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78章 血洗冥罗

第578章 血洗冥罗

  宁凡目光斜睨一眼,正对上雪松少族长敖辰震惊的目光。

  这一刻,宁凡的眼神没有一丝煞气,只是平静如水,饱含天青色的雨意。

  那平静的目光,却让敖辰妖魂剧痛,仿佛一身修为都要融化在这一个眼神之中!

  敖辰不知宁凡是谁,藤皇的通缉令并未传入东树海。

  但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宁凡战力十分恐怖,绝非他可战胜!

  他是问虚,宁凡也是问虚,但二人的实力根本就是天壤之别!

  即便是面对族中三名太虚老祖之时,敖辰也从未感受过如此强烈的危机感!

  他本能地畏惧着宁凡,几乎想要拔腿逃命。

  但雪松一族的骄傲,却令他不愿逃命!

  他敖辰是堂堂雪松一族的少族长,宁凡则只是没落树族冥罗族请来的打手。

  他不信宁凡敢杀他!

  “阁下神通不凡,但杀我雪松族两名长老,此事必须给我雪松族一个交代!否则,我族三名太虚老祖必定齐出,任你躲入天涯海角,也必死无疑!”

  敖辰强自镇定心神,立在楼船船头细雨之中,向遥远处的天青舟傲然威胁道。

  守护锁界大阵的秦霜子暗叹一声,心道那宁凡抬手就把两名雪松长老杀了,没有任何犹豫,不问任何背景,显然是个横行无忌的魔头,根本不会惧怕任何威胁、背景。

  这敖辰明明已与宁凡撕破脸皮,不赶快逃命,反倒在这里放狠话,实在是太过愚蠢。

  宁凡若将敖辰杀了,远遁千里,随便躲在东树海某个偏远角落,任你雪松族有三名太虚老祖,还能从茫茫人海将宁凡找出来不成?

  “这敖辰资质不错,心性却太差,此时不逃命,恐怕再无逃命的机会了,白白丧命于此...”

  “此子究竟什么来历,如此狠绝的魔头,更拥有三品意境。纵然只是问虚修为,在东树海亦绝非无名之辈,为何老夫从未听说过此人?”秦霜子思索着。

  如秦霜子所料,宁凡对敖辰的威胁根本置若罔闻。

  他饱含雨意的目光朝雪松族三艘楼船一扫,骤然间一步迈出。

  周身卷起沁凉温润的三品雨意,身形一纵,消失在细雨之中...

  漫天微雨忽然卷向雪松族三艘楼船,天青色的雨意在长空铺开,好似淡墨渲染。

  明明极其美丽的雨意,落在三艘楼船的雪松修士眼中,却好似看到什么可怕东西。

  四长老、五长老坐镇的那两艘楼船,传出无数惊呼之声,只一瞬间便融化在天青色的雨意中,一船数千修士全部化作血水洒落长空,无一逃脱!

  敖辰匆忙间张开了楼船的护船大阵,暂时挡住了漫天雨意的融化。望着那天青色的三品雨意,他亦感到头皮发麻。

  他心中大骇,无法置信,宁凡竟然不惧雪松族的威名,竟敢直接对他这位雪松少族长动了杀手,当真是个无法无天的魔头!

  若非他险之又险地打开了护船阵光,此刻必定已和两名问虚长老同样下场,丧命于雨意之中!

  此人难道不怕被三名太虚追杀吗!

  此人难道不怕得罪寒苍十二族吗!

  敖辰就算再傻,也知道此刻必须逃命了。

  “速速开船,本少主要即刻返回雪松谷,请三位太虚老祖出手,击杀此人!”

  实际上哪需敖辰下令,楼船之上的雪松族修士一见另外两艘楼船全军覆没,各个头皮发麻,皆对宁凡怕到骨子里。

  他们根本不敢在此地多逗留片刻,直接启动楼船,遁速开至最大,只求直接越过锁国大阵,速速逃回寒苍国的雪松谷...

  敖辰此刻还知逃命,还算没有蠢到无可救药。

  只可惜,他现在才想起逃跑,未免有些迟了。

  锁国大阵外,细雨微风之中,宁凡徐徐浮现而出,周身笼着天青色的雨意。

  他目光淡漠,阻挡在楼船前路,自不会给楼船逃遁的机会。

  他抬手一指,浩瀚的天青色雨意朝楼船卷去,如同丹青画笔在长空一笔画下。

  最后一艘雪松楼船的阵光,立刻溶解在雨意之下。

  船体开始融化为水,一个个雪松族低阶修士相继融化成血水。

  那天青色的雨意化作一只大手,朝敖辰一掌拍下。

  雨意扑面,敖辰只觉一身妖力全部消融在雨意之下,竟无法提起半点妖力!

  他想要飞遁避开雨意一掌,却提不起半点气力一动,生生被雨意一掌拍中。

  在中掌的一瞬间,他周身立刻化作一滩血水,消融在三品雨意的一掌之下!

  至此,三艘雪松族楼船尚未进入寒苍国,便被宁凡一人全部屠灭!

  宁凡拂袖一卷,收了雨意,散了漫天细雨,天空重新放晴,并于长空之上出现一道瑰丽的彩虹。

  然而守卫护国大阵的秦楠族修士没有一人有心情欣赏彩虹,所有的人心头沉重!

  除了秦霜子外,所有的护阵修士全部不自禁地浑身颤抖。

  然而就算是秦霜子本人,此刻都对宁凡充满了忌惮,隐隐还有一丝畏惧,连他自己都并未发觉。

  宁凡一遁返回天青舟,前面三艘等待入境的楼船全部被灭,自然轮到天青舟入境了。

  秦霜子倒想不到宁凡杀了人还敢入境,似乎并不惧怕雪松族报复。

  他定了定心神,领着几名秦楠族化神飞遁而起,降落在天青舟之上,向宁凡等人客气抱拳。

  秦楠族与冥罗族从无仇怨,秦霜子自不惧怕宁凡对他动杀手。

  且在秦霜子眼中,宁凡固然厉害,终究也只是问虚修士而已。其三品雨意固然厉害,但也只足以凭雨意灭杀问虚,若换做冲虚修士,或多或少都有手段挡住三品雨意的攻击。

  在秦霜子眼中,拥有三品雨意的宁凡,怕是足以与冲虚一战。

  他自然不知道,宁凡实力全开有多么恐怖,连归元太虚都能一战的...

  “老夫秦楠族大长老,秦霜子,负责在此守卫护国大阵,任何进入寒苍国的修士,都需经过老夫盘查。老夫想请教一下几位道友姓名、来历。”

  秦霜子对雪松族修士陨落之时绝口不提,好似没看到此事一般。

  宁凡暗暗猜测,这秦楠族应该与冥罗族没有恩怨,毕竟至始至终,秦霜子都在一旁袖手旁观,没有参与冥罗、雪松二族恩怨的意思。

  “我是冥罗族大祭司,名为青黛,这二位是我冥罗族的朋友。”

  青黛向秦霜子回了一礼,言语倒是客气,却并未提及宁凡、藤纤柔的姓名来历,只说是冥罗族朋友。

  毕竟宁凡被藤皇通缉,青黛不欲泄露宁凡身份,避免给宁凡多惹麻烦。

  见青黛没有提及宁凡等人的底细,秦霜子也不多问,又问了其他几个问题,便放天青舟入境了。

  从始至终,秦霜子都是以局外人自处,对冥罗、雪松二族两不相帮。

  但在天青舟进入寒苍国境的一瞬,秦霜子却又不露痕迹地暗中传音,对宁凡提点了几句。

  “阁下今日斩杀雪松族三名炼虚,已将雪松族得罪死。阁下虽是问虚,神通亦不弱,但却绝非雪松族三名太虚的对手。寒苍十二族之中,魏紫族与冥罗族没有恩怨,与雪松族则有仇...若阁下有难,可向魏紫族求助,抗衡雪松族。凭阁下斩杀三名雪松炼虚的事迹,魏紫族想必十分乐意与阁下交个朋友...”

  秦霜子的几句提点,明显是在向宁凡表露善意。

  他只不过一句提点而已,没有任何损失,对宁凡而言却可能有不小帮助。

  不费代价地结个善缘,秦霜子自然十分乐意的。

  天青舟上,宁凡听到秦霜子的传音,微微一诧,却不多言。

  冥罗族位于寒苍国东域,天青舟一路疾驰,朝冥罗族飞去。

  青黛将余下的300亿仙玉归还给宁凡,在宁凡领悟雨意的三日之中,她并未收购到剩下的十二种碎虚傀儡材料。

  她表情微微有些复杂,欲言又止。

  她看着宁凡,念及宁凡当日汤谷相救的恩情,微一咬牙,忽然言道,“陆大哥,这些傀儡材料,你是不是急着用?”

  “是挺急的,你知道,我正被藤皇追杀,而这些材料皆是用于修复傀儡的,若傀儡修复,我便可以多几分自保之力...嗯?你问这个问题做什么?”

  “或许...我有办法弄到这十二种碎虚材料,至于我如何弄到,请你不要问...”

  青黛轻轻咬唇,她欠宁凡救命之恩,总觉得应该报答一下,否则心中难安。

  宁凡需要的修傀材料太过珍稀,就算找遍整个东树海都不一定能够买齐。

  但青黛知道,有一个地方,或许能找到修复碎虚傀儡的材料...

  她有一个师父,她所**的傀儡术虽然都是冥罗一族的秘术,然而若无师父的点拨、指导,凭她自己是无法领悟如此高深的傀儡术的。

  她傀儡术可在东树海列入前三,但若与师父相比,则远远不如。

  或许,她的师父会有修复碎虚傀儡的十二种材料...

  不,一定有!她曾偷偷见过,师父的宝库中,有无数珍稀之极的傀儡材料...

  只是她的师父性格古怪,从不允她泄露自己半点讯息。

  故而她决定为了宁凡,偷偷去找师父,向师父索要碎虚傀儡的材料,却不敢告诉宁凡她这位师父的存在,生怕触怒师父...

  “陆大哥于我有救命之恩,更替我寻回冥罗族十位炼虚先祖的尸身...无论如何,这份恩情必须报答!”

  青黛并不知,她的心事全部被宁凡的窃言术看光了。

  “这小丫头竟还有一个古怪师父?这也难怪,若无名师指点,她倒是不可能拥有如此高深的傀儡术...”

  “既然青黛有信心帮我寻齐傀儡材料,想必再过不久,执火、紫电二傀便可彻底修复了。一旦修复二傀,我便可着手渡劫,突破冲虚境界!”

  宁凡嘴角轻轻上扬,冲虚已然不远!

  ...

  寒苍国北域,雪松谷,雪松族大殿之内。

  雪松族三位太虚老祖,望着手中玉简情报,双目血红,咬牙切齿。

  “冥罗族好大的胆子,不知从哪里请来了两位问虚帮手,竟连我雪松族的人都敢杀,简直是找死!”

  “速速通知石树族、雷柏族、神乔族的三族老祖,告诉他们:冥罗族已经活腻了,就算是那位大人,也不能再偏袒冥罗族!”

  “我四族可出动所有族人,血洗冥罗!”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