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87章 竹皇上门

第587章 竹皇上门

  青海之中,冰岛之上,宁凡服下固虚丹,调息数日之后,借丹药之力,彻底稳固太虚境界。

  待境界彻底稳固之后,身形一遁,遁速达到太虚级,在召出黑火八翼之后,遁速则接近归元太虚,一遁可行50万里。

  宁凡化作一道黑火遁光,在青海之上分海疾行,气势愈加内敛。

  这一次突破太虚,他开辟出古神第一神窍,修出王族神血,自斩其心十万年。

  在经历过十万年斩心之痛后,其道心之坚,非常人可以想象。

  他化作遁光疾驰,一路朝寒苍国返回。

  当他返回寒苍国之时,思罗竹海的大阵才刚刚布下三分之一而已。

  竹海之外,寒苍八族的八名老祖在竹海之外等待已久。

  随着雪松族等四族被灭,寒苍十二族尚余八族。

  八族之中,老祖为太虚修为的仅有三族,余下的五族老祖皆只是冲虚修为而已。

  八族老祖之中,有魏紫族的魏峰老祖,亦有秦楠族的大长老秦霜子。

  八人神情恭敬,不持刀兵,来此倒无恶意,仅是来交好冥罗族,并商议些许事情。

  他们在此等待与宁凡一见,已等了数日。

  宁凡不在竹海,自不会接见他们,而他们倒也不敢擅闯竹海。

  “这陆北仅是一名问虚修士,就算能够独灭雪松四族,战力最多也只是达到归元太虚而已...这架子未免有些大了吧,我等八祖老祖求见于他,他竟避而不见,将我等晾在此地数日!”

  寒苍八族之中,玉树族的玉楼老祖不满地哼了一声,此人是太虚修为。

  “玉楼道友慎言,须知言多必失。”秦霜子含笑提醒道。

  “那陆北的神通,可不是普通归元太虚可比,你并未亲眼见过,自然不惧。”魏峰老祖摇摇头,对玉树老祖不以为然道。

  玉楼老祖顾忌宁凡威名,不敢再多言。

  便在这时,竹海之外忽然飞来一道遁光,由远及近,化作一个白衣青年的身影降落于地,正是宁凡。

  一见竹海之外立着八名老者,宁凡目光不为所动,朝八人一扫,见八人服饰之上绣着寒苍八族族徽,立刻洞悉八人身份。

  “冥罗陆北,见过寒苍国诸位道友。”言语并无傲慢,自然也无谦卑,仅是平淡的语气。

  语气虽淡,但身上隐而不发的太虚气势却微微散开。

  感知到这股太虚气势,魏峰、秦霜子等八祖老祖立刻目光一震,各自心中暗道。

  “这陆北不是一名问虚修士么,何时成了一名太虚修士...”

  “原来此人是一名太虚老怪,难怪能够独灭雪松四族,想必此人距离成功归元已然不远。”

  玉楼老祖目光浮现几缕震撼。

  他察觉到宁凡太虚气息之后,立刻暗中散出神念,试图再探宁凡底细。

  其神念极为不弱,比普通太虚还强三分,但扫在宁凡身上,神念立刻如同泥牛入海,消失无踪。

  玉楼老祖目光一震,没有多说什么,但望向宁凡的目光已再无一丝不满,只有客气。

  “陆道友无须客气,我等八族老祖前来,是想和道友商谈一些事情。”魏峰客气抱拳回礼。

  “原来如此,既然诸位有事与陆某商谈,不妨移步思罗城,再做商议。”宁凡言道。

  “如此甚好。”

  八名老祖随宁凡遁入竹海,进入思罗城。

  他们所欲商谈之事,是未来数万年内寒苍国的势力划分。

  雪松四族覆灭,寒苍只剩八个炼虚大族,而拥有宁凡坐镇的冥罗族,无疑有资格成为寒苍大族。

  四族覆灭,冥罗崛起,寒苍国内的势力变动,自然是巨大的,需要重新商议。

  宁凡早已决定将整个思罗竹海带走,自然也会将冥罗族一并带回雨界。

  故而对于寒苍国未来的势力划分,他实际并不看重。

  对于八族老祖划分寒苍国的任何建议,他皆没有异议。

  他独灭雪松四族,雪松四族的地盘自然落入冥罗族的口袋。

  八族老祖想要花费一定代价,从宁凡手中分一些雪松四族的附属势力、地盘。

  这些要求,宁凡倒也答应下来,甚至将雪松四族的附属势力、地盘全部卖给八族。

  反正他也不会留在寒苍国,要这些何用。

  一番交易之后,八族共支付给宁凡500亿仙玉,8000枚道晶。

  随后,八位老祖留在思罗城中,整整数日都在与宁凡交流修炼心得,随后心满意足地离去。

  送走八族老祖,宁凡神念探入储物袋,细数其中的道晶数量,微微一叹。

  如今他身上的道晶数量,约莫有3万枚,相当于1500亿仙玉。

  道晶是四天之上的货币,但还有另一个用途...

  宁凡曾在雨殿获得雨祖的归元法诀,以及不少其他种类的归元法诀。

  所有的归元法诀都有一个共同点...

  想要归元,需要吞噬大量的道晶...

  归元太虚之所以远强于普通太虚,胜在令法力甲子归元。

  所谓的归元,指的便是通过吸收道晶之力,将甲子法力转换为元会法力。

  理论而言,普通太虚修士修炼出3600万甲子法力之后,便可开始法力归元。

  而归元成功之后,便可着手突破碎虚。

  归元之后,拥有的元会法力越多,突破碎虚的几率自然越高。

  归元需要吞噬大量的道晶,每一枚道晶可归元千甲法力。

  一名拥有3600万甲子法力的太虚修士,若想归元成功,需要吞噬36000枚道晶,等价于1800亿仙玉...

  而3600万甲法力的归元太虚,仅属于最弱的归元太虚。

  若是法力浑厚一些的归元太虚,消耗的道晶更多。

  归元是突破碎虚至关重要的一步,十分烧钱。一般而言,唯有底蕴雄厚的大势力,才有足够财力培养出归元太虚...

  宁凡露出沉思之色,他如今刚刚突破太虚,法力为2110万甲,还不到归元的时候。

  按他的计划,起码拥有七八千万甲法力之后,才会开始归元,冲击碎虚瓶颈。

  若如此,起码需要准备七八万道晶才足够吞噬。

  从今日起,倒是不能再随便挥霍道晶了。

  他召见了青黛在内的七名冥罗祭司,将带走整个思罗竹海的计划告知诸人。

  青黛已从师父那里听说,宁凡要收走整个思罗竹海,倒不惊讶。

  谷罗、须罗等六名祭司,却是第一次听说这个震撼消息,表露出十足的惊讶之色,却并未提出任何反对意见。

  大阵仍在紧锣密鼓的布置着。

  宁凡按照与广寒子的约定,在成功修复执火、紫电二傀之后,将之抹灭记忆放走。

  随后,宁凡亲自指点冥罗族人,布置覆盖思罗竹海的巨大阵光。

  半个月之后,大阵布置成功。

  夜色降临,这是宁凡留在寒苍国的最后一夜,也是冥罗族人留在寒苍国的最后一夜。

  大阵是木系大阵,受日光影响威能。明日正午日光最盛之时,便是带走整个思罗竹海的时刻。

  此夜,宁凡独自行走在思罗竹海四百万里的地界,最后一次检查每一个阵眼、阵纹的布置是否无误。

  他行走在月下竹林之中,忽然收住脚步,目光微微一凝。

  在其前方一排湘妃竹之后,忽然走出一个身披竹甲的中年大汉。

  这大汉相貌威仪不凡,目光十分锐利,隐含着一股隐而不发的皇者之威。

  他气势不露一分,却深沉如海。

  他周身缠染着绵绵竹意,那竹意达到了二品!

  宁凡细细打量此人,心中暗暗判断,此人气势不输于雨皇,多半是一名碎虚五重天的修士。

  通过重重迹象判断,此人的身份呼之欲出。

  “冥罗陆北,见过竹皇。不知竹皇莅临寒苍,有何指教?”

  宁凡言语不卑不亢,身上一股隐而不发的皇者之威,将中年大汉的皇者之威完美挡住。

  他暗暗猜测着竹皇来意,却并无惧色。

  如今他身怀五行傀儡,更有藤纤柔、洛幽相助,且得五剑灵帮助,可自如使用夏皇剑。

  纵然是面对碎虚五重天的竹皇,宁凡或许不敌,却有足够的自保之力,能从竹皇手中逃出生天。

  宁凡自不惧怕竹皇对他不利,且竹皇也并未散露一丝敌意。

  “眼力不错。本皇正是东树海的皇者,今日寻你,是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竹皇表情冷漠而威严,表情古板,似乎从不言笑。

  “第一个问题,你是一名雨界修士,可是如此!”

  一听竹皇提出此问,宁凡心知,自己身份多半已被竹皇看破,故而也不作伪,回答道。

  “不错。”

  竹皇点点头,继续问道。

  “第二个问题,你入树界,有何图谋!”

  “我入树界,本来是为前往火树族,浸泡祝融之泉。不过如今,我还多了另一个目的,想要搜集树祖果,突破一品雨意。”这个问题,宁凡没有隐瞒的必要。

  他本就想从竹殿获得一些树祖果,如今遇上竹皇,自然需要提一提的。

  “原来如此...你本欲前往西树海火树族,但偏偏得罪藤皇,故而放弃前往火树一族,转而来到我东树海,开始搜寻树神果提升雨意。如今雨意三品,便转而搜寻树祖果...从动机来看,你对我东树海并无威胁。”

  “只要你对东树海没有威胁,本皇自不会对你如何。至于树祖果,此物是竹殿至宝,数量并不多。突破一品意境十分困难,需要的树祖果数量非你可以想象。如你所见,本皇自身也未突破一品意境,皆因竹殿如今剩余的树祖果不足以突破一品意境...不过,若你愿意帮本皇做些事情,本皇可以给你足够树祖果,助你雨意突破二品...此事之后再谈,本皇此刻还有问题问你!”

  竹皇的话,让宁凡略感失望。

  宁凡本想借助竹殿树祖果突破一品雨意,如今看来,这个愿望难以实现了。

  二品雨意可以期待,一品雨意却需要另寻办法了么...

  “第三个问题,你是否要将幽篁先祖带往雨界!”

  竹皇的目光忽然沉了下来。

  宁凡得罪藤皇,与他无关,他可以不过问。

  宁凡灭雪松四族,是四族咎由自取,他也可以不过问。

  但宁凡企图带走竹殿先祖的残魂,此事竹皇于情于理,都不能不过问!

  竹皇此次前来寒苍国,正是想要阻止宁凡带走幽篁的计划。

  宁凡目光亦是一沉,他带走幽篁,只为让木罗、幽篁重逢。

  若竹皇从中干预,只需要轻轻挥手,破坏大阵,宁凡便无法带走幽篁了。

  “不错,我确实准备将幽篁前辈带往雨界,不过此举征得了幽篁前辈的同意,更是为了完成幽篁前辈一世夙愿...”

  “这是幽篁先祖的意思吗?”

  竹皇眼中阴沉之色徐徐散去。

  而月下竹海之中,一名青衣美妇徐徐浮现在竹皇面前,正是幽篁。

  “不错,这是我本人的意思,是我要求陆北带我前往雨界的。我为你之祖,前往雨界是我的夙愿,你想要阻止我么?”幽篁眼中,带着一丝凌厉的质问之色。

  “若先祖想要前往雨界,本皇自不敢阻拦!”

  竹皇面对宁凡之时,不露任何多余表情。但面对幽篁之时,却露出敬畏之色,抱拳恭敬侍立。

  叶落归根,不可忘祖...他虽是高高在上的竹皇,却也不敢忤逆先祖。

  他本想阻止宁凡带走幽篁,但若此事是幽篁的意愿,他便不敢阻止了。

  “很好。明日正午,我便会随陆北离开寒苍,在此之前,我不希望出现任何变故。”幽篁威严一令,虚幻的身躯徐徐淡化在竹林之中,消失不见。

  在幽篁离去之后,竹皇露出复杂之色,深深看了宁凡一眼,言道,

  “你若想要树祖果,便来牧野国。如今生长在牧野国的祖竹之树得了怪病,本皇正准备广发邀贴,邀请整个树界的高阶炼丹师解决问题。祖竹之树,正是生长树祖果的神树。”

  “本皇观你药魂不弱,应是一名六转炼丹师,六转炼丹师在树界并不多,只有15人,愿意应诏前来的不知会有几人...你若能来牧野国,助本皇治好祖树怪病,本皇会给你足够的树祖果,令你雨意突破二品。”

  牧野国是东树海的树都,是竹殿所在之处。

  竹皇言罢,转身离去,身影渐渐消失在夜色微茫之中。

  宁凡望着竹皇离去的方向,露出思索之色。

  翌日正午,借助大阵之力,宁凡将整个冥罗竹海收入了血伞法宝之中...

  数日之后,整个冥罗竹海忽然消失的消息,震撼了整个寒苍国。

  寒苍八族大惊之下,立刻向竹殿禀报了此事。

  八族老祖心知,冥罗竹海来历巨大,受到竹殿无数年来的庇护,自然不敢怠慢。

  此事传入竹殿,亦掀起巨大波浪,不少人要求调查此事,但却被竹皇一力否决。

  “此事不许再谈!”

  竹皇的命令,无人敢违背。

  冥罗竹海失踪之事,就此不了了之...

  ...

  十日之后,宁凡出现在东树海中域的牧野国。

  方一进入国境,他便感觉到被人跟踪了...

  而跟踪他的修士,隶属于牧野国的百黎一族!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