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71章 苦战归元

第571章 苦战归元

  持斧树王右手一翻,手中多出一盏黑色的铜灯。

  此刻他身受重伤,不宜直接与宁凡拼斗,以免加重伤势,故而以法宝灭杀宁凡。

  铜灯灯体为树形,树枝枝杈上托着七个铜制灯碟。

  七个灯碟中,只有四个碟中还有几滴灯油,其余三个碟中空空如也。

  持斧树王法力一催,那尚有灯油的四个灯碟之中,第一个灯碟的灯芯立刻燃暗红色的火苗。

  “第一灯,赤灯,燃!”

  宁凡的目光落在那暗红火苗之上,面色瞬间凝重。

  在铜灯点燃的一瞬,宁凡心头毫无征兆地升起一股危机之感。

  毫不犹豫地连退百步,月色之下,宁凡黑衣猎猎,犹如一只匆匆飞动的黑色蝴蝶。

  就在他退开的一瞬间,原先站立处忽然裂开一道巨大裂缝!

  那裂缝之下隐藏的,赫然是铜灯自带的洞天空间!

  那洞天裂缝之中忽然探出一双双巨手,将裂缝猛地撕开。

  裂缝缺口越来越大,自那裂缝之中,轰隆隆走出一个个身高数千丈的巨鬼鬼影。

  一头,两头...二十四头。

  一共二十四头巨鬼,各个都有着窥虚修为,在夜空之上一字排开,鬼气森森,森然恐怖!

  “这是...照鬼之术!”

  宁凡目光一凛,看破了铜灯的底细。他修魔多年,听说过不少魔道秘术,也听说过照鬼之术,却从未亲眼见过。

  眼前的巨鬼不是真实的鬼魂,而是灯火照耀出的影子!

  这铜灯的七个灯碟,各自暗含一个洞天空间,收纳着诸多鬼影。

  这些鬼影是以秘术炼制,每一个鬼影都要杀戮无数修士才可炼制出。

  鬼影炼制之后,收容在灯碟中,当灯芯点亮,便会映照出憧憧鬼影。

  那灯碟之中点燃的灯油,是人体内的油脂...每一滴灯油,都要杀戮无数修士,取死者油脂炼成灯油。

  这些鬼影一个个修为极强,且没有实体,只是灯火照出的影子,只要灯火不灭,鬼影便不会灭亡...

  尚有灯油的灯碟只有四个,第一个灯碟点亮,便照出了24头窥虚鬼影。

  若让持斧树王继续点灯,定会照出更多鬼影...

  宁凡目光一沉,骤然抬起右手,向夜空之上的24头巨鬼鬼影抬指点去。

  虽只是一指,却蕴含了难以想象的剑芒,正是小虚空剑之术。

  幽暗的夜空之上,霎时间出现百万虚空剑光,惊虹般掠过夜色。

  百万剑芒直掠鬼影而去,有着斩碎虚空的威能!

  此刻的宁凡实力全开,修为接近归元太虚,施展出的小虚空剑,足以灭杀普通太虚!

  24头巨鬼鬼影,各个都是窥虚修为。在太虚修士眼中,窥虚修士抬手可灭!

  嗤!嗤!嗤!

  一头头窥虚巨鬼被小虚空剑斩成粉碎,纷纷陨灭,却没有半点血肉残留。

  剑光散去,夜空之上弥漫着极浓的鬼气,气氛十分诡异。

  持斧树王目光一惊,继而露出冷笑,“好厉害的虚空剑术,不过可惜,此剑术威力还不足以斩杀本王的鬼影!本王此宝,名为七命灯,是我鬼木一族的镇族之宝,神通远超你能想象!凝!”

  持斧树王向掌中铜灯打出一道法诀,第一盏灯碟的灯火愈加明亮,夜空之上弥漫的鬼气,瞬间重凝成一尊尊窥虚巨鬼。

  宁凡眉头一皱,这些鬼影比他想象中更难灭杀。

  这时候,持斧树王的面色忽然急速灰败起来,生机在不断流逝,身体好似快要腐朽一般,气势却越来越惊人。

  那是一股沧桑之极的法力气息,好似万古岁月在其体内流淌。

  那股法力气息,绝非六十年一甲子的甲子法力可比...

  那是元会法力!一元会是129600年,是2160甲子!

  元会法力的气息,远比甲子法力厚重,施展的法术威力也远非甲子法力可比。

  从前的宁凡虽也对阵过碎虚,但限于修为,从未对元会法力升起如此清晰的感受。

  令法力甲子归元,才可冲击碎虚瓶颈!

  元会与甲子,不是量的不同,而是质的不同!

  “第二灯,青灯,燃!”

  持斧树王一身法力都汇入第二盏灯碟之中,灯碟之中,灯芯立刻燃起青色火苗。

  在这一刻,夜空裂出第二道巨大裂缝,12头巨鬼鬼影从裂缝中爬出。

  这12头巨鬼,个个都是问虚修为!

  “杀了他!”

  持斧树王一生令下,24头窥虚巨鬼与12头问虚巨鬼,俱都踏碎长空,朝宁凡围来。

  宁凡抬指斩出小虚空剑,百万剑芒横扫,将36头巨鬼全部斩杀。

  但伴随着灯火摇曳,36头巨鬼灯影重凝,瞬间便会重新浮现,再次挥动拳芒,朝宁凡发动进攻。

  宁凡周身缠绕着虚空剑芒,挥手便是百万剑光,可轻易击碎鬼影,却无法将鬼影彻底击杀。

  那些鬼影虽然无法灭杀,却实力不强,伤不得宁凡一二。

  持斧树王眉头一皱,目光露出几分阴沉之色。

  他黑发变白,面容开始苍老,刚刚还是大汉模样,转而便变成一个垂垂老矣的老者。

  他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只为点燃第三盏灯碟!

  鬼木一族的七命灯,七盏灯碟,赤灯为第一灯,青灯为第二灯,越往后,灯火点燃照出的鬼影越厉害。

  以持斧树王的修为,最多可点燃第四灯,且从第三灯开始,每点燃一灯都需要付出不小代价。

  “第三灯,金灯,燃!”

  伴随着第三盏灯碟点亮,夜空之上裂出第三道洞天裂缝,爬出7头冲虚巨鬼。

  7头冲虚巨鬼加入战团,宁凡顿时压力大增。

  面对36头窥虚、问虚的巨鬼,宁凡尚还能游刃有余的应对。

  虽说斩灭不了这些鬼影,但拳剑交锋中,倒也不至于受伤。

  但当七头冲虚巨鬼加入围攻宁凡的战团后,形势开始变化。

  宁凡终究只是一人,对方却是43头无法灭杀的巨鬼。

  每一次出手,也只不过斩出百万虚空剑光而已,杀不尽所有鬼物,还要分出余力阻挡巨鬼的攻击。

  36头窥虚、问虚巨鬼以身体为肉盾,硬抗了宁凡的所有剑光。

  7头冲虚巨鬼踏着群鬼的残肢,齐齐挥拳,轰在宁凡胸口。

  轰!轰!轰!

  以宁凡肉身之强,若生生承受七道冲虚一击,都难免会受些伤势。

  好在胸口中拳的一瞬,宁凡身体化作墨影碎散,一散一凝,避过了七道冲虚拳芒。

  宁凡目光一沉,这鬼目一族的七命灯,果然有些难以对付。

  这才点燃第三盏灯碟,便召出了无法灭杀的冲虚鬼影。

  以此类推,第四盏灯碟或许是太虚鬼影...

  看起来,持斧树王无法点燃第五、第六、第七盏灯碟。

  若是可以点燃,恐怕单凭这七命灯,便足以召出碎虚鬼影...

  “不能拖了...若让此人点燃第四灯,出现太虚鬼影,便是我也不得不退避锋芒...能灭掉这鬼影的,或许只有燃虚之术了,但若仅仅是蝶翼第三煽的燃虚之火,恐怕仍不足以灭此鬼影...”

  宁凡心思飞转,骤然化作墨影流散,避开了重重鬼影围攻,向持斧树王飞来。

  持斧树王微微心惊,化作墨影碎散的宁凡,竟给他一丝危机感。

  他暗暗猜测,宁凡化身一碎一凝间,便是要施展厉害神通。眼光一寒,猛然咬破舌尖,朝七命灯喷出数口精血。

  喷出数口精血之后,原本身受重伤的他,气息更加萎靡。

  精血喷在七命灯上,没入灯体之中。

  一瞬间,第四盏灯碟被点亮,燃起黑色的灯火。

  “第四灯,黑灯,燃!”

  在第四灯点燃的一瞬,持斧树王的身前骤然裂开第四道洞天裂缝,从中爬出四头太虚巨鬼。

  四头巨鬼现身的一瞬,立刻向流散而来的漫天墨影挥动拳芒。

  四道太虚一击合击之下,威力丝毫不逊色于归元一击。

  纵然是墨影状态的宁凡,都不敢硬受四鬼拳芒,墨影匆匆一凝,化作黑衣青年的身影,避开了四道拳芒,无法欺近持斧树王。

  持斧树王冷笑一声,他已点燃四盏灯碟,召出如此之多的鬼影。

  24头窥虚,12头问虚,7头冲虚,4头太虚。

  一共47头炼虚鬼影,且这些鬼影无法灭杀。任何归元太虚被如此之多的鬼影围攻,都难逃一死!

  此刻,持斧树王丝毫不怀疑群鬼能够杀死宁凡。

  他唯一担心的,是宁凡见群鬼厉害,会心生怯意而逃跑。

  他暗暗散出法力,施展掌开洞天之术,将数十万里的长空全部封锁,不给宁凡逃遁的机会。

  “此子神通不小,但奈何不了我鬼木一族的鬼影,必死无疑!”

  “群鬼听令,杀了他!”

  47头巨鬼闻令,皆是发出轰雷般的鬼吼。

  四头太虚鬼物占据四面,从四面施术攻击。

  36头窥虚问虚鬼物悍不畏死地欺近,为7头冲虚鬼物制造空隙攻击宁凡。

  在群鬼的围攻下,宁凡墨影一次次碎散,一次次重凝。

  在四头太虚鬼物加入战圈之后,单凭墨影碎散已不足以卸去所有伤害,宁凡身体开始出现伤势。

  他召出元雷之甲,借助元雷之甲的恐怖防御才堪堪抵消群鬼的围攻。

  虽说元雷之甲已是金甲巅峰的级别,可防御归元太虚的攻击,却也在群鬼的攻击之下渐渐出现裂痕。

  四面长空被锁,无法逃遁。

  四位太虚镇守四面,无法跳出群鬼的战圈。

  宁凡深吸一口气,他知道,若不施展强硬手段,真正灭杀这些鬼影,便无法战败持斧树王。

  焚兵成指、日月碑术都很厉害,却不是能够斩杀鬼影的神通。

  小虚空剑可以斩虚,但此术对虚的运用,显然不如燃虚之术高明。

  最终还是只能施展燃虚之术么...

  宁凡抬指点出百万虚空剑影,将群鬼略略击退,忽然稳住脚步,眼中闪现出黑色火光。

  他的脚下骤然浮现一个巨大的黑火阵图,夜空之上,骤然出现数之不尽的黑色火蝶。

  “第三煽,不足以灭杀鬼影...第四煽,不知能否施展出来...”

  宁凡并无把握施展出第四煽。

  他与云道枯交手之时,尚未窥虚,无法施展出蝶火第四煽。

  他与骨皇交手之时,刚刚窥虚,同样无法施展蝶火第四煽。

  如今他已问虚,对虚的感悟更加高深,在施展化身、抽魂两大神通之后,修为无限接近归元太虚。

  这样的修为施展蝶火第四煽,应该不会被蝶火反噬到灰飞烟灭的程度,但多半会受不轻伤势...

  “归元太虚,果然厉害...以我的神通,唯有倾尽全力、拼却重伤,才可击杀归元太虚...”

  宁凡目光一决,掐动了指诀。

  在这一刻,百万黑火蝴蝶焚烧蝶翼,凝聚成一只巨大火蝶。

  那火蝶太过巨大,一双黑火蝶翼足以遮蔽整个夜空!

  在这火蝶出现的一瞬,持斧树王周身竟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这是...什么法术!为何竟给我如此强大的危机感!”

  他好歹也是一个归元太虚,碎虚之下罕有敌手。

  他也曾被碎虚一重天的老怪攻击,但就算面对碎虚一重天的老怪,都没有感受过如此巨大的危机感。

  他已归元,与碎虚修士的差距,不再是质的差距,仅是法力的高低。

  但他与这黑色火蝶的察觉,却分明是质的差距,境界的不同!

  这燃虚之术尚有瑕疵,并无完美,饶是如此,已无限接近仙术!

  面对燃虚之术,便是云道枯都感到畏惧,更何况是区区归元太虚的持斧树王!

  “杀了他,不要让他施展此术!即便是自灭鬼影,也要杀了他!”持斧树王紧张地命令道。

  自灭鬼影,是让这些鬼影自爆,借自爆之力重创宁凡。

  鬼影无法通过普通手段灭杀,但若是自爆,仍然会死。

  日后持斧树王若还想使用七命灯,便需要重新杀人炼鬼了。

  持斧树王从火蝶之中感受到必死的危机感,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阻止宁凡施术!

  12头窥虚巨鬼大步向前,忽然自燃鬼影,在宁凡身前炸开。

  6头问虚巨鬼,悍不畏死地冲向宁凡,骤然自爆。

  3头冲虚巨鬼,周身燃着鬼火,在宁凡身前引爆,三名冲虚自爆便是太虚修士也不敢硬撼!

  2头太虚巨鬼神情冷漠,在宁凡左右骤然掐诀,自爆鬼影,两名太虚的自爆,便是归元太虚也要重伤!

  轰!轰!轰!

  宁凡处在自爆的中心,墨影被群鬼的自爆生生炸散。

  墨影重凝,宁凡伤势极重,气息奄奄,但眼光却冷漠如石,不为万物所波动。

  若他决意焚翅成灰,便不容任何人熄灭他的火焰!

  “燃虚...”

  他淡淡念出这二字,指诀猛然一变,遮蔽夜空的巨大火蝶立刻向着持斧树王的方向,猛地煽动蝶翼!

  第一煽,剩余的12头窥虚巨鬼化作飞灰!

  第二煽,余下的6头问虚巨鬼化作飞灰!

  第三煽,仅剩的4头冲虚巨鬼化作飞灰!

  第四煽!

  宁凡感觉自己的肉身快要崩溃,快要葬身于蝶火。

  燃虚之术的等级太高,无限接近仙术,以他此刻的修为,仍不足以完美施展出蝶火第四煽。

  但他已今非昔比,修为提升,虚字感悟提升,更修炼出小五行体,对火术有了一定防御。

  纵然强行施展蝶火第四煽,也不会被蝶火反噬到灰飞烟灭的程度。

  五脏六腑全部被点燃,仙脉灼痛,元神燃烧!

  宁凡伤势加重,面色苍白之极,但眼神却是狠绝!

  “燃虚!”

  这一瞬,宁凡全身燃烧起黑火!

  他施展蝶火焚烧敌人,自己去也陷入了焚烧之中!

  这一瞬,巨蝶第四次煽动蝶翼,一股无法想象的虚火之威,化作黑色的火烟,卷向持斧树王!

  护在其身前的两头太虚巨鬼,直接被蝶火煽成飞灰!

  归元修为的持斧树王,在蝶火第四煽之下,竟连逃遁都来不及,苍老的肉身只一瞬便化作飞灰消散!

  若他是全盛状态,尚可拼却重伤逃离蝶火的攻击。

  但他被焚兵成指击成重伤,又因强行点燃四盏灯碟反噬不轻,哪里能够抵挡蝶火之威。

  惨叫声中,持斧树王的元神满是惊恐,卷起七命灯,夺路便逃。

  他虽是鬼木一族,却非树妖,而是人族的木系魔修,修炼树魔功。

  这一刻,他怕了!

  理论上讲,没有任何问虚修士能够战胜归元太虚,仅一个甲子归元,便是无法逾越的沟壑。

  但宁凡不能以常理揣度,持斧树王被燃虚之术吓傻了,他已经看出,这燃虚之术是无限接近仙术的神通!

  “此术无限接近仙术,若此子能将此术施展完整,便是散仙都可一战!”

  “此子不可力敌,本王不是他的对手,必须逃!”

  他仓皇逃遁,宁凡却抬手一指,隔空一点。

  只一点之下,树王的元神之中密密散出血线,将其生生定在夜空之上。

  “你,逃不掉!”

  宁凡抬手一摄,将树王元神摄入手中,种下密密禁制,将之封印,连同七命灯一起,暂时收入储物袋。

  远处的夜空上,五个剑灵催动剑丝,捆着一个虚弱的元神返回。

  那元神,正是吹埙树王!

  五个剑灵合力之下,同样灭掉了吹埙树王,但斗法过程并不轻松。

  四个剑灵都负了些许伤势,而第五剑灵浑身是血,剑灵之体极其虚幻,几乎快要消失...

  “小凡凡,快救救彤彤!彤彤伤势太重,快要死了!”

  四名剑灵小丫头苦苦哀求的看着宁凡。

  尤其是第一剑灵晶晶,更是泪眼汪汪地看着宁凡,没有从前半点桀骜之色。

  按理说,五名剑灵合力,实力更加吹埙树王之上。

  但五个小丫头太过自负、轻敌,尤其是晶晶,身为大姐更加自命不凡。

  她不将树王当一回事,大意之下被树王暗算,险些陨落。

  若非关键时刻,第五剑灵彤彤帮她挡下一击,重伤的一定不会是彤彤,而是她。

  “彤彤,对不起...你别死...”晶晶雷水汪汪,其他三名小丫头同样哭成泪人。

  彤彤小脸十分苍白,同样止不住泪珠,她身上到处都疼,她好怕死,她不想死...

  宁凡接过吹埙树王的元神,随手封印,收入储物袋。

  抬起手掌,将重伤的彤彤小心捧在掌心,轻轻一叹。

  “放心,你们是我的剑灵,我自不会让你们死的。”

  宁凡伤势亦重,不过此刻,还是决定先给第五剑灵疗伤。

  他伤势再重,都有黑星之术自愈,第五剑灵的身体却十分脆弱。

  若不帮这小丫头疗伤,要不了多久,这小丫头就要灵体消散了...

  (第一更)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