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77章 天青色等烟雨

第577章 天青色等烟雨

  这一次识海双修,一共持续了十日。

  十日后,宁凡带着藤纤柔离开鼎炉界,摇身一晃出现在天青舟的船舱宫殿中。

  此刻的藤纤柔仍是从前的打扮,但面上却遮了一道粉色轻纱,足以屏蔽碎虚之下修士的感知,令人看不真切她的容貌。

  宁凡双目充斥着一股浩瀚的剑意,通过此次识海双修,他将藤纤柔的剑识之力全部夺走,收为己用。

  此刻的宁凡,神念境界大幅提升,远非十日之前可比。

  藤纤柔数万年来苦修剑识剑念,这剑识之力全部成为宁凡加固识海的基石!

  十日之前,宁凡神念不过尚只是普通太虚的境界。

  十日之后,其神念已无限接近归元太虚的境界!

  在此次双修之后,《阴阳变》的功法亦水到渠成地突破了第三重第二层。

  虽说法力并未增涨,但一身战力却大幅提升!

  “这识海双修倒是种不错的采补术。”宁凡微笑自语。

  “哼,你神念暴涨,对你而言,自然是不错的!”藤纤柔轻纱之下,俏脸微微含着羞怒。

  羞的是整整十日之内,始终与宁凡识海双修,令她万分羞耻。

  怒的是她剑识崩溃,识海变回普通识海。数万年的苦修,却只成就了宁凡神念暴涨。

  她自然有满腹怨言,只可惜,如今她是宁凡之奴,却只能敢怒不敢言了。

  “柔儿消消气,你好歹也是碎虚修士,怎能如此轻易就动怒。”宁凡调笑道。

  “柔...儿!能不能不要这样叫我...我承受不起!”藤纤柔咬牙切齿,她不喜欢被宁凡如此亲昵的呼唤。

  “不叫你柔儿,难道叫你藤纤柔?别人万一听到了,知道我身边的奴仆竟是堂堂紫藤宫主...”

  “...罢了,随你怎么叫!”

  藤纤柔柳眉一横,她还真不愿意让外人知道自己成了宁凡奴仆。

  见藤纤柔服软,宁凡满意地点点头,朝舱外走去,藤纤柔立刻小步跟上。

  十日的飞遁,天青舟已跨越29个修真国,距离寒苍国已不远。

  天青舟的船头,青黛正驾驶飞舟,一见宁凡出了船舱,立刻关切询问道,“陆大哥,你的元神之伤已经好了么?”

  “嗯,伤已痊愈了。现在飞到哪个国家了?”宁凡询问道。

  “已经到翠宇国了,再飞越13个修国,便可抵达寒苍国。诶?这位姐姐是...”青黛恭敬回答。

  便在这时,藤纤柔同样跟着出了船舱,故而青黛有此一问。

  藤纤柔刻意流露出问虚境界的修为,掩饰了自己碎虚气息。

  见藤纤柔是一名问虚修士,青黛也就以姐姐相称了,语气十分客气。

  “我叫千柔,是陆北的‘朋友’...”朋友二字,藤纤柔说得阴阳怪气。

  她的措辞都是宁凡事先交代过的,千柔的名字则是随口捏造的。

  “原来是千柔姐姐,我叫青黛。”

  “...”藤纤柔颇感无语,不想再搭理青黛。

  一想到自己堂堂碎虚老怪,有朝一日竟和一个窥虚小丫头姐妹相称,她就觉得憋屈...

  见藤纤柔不欲搭理自己,青黛乖巧地转移话题,取出一个储物袋递给宁凡。

  那储物袋中盛放的,除了树神果便是修傀材料。

  “陆大哥,你给我的仙玉,我花了900亿,还剩300亿。树神果一共买了6200枚,修傀材料除了十二种最珍稀的材料,其他的都已购齐...”

  “6200颗树神果倒也足够用了...至于那十二种修傀材料,皆是珍稀之极的材料,没买到也十分正常...辛苦你了。”

  宁凡接过储物袋收起,微微沉吟。

  如今他的雨意已是四品,按他估计,突破三品雨意需要5000枚左右的树神果。

  以他如今的树神果数量,完全足够雨意突破三品。

  他从扶桑老妖口中得知,意境从三品升二品,二品升一品,皆需服食树祖果,树神果已经无效。

  既如此,再收购树神果倒是没有什么意义了。

  唯有寻个机会前往竹殿才是正事。

  “再过13个修国才到寒苍,想必还有几日旅程。这几天,你便与柔儿一起收购最后十二种傀儡材料,至于树神果则不必收购了。”

  宁凡独自返回船舱,将藤纤柔留在青黛身边。

  他早有吩咐,令藤纤柔陪同青黛收购傀儡材料,藤纤柔自然不敢违背命令。

  一返回船舱,他便遁入元瑶界暗金宝塔闭关,炼化树神果。

  暗金宝塔第七层,共有36间宫殿。

  宁凡推开其中一间宫门,进入其中,是一个青山绿水的空间。

  他遁光一跃,飞至山巅,张开绵绵雨意,整个空间立刻下起倾盆暴雨。

  雨打湿在身上,寒气沁入身体,他的心渐渐烦闷...

  “还要多久,才能突破一品雨意...还要多久,才能找到娘亲...”

  “一品雨意!无论多么艰难,我都要突破一品雨意!一定会凭此术,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娘亲...”

  宁凡目光茫然扫尽,一拍储物袋,取出一颗颗树神果,炼化入体。

  一颗树神果的价格,便相当于一枚元婴道果...5000枚树神果入腹,宁凡眼中雨意越来越浓。

  宝塔第七层的一年,只是外界的三天。

  他在雨中一站便是一年,好似要与那雨水融为一体!!

  他指间来回掐动着昊天之雨、阳天之雨两式雨诀,指诀起初极快,到最后却越来越慢...

  当那指诀慢到几乎停止,宁凡掐动第三种指诀,赫然是第三天之雨——赤天之雨!

  当日他横扫天云之后,试图融合雨术,却连两种雨术都无法融合。

  那时候,他的雨之意境是八品...

  如今他同时施展三种雨诀,却轻易便有融合的趋势!

  只因此刻宁凡的雨意,已是四品的巅峰,只差一丝便可突破三品雨意!

  “三品雨意,可以融合三式雨术,只要我突破三品雨意,便可融合前三天之雨...”

  宁凡已服食足够多的树神果,想要突破三品雨意,缺的只是一个契机!

  他骤然身形一晃,离开元瑶界,出现在外界天青舟之上。

  外界过去三日,天青舟已临近寒苍国。

  宁凡步步走出船舱,感受着天青舟之上那绵绵雨意,对突破雨意瓶颈大有益处。

  这天青舟曾被雨水淋过千万次,故而其中留下了一丝抹不掉的雨意。

  这雨意,与宁凡此刻的心情相合。

  他陷入了一种玄异的道悟状态,青黛、藤纤柔皆看出宁凡在感悟什么,不敢打扰。

  他看着遥遥在望的寒苍国,他看着天上的流云,看着大地之上绵延的松海...

  他望着寒苍国的锁国大阵,望着一个个来往的修士,最终,眼神一动不动落在天青舟之上。

  口中,则反复诵着窥天之雨的心诀。

  “九天有雨,念通一界,云为吾眼,雨为吾念...”

  锁国大阵外,来来往往的都是寒苍国修士。

  在天青舟之前,有三艘巨大的楼船正等待检阅、进入寒苍国,天青舟排在这些楼船之后。

  这三艘楼船的船身上,有着同样的家族徽章。

  那是一个雪松徽章,楼船之上的修士,皆隶属于寒苍国雪松族!

  青黛止住天青舟的遁光,令飞舟悬飞在三艘楼船之后。

  她目光不经意一瞥,当看到三艘楼船之上的徽章之后,先是一怔,而后竟露出几分怨恨。

  “这是...雪松一族的三桅楼船!”

  寒苍国是一个虚级修真国,而雪松族则是寒苍十二族之一!

  寒苍十二族,族族拥有炼虚坐镇,俱是寒苍国一流势力!

  寒苍十二族中,有四个树族与冥罗一族结有旧怨...这雪松一族便是那四族之一!

  青黛犹记得,在千年之前,她尚年幼之时,雪松一族曾欺凌过冥罗一族。

  那时候,她还不是大祭司,大祭司是她的娘亲。

  那时候,她的娘亲即将窥虚成功...

  那一日,雪松一族听说冥罗一族即将诞生窥虚,一群高手残忍地出现在冥罗族内。

  那一日,她的娘亲被雪松族强者围攻,最终死于雪松族少族长之手...

  雪松族修士不容许冥罗一族诞生炼虚修士!

  他们十分乐意看到冥罗一族没落的样子!

  青黛目光带着浓浓恨意,粉拳紧握,长长的指甲刺入掌心,鲜血汩汩流出。

  她望着前方三艘雪松楼船!

  这三艘雪松楼船,每一艘之上都有一名炼虚坐镇。

  其中一艘楼船船头,正站着雪松族少族长!

  那是一个邪气凛然的银袍青年,左目之上,闪烁着三颗瑰丽的银色妖星。

  这银袍青年名为敖辰,有着问虚无敌的修为,其手中正把玩着一颗鲜血淋漓的死人头颅!

  那是一颗问虚修士的头颅!

  “呵呵,金橡一族的族长好歹也是问虚修士,竟然如此不堪一击,我还没出手,他就死了,真是扫兴啊...”

  敖辰掌心妖力一震,将那死人头颅震碎成血雾。

  他目光忽然斜睨过来,瞥见了青黛所在的天青舟!

  他狂傲的目光扫过宁凡、藤纤柔,见二人皆流露问虚修为,便不以为然。

  但当他的目光瞥见青黛之时,眼中杀机一闪,“哦?这青衣女人似乎是一名冥罗树妖?有意思,冥罗一族什么时候又有窥虚诞生了!”

  “冥罗一族...呵呵!有我雪松族在一日,尔冥罗一族便休想翻身!四长老,五长老,你二人出手,将这女人杀了吧...至于那船上的两名问虚修士,似乎是此女请来的帮手,多半也与冥罗一族大有渊源...一起杀了吧!”

  敖辰不以为然地摆摆手,另外两艘楼船之上,立刻飞起两名问虚老者,朝天青舟飞来,杀机锁定青黛等三人。

  这二人正是雪松一族的四长老、五长老,修为皆已接近问虚无敌。

  对他二人而言,击杀窥虚、普通问虚如同捏死蝼蚁般轻松,尤其是捏死冥罗一族的蝼蚁,二人更是没有丝毫不愿。

  冥罗族与雪松族乃是世仇!

  杀冥罗族人,不需任何理由!

  锁界大阵外,负责检阅来往修士的是秦楠一族的修士。秦楠一族亦是寒苍十二族之一!

  这批修士之中,修为最高者是一名冲虚老者,他是秦楠一族的大长老,名为秦霜子。

  秦楠一族虽与冥罗一族没有旧怨,却也没有任何交情。

  秦霜子见雪松族两名问虚长老已对青黛动了杀机,微微一叹,却并无相助之意。

  “雪松一族势力太大,共有三名太虚坐镇,非我秦楠一族可以得罪。老夫犯不着为了冥罗一族的小丫头得罪雪松一族。雪松族四长老、五长老皆是接近问虚无敌的修士,有他们二人出手,那小丫头必死...只是不知道,那小丫头身旁的两名问虚修士是何来历,是从其他修国请来的帮手么?”

  “冥罗一族强盛之时,得罪过太多势力,雪松一族便是其中一人。仅凭两名问虚,可不是雪松一族对手啊...冥罗一族已然没落,再无兴复的可能。”

  秦霜子淡漠地闭上双眼,在他看来,青黛区区一个窥虚,必定会死于两名雪松长老之手。

  藤纤柔美目一沉,她对冥罗族、雪松族的恩怨漠不关心,更没有帮青黛出手的意思。

  但雪松族的两名长老有些过了,竟然连她也杀机锁定,简直是活腻了!

  她是谁?她是堂堂紫藤宫主,是一名碎虚老怪!

  她落在宁凡手上已经很憋屈了,心情正不好,这两个问虚蝼蚁用杀机锁定她,简直是挑衅她!

  她柔指一抬,有一种冲动,想要一指催动百万剑芒,灭了这两个问虚老头!

  青黛明眸惊怒之极!

  雪松一族太过霸道,仅仅见她是冥罗族人,仅仅见她是炼虚修士,便可以不问理由击杀她...

  就像当年,不问理由击杀她娘亲一样!

  雪松族,太过可恨!

  她掐动指诀,准备启动天青舟的防御大阵挡住两名雪松长老的攻击。

  然后催动十二门虚灵炮,将这两个问虚老头灭杀!

  她不可能次次被雪松族欺压的!

  青黛、藤纤柔皆动了怒,意欲向两名雪松族长老反击。

  但二女尚未出手,宁凡却提前一步迈出,挡在二女身前,目光茫然看着迎面飞来的两名雪松长老。

  他眼中含着茫茫雨意,那雨意只差一丝便可突破三品。

  那一丝差距,犹如一个细小缝隙,在丝丝缕缕的感悟后,已一丝丝合拢...

  他低下头,不看两名雪松长老,却看着脚下的天青舟。

  他抬起头,不看两名雪松长老,却看万里无云的长空。

  他目光泛动云光,在他一个目光之下,天空立刻昏暗下来,乌云密布,降下密密细雨。

  这一刻,他的雨意突破了三品瓶颈!

  雨意三品之后,威力陡增,竟比一些凡虚法术都要厉害...

  “三品雨意...”这一刻宁凡眼中浮过一道天青色的雨意!

  “死!”

  两名雪松长老已然欺近,各是大手一抓,隔空抓向宁凡三人。

  两人同时出手,立刻便有两个数千丈的巨大掌印拍向天青舟!

  这二人自恃修为接近问虚无敌,根本未将宁凡等人放入眼中!

  这一刻,宁凡眼神骤然寒冷,再无任何感悟之色!

  他不需要知道雪松族与冥罗族的仇怨,他不问!

  他不需要知道这两名问虚老者的背景,他不问!

  他只需要知道一点,对方对他出手了,其动了杀意!

  如此,他无须对这二人留情!抬手便是一指,凌空一指按下!

  这一指没有使用任何神通,仅仅是缠绕了绵绵无尽的三品雨意。

  三品雨意...比雨皇的雨意还要高出一品!

  传闻雨皇单凭四品雨意,便可灭杀窥虚修士。

  这一刻,宁凡抬手一指的绵绵雨意,便是问虚修士都可消融!

  天地之雨好似听从宁凡召唤,朝两名雪松长老打出的掌印一卷。

  细雨拂过,两道巨大掌印猛然一颤,只一个瞬间,忽然诡异地融化在雨水之中,消失无踪!

  四长老、五长老先是一怔,不知宁凡做了什么,竟如此诡异地挡下了二人掌印。

  下一瞬,漫天细雨打湿在二人身上,二人立刻露出震撼之极的表情。

  仿佛一身的法力,都要消融在这场细雨之中!

  仿佛一生的道行,都要葬送在这场细雨之中!

  仿佛一世的修行,都要随天青色的烟雨流逝!

  “不可能!此人的意境怎会如此厉害,仅凭意境力量便可破我二人神通!”

  “这雨意不可力敌,必须立刻避开雨意!”

  二人大惊之下,匆匆向后逃遁,试图逃出雨幕。

  只是二人体内已被种下雨意,逃不开,抹不去。

  二人每退一步,便消融一分,退后数十步之后,俱是肉身一颤,生生在长空之上化作两滩血水,随漫天细雨洒落!

  “这是四品雨意?!不,这是...三品!”

  一直闭目不语的秦霜子忽然睁开双目,震撼心惊。

  而那好整以暇在一旁围观的雪松少主敖辰,眼中满是骇然之色。

  拥有雨之意境的修士他也见过一些,却从未见过似宁凡这般雨意强大者!

  三品意境的拥有者,整个树界都寥寥无几...

  “此子究竟是何人!冥罗一族怎会请来如此厉害的帮手!”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