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76章 识海交缠

第576章 识海交缠

  宁凡行至界路尽头,尽头处,布着一个紫芒传送阵。

  踏入传送阵,眼前风景立变,数个呼吸之后,东树海拘龙国的一处树海上空,一道紫光一闪,浮现出宁凡的身影。

  不远处的一座树山之巅,青黛正在等候宁凡。

  见宁凡到来,立刻迎了上来。

  “陆大哥,你没事吧?界路里面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青黛的称谓再次改变,有些关切地问道。

  数日的相处,她与宁凡关系拉近了许多,已不似最初生分。这一句关切的问候,亦是发自内心。

  “一些小事而已,已经解决了。”

  宁凡对青黛投去安心的眼神,自储物袋中取出东树海的地图,神念没入。

  他知道,此地是拘龙国,有着一座拘龙界门,与汤谷界门相连。

  自拘龙国出发,向东北方向前进,途径42个修真国之后,便可到达冥罗树族所在的虚级修真国——寒苍国。

  曾经,寒苍国最大的树族便是冥罗一族,而如今,冥罗一族却只能跻身二流势力...

  “昔年我冥罗族强盛之时,雄踞寒苍国,掌御树界,结交天下强者,亦得罪过不少树族...如今族群没落,故交无人问津,更常有他族修士上门欺凌...我族盛时,天下修士莫能与之争,如今衰亡,连先祖遗体都无法庇护...”青黛的明眸一黯,有些伤感。

  “放心,有我在,冥罗族不会再被宵小欺凌。”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巴掌大的青色小舟。

  向天一祭,那小舟迎风而长,顷刻化作一个天青色的巨大楼船。

  此舟名为天青舟,以天青木制成,是一件凡虚中品的遁宝,以阵式配合仙玉催动,最大遁速无限接近冲虚。

  天青舟之上更备有十二台‘虚灵炮’,只要花费仙玉,每一台虚灵炮都可发出问虚一击。

  12炮同时打出,便是冲虚修士也当退避。

  舟上更设有凡虚巅峰的阵光,所阵光全开,便是太虚修士的攻击也可阻挡一二...

  “此舟是我从广寒城抢来,今日便送给你,由你驾驶,载我去寒苍国。我元神有伤,一路上不宜露面,需要好好疗伤。”

  “送给我?”青黛俏脸一红,显然没料到宁凡会送她如此贵重的礼物。

  这天青舟融攻防遁一体,是一件极其贵重的遁宝,在广寒城出售之时,售价50亿仙玉...

  她也曾去过广寒城,见过这天青舟,当时十分意动,想要买下此舟,然而一看价格便无奈放弃...便是花光所有家底,她也买不起...

  想不到,宁凡竟随手送给她如此贵重的天青舟...

  “这些仙玉给你,沿途每经过一个修国,便前往此国最大交易城,买下所有树神果,此果我有大用。这玉简之上记载的傀儡材料,若是遇上了,便买下。”

  宁凡又取出一个装满仙玉的储物袋,及一个记录有修傀材料的玉简,交给了青黛。

  青黛知道,这一路前往寒苍国,宁凡忙于疗伤,不会露面。

  宁凡让她购买树神果、傀儡材料,如此小事她自然不会拒绝。

  她神念一扫玉简,细细翻阅其中记录的傀儡材料,眸光渐渐震惊起来。

  她傀儡术十分高超,自然看得出这些材料一个个珍稀之极,大都是用于修复高阶傀儡的。

  尤其是最后十二种最珍贵的材料,绝非修复炼虚傀儡的材料...

  那是唯有修复碎虚傀儡之时才会用上的珍贵材料!一个个都是天价!

  “陆大哥购买这些材料,难道是要修复碎虚傀儡?!”她心中震惊,却没有多问。

  神念再扫过宁凡交给她的储物袋,一见其中仙玉数量,立刻掩着小嘴惊呼道。

  “这...这么多仙玉!”

  储物袋之中,共有1200亿仙玉!

  一部分是宁凡自雨殿获得,一部分是任务奖励,一部分是从藤纤柔储物袋寻获。

  而最大的一部分,自然是洗劫广寒城十万家修真店铺所劫得。

  广寒城是北树海十多个炼虚势力共同经营的交易城,劫掠一城,自然收获巨大。

  “这么多仙玉,我...我不敢拿...”青黛轻轻咬唇,她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仙玉。

  就算是碎虚老怪也未必有这么多仙玉吧...

  “这些仙玉又不是送给你的,你紧张什么,你帮我购买树神果和傀儡材料,花费想必会很大,这些仙玉虽多,却也未必够花...好了,出发吧。”

  宁凡身影一晃,遁至天青舟之上,进入舱内宫殿调息。

  青黛收起储物袋和玉简,心思微微有些复杂,说不清道不明。

  宁凡给她这么多钱,是信任她的表现...

  她遁光一闪,遁至天青舟上,在飞遁阵法中放置足够的仙玉,旋即素手掐诀,催动天青舟,朝着寒苍国方向遁去。

  当然,遵照宁凡的吩咐,她要先飞往拘龙国的最大交易城,购买宁凡所需之物。

  天青舟的遁光,犹如渲染的丹青,在天空一笔勾开,将经过的长空染成天青色。飞遁之时,舟身散着绵绵雨意,沿途经过的地方,竟下起微雨。

  天青色等烟雨...很美的遁光。

  ...

  宁凡进入舱内宫殿,服下丹药调息。

  按他估算,天青舟遁光全开,最多7天便可穿越42个修真国,抵达寒苍国。

  若加上青黛沿途停船买东西的时间,最多也只需半个月便能抵达寒苍。

  正常情况下,半个月不足以令元神之伤痊愈。

  但如今宁凡手中握着一个碎虚鼎炉,伤势痊愈不难。

  “以我如今修为,采补碎虚一重天的鼎炉不会有任何问题,若将藤纤柔的修为全部采补,我不但可元神痊愈,还能提升百万甲法力...”

  “百万甲法力...如今我距离冲虚境界只差80万甲法力,若多出这百万甲法力,恐怕会直接迎来冲虚天劫...如今傀儡未修复,我还未准备好渡劫...有些麻烦。”

  宁凡目露沉思之色,半个时辰后,体内法力充盈,他摇身一晃,却是进入了鼎炉界。

  经过女卫们的辛勤建设,鼎炉界之中建立起一个设施完备的巨大城池。

  有些女卫正在合阵修炼,有的女卫则正在学习炼丹炼器之术...她们已习惯了鼎炉界的平淡生活,没有纷争,平静修炼。

  一见宁凡到来,冰灵月灵姐妹立刻迎来,遵照将宁凡吩咐,带他前往忏罪宫。

  那是一座白玉砌成的巨大宫殿,殿外布满魅术阵法,殿内布满了红雾。那些红雾,与从前鼎炉环洞天空间的红雾如出一辙。

  冰灵姐妹在宫外等待,宁凡独自进入忏罪宫。

  此宫殿只关押那些难以收服的鼎炉,如巨魔族的碧瞳老祖,又如那花魔之身的红发女子,亦如碎虚修为、难以掌控的藤纤柔。

  宁凡步入第三间红雾宫殿,大殿中,藤纤柔一袭粉衣,正在玉榻上沉睡。

  她体内流窜着采阴指力,娇躯之上捆缚着囚阴索,鼻息间呼吸着殿中的红雾,根本无法苏醒。

  徐徐走向玉榻,宁凡端详起藤纤柔的睡颜。

  藤纤柔一袭粉色流岚裙,三千青丝梳成倭堕髻,偏侧斜带着一支粉色的莲花簪。

  她睡颜沉静,淡眉长睫,脸色却有些苍白,应是界路之战的伤势未愈。

  饶是如此,此女依旧美艳不可方物。

  她安静沉睡之时,恐怕无人会将她与杀人如麻的紫藤宫宫主当成同一人。

  宁凡眸色一深,沉吟不语。

  实话说,他对此女并无恶感。若非此女追杀于他,他也不至于将之擒下。

  既然彼此是敌人,则擒下此女之后,此女便是他的鼎炉,这一点毋庸置疑。

  宁凡想借助此女疗伤,却暂时不愿采补此女,生怕获得百万甲法力之后会提前引下冲虚天劫。

  如此,唯有取一个折衷之法了...

  宁凡抬起手指,轻轻点在藤纤柔天灵之上,他要确定一件事情。

  唯有确定了这件事情,他才能使用那两全其美的办法。

  他细细探查之后,眼中渐渐露出满意之色,淡淡道。

  “此女的识海亦是剑形,她拥有剑识剑念,如此,我便可与她进行识海双修。”

  识海双修是《阴阳变》中记载的高深采补术,此术施展的前提,是采补者与被采补者拥有同类别的特殊识海。

  若未修炼出特殊识海,便不可施展此术。

  若双修的二人识海不同,则不可施展此术。

  宁凡修的是剑识剑念,而藤纤柔是一名纯粹的剑修,亦修炼了剑识剑念。

  有了这个前提,宁凡便可通过识海双修,采补藤纤柔的剑念!

  这种采补术不必采补法力,自然不会出现引发冲虚天劫的困扰。

  藤纤柔是碎虚修士,若与藤纤柔识海双修,宁凡的神念必定暴涨。

  对拥有念魄化身的他而言,神念提升,以为是实力大进!

  而若是不采补修为,只采补神念,藤纤柔仍是一名碎虚修士。

  若加以收服,宁凡身边便可多出一名碎虚打手!

  如今傀儡尚未修复,身边多出一个碎虚打手,总是好的。

  种种权衡之下,识海双修自然比直接采补好处更大。

  宁凡目光一决,屈指向沉睡的藤纤柔一点。

  他没有解开囚阴索,只是略微散了些采阴指力。

  藤纤柔轻轻嘤咛一声,徐徐醒转过来,刚刚睡醒,尚有些不清醒。

  醒来的第一眼,正看到玉榻旁的宁凡,一瞬间,藤纤柔好似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一下子清醒过来。

  她目光一扫暧昧的玉榻,俏脸羞怒,更有一丝恐慌。

  “陆北!你...你想对我如何!”

  “你是我的鼎炉,你说,我会对你如何?”宁凡似笑非笑道。

  “你不能采补我!”藤纤柔有些恐惧了。

  在她的印象中,宁凡言剑之术太过厉害,非她可以匹敌。

  而她如今身中魅术,这魅术又太过厉害,令她调动不了半分妖力。

  此刻的她弱小如凡人,根本无法违抗宁凡。若宁凡采补她,她无法反抗,自然会被生生采补掉碎虚境界...

  那是她苦修多年修来的碎虚修为,如何舍得失去...

  从宁凡的立场来讲,采补她理所当然。是她先追杀宁凡的,彼此既然是敌人,自然无须留情。

  她忽而后悔起来...若此次不参与追杀宁凡,她便不会落入如今的绝境。

  她的追悔与惶恐落在宁凡眼中,令宁凡眸色更深,忽而开口道。

  “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你不妨考虑一下。”

  “什么...选择...”藤纤柔一怔。

  “第一个选择,我会将你修为采补一空...”

  宁凡话未说完,却见藤纤柔露出哀求之色,服软道,“不要采补我!”

  宁凡没有理她,继续说道,

  “第二个选择,我持有一种特殊的采补功法,可以通过与你识海交缠,完成识海双修。这个方案不会污你清白,毁你元阴。采补的,是你的剑念。此术必须你主动配合才能成功,一旦采补成功,你剑识必崩,特殊识海会消失,而我则会神念暴涨。这两个选择,你选哪一个?”

  宁凡言罢,不再多言,好整以暇等待着藤纤柔的答复。

  藤纤柔目露挣扎之色,若选第一个,她的修为会被宁凡采补一空,定会跌落碎虚境界...若选第二个,她苦苦修炼的剑识会崩溃,失去特殊识海...

  两个选择,都会令她受到伤害,但权衡之下,损失剑识自然比损失碎虚修为代价要小。

  若损失碎虚修为,她此生便算是废了。

  若损失剑识,她仍是一名碎虚修士。

  “我选...第二个方案!”藤纤柔咬牙道。

  “第二个方案么,很好,既然你如此选择,那么就不得不接受我另一个条件了...我要给你种下禁制,掌控你的生死,收你为奴,从此以后,你随我征战,而我会保留你碎虚修为。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什么!你要给我种下禁制,收我为奴!!!”

  藤纤柔勃然大怒,却咬着牙,生生压下怒气。

  她堂堂碎虚老怪,横行树界,身份尊崇,如何愿意让宁凡掌御生死!

  若让宁凡种下禁制,从今日起,她便成了宁凡的奴仆、打手,再无法违抗宁凡任何命令...

  但若她不接受宁凡的条件,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根本无法反抗宁凡的命令...

  她在犹豫,在彷徨,一瞬间,她甚至宁愿自尽也不愿给宁凡为奴。

  藤纤柔的表情落在宁凡眼中,宁凡心中暗道,此女倒也有几分骨气,倒也不能逼得太急...

  实际上,宁凡早已决定与藤纤柔识海双修,并收藤纤柔为打手。

  他之所以给藤纤柔两个选择,之所以在藤纤柔选择第二个方案后又加条件,实则是一步步攻心。

  攻心么,除了威逼,还需利诱,宁凡是不能一味威逼藤纤柔的。

  “五百年。你给我为奴五百年。五百年后,我还你自由。”

  “你说的是真的么!五百年后,你真的还我自由?!”

  藤纤柔惊诧不已,她从未想过落入宁凡手中之后,还有希望重获自由。

  她自然是不愿给宁凡为奴的,但若只是做五百年的奴仆,她还是可以考虑的。

  忍受五百年的屈辱,便可重获自由,这样一比,自尽而死显然十分不值得。

  藤纤柔心中反复权衡,越来越意动。

  失去剑识,失去五百年的自由...五百年后她可获得新生...

  “若你所言当真,我愿意让你种下禁制,为你做五百年的奴仆!”藤纤柔终于做了决定。

  她知道,一旦做下这个决定,她便与宁凡的生死捆在一起了。

  从今日起,她不再是紫藤宫宫主。

  从今日起,她与藤皇反目,甚至可能与宁凡一起,反抗藤皇。

  只是她别无选择,只能接受宁凡的条件...

  “不过你必须发下心魔大誓,发誓五百年后还我自由。否则我无法相信你!”藤纤柔补充道。

  “我没有发誓的习惯,你也可以选择不相信我。”宁凡语气带着调笑。

  “你!”藤纤柔咬咬牙,形势不如人,她根本没有筹码让宁凡发誓。

  思来想去,仍是只能选择相信宁凡。

  她只能祈祷宁凡五百年后会还她自由,若宁凡违背诺言,她也唯有认命...

  “罢了,你说什么便是什么...给我种下禁制吧!”藤纤柔贝齿一咬,闭上眼,一副听天由命的表情。

  宁凡点点头,抬指向藤纤柔天灵一点,为藤纤柔种下扶离妖禁。

  这是宁凡最强禁制了,对藤纤柔这名妖修而言,控制力更是强大。

  藤纤柔感受到识海之中的恐怖妖禁,心中极为震撼。

  她从未见过什么人的妖禁这么厉害...

  “这陆北究竟是什么类别的妖族?妖血又是什么级别?为何施展的妖禁如此厉害?”

  种下妖禁之后,宁凡挥手解除了藤纤柔身上的囚阴索,驱散了其体内的采阴指力。

  藤纤柔妖力渐渐恢复,她撑起身,坐在玉榻上,理了理纷乱的鬓发。

  而后轻轻一叹,闭上眼,催动妖力,将体内的藤种抹去。

  抹去藤种,藤皇便再无法察觉她的下落。

  这意味着,她从此刻起,正式背叛了藤皇,再无退路。

  “好了,接下来进行你的识海双修吧,我会尽量配合你的。”藤纤柔闭上眼,仰起粉颈,一副赴刑场就义的表情。

  她没有听说过识海双修这种功法。从宁凡言下之意来看,识海双修只是识海接触,不会有肢体纠缠。虽然明白这些,她仍是有些紧张的...

  心底明明对双修之事十分反感,却又不敢表露出来,生怕引起宁凡的不满。

  宁凡上了玉榻,与藤纤柔盘膝对坐,双手握住了藤纤柔的柔掌。

  冰凉柔滑的触感,丝毫不像一个剑修之手,反倒像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闺阁小姐...

  “你的手...保养的不错。”宁凡调笑了一句。

  “你!”藤纤柔睁开眼,羞怒地瞪着宁凡,恨不得把宁凡生吞活剥吃下去。

  只是被宁凡抓住手掌,一丝丝酥麻的感觉在心中升起,好似蚂蚁爬过一般,让她心神立刻纷乱。

  修道两万年,她第一次被男子握住手心...

  恼怒略淡了些,她第一次细细打量起宁凡容貌。

  她本来对男子容貌从不上心,此时此刻却对宁凡的容貌有了几分兴趣。

  “这陆北...皮相倒还不错...”她心中暗暗寻思,遵从宁凡的指示,缓缓闭上美目,散出神念。

  二人的剑念好似两条纠缠的水蛇,死死缠绕在一起。

  一股前所未有过的愉悦、舒适、羞耻之感,在藤纤柔心中升起。

  心神世界里,她与宁凡皆是赤身露体,彼此抱在一起,抵死纠缠...

  那是他们识海双修的具现化影像...

  藤纤柔欲哭无泪,她肉体没有被侵占,但是内心完全被玷污了啊,有木有!

  这跟直接被侵占,有什么区别!

  就这么轻率地...平生第一次...与男子双修了!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