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84章 雨血可炼,神窍难开

第584章 雨血可炼,神窍难开

  突破冲虚,指日可待!

  思罗竹海四百万里地界,被宁凡测定出五万个阵眼!

  五万个阵眼,若布阵成功,则覆盖思罗竹海的大阵,当是一个仙虚上品的大阵!

  宁凡还是第一次亲手布置如此大阵!

  好在这仙虚大阵既不用于防守,也不用于攻敌,仅仅是用于施术收走思罗竹海,且不需考虑阵法的使用次数,只需布下一次性阵光,倒也不难布置。

  宁凡测算出五万个阵眼,便不再负责布阵之事。

  整个冥罗树族开始遵照宁凡的命令,持着宁凡所画的阵图,在每个阵眼之中填充50万仙玉,勾连地势,刻画大阵。

  布置出这个一次性大阵,共耗去宁凡250亿仙玉,倒是一笔不菲的花销了。

  阵法范围太广,即便三十二万冥罗族人全部出动,也花费了整整一个月,才布置出整个大阵。

  这一个月内,修复傀儡之事,全权交给了青黛。

  幽篁魂体虚幻,只能出言指导,她傀儡术十分精湛,生前冠绝树界。有了她的指点,青黛修复傀儡的几率提升不少。

  广寒子则只能负责祭炼数百种傀儡材料,干一些粗活,给青黛打打下手了。

  宁凡测定阵眼之后,进入元瑶界暗金宝塔,为突破冲虚做最后一些准备。

  一是炼制冲虚丹、太虚丹,提升晋级几率。

  二是炼制大量固虚丹,这是一种六转上品丹药,有稳固冲虚境界的药效。

  刚刚突破冲虚境界的修士,除却一些拥有逆天体质之人,往往需要数十年闭关稳固境界。

  若服食一颗固虚丹,可减少20年闭关苦功。

  若服食三颗固虚丹,可直接稳固冲虚境界!

  当然,固虚丹对稳固太虚境界也有一定效果,但效果却要大打折扣...

  宁凡并无把握,此次会不会一举突破太虚。

  不过他还是决定炼制太虚丹及足够的固虚丹,以备不时之需。

  外界的一个月,是宝塔第七层的十年。

  十年之中,宁凡反复炼制着六转上品的冲虚丹、固虚丹。

  他丹术无限接近六转上级,又得丹皇第二次指点,观摩了丹皇突破七转的全过程。

  虽说他没有刻意吸收丹皇的天地魂力,却仍在无形中改善了药魂的品质,距离突破六转上级丹术,只差一个契机...

  饶是如此,宁凡炼制六转上品丹药的成功率也仅有百分之一。

  好在宁凡从雪松四族搜刮了大量灵药,可以供他挥霍。

  在失败了40多次之后,他终于炼制出第一颗冲虚丹!

  冲虚丹,六转上品,可增加冲虚感悟,提升突破冲虚境界的几率,深受无数问虚、冲虚老怪的追捧!

  而在炼制出这颗冲虚丹之后,宁凡的丹术水到渠成地突破,晋入六转上级。

  丹术晋级之后,宁凡开始大量炼制固虚丹,成功率已有两成。

  84次炼制固虚丹,一共炼出22颗固虚丹,在炼制完这批固虚丹之后,宁凡炼制六转上品丹药的成功率已达到四成。

  冲虚丹、固虚丹都已备齐,只差最后一颗太虚丹...

  太虚丹是六转巅峰丹药,一般而言唯有六转巅峰的炼丹师才可炼出。

  宁凡决定用升转之术炼制这颗太虚丹,使用的是升转术中的血转之术。

  血转之术,每一次都需要消耗修士元神才可炼丹。

  宁凡手中共有两名归元树王、一名雪松族长的元神,共可以尝试炼制太虚丹三次。

  他只需将太虚丹炼制到六转上品,而后以元神升转,即可将太虚丹炼制成功!

  升转六转上品的丹药,起码需要在丹药中融入太虚修士的元神。

  两名树王的元神级别足够,雪松族长的元神却只是冲虚修为,略有不足...

  宁凡一叹,若他早知幽篁可以助他炼化雨祖之血,他必定会在灭杀四族修士之时,擒下六名太虚的元神不杀。

  好在炼制六转上品丹药的成算足有四成,三次炼制,就算其中有一次几率稍低,也多半可以成功的。

  三次炼制,最终宁凡获得了一颗太虚丹。

  丹药备齐,宁凡开始调息法力,令状态恢复至巅峰。

  宝塔第十年,宁凡收到了青黛的音圭传音,“陆大哥...幸不辱命!”

  青黛的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她成功修复了两具碎虚傀儡!

  宁凡摇身一晃,返回外界,自青黛处取走执火、紫电两具傀儡。

  而后随幽篁留在巨竹之下,一待便是半个月。

  半个月后,他离开思罗竹海,脚踏黄金古剑,一路东行,连飞十日!

  他飞越一百多个修真国,最终飞出修国边界,飞至树界极东的青海之中!

  此地再无一片陆地,再无一株树木,入目处,俱是一望无际的青色海浪,天空中浮满白云。

  海域深处,则漂浮着一座座无法消融的冰岛,岛上耸立着一座座雪山!

  青海长云暗雪山!

  此地是海域,不适合树界修士修行,罕有人至。

  宁凡在海域之中飞遁了数日,选择了一座最为荒芜的海中冰岛,降落其上,取出500多个凡虚阵盘,在冰岛之上布下了500多重凡虚阵光!

  青色波涛拍打着海岸,涛声激昂。

  宁凡立于冰天雪地之中,眼中泛着浓浓的雨意。

  从此刻开始,这座冰岛便是他的渡劫之地!

  “巨竹之下,半月之间,我借幽篁前辈的一品竹意,初步炼化了本命血雨...此雨尚未彻底炼化,若炼化,起码可提升百万甲子的法力!”

  宁凡身形一晃,遁入玄阴界之内。

  他要在玄阴界内炼化本命血雨,及身上所有天材地宝!

  首先需要炼化的,是雨祖赐予的本命血雨。

  玄阴界中,高悬着半黑半白的月牙。灰色的月光下,宁凡盘膝于玄阴界长空,炼化体内的本命血雨。

  洛幽走出草庐,细心为他护法,并提点道,

  “雨祖的血脉强度,不如扶离、魔罗,你纵然炼化掉这一滴本命血雨,也不见得能凝出一整滴神族祖血,依我看,最多只能凝出半滴祖血。身怀半滴祖血,你的神血血脉并不算真正的祖血级,只能算王血级。”

  “王血级么...足够了。”

  宁凡并没有瞧不起王血,纵然在四天之上,神血达到王级之人也绝对不多,一个个都是各大神族的王族神祗。

  神血血脉从无到有,一步到王血级,已是十分难得。

  若实在想突破祖血,日后再寻方法即可。

  他心神归一,闭守元神,周身缠绕着天青色的三品雨意,着手炼化起本命血雨。

  随着本命血雨一丝丝炼化,宁凡的法力开始急速增涨!

  920万甲,921万甲,922万甲...

  待本命血雨彻底炼化之日,宁凡一身法力最终达到1020万甲,比冲虚瓶颈的千万甲子还多出20万甲!

  然而每多炼化一丝本命血雨,便会有一些天青色雨意化作细针,刺入宁凡心房之上。

  起初那疼痛倒也在能够忍受的范围之内。

  但随着血雨吸收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雨意化针刺心,宁凡心痛开始加剧。

  那痛楚开始蔓延,渐渐波及四肢百骸,最终连元神都被剧痛纠缠!

  这种程度的痛楚,自不足以让宁凡闷哼出声。

  但到本命血雨彻底炼化完毕,宁凡脸上已有几分苍白之意,显然是绞心之痛所致。

  “出什么事了?”洛幽注意到宁凡脸上的苍白之意,关切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只是突如其来的绞心之痛而已。

  只是为何会突然出现这绞心之痛呢...

  宁凡眉宇紧皱,隐含着一股威严如王者的神族威压。

  那威压十分厚重,犹如四天之上的王族神祗降临!

  古怪,十分古怪,这痛楚出现的莫名其妙...

  宁凡曾炼化过扶离祖血、魔罗祖血,从未出想过雨意化针、意境绞心的怪事...

  他内视体内,忽然一惊!

  在无数雨意之针的绞刺之下,其体内血肉处处都是伤口。

  这些伤口不足以令宁凡惊讶,让他感到惊讶的,是他心脏出现的变化!

  此刻,宁凡的心脏再非血色,而是化作了天青色!

  那天青色,是雨意的颜色!

  而心脏之上,有无数鲜血淋漓的伤口,皆是之前雨意刺下!

  随着宁凡服下疗伤丹药,并召出本命黑星疗伤,他周身伤势飞速痊愈,脸色逐渐恢复。

  然而心脏之上,始终有一个细小的孔窍无法愈合!

  孔窍无法愈合,只有一个解释...这多出来的一个孔窍,不是伤势!

  那孔窍之内,蕴着绵绵不绝的雨意!

  那孔窍虽小,但开辟之后,却令宁凡一身法力流速加快了半成不止!

  宁凡还来不及细想,忽然一股无法想象的撕扯之痛从心脏之上传来!

  却见其心脏上的孔窍之内,雨之意境忽然化作剧烈的漩涡。

  伴随着雨意旋转,心脏之上的窍孔正一丝丝扩大...

  “嘶!”

  以宁凡之意志,都不免被那撕裂之痛弄得冷吸了一口气。

  剧痛之后,体内天青色的雨意忽然**!

  这一刻,宁凡眼前浮现出重重幻象!

  他双目闭起,所有的心神都被扯入雨意的漩涡之中。

  心神世界内,宁凡一袭白衣,立身于一座酒香遮天的竹城之内。

  竹城之内,细雨湿衣。

  他站在一间酒肆之外,酒肆之中坐着不少酒客。

  那诸多酒客之中,有一名黑衣青年亦在独自饮酒。

  眼前的一幕如此熟悉,宁凡立刻意识到,这里的所有景致,他都曾在司天城第一关的幻境之中见过!

  这是他与雨祖同席对饮的幻境!

  那自饮自酌的黑衣青年正是雨祖!

  黑衣青年察觉到宁凡出现,先是一怔,而后目光朝宁凡打量过来,立刻,其目光变得古怪之极。

  “你来早了...”

  来早了,雨意还没一品怎么就来了...黑衣青年目光古怪地望着宁凡。

  “我来早了?什么意思。”宁凡一怔。

  他之所以会再次出现在这幻境之中,皆因炼化本命血雨出了变故,心头凭空多出一个窍孔...

  难道说,这一切都是雨祖安排的?

  “我的意思是,你真的来早了。你应当等雨意一品之后再来!凭你三品雨意,开辟‘神窍’的成算可不高啊...你该不会以为,我赐你那滴血雨,只是让你凝练王血神血的吧?”

  “...我赐予你那滴本命血雨,可是暗含玄机的,耗了我数百万年才凝练出一滴...若你身怀一品雨意,炼化此血雨,起码有五成机会开辟出‘第一神窍’!”

  “古神一族有云,‘三窍之心,可化心源。七窍之心,可立心界。’若能开辟第一神窍,你修法速度起码提升一倍,炼化天材地宝,提升法力的药效也将提升一倍...”

  “‘若开神窍,则为古神’。我送你的可是成为古神的大好机会,你竟不好好珍惜...以你三品雨意,想要开辟第一神窍,成功率绝不超过两成...”

  黑衣青年的话,让宁凡露出苦笑之色。

  他还真不知道,雨祖的这一滴血雨之中包含了如此之多的玄机...

  他本来想借助幽篁的竹意取巧炼化本命血雨,如今看来,这似乎是一着臭棋...

  雨祖赐予的本命血雨,虽然无法助他凝出祖血,却可以助他开辟神窍、成为古神...

  他虽尚不知神窍为何物,却已明白,因为他的一时失误,成为古神的几率从五成跌落两成了...

  说不心疼是假的,只是宁凡没有时间考虑这些,他只是想找出补救的方法。

  人之一生,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

  与其追悔曾经的失败,不如追求来日的成功。

  “晚辈着实不知,前辈赐予的一滴血雨竟有如此妙用。前辈可否告知晚辈开辟神窍、修炼古神的方法!纵然只有两成机会,晚辈也愿孤注一掷,不遗余力开辟出第一神窍!”

  宁凡目光平静如水,再无一丝波澜。

  成为古神的机会,本是天赐机缘。然而机缘之事,本就不可强求。

  无论是两成成算还是五成成算,都有着极大的失败几率。

  成为古神本就不是万无一失之事,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若承受不住失败,便没有资格成功。

  宁凡想做的事,仅仅是竭力抓住这次机缘。

  但若实在无法抓住机缘,他也只得放弃这次成为古神的机会,来日再寻方法成就古神之身。

  黑衣青年徐徐站起,似笑非笑地看着宁凡,许久之后才赞许道,

  “不错。”

  他称赞的,是宁凡沉稳的心性。

  不论今日宁凡是否可修成古神,但论这份宠辱不惊的心境,就已足够得到他的赞许。

  雨界能出这种后辈,真是后生可畏。

  若能与宁凡同生一世,二人或许可成为劲敌也未可知。

  黑衣青年大手一抓,漫天细雨被其招入手中,化作一枚天青色玉简,抛给宁凡。

  “这玉简之内,有开辟古神第一神窍的行功法诀。古神一族,以心证道,以法合天,心为万法之源,若心死,则法灭。神窍开于心,法于天,一窍可为古神,三窍古神可凝心源,七窍古神可超凡入圣...在我存活的年代,并未见过任何一名七窍古神,而我只是一名六窍古神...”

  言及于此,黑衣青年露出几分追忆之色,又道,

  “我有一个方法,可令你开辟神窍的成算提升至十成,你可敢一试!”

  他不问宁凡愿不愿尝试,只问敢不敢。

  因为愿意提升开窍成功率的人很多,但敢于使用、能够使用这个方法的人却很少...

  宁凡能够使用这个方法,却不一定敢使用。

  雨祖并非资质逆天之辈,应该说,他的资质和他的容貌一样普通,如细雨般润物无声,不为人看重。

  但他仍凭一腔执念,修成仙帝,执掌雨界,立地为祖!

  他曾机缘巧合融合神、妖、魔三族力量,那机缘说来轻巧,含有的血雨征战却不为人知。

  他一步步行至巅峰,所依靠的不是资质,仅仅是比同辈天骄承受了更多苦痛!

  他的资质,本不足以开辟神窍成功,无法成为古神,一度被族人所厌弃。

  但他硬是想到一个狠绝的方法,提升了开辟神窍的几率!

  这个方法名为‘斩心之法’,需以妖、魔之力化出心之幻境,锁神之力。

  于幻境之中自斩心脏千秋万世,直到斩出心窍,幻境才会终结。

  要么是斩出心窍,要么是痛死于幻境之中。

  “你,可敢一试!”

  黑衣青年大手一抓,凝出第二个玉简,抛给宁凡。

  这个玉简之中,记录有完整的斩心之法,并记录了另一段信息。

  雨祖年轻之时,于幻境中自斩其心十万年,才斩出第一神窍!

  雨祖则忍受了十万年的斩心之痛,才开辟出第一神窍,这份痛苦,非常人可以忍受!

  宁凡神念细细扫过两枚玉简,一番思索之后,点头道。

  “这个方法,可以一试。”

  洛幽曾修炼心窍之术,忍受了七千年的剜心之痛。那并非真正的古神开神窍之术。

  小幽儿承受过的痛苦,他今日便可承受...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