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92章 ‘傀皇’万长空!

第592章 ‘傀皇’万长空!

  一夜过去,宁凡身影一晃,出现在竹皇宫之外,徐徐步入宫中,直接朝正殿走去。

  今曰,包括他在内的11名六转炼丹师及16名五转炼丹师,将进入祖竹所在的小千禁地,为祖竹诊病。

  阶下立着4名六转炼丹师,以及3名五转炼丹师,宁凡是第8个到来的炼丹师。

  在宁凡到来后不久,其他炼丹师陆陆续续地到齐。

  当27名炼丹师全部到来之后,正殿之中,忽然闪过几缕淡淡青光。

  青光散去,浮现出竹皇的身影,在其身后左右,则分别侍立着六长老、八长老。

  六长老道号为凌竹子,是一名古板的玄门修士,有着碎虚一重天的修为,修树神之道,平生最厌恶杀人如麻的魔修,曾因此对宁凡不喜。

  八长老即是百黎王,修为已是归元无敌的境界。

  今曰的百黎王,表情不似往曰那么死气沉沉,眼中满是霸道张狂之色。

  他从出现之后,只看了宁凡一眼,此后再未朝宁凡投去半点目光。

  宁凡斜睨了百黎王一眼,眉头微微一皱。

  他与百黎王当面相见过一次,暗中则窥探过百黎王数次。

  每一次窥探百黎王,百黎王的眼神都是空洞麻木状,但今曰,百黎王的眼神却如正常人一般,没有任何异样...

  这种状态的百黎王,反倒可以给宁凡一丝极淡的危险感觉...

  “诸位大师不远万里前来助本皇治疗祖竹,本皇感激不尽!今曰本皇在此许诺,只要诸位可以治好祖竹之症,本皇必定会给予诸位不菲的报酬!”

  “祖竹被本皇封印于竹界之中,那是一处小千世界,长存于姬水城上空,诸位且随本皇前往竹界,亲眼见一见祖竹,看能否治好祖竹之症!”

  竹皇言罢,袖袍一卷,青光大现。

  青光将在场诸人一卷,化作一道流光腾飞而起,朝姬水城上空飞去。

  竹皇的遁速极快,远非宁凡可比。

  遁光一路朝天空疾驰,越往上空飞行,空中天风越多,所受到的天风阻力便越大。

  长空百万丈之上,天风如刀,可轻易灭杀金丹、元婴修士。

  如此高度,根本不是寻常修士可以飞上来的。

  竹皇的遁光穿越天风层,又朝上飞了数千万丈距离,进入苍穹之上的罡风层。

  罡风威力十分可怕,足以轻易撕裂化神修士的身体。

  在这个高度,一些只有化神修为的五转炼丹师已受不住此地的风压。

  若非有竹皇布下的青光护体,这些化神丹师必定会陨落于罡风之中。

  竹皇遁光一路朝苍穹之巅飞去,足足飞了一个时辰。

  此地的罡风已全部消失,化作黑色的虚空之风...虚风!

  虚风之威,足以轻易撕裂普通窥虚修士的身体。

  若虚风形成足够规模的风暴,便是冲虚、太虚修士也未必能在风暴之中全身而退。

  在场的六转炼丹师皆是炼虚修士,不惧天风、罡风,却不能不忌惮虚风。

  纵然是沧海树主、祝洪等见过大场面的六转上级丹师,都目光凝重起来。

  倒是孙玉面色格外镇定,不,与其说是镇定,不如说,孙玉今曰的表情有些麻木,没有笑容,没有畏惧。

  宁凡目光斜睨孙玉一眼,略感古怪。

  昨晚宫宴之时,孙玉还和他相谈甚欢,十分亲近。

  但今曰见面之后,孙玉连招呼都没和他打一声,态度十分冷漠。

  才过去一夜,孙玉对他的态度竟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真是十分奇怪啊...

  宁凡尚在思索,竹皇的声音在这时传入众人耳中。

  “通往竹界的界门,就在姬水上空的苍穹之巅,在‘虚空风眼’之中!”竹皇淡淡道。

  “什么!虚空风眼!”

  一听说通往竹界的界门竟位于虚空风眼中,除却宁凡、孙玉及两位竹殿长老,所有丹师全部面色大变。

  虚空风眼是在虚风最强盛之处天然形成的风之漩涡,风眼中的虚风规模远超常人想象,便是寻常碎虚修士,轻易也不敢进入风烟之中!

  竹殿将祖竹藏于竹界之中,而通往竹界的界门则藏在苍穹之巅的虚空风眼内。

  普通人若想潜入竹界,面对两个难题。

  其一,必须有穿越虚空风眼的把握;其二,必须拥有打开界门的令牌。

  有了这两个前提,外来者才可进入竹界。

  而竹界之后,还生有祖竹,祖竹之内更有碎虚三重天修为的树灵。

  一般人就算潜入了竹界,但碍于树灵的存在,也无法打祖竹的主意。

  竹殿将祖竹藏于此地,十分安全。

  树皇遁光一路上天,一直飞到苍穹之巅!

  此地是下界修士能够飞至的最高处,再高的天空,则被数之不尽的破界之光阻挡。

  若突破这层破界之光,便可离开树界,飞升进入更高位面的四天仙界。

  只可惜,破界之光威力异常恐怖,纵然是准备周全的散仙也难以穿越破界之光。

  宁凡的风烟一指固然厉害,但由于他对轮回的感悟止步不前,修为亦远远未达到散仙,即便是施展风烟一指,也很难破开破界之光...

  宁凡收回目光,不再看那破界之光,此光太过刺眼,若看得久了,甚至会令宁凡识海剧痛。

  他低下头,看着脚下一处海洋般巨大的黑色风眼。

  风眼中黑风绞动,一头生长在苍天之上的炼虚巨鸟,自极远处被风眼吸来,吸入风眼之中。

  那巨鸟不知是什么妖类,气息堪比冲虚修士强大,撑开双翼,足足六千丈巨大。

  但它方一被卷入风眼之内,立刻惨叫一声,强横之极的妖身被虚风撕碎成无数碎片...

  “连冲虚级别的凶兽进入风眼都是必死的下场...”一个个炼丹师不住吞咽口水。

  “诸位大师,小心跟在本皇身后,寸步也不要远离!有本皇神通保护,诸位进入虚空风眼不会有任何危险!若有人擅自离开本皇身侧,死在了虚空风眼之中,本皇便是想去相救,恐怕也救之不及的...”

  竹皇言罢,再次一卷袖袍,卷起无数青光,载着众人飞入虚空风眼之中。

  那风眼之内形成了一个冗长的隧道,直通虚空另一端。

  在虚空隧道的尽头,立着一个巨大的虚空光门,这光门竟然是以破界之光制成,若无令牌,是无法进入光门之中的。

  竹皇取出一块青色竹牌,朝巨门一招,巨门一颤之下,光华大现。

  无数光芒射出,朝在场诸人一卷,下一刻,诸人全部进入到光门之内的世界。

  这是一处一望无际的竹海世界,在世界的中心处,立着一株参天之高的巨大祖竹。

  祖竹之上被设下无数重封印,饶是如此,祖竹之中仍传说十分沉重的凶煞之气。

  天空中散落着翠绿如翡翠的竹叶,便连流云都是青色,带着竹香。

  宁凡神念散开,此界木灵气极浓,是修炼木属姓功法的最佳之地。

  在进入此界之后,他身体、血脉之中皆传来一股舒适之感。

  身体之所以舒适,是因为此地生长着一株祖竹!

  宁凡是小五行体的体质,上一次吞噬蛮龙树之后,木行体质便提升了许多。

  此地生长的祖竹,蕴含的木灵气是蛮龙树的无数倍。

  若非竹皇在此监视,宁凡几乎想要夺走祖竹,将之吞噬,促使小五行体的木行体质大幅提升了。

  同时,更可以令雨意提升至极其恐怖的境界。一品,不难...

  “要夺走祖竹么...”宁凡心中升起抢夺之念,但下一刻,却又打消此念。

  有竹皇窥伺于此,且祖竹体内还有一个碎虚三重天的疯癫树灵。宁凡若想抢夺祖竹,首先便得与竹皇、树灵一战,胜算渺茫...

  况且,宁凡得到过幽篁的恩惠,而幽篁的身份,是先代竹皇。

  有了这层关系,宁凡做不出对竹殿夺宝的事情。

  血脉之所以舒适,是因为宁凡身怀扶离妖血。

  据宁凡所知,这祖竹是某代竹皇所种,其下镇压着凶兽孽离。

  孽离曾是扶离,却不再是扶离,失去了所有扶离血脉。

  孽离一族,是扶离生生世世的奴仆,除非破除孽印,否则奴仆身份永世不消!

  宁凡立身于竹界之中,仿佛能听到这片大地之下镇压的孽离在呼唤他...

  “此地便是竹界,那一株参天之高的巨树,便是祖竹。祖竹被本皇设下无数封印,其中树灵无法逃出,不会伤害诸位大师。诸位大师可靠近祖竹,凭神念、药魂为祖竹细细诊病...嗯?”

  竹皇话说一半,忽然一顿。

  他的话语,全被储物袋中紧急作响的传音音圭打断。

  竹皇取出音圭,一听其中传音,面色不露半分,眼中却浮起一丝震惊之意。

  他转过头,对六长老、百黎王嘱咐了几句,而后对宁凡在内的所有炼丹师歉然道,

  “不好意思,姬水城中出了些变故,殿主长老不知如何处理,令本皇返回处理。”

  “本皇暂且离开竹界,此地留有二位长老,会负责保护诸位大师。待本皇处理完城中俗务,会回此地接诸位大师返回竹殿。这段时间之内,还请诸位大师同心协力,诊治出祖竹的患病原因,商议出一个办法,为祖竹治病...”

  竹皇言罢,也不与众人多言,直接遁光一闪,原路返回,顷刻消失无影了。

  他并不担心这批炼丹师对祖竹图谋不轨,也不担心祖竹伤害这些炼丹师。

  他亲手种下的无数封印,足以封住祖竹树灵,不会让树灵伤害此地丹师。

  他留下六长老、百黎王监视诸位炼丹师,这些炼丹师之中虽然有其他树海的人,却皆是炼虚、化神修士,无法在两名长老的眼皮子底下捣鬼。

  竹皇...离去了!

  在竹皇离去的一瞬间,宁凡心中一直以来萦绕的不安,在这一刻达到的顶点!

  这一刻,姬水城中正出现前所未有的诡异动乱。

  这一刻,竹界之中,同样出现的巨大变故!

  “死!”

  百黎王忽然双目血红,右掌一扬,变作血色虎爪,一爪奇袭,按向六长老的背心!

  这一爪之力,堪比碎虚一击!

  偷袭之下,六长老凌竹子毫无防备,直接被百黎王一爪击成重伤,如断线的风筝般坠落长空。

  好容易稳住身形,凌竹子咽下喉间甜血,惊怒之极地怒视百黎王。

  “八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

  竹皇刚离去不久,百黎王便暴起出手,重创六长老。其出手似早有准备,就仿佛他早已知晓竹皇会因事离去,留给他空隙偷袭六长老...

  宁凡目光一惊,一直以来,他始终以为百黎王仅仅是对他一人有所图谋,才做出种种诡异举动。

  他在竹皇离去的一刻,便提防着百黎王,生怕百黎王联合六长老对他出手。

  但宁凡怎么也没想到,百黎王第一个偷袭的不是他,反而是同为长老的凌竹子!

  非但宁凡想不通百黎王的动机,便是被偷袭的凌竹子都感到震撼与错愕。

  凌竹子想不通,百黎王为何要对他出手,他与百黎王没有任何恩怨!

  且百黎王若对宁凡动手,只算是私仇而已。纵然杀了宁凡,竹皇也只会责备百黎几句,不会治百黎王的罪。

  但若是百黎王对身为八长老的他出手,姓质就不同了。

  伤害了竹殿同僚,无论如何,竹皇不会轻饶百黎王!

  “你为何偷袭老夫,给老夫一个理由!”凌竹子大怒质问道。

  趁说话的机会,凌竹子拖延时间,暗中吞服疗伤丹药,恢复着体内伤势,提防着百黎王下一次出手。

  “理由么...本王奉主人之令,须杀尽此界之修,解封祖竹之灵,放出孽离凶兽,覆东竹,灭竹殿!这,就是本王出手的理由,你可以死了!”

  百黎王眼中升起森然杀机,冷笑不绝,好似一个冷酷无情的杀手。

  但他的眼神最深处,却藏着一丝挣扎、痛苦...他不想伤害竹殿任何人,他不想背叛竹殿,他不想令百黎蒙羞,但他没有办法控制身体!

  他的身体遵从其主的命令,要杀尽此地所有人,他的心,无法反抗!

  他就像一个傀儡一般被人艹纵,一切言行都在其主的监视之中...

  他的处境甚至不如傀儡...傀儡没有记忆,不会哀伤。

  他有记忆,有意识!

  他曾被人当做傀儡艹控,杀害了自己所有族人,连累自己所有族人成为生傀,那一刻,他痛不欲生!

  他奉了其主之令,派人暗杀宁凡。

  但他仍留有一些意识,没有彻底贯彻主人命令,派去的杀手皆没有斩杀宁凡的实力。

  他派去那些杀手,只是送死之人。

  那些杀手,都是生傀,都是他的族人,如他一般不死不活的被人艹纵着!

  他送族人们去死,动机只有一个...让沦为生傀的族人们,在死亡之后获得解脱!

  百黎王再一次望向宁凡,他的眼中流露出一丝乞求之意。

  他想求宁凡杀了他,解脱了他,只是这句话,与其主意志违背,无法言出。

  他已数次送出战帖,暗示宁凡杀戮其族人,杀戮他自己...

  这一刻,百黎王心中所想的明明是死于宁凡之手,逃离这生傀的命运。

  但他的身体,却不听使唤地朝凌竹子冲去,抬手祭起一个巨大的磨盘法宝,誓要将凌竹子斩杀于此!

  “找死!百黎!你虽是归元无敌的修为,但想斩杀老夫这等碎虚修士,却是痴心妄想!”

  凌竹子怒极反笑,扬手祭起一个金色拂尘,准备反击百黎王。

  一个个炼丹师大气也不敢出,纷纷在长空之上倒退千里万里,唯恐被二人斗法波及。

  宁凡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浓。

  在凌竹子祭起金色拂尘的一瞬间,一直安静不动的孙玉忽然朝凌竹子身后冲去。

  他手持一个银色玉简,猛然按碎。

  下一刻,银色玉简之中,飞出一个银发老者的虚幻身影。

  那银发老者出现的一瞬间,宁凡心中的警兆达到巅峰!

  那银发老者看也没看宁凡一眼,或许在他看来,此地最需立刻灭杀的不是宁凡,而是凌竹子。

  “悼术,生傀!”

  银发老者一指点向凌竹子背心,他的出现大大出乎凌竹子的预料!

  银发老者一指之力,化作数之不尽的银色细线,刺入凌竹子背心血肉之中!

  在刺入凌竹子背心的一瞬,那些细线仿佛全部化作吸血的水蛭,在凌竹子体内猛地一吸,将其元神之力生生吸走一半!

  凌竹子本已重伤,骤然失去一半元神之力,气息立刻萎靡下来。

  他痛苦地催动拂尘法宝,击退百黎王的磨盘,转过身,怒视银发老者!

  “万长空...是你...今曰来的,不知是你十二分神的第几分神...”

  “你,无需知道!”

  银发老者猛地一扯银线,将凌竹子元神之力彻底吸空。

  下一瞬,凌竹子双目变得空洞,化作一个行尸走肉般的生傀,竟在长空之上向银发老者跪倒。

  凌竹子不甘,他灵魂深处,有一股浓浓的不甘,他不甘心向万长空跪拜!

  但他的意志无法传达至身体,在成为生傀的一刻,他已沦为万长空的傀儡,再无反抗的可能...

  “他...他是万长空!是西树海的‘傀皇’万长空!他拥有十二具碎虚分神!”沧生树主大惊。

  “傀皇...这么久远的称呼,想不到树界之中还有人记得。”

  银发老者冷冷一笑,催动着指间无数道细若无物的傀线。

  在他的身侧,立着百黎王、孙玉、凌竹子三具生傀!

  而原本与诸多炼丹师站在一处的祝洪,大笑一声,飞至银发老者身后。

  “万长老,之后你还需借我药魂之力解封凶兽孽离,此刻你需好好保护我才是。击杀此地炼丹师的事情,就无须我出手了吧?”祝洪笑问道。

  “你无须出手,此地有老夫一具碎一分神坐镇,足以横扫!”

  银发老者的目光忽然扫向宁凡,冷笑道,

  “你,就是陆北?藤纤柔就是被你擒下的?老夫很好奇,凭你区区炼虚境界的修为,何以擒下碎虚境界的藤纤柔。你的实力,应该不弱吧...呵呵...”

  嗤!嗤!嗤!

  在万长空冷笑的一瞬间,无数银色细线忽然出现在所有炼丹师的脚下。

  一个个五转、六转炼丹师,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俱被细线刺入体内。

  只一个瞬间,除宁凡外的所有炼丹师都被万长空灭去元神、妖魂,沦为不死不活的生傀!

  唯有宁凡一人,在细线出现的一瞬,便似有所觉,猛地抽身飞退。

  同时周身缠绕起黑色魔火,将近身的所有细线焚烧成灰,避免了被万长空傀儡化的可能。

  虽逃过一击,但宁凡心中震撼却绝对不轻。

  若他刚才后退地稍慢半分,便会如其他丹师一般,被万长空一瞬间炼成生傀!

  他冷冷注视着银发老者,目光空前凝重。

  此人就是万长空,是万年前血屠冥罗族的狂魔...

  从之前沧海树主的只言片语中,宁凡了解到,万长空拥有十二具碎虚分神,而眼前的这具,便是十二分神其中之一...

  这万长空的神通好生可怕,这究竟是何神通!

  “哦?你竟挡下了老夫一击?有点意思。不过不知你可否挡住它的一击呢...”

  万长空冷笑一声,勾动指间细线,并取出一个净瓶法宝当空祭起。

  下一刻,远方的祖竹之中,忽然传出一道凶残嗜血的吼叫。

  净瓶法宝中盛放了一滴火红的液体。

  随着净瓶一倾,火红的液体滴在巨大的祖竹之上,整个祖竹之上的封印忽然燃烧起来,继而全部焚毁!

  这一刻,封印于祖竹之内的疯癫树灵...脱困!

  整个祖竹之上,无数的枝杈化作魔手,无数的竹叶之上长出魔瞳。

  祖竹拔地而起,化作一个巨大的树魔,拥有碎虚三重天的修为!

  在其拔地化魔的一瞬间,竟朝着万长空方向猛地一跪!

  他,亦是万长空的生傀!

  万年之前,祖竹树灵疯癫,那并非是疯癫,仅仅是被万长空傀化的过程!

  “祝洪、凌竹子、百黎、孙玉,尔等前去解封竹界地底封印的四头凶兽孽离!老夫要带着这碎三境界的树魔,与陆北小友好好过几招!慢慢地,杀死他!”

  ...

  此时此刻,姬水城中,一片大乱!

  无数修士自相残杀,血流成河!

  11个模样相同的银发老者,藏身于牧野国各处,冷眼旁观着这场自相残杀的剧目。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