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80章 虚实只在一念间!

第580章 虚实只在一念间!

  宁凡将获得十具冥罗傀儡之事,删繁就简告诉几名冥罗祭司。当然,并未告诉几人他斩杀归元树王的事实,以免吓到冥罗族人。

  他将与冥罗树精相识之时略略讲述,只说冥罗树精困于雨界,对冥坟之事却只字不提。

  谷罗、须罗等祭司各个老眼含泪,当冥罗一族备受欺凌之事,他们不会哭。

  当十万族人为了青黛一人魂飞魄散、永世不入轮回之时,他们不会哭。

  但听闻末代树皇尚在人间的消息,他们不禁喜极而泣,热泪盈眶。

  祖先尚在,与他们同在...如今便好。

  谷罗提出前往雨界援救树皇,这个提议却被须罗等祭司否决。

  末代树皇这么多年都无法脱困,显然脱困极难。

  凭他们这些微末修为,且不说不可能前往雨界,便是去了,也绝对救不出树皇,反倒会暴露树皇在世的消息。

  援救末代树皇之事,唯有从长计议。

  此刻他们当务之急,是速速召集思罗竹海所有冥罗族人,返回族内,参加十位炼虚先祖的葬礼...

  夜色渐渐降临,思罗城中心的幻坟禁地之中,架起了巨大的木架,燃起熊熊篝火。

  所谓的幻坟,是埋葬冥罗族历代族人的坟地。

  无数冥罗族人自竹海各地赶回思罗城,城中各处都有冥罗族人忙碌,筹备着十位先祖的葬礼。

  谷罗、须罗等祭司,连同青黛这位大祭司,全部忙于筹备葬礼的祭祖之事。

  宁凡倒显得无所事事,在思罗城闲逛起来。

  如今冥罗族人都知道宁凡是问虚修士,是冥罗一族的朋友,故而宁凡随意在城中行走,也无人阻拦。

  幻坟中燃着各色焚香,即便宁凡走到西城,也可以闻到浓浓的香火味道。

  他独自行走在篝火明亮的夜色中,心中空前安静。

  他已从六位祭司口中,听说了青黛的往事。

  千年之前,青黛尚年幼,其母身为大祭司,死于雪松族之手。

  千年之内,共有十万冥罗族人以魂飞魄散、永世不入轮回的代价,自灭修为,凝结修丹,供青黛服食,令青黛最终突破窥虚境界...

  十万冥罗族人不惜舍弃性命,为的不是让冥罗族兴盛,仅仅是为了寻回先祖的遗体,仅仅是不愿让祖先的遗体流落在外...

  十具冥罗傀儡皆是窥虚修为,对如今没落的冥罗族而言,是一股强大的战力。

  若将这十具窥虚傀儡用于守护冥罗族,凭青黛的傀儡术,绝对足以令冥罗族重新成为寒苍国一流势力,再不会被其他树族欺凌...

  但,冥罗族人很傻很傻,他们将十具傀儡的傀儡阵式全部解开,毁去了十具傀儡,只剩十具没有任何战力的普通尸身。

  而后,将这些祖先的尸身安葬...

  “他们,很傻...但,我对此却并不反感...”

  夜风微凉,宁凡闭上眼,眼前回忆起当年越国胡家的往事。

  胡风子为庇护家族,不惜魂飞魄散化作修丹...

  十万冥罗族人,为寻回祖先遗体安葬,亦不惜魂飞魄散...

  修真路上从来不缺聪明人,但凡是个经历过血海的老怪,皆是人精一般的人物。

  修真路上,从来只缺笨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明知前方有刀山火海,为守护执念,仍不惜一死,不负大义,虽千万人吾往矣!

  明知所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却偏偏要固执地寻一个结果!

  明知与天为敌会步步惊心,却仍为她一个笑靥,宁负苍天不负卿!

  机关算尽太聪明,这些人往往并不快乐。

  宁凡眼前浮现纸鹤、慕小凉等女的容颜,忽然会心一笑。

  这些傻兮兮的姑娘,若有他的庇护,或许可以一生一世都手不染血,快乐下去。

  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大盈若冲,大辩若讷,大方无隅,大直若屈,大成若缺...

  这,就是至朴的大道!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世人嘲笑冥罗族的愚蠢,却不知,冥罗族如此行径才符合人伦,亲和大道。

  若人人都能理解冥罗族的道,这道也就不算大道了。

  宁凡取出血酒葫芦,咕咚咕咚满饮一口,于灯火阑珊处蓦然回首,望着思罗城中心的巨大篝火,目光越来越深邃。

  大道化极则为反!

  大实化极则为虚!

  宁凡一路修道至今,起初看虚是虚,后来看虚不是虚,最后看虚仍是虚。

  但这一刻,他明明目光窥实,眼中的道意却是虚!

  虚实二意,他已渐渐明悟,冲虚感悟已然足够,就连太虚感悟都几乎彻悟!

  他遥望幻坟篝火,看着篝火中十具炼虚老祖的尸身渐渐焚为飞灰。

  他看到三十二万冥罗族人倒头跪拜,双目含泪,虔诚向篝火祷告、祭祀。

  “我冥罗一族,生而为树,扎根于地,吾根所在,便是吾国!吾国可破,吾根可焚,吾身可灭,吾道可消,唯吾先祖,不容人欺,不容人亵!”

  “万年浩劫,祖骨飘零,思之痛心!子孙不肖,不杀万贼,誓不甘心!”

  “吾等后世子孙于幻坟立誓,纵拼得三十二万族人死绝,也必令万贼殒命!如违此誓,天人共戮!”

  那苍茫的誓言,掷地有声,令宁凡心湖起了波纹。

  篝火之下,青黛身着华丽的服饰,赤着脚,围着篝火翩然起舞,虔诚祷告。

  她目光之中,满是对祖先的怀念,她舞姿太美,犹如一个翩翩起舞的青蝶...

  宁凡嘴角勾起微笑,提起血酒葫芦,痛饮数口。

  他的目光,随着青黛的舞姿愈加清明。

  舞姿是实,对祖先的思念是虚。

  篝火是实,那熔化在篝火中的声声誓言是虚。

  十位先祖尸身是实,当尸身在烈火中化为飞灰之后,那回荡在整个思罗城的先祖悲凉是虚。

  宁凡屈掌一摄,从一株湘妃竹之上摄下一片竹叶。

  那竹叶是实,但随着宁凡掌力一吐,竹叶却渐渐化作一团虚无的青气。

  随着宁凡心念一动,那虚无的青气再次变回竹叶...

  虚实只在一念间!

  宁凡将竹叶抛回泥土,他闭上眼,周身渐渐在夜色之中淡化。

  渐渐的,他的肉身化作虚无,仿佛消失在夜色之中!

  那是肉身虚化,彻底的虚化!

  问虚之时,宁凡也曾令肉身虚化,但却没有彻底到这一步!

  这一刻,借由此次思罗竹海之行,他的虚字感悟彻底圆满!

  只要法力足够,他可以在此刻便冲破冲虚瓶颈,突破太虚境界!

  他心念一动,身体渐渐重现在苍茫夜色中。

  他脸上无悲无喜,淡定从容,仿佛突破太虚感悟是水到渠成、理所当然,没有任何惊讶。

  “傻弟弟,你已突破了太虚感悟,若此刻法力足够,便可一举突破太虚境界了...不过姐姐可提醒你,你突破境界最大的障碍,不是感悟,不是法力,而是天劫...若无万全准备,千万不要贸然渡劫,这一次的天劫,定然比上一次更强,十有**是阴风劫!”心神之中,洛幽咯咯娇笑,提醒道。

  “我明白...谢谢。”

  宁凡对洛幽回之一笑,这洛幽平日里似对他漠不关心,刻意与他拉开距离,不与他过多交谈。

  但每每见他有难,都会关切提醒。

  洛幽虽处处避着他,但对他未必无情。

  她终究有什么家仇国恨,能令她如此逃避情感...

  轰!

  思罗城中心的篝火木架,忽然发出一道巨大轰响,被一个从天而降的巨大掌印一击击碎!

  火灰在夜空中飘散,那十具炼虚先祖的尸身之灰,亦随风而散。

  而长空之上,骤然响起三名老者的冷笑之声。

  “冥罗一族真是愚蠢之极!他们明明寻回十位先祖的窥虚傀儡,却将十具傀儡毁坏,火葬了先祖...愚蠢之极!”

  “若冥罗族内有十位窥虚坐镇,今日我等血洗冥罗,恐怕还要多损失些人马,不过十具窥虚傀儡已毁,冥罗族内只剩那窥虚大祭司,及两名外来问虚,不值一提!”

  “区区没落树族,敢杀我雪松族之人,简直是找死!”

  三道冷笑未停,思罗城上空,忽然从天而降近百万金丹修士大军!

  这些修士共分四族,竖着四面大旗,分别是雪松族、石树族、雷柏族、神乔族!

  冷笑的三人,是雪松族三名老祖,各个都是太虚修士!

  他们一言道破窥虚傀儡等事,显然在来思罗竹海之前,便将冥罗族的底细全部查清!

  他们是有备而来,此次是要一举覆灭冥罗族!

  就算是魂魄化竹、生生世世不如轮回的那位大人,也阻止不了四族覆灭冥罗的决心!

  “杀我孩儿的狂徒是谁,给我滚出来!”三名雪松老祖身旁,一个身着银袍的中年男子怒吼道。

  他是一名冲虚修士,是雪松族此代族长,名为敖亡!

  那被宁凡击杀的雪松少主敖辰,正是其孩儿!

  雪松族等四大树族骤然降临,共出动了百万修士。

  其中,单单炼虚修士便来了29人!

  窥虚11人,问虚7人,冲虚6人,太虚6人!

  四族的高阶修士全部出动,参与血洗冥罗之战,族中之留低阶修士!

  青黛、谷罗、须罗等祭司,及三十二万冥罗族人,抬头望着夜空上的百万修士,俱是目光震怒!

  他们祭祀祖先的仪式,被四族修士毁了!

  祖先的骨灰,被四族击散,难以收回!

  纵然明知对方强者云集,冥罗族人亦是各个义愤填膺,甚至立刻便有数百名双目血红的冥罗族人,自燃妖丹、妖婴,冲天而起,要与四族修士同归于尽!

  他们可以忍受唾骂、欺凌,可以被人嘲笑,他们不在乎。

  但他们的祖先被人欺凌,骨灰被人击散,他们如何能忍,如何可以再忍!

  “尔等欺人太甚!”

  雪松族长敖亡冷笑当空,足尖一踏,夜空之上顿时浮现虚空之海,抬指一点,数百冲天而起的冥罗族人全部肉身炸裂、化作血雾飘散!

  “区区金丹、元婴蝼蚁,也敢与本族长一战,简直是不自量力!如今冥罗族内能让老夫稍稍正眼瞧上一眼的,只有那两名问虚修士,便是你们窥虚修为的青黛大祭司,在本族长眼中也只是蝼蚁而已!”

  “本族长数三声,若杀我孩儿的问虚狂徒再不现身,本族长便立刻下令血洗冥罗!”

  “一!”

  “二!”

  敖亡三还没数出,天地间忽然响起一道龙吟般的剑鸣之声!

  却见夜色之中,一名白衣青年脚踏一柄剑念所化的黑色巨剑,骤然出现在夜空之上。

  敖亡还未看清这青年的容貌,这青年连同其脚下剑念之剑竟同时碎散开来!

  一瞬间,敖亡似乎看到白衣青年诡异的化作黑衣,又似幻觉,并未看清。

  下一个瞬间,一股如墨的剑念横扫夜空,四族百万金丹修士还未反应过来,已被剑念横杀一片,顷刻已死去二三十万修士!

  四族老祖皆是太虚,雪松族内有三名太虚,其他三族各有一人。

  六名太虚齐齐出手,将横扫夜空的剑念挡下,才避免了低阶族人继续陨落。

  六人忍下勃然之怒,还未向白衣青年发难,却见敖亡的身旁忽然出现无数碎散的墨影。

  墨影一碎一凝,形成一股浩瀚的绞杀之力,将敖亡生生绞杀在墨影之中!

  墨影流散,一袭白衣的宁凡手持敖亡的元神,眼中蕴含无边煞气,冷冷朝四族修士一眼扫去。

  只一个眼神,就连四族六名太虚,都感到一阵掩饰不住的心悸!

  “本尊陆北,你雪松族少族长是我所杀,你能奈我何!”

  宁凡一言出,整个长空顿时死一样的寂静!

  下一刻,一名刚出北树海返回的炼虚修士忽然惊呼道!

  “他就是陆北!他就是藤皇缉拿的那名狂徒!他竟逃到了我东树海!”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