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82章 蛮龙树,定风珠

第582章 蛮龙树,定风珠

  魏峰老祖只是替百黎族来送东西,根本不知所送之物是一个战帖。

  一听说玉盒所装之物竟是百黎族下的战帖,魏峰老祖亦是露出惊讶之色,连连解释道,“道友不要误会,老夫只是与百黎族有些许交情,才会替他们送来玉盒,却并不知其中装着一张战帖...”

  他在心中将百黎族全族上下骂了个遍,心道百黎族这不是坑人吗。

  在树界,战帖一般只下给彼此不死不休的敌人。战帖一下,必分生死!

  百黎一族对宁凡下战帖,对宁凡自是怀了必杀之心,且毫不掩饰...

  你说你百黎族想对付人,干嘛让他魏峰来送战帖!万一宁凡对此战帖心生不悦,他魏峰便直接给百黎族当了替罪羊,须直接承受宁凡怒火...

  若是之前,魏峰老祖不知宁凡真实实力,倒也不会惧怕宁凡。

  但此夜,魏峰老祖亲眼目睹宁凡一式蝶火灭尽四族修士!那恐怖的蝶火,令魏峰老祖心惊肉跳,一股凉气沁到了骨头里...

  宁凡表露出的战力,比普通的归元太虚都强上不少!

  知晓了宁凡真正实力,魏峰老祖是万万不敢得罪此人的!

  他匆忙解释,力求与百黎族划清界限,不让宁凡恨上百黎族的同时,连带恨上他魏峰。

  见魏峰对战帖之事似并不知情,宁凡又向魏峰询问了几个问题,皆是和百黎族有关。

  此刻魏峰为了向宁凡示好,自然是知无不言。

  一番谈论之后,宁凡摆摆手,示意魏峰可以离去了。

  魏峰好歹是太虚老祖,平日里谁敢对他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此刻见宁凡遣他走,他却如蒙大赦,立刻抱拳告辞,不愿在这是非之地多留片刻。

  魏峰走后,宁凡望着手中战帖,目光阴晴不定。

  “百黎族,此举何意...”

  战帖之中,只有一字,是以血墨所写的一个‘死’字,包含了无穷杀机,仿佛不杀宁凡,誓不罢休!

  此战帖,是百黎族长亲自所下!

  百黎族送来此战帖,似乎是想毫不掩饰地告诉宁凡,百黎族想要杀他!

  看起来,百黎族实在是狂妄无边、嚣张之极,想杀一个人,还直接告诉此人我要杀你,丝毫不掩饰杀机...

  宁凡皱眉,百黎族特意遣人送来战帖,真的只是在耀武扬威么...

  还是说,这个战帖是一个警告,警告宁凡不许帮助扶桑一族竞争八长老之位?

  宁凡心思飞转,百黎族对他怀有杀机,必定有什么原因。

  他与百黎族从无任何交集,可能被百黎族怨恨的原因,只能想到两个。

  其一,百黎族通过某种途径,知道了扶桑老妖找过自己...

  也可能,是扶桑老妖故意散出消息,引百黎族仇视自己,逼自己接受推荐名额,参与八长老的竞选。

  其二,百黎族与冥罗族有旧怨,得知了自己与冥罗族的关系,故而对自己动了杀机。

  这两个原因都说得通,但特意送来战帖之事,仍有疑点...

  “百黎族为何特意请魏紫族送来战帖,这其中,仿佛是在暗示什么。”

  “百黎族长是东树海碎虚之下第一人...我向魏峰询问此人性格,据魏峰所言,此人性格冷血,若恨上谁,从不留情,必杀之...且此人杀人干脆利落,从无事先下战帖的习惯,亦并非嚣张无脑之辈...此人若想杀我,按理不会特意下战帖,此事一反常态...”

  宁凡将战帖、玉盒收起,目光凝重。

  “也许,百黎族长只是一时心血来潮,反常地给我下了战帖,杀我的原因便是那两个原因其中之一...”

  “也许,此事还有内情...”

  “无论如何,百黎族既然下了战帖,则我与百黎族的交锋再难避过。”

  “竹殿我终究要去,而届时,势必与百黎族交锋!”

  “而在与百黎交锋之前,傀儡必须修复,修为必须提升,以策万全!”

  若是寻常修士,骤然收到战帖,不是恐惧便是愤怒。

  宁凡却多想了几分,看出了此事透露出的怪异气息,心生了戒备之意。

  他将百黎族之事暂且抛诸脑后,一拍储物袋,取出三十艘巨大楼船,皆是往年杀人夺宝而来。

  “冥罗族人听令,随我战寒苍,灭四族!”

  宁凡要带着三十二万冥罗族人踏平雪松族等四族,斩草除根!

  同时,将四族无数年来的积蓄全部搜刮,以四大太虚势力的数百代底蕴,供他一人提升修为!

  一听宁凡的命令,无数冥罗族人热血沸腾,化作遁光飞上一艘艘楼船!

  他们饱受欺凌已久,虽不反抗,并不代表不恨。

  当年雪松族强势来临,将尚是大祭司的青黛之母斩杀,并斩杀无数冥罗族人。

  这个仇,冥罗族人并未遗忘!

  如今冥罗族有宁凡撑腰,放眼整个寒苍国,谁敢再得罪冥罗族!

  三十艘楼船载着三十二万冥罗族人,乘夜离去,天明归来!

  待所有人归来之时,雪松族、雷柏族、石树族、神乔族彻底覆灭!

  此消息在寒苍国一夜传开,整个寒苍国陷入一片惊恐之中!

  那被藤皇追杀的陆北,竟然就在寒苍国之中,一力庇护冥罗族!

  意图血洗冥罗族的四大太虚势力,在一夜之内,被陆北一人覆灭!

  四族三十名炼虚修士,包括六名太虚,全部殒命于陆北之手!

  无数势力奔走相告,带着深深的惊恐。

  “速速通知全族修士,如今风头正紧,若无必要莫要离开家族!即便是离开家族,也万万不可招惹冥罗族!”

  “冥罗族...再不是可任人欺凌的二流树族!”

  ...

  雪松四族是寒苍国老牌树族,底蕴深不可测。

  端掉四族老巢之后,宁凡收获的战利品十分惊人。

  天材地宝、丹药**、秘术傀儡,应有尽有!

  单单窥虚傀儡,便有6具,问虚傀儡3具,这些傀儡,宁凡全部送给青黛,用于庇护冥罗族。

  对宁凡而言,大多数低阶物品都已无用,全部留给冥罗族人。

  他取走了2200亿仙玉,12000枚道晶,9颗炼虚道果,1颗碎虚道果,42种树界特有的六转丹方。

  所有提升问虚法力、金身肉身的丹药,及所有五万年以上年份的灵药,亦全被宁凡取走。

  六转中品的幽草丹,一颗可提升问虚修士2000甲子法力,共有20瓶,每瓶10颗。

  六转上品的神竹丹,一颗可提升冲虚修士1万甲子法力,共有12瓶,每瓶10颗!

  六转上品的青骨丹,大幅提升金身第三境的体修修为,共5瓶,每瓶10颗!

  蛮龙树一株,蛮龙果9枚!

  这蛮龙树是雪松族的镇族之宝,此树五百年一开花,五百年一结果,每次可结出12颗蛮龙果。

  每一颗蛮龙果都可极大提升金身境界体修的炼体修为。

  按照宁凡估计,吞噬一颗蛮龙果起码可提升十万甲子的精气!

  若暴殄天物,吞噬整株蛮龙树,可直接提升百万甲子精气!

  上一次蛮龙树结果,是在约莫一百年以前,距离下一次结果,还有九百年。

  宁凡没有时间等此树下一次结果,他已动了念头,将此树连根炼化!

  按照宁凡的估计,凭四大太虚势力的底蕴,他突破冲虚境界、蛮魔后期绰绰有余。

  至于突破太虚境界,欠缺的法力还很多,倒暂时不作他想。

  此次他在寒苍国立威,想必寒苍国内再无不长眼之辈敢招惹冥罗族了。

  他已决意前往竹殿,寻获树祖果突破一品神意。

  只是在离去之前,有必要先修复傀儡、突破冲虚境界。

  时间一晃,半个月过去。

  宁凡独自进入元瑶界,坐在暗金宝塔之中,以仙玉、灵矿灵材制作一个个凡虚阵盘,为渡劫做准备。

  青黛则在处理完冥罗族诸多俗务之后,悄然离开思罗城,为宁凡寻找最后十二种修复傀儡的材料。

  她要去寻她的师父,她的师父就藏在思罗竹海。

  宁凡没有监视青黛,亦不打算窥探青黛师父的秘密。

  外界的半个月,便是宝塔第七层的五年。

  五年之中,宁凡耗费两千多亿仙玉,制作了500个凡虚阵盘!

  其中,近百个阵盘布下的阵光为抵挡雷劫的凡虚上品阵光——天火御雷阵。

  还有近百阵盘,布下的阵光为抵挡火劫的凡虚上品阵光——玄冰御火阵。

  剩余300多个阵盘,皆布下了抵挡风劫的凡虚巅峰阵光——神罡灭风阵。

  碎虚之下的天劫,共有三种形式:雷劫、火劫、风劫。

  宁凡身怀日月碑,凝练出太素雷星,对雷劫、火劫倒还不惧。

  对风劫,却是最无力抵挡。

  当日丹皇引下的阴风劫让宁凡切身体会到阴风劫的可怕。

  他十分怀疑,此次突破冲虚降下的天劫会是阴风劫。故而大多数阵盘都是朝着防御阴风劫的方向布置。

  除此之外,他还耗费不少时间,炼制了一件挡劫法宝:一纹定风珠!

  炼制定风珠的材料,还是从四大太虚势力的老巢里搜刮来的。

  定风珠是一种一次性法宝,用材十分珍稀,对抵挡阴风劫帮助巨大,受到不少碎虚老怪追捧。

  定风珠最低一纹,最高九纹。一纹定风珠可极大抵消碎虚一重天的阴风劫,价值超过五百亿。

  二纹定风珠就十分罕见了,便是宁凡也寻不到材料炼制。

  据说九界之中的地仙界之内,曾拍卖出一颗三纹定风珠,引得无数老怪挤破头地争抢。

  最终,那三纹定风珠被一名山界碎虚以3100亿仙玉买走。

  结果那山界碎虚刚刚离开拍卖场,便被几名碎虚围攻灭杀,夺走了三纹定风珠...

  宁凡深吸一口气,这一次为了渡劫,他做的准备不可谓不周全。

  纵然真遇上阴风劫,他也有足够把握渡过天劫!

  一切,只等待青黛带回傀儡材料,将两具碎虚傀儡修复即可!

  叮铃铃...

  储物袋中,一个淡青色传音音圭发出清泠的响声。

  这是树界一种常见的传音法宝。

  宁凡取出传音音圭,一点法诀,音圭中立刻传出青黛珠圆玉润的声音,如同珍珠落玉盘。

  “陆大哥,最后十二种傀儡材料,我已寻获...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宁凡笑问道。

  “只是我对你隐瞒了一件事...其实,我有一个师父,这些傀儡材料都是师父给我的。那个,那个...”

  音圭另一头,青黛的声音吞吞吐吐,犹如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那个...我师父想见见你,她说,她想求你一件事,若你能帮她完成此事,她会送你一场莫大机缘...”

  “哦?你师父想见我?也好,我也想看看,能教出你这般杰出傀儡师的人,会是何方高人。”

  宁凡收起音圭,将满地阵盘收入储物袋中,身影一晃,离开元瑶界。

  外界,思罗城外,青黛刚刚收起音圭,下一瞬,身旁微风一拂,现出宁凡一袭白衣的身影。

  “走吧,带我见见你的师父。”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