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4章 归来

  只可惜,舍空心劫太过飘渺,事后任宁凡回忆百遍,也难以找回那种劫临之感。【】

  且他的思考,很快就被二女叽叽喳喳的声音打断。很吵闹,却并不让人感到厌烦,反倒有淡淡的温暖…

  “小蝴蝶,我饿了,睡了很久,还没吃饭…”慕微凉卖萌中。

  “主人我也饿了…可否放我们两个出界觅食…”紫璃装可怜中。

  宁凡闻言,不自禁就想起了当日在北斗血界悟道成仙的过往。

  那段日子里,这两个小丫头可是时常组队捕猎第二步妖兽的,美其名曰觅食,貌似还闯下了‘紫金双煞’的凶名…

  觅食是么,还真是独特的爱好…

  只可惜如今还没离开蛮闪通道,就算放两个小丫头出去,恐怕也没有地方觅食吧。

  “你们暂时不要离开玄阴界,我这里还剩一些百万年灵药,你们先拿去吃吧…对了,你们的渡真天劫,我已帮你们暂时压下。待你们明悟真行之时,自会引下天劫。”

  宁凡屈指一点,百万年灵药顿时如小山一般,堆积在二女眼前,这些都是他在蛮荒大劫中缴获的家底。

  二女一个肉身恐怖,一个是孽离出身,如今又都有渡真初期修为,直接炼化百万年灵药,倒也不难。

  “小蝴蝶,你真好,最爱你了!”

  慕微凉抱着宁凡,吧唧亲了一口,而后与紫璃一道,带着大堆灵药,眨眼之间跑没了踪影。

  宁凡摸了摸脸上的湿润处,隐隐了,竟又有了内心波动之感…

  果然。自己的舍空心劫,与微凉有关…

  蝴蝶与微凉,缘起于前尘。因果深重,来世却仍旧纠缠在一起…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自己的心劫,才会与微凉有关吧…

  微凉…微凉…

  宁凡闭上眼,脑海仿佛回放一般,重新浮现一幕幕蝴蝶焚翅的记忆。

  那些嘶吼着、咆哮着战死于古天庭的修士,那天庭巨门,那势不可挡的掌情仙帝,以及…以灰飞烟灭为代价,毁去掌情一目的蝴蝶!

  宁凡的周遭。开始出现真幻河与执桥的异象,他分明站在第一条河的桥上,河下的倒影却如同破碎,无法完整…

  那倒影,依稀是一只舍身于天庭的蝴蝶,又似乎不是…

  若倒影不再破碎,而是变得完整,宁凡有信心,一举突破舍空瓶颈!

  要如何,才能引下心劫;要如何。才能令那些破碎倒影完整…

  许久之后,异象消失,宁凡遗憾地睁开双目。果然,还是无法引下心劫…

  罢了,心劫的事情,先放一放吧。

  “眼珠怪给了我两件先天法宝,这两件法宝名字太难听,必须重新起个名字…”

  宁凡屈指一点,红芒一闪之下,顿时又有两件法宝,出现在天空之上。皆传出浩瀚的先天之威。

  一件,是名为【小牌楼】的先天石牌坊。另一件,是名为【小绿瓶】的逆天神瓶。

  前者能聚集八方灵气。后者能令烛弓弓灵拥有进阶先天的可能…都不是攻击防御类法宝,但都很实用。

  “此牌坊能聚八方灵气,便更名为【聚灵门】吧,便以此宝,作为玄阴东界之门户,聚天地之灵气,助鼎炉们修炼!”

  宁凡屈指一点,聚灵门立刻化作一个万丈之高的仙门,从天而落,镇在鼎炉聚集之地。

  霎时间,八方灵气纷纷朝着此地汇聚而来,十万鼎炉在此打坐,修炼速度将提升十倍不止!

  当然,鼎炉修为提升越快,拥有母舍利的宁凡,也能获得更多好处。

  “此绿瓶似乎能聚五行之力,助器灵提升品阶,便更名为【五行瓶】吧。嗯,此物便送给那几个小丫头玩好了…”

  宁凡翻手取出一个剑袋,将之解开,霎时间,便有五道吵闹之声传出。

  “小凡凡,好久不见,大姐姐好想你!”

  “二姐姐领悟了一式剑灵剑技,弱凡凡,求切磋!”

  “呜呜呜,花花欺负我,小凡凡快帮三姐姐报仇!”

  “我没有欺负水水!是彤彤干的!”

  “不…不…不是我…”名为彤彤的小结巴老五急声道。

  好嘛,刚走了慕微凉、紫璃这两个吵闹丫头,这又来了五个...

  五个剑灵小丫头飞出剑袋,叽叽喳喳吵个不停,等她们吵累了,宁凡才慢条斯理介绍起五行瓶的功效。

  一听说这五行瓶能助自己提升剑灵品阶,五个小丫头都不吵闹了,卷了五行瓶,就在玄阴界中跑得没影了…

  应该是借五行瓶修炼去了吧…耳根又恢复清净的宁凡,失笑道。

  只可惜,剑灵身为器灵,无法种下子舍利,不然倒也能令五个小丫头实力大进。

  不过有五行瓶在,这几个小丫头就算无法进阶为先天器灵,多半也跑不了次先天的等级吧。

  怎么也不能比当初的烛弓更弱才是…

  说起来,少了烛弓以后,倒是不知道如何处理这先天紫葫芦了…

  对拥有开天之器的宁凡而言,先天法宝已不是什么稀罕东西了,要不要拿这葫芦炼制先天法宝,根本不重要。

  罢了,先将紫葫芦留着吧,说不准日后能派上用场。

  做完这一切,宁凡复又内视起丹田。灭神盾上的裂痕太过狰狞,之前接下虚假仙皇一指,并不轻松…

  宁凡微微有些无奈,他的炼器水平就是渣渣,可没有信心完美修复开天之器…

  可惜眼珠怪走得太早,否则以他的炼器水平,多半有办法修复灭神盾吧。

  为今之计,也只有先返回东天,再设法修复灭神盾了。

  咚咚,咚咚,咚咚…

  一阵诡异的心跳声,忽然从玄阴西界传来。那里是宁凡的洞府方向!

  那心跳声融于山海之间,旁人听不到,唯有蛮修可以听到!

  “这心跳声是…七祖!”

  宁凡身形一晃。来到西界洞府之中,冷冷看着身前的七祖石像。

  七祖石像正不断传出心跳声。那声音越来越强,在蛮修听到,简直如同雷鸣。

  随着那心跳声加强,七祖的身体竟一点点解除石化!

  也就几个呼吸的功夫,七祖彻底解除了石化状态,恢复正常!

  “想不到九代蛮神会下死手,又失算了么,还好老夫早有准备…”

  七祖目光渐渐恢复焦距。这才注意到,此地竟不是九重天阙的最高层,而是一个陌生洞府。

  在他的身前,更站着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白衣青年。

  “嗯?道友有些眼熟,老夫见过你么?”

  七祖含笑看着宁凡,内心却暗暗警惕,宁凡的气场有些古怪。明明只是渡真巅峰境界,却给他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

  此刻,宁凡已经摘下了鬼面,七祖倒是不知。宁凡就是那一剑毁石门的神秘强者。

  很眼熟,非常眼熟…老夫虽与本尊分离无数年,但这个面容。一定在哪里见过。

  是哪里呢…对了,是那里!

  “你是从荒古飞来的蝴蝶!是剑主的道侣!是荒古仙域的笑柄!老夫在六道轮回之中见过你!”

  “有趣!有趣!你就是毁掉掌情一目的蝶,这一世,应该叫做宁凡才对…这一点,六道轮回倒是没有记载,而是老夫以因果棋盘推演出来的。”

  “古怪,按照老夫的推演,你有执道命格,若无意外。应该会让你成为第五碎片的最佳饲料才对,也不知本尊怎么办事的。竟还让你活着,难道说。计划出了变故?可惜老夫与本尊分离多年,倒是无法了解详情…”

  七祖微微皱了眉头,他自然不知道,宁凡曾自污气运,化身扶离,避过了其本尊——掌运仙帝的算计。

  他同样不知,司命已死,死在宁凡手中。掌运的计划,何止是出了一点变故…

  他更不知,如今的宁凡早已今非昔比,与他当年推演的结果大不相同。

  “你的气息很古怪,但,吓不到老夫。既然在这里遇见了,便将你顺手捉走吧,带回南天,给第五碎片直接喂食,想比也是不错的饲料!”

  七祖翻手一按,顿时便有七道七彩光芒从袖中飞出,朝宁凡面门直接轰去。

  这七道光芒无声无息,但却拥有寂灭般的威能,足以令绝大多数的零劫仙尊重创!

  在七祖看来,以如此神通拿下区区一个饲料,理应不难。

  但,他显然低估了宁凡的实力!

  “你的话很多,不过你所说的一些事情,我很感兴趣。”

  宁凡目光微微凝重,抬手朝那七道光芒一按,竟是轻描淡写便按碎了七道光芒。

  能做到这一点的…唯有修为达到万古第一劫的仙尊!

  七祖顿时面色一变,知道低估了宁凡实力,双手掐诀,似欲使用底牌神通,与宁凡拼个高下。

  宁凡却根本不给七祖使用神通的机会,直接释放出三十六山的刑罚之威,金色的威压犹如实质一般,撼天动地,将七祖如死狗一般压在地上,动弹不得,冷汗淋漓!

  “好恐怖的刑罚之威!不可能!你又不是蛮神,怎会有刑罚之威…你,就是新诞生的十代蛮神!”

  七祖好似瞬间明白了什么,顿时露出惊恐之色,比见到阴墨之时更加惊恐。

  怎么可能!区区一个饲料,竟会成为十代蛮神,这与自己的推演差异也太大了吧,甚至与六道轮回的推演不符!

  虽说古有传闻,执道修士能够违逆轮回定数,生出少许变数…但宁凡于轮回中生出的变数,未免也太大了吧!

  能令轮回出现如此之大的变数者,若逆轮而出,必是盖世仙皇…此子,莫非竟有第四步之资!

  自己…竟将一个如此资质的执修视为饲料了么!

  “荒古…剑主…掌情…六道轮回…第五碎片…你知道的秘闻,似乎很多。”宁凡目光一冷,他从不是一个善心之人。七祖敢对自己出手,便要承担后果!

  崩!

  宁凡一字念出,七祖的身体顿时在金光之中,一点点崩溃!

  当初。阴墨以区区三座刑山的刑罚之威,便令七祖毫无反抗之力。

  此刻,宁凡已三十六山刑罚威压镇压。七祖如同蝼蚁,可抬手按死!

  “太可怕了!以此子拥有的刑罚之威。便是蛮族圣人也能镇压,老夫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必须逃!”

  七祖挣扎着,想令一丝残魂逃脱,但却只是徒劳,被宁凡抬手捉住,直接搜魂。

  七祖的记忆太过零碎,以普通搜魂术。根本无法读取那些破碎记忆。

  宁凡复又使用了真龙一族的逆灵术,顿时便从七祖的破碎记忆里,找到了些许完整部分。

  ‘吾本是樊家七祖…名樊莫空…被劫灵舍弃…杀出重围…夺因果兽一只…’

  ‘舍蛮族修为…重修本我元神…是为掌运仙帝…算计圣宗门徒张道…掠得第五碎片…全力一战可匹敌三阶准圣…后误入幻梦界…寻找机会向劫灵一族复仇…’

  ‘此身从此即为第二元神…暂留蛮荒…若有机会…则夺九代蛮神阴墨修为…并入古蛮坟…寻第六碎片…’

  零碎的记忆之中,只有这些能够看清。

  嘭!

  宁凡目光一寒,直接将七祖的残魂按碎,灭杀与刑罚威下!

  虽说七祖的记忆十分残破,宁凡还是从中得到了不少信息。

  譬如,七祖来找阴墨的目的,是为了古蛮坟的第六碎片。

  譬如,七祖算计过圣宗门徒。得到过第五碎片。

  而让宁凡动杀心的信息,却是七祖的真实身份,为掌运仙帝第二元神!

  掌运。又是掌运!

  先是司命,而后又是七祖,想不到掌运对蛮荒有如此多的布置,可惜,这二人还是死在了自己手中!

  第五碎片…第六碎片…七祖记忆里提到的碎片,莫不是灭神盾的碎片!

  难道在掌运仙帝本尊手中,也有一块碎片不成!

  七祖的记忆里,似乎提到掌运全力一战,能匹敌三阶准圣…

  这似乎是无数年前的记忆…在当年。掌运便有这种实力么?但为何表露在世人眼前的修为,仅是仙帝境界…是刻意隐藏修为。还是此事另有玄机…

  宁凡深吸一口气,渐渐平复下内心的激动。本以为拥有灭神盾后。能与掌运一争高下,如今看来,似乎仍旧修为不足。

  他与掌运之间必有一战,但,不是现在。想不到竟能意外地从七祖记忆里,了解到如此多的事情…

  如此一来,他对掌运的了解,倒是加深了不少。

  只是有一点很可惜,那便是七祖脑海之内,关于荒古、剑主、蝴蝶的记忆全部破碎,无法看清。

  七祖似乎知道很多远古之事,可惜了,无法从其记忆里了解到那些事情。

  “掌运…”

  宁凡一抬手,扫灭了灭杀七祖之后、遗留于洞府内的因果之线。

  从前的他,做不到这一点,如今的他,却可借由灭神盾的一丝开天之力做到。

  “第二元神还是死了么…算不出结果,是阴墨所杀么…但杀阴墨的,又是谁…算不出…”

  无尽距离之外,南天仙界,掌运仙宫。

  正闭关疗伤的掌运仙帝,忽然皱了皱眉,旋即又纾解开。

  算不出便算不出吧,司命已死,第二元神也已死了,他的所有图谋,终究都已落空了…

  但愿最后一个图谋,不会失败…七代杀帝的命数,还有1872年…

  七代杀帝陨落之日,便是祸族出兵之时,那一战,我很期待…

  掌运微微一笑,闭上双眼,同时整个掌运仙宫,开始了为期1872年的闭宫,从星空中隐去了存在…

  …

  修真无岁月,距离蛮荒大乱,转眼已经两年过去。

  两年前,宁凡一行人离开了蛮荒,进入了蛮闪通道。

  随后,以妙言为首的人族、妖族的修士,也陆续离开蛮荒。

  而一众仙帝,经过一番努力之后,成功封印了远古仙门。最终。仙门被通天古帝带走,妖族竟没有为此发生争端。

  外人谁也不知,人、妖二族之间。究竟达成了什么协议。

  曾充当两族战场的蛮荒古域,被彻底遗弃。连通蛮荒的各界通道,也纷纷关闭…

  早在诸帝返回之前,蛮荒的消息便已传回各自宗门,震惊了四天、妖天无数修士!

  一晃两年过去,当初进入蛮荒的修士,也已陆陆续续返回四天、妖天。然而此劫引发的轰动,仍未平息!

  传闻,此次大乱之中。低阶修士的陨落不计其数,更有19名仙帝,陨落在了大劫之中!

  传闻,曾有两名三阶准圣出现在蛮荒中,惊世对决…具体情形,却很少有人知晓。

  传闻,真龙一族正倾全族之力,解封某物,需要耗费七千年岁月…四溟宗竟也派出了不少强者,前往真龙一族。助真龙族完成解封…

  又传闻,通天古帝与真龙族长曾同时对麾下宗族下令,人、妖二族休战七千年…

  更有一个古怪传闻。在碎念之上的圈子里流传着…

  包括通天古帝、真龙族长在内的众多仙帝、准圣,在返回各自宗族之后,纷纷令手下修士着手建立气运塔。

  气运塔是一种古老建筑,建造工序极其繁复,没有百十年的功夫,很难建成。

  其作用只有一个,那便是将自身部分气运作为祭品,祭献给塔中供奉的修士!

  是谁竟有如此大的面子,能令如此之多的仙帝建气运塔。舍弃己身气运供奉!

  不少势力派人打探,却根本无法打听到关于此事的任何消息。所有知情者都被下达了封口令,根本不敢泄密!

  只有极少数仙帝之上的老怪。花费了巨大力气,打探到了事实,事后却也纷纷缄口不言,绝口不提此事。

  东天,乱魔星,千秋宗。

  千秋宗是一个充满了传奇色彩的宗门,出过两个盖世人物。

  其一,便是千秋宗的初代宗主,魔号千秋老祖,曾以化神后期修为,横扫乱魔星域一切炼虚…

  第二个盖世人物,仍被人称作千秋老祖,但却比第一个千秋老祖更强势、更霸道。

  此人仿佛从天而降一般,直接降临在千秋宗之内,以一己之力横扫乱魔星域,并从命仙宗门七煞宗的手中逃脱,而后杀戮百仙,魔名盖世,后又败尽东天年轻一代,成为杀戮殿千年一收的弟子。

  之后,此人更是不断崛起,突破第二步修为,更于神虚阁墓比一战,闯下了雨之仙君的封号!

  传闻,此人乃是乱古大帝弟子,有着让秘族退避锋芒的背景!

  传闻,此人已消失匿迹百年之久,有人怀疑他已死去,也有人怀疑,他正在闭关突破修为境界。

  此人,名为宁凡!或许在其他三天还不出名,但在东天,却已闯下偌大名头!

  如今,千秋宗外游人如织,哪里还有半点魔宗的气氛!

  来到这里的修士,大多都是来参观雨之仙君旧居的,怀着仰慕之情。多数为第一步修士,也有少数第二步命仙。

  这世间,能以散修身份不断崛起,并立下仙君名号的人,绝对不多!宁凡更是其中佼佼者,值得众多低阶修士钦佩!

  “走一走,看一看,千万不要错过啊。此石洞乃是当年雨之仙君闭关之地,据说其中仍留有仙君一身感悟,唯有有缘人可以获得…”

  一个千秋宗魔修站在某个低矮石洞之外,一面收钱,一面吆喝,顿时便有无数修士挤破头得交钱入石洞。

  “是凡铁,还是无上魔剑!此剑为雨之仙君斩杀群魔之剑,一生染血无数,摸一次,一百道晶!”

  一名魔修拿着一柄凡铁重剑,吆喝道,顿时又有许多修士来摸‘魔剑’了。

  “媋宫密卷,魔道典藏!雨之仙君身为乱古传人,自然修有无上魅术,据说他曾单‘枪’匹马,杀入女魔宗门解衣宗,那一战,那香艳,啧啧…此密卷详细记述了仙君以一敌万的风采,配有插图三千张,只卖五百道晶,欲购从速!”

  又有魔修嚷嚷了一嗓子,顿时引起了不少猥琐男修的兴趣。

  千秋宗大殿之内,几名千秋长老品着灵茶灵果,面带笑意。

  自从他们拿宁凡的噱头唬人赚钱,几乎每日都有上百名修士前来千秋宗参观。

  每一日,都有大笔道晶入账,有了如此财力支持,千秋宗无论是长老还是弟子,修为都提升了一大截。

  “真好啊,想当年我等不过是千秋宗的外门弟子,此生无望融灵,被派出执行任务,却侥幸躲过了灭门之劫。失去宗门,沦为散修,凄惨无比,往事不堪回首啊…”一名千秋宗长老唏嘘道。

  “还好,雨之仙君声名鹊起,我等也有了发财的机会,借着庞大财力,竟是一步步结丹,结婴。嘿嘿,虽说我宗没有化神坐镇,但扯出了雨之仙君的大旗,即便是一些命仙老怪,也要对我们客气三分…”

  言及于此,几名长老皆有些眉飞色舞,意气风发。

  便在此时,千秋宗的上空,忽然传来一声接一声的巨响,如同奔雷。

  下一个瞬间,一道红芒有如裂缝一般,出现在了无数轰响的中心,那红芒一裂,直接撼碎虚空,继而便有一艘暗红色的灵舟,从中驶出。

  灵舟船头处,站着一个白衣黑发的青年,看着熟悉的东天星空,微微一笑。

  “回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