!

  在万长空获得的传承之中,流传着一句话!

  ‘悼亡傀术,天下无解!若逢黑月,逆之则灭!’

  万长空不知黑月神通具体指的是什么神通。

  但这一刻,他看到了五具傀儡之上的黑月,竟根本生不起与宁凡一战的勇气!

  他只觉得自己一生所修的傀儡大道,都要崩溃在那黑色的月光中!

  他的悼亡魔脉,他的傀儡之血,他一切的一切,仿佛都让葬送在那黑色月牙之下!

  他的分神也是按照悼亡族秘术祭炼而来,这具分神,险些在黑色月光中直接崩溃!

  太危险!这黑色月牙太过危险!对万长空而言,简直是克星一般的存在!

  这一刻,万长空不敢轻率地与五具傀儡交锋!

  这一刻,即便宁凡只是一名太虚修士,万长空却觉得宁凡比碎三境界的树魔都危险!

  一切只因他平生最大的依仗便是傀儡术,而其傀儡术在那黑月面前,好似一文不值一般!

  万长空猛地一拍储物袋,祭出一个金色玉简。

  那玉简之中记录了一式碎虚六重天的封印之术,是藤皇为了拉拢他,赠送给他的保命之物!

  如此级别的封印之术,便是封印竹皇级别的强者,都能封印不少时曰了!

  这一刻,万长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使用了这个保命之物,一把按碎金色玉简!

  “困!”

  金色玉简破碎的一瞬间,大地之上忽然出现一个巨大的金色漩涡,金光耀世,波及竹界大地千万里范围!!

  那漩涡生出一股莫大的吸力,将宁凡、五傀、藤纤柔全部吸入漩涡之中!

  那吸力无差别地封印竹界之内的一切修士,连碎三树魔都被吸入漩涡之中。

  百黎王、祝洪等诸多修士生傀,亦全部被吸入漩涡之中!

  整个竹界之中,顷刻间便只剩万长空一人安然无恙。

  他乃施术者,不会被漩涡封印。

  而所有被吸入金色漩涡之人,都被暂时封印进法术空间之内了。

  在封印了宁凡之后,万长空才发觉,自己全身都已被冷汗淋湿。

  他并非惧怕宁凡,他最忌惮的仅仅是那个黑色月牙的神通...

  将宁凡等人尽数封印,万长空望着空无一人的竹界,渐渐镇定心神。

  “那黑月神通给我的感觉太过危险,故而老夫只能出此下策,将陆北等人姑且封印...正面与此子对上,恐怕会有危险啊!”

  “封印陆北,绝对有这个必要!‘若逢黑月,逆之则灭’,老夫身怀悼亡魔脉,恐怕天生就被那黑月克制...不过麻烦的是,百黎王、祝洪等人同样被老夫封印...他们可是此次解封孽离凶兽的关键人物,少了他们,破解大阵就要困难许多...”

  “罢了,幸而老夫手上还有不少生傀,其中也有一些高阶阵法师、炼丹师,但愿能凭他们的力量,解封凶兽孽离...”

  “趁陆北被封印,老夫便在竹界解封孽离。此地封印的四头孽离之中,最低修为者是碎虚三重天的凶兽,最高修为者是碎虚五重天的凶兽...若解封四头孽离,纵然陆北的黑月神通再可怕,老夫也不惧!届时,老夫可借四头凶兽之力,灭杀陆北,避过与此子的交锋!”

  “除却诡异的黑月之术,区区陆北根本不值一提!”

  万长空遁光连闪,遁至金色竹山,一拍傀儡袋,放出五十多具化神、炼虚修为的生傀。

  这些生傀之中,有一部分是阵法宗师,余下的则有2名六转丹师,18名五转丹师。

  “老夫令你们不惜一切代价,破开此处大阵,若办不到,老夫有的是办法让你们痛不欲生!”

  万长空对这批生傀狠狠威胁道。

  ...

  金色世界之中,宁凡目光一沉。

  他竟被困在这处金色世界之内了...

  身旁,则还有碎虚三重天的祖竹树魔环伺。

  吼!

  一声魔吼之后,树魔好似发狂一般,朝宁凡等人袭来...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