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65章 句芒国

第565章 句芒国

  千手与木翅见宁凡追来,对视一眼,各是咬牙,一东一西分道而逃。

  他们心知自己不是宁凡对手,被追上的话必死无疑。

  此刻二人只能赌赌运气,看宁凡追谁了,追谁谁死,死的那个只能说是气运太差。

  “分开逃跑么...”

  宁凡解开剑袋,五道剑光立刻飞出剑袋,化出五个灵动的小剑灵。

  对方是太虚修士,若是分路而逃,宁凡最多也只能追一人,另一人却是无法顾忌了。

  “你们去追那带翅之人,我追那八臂之人!”

  他只淡淡命令了一句,立刻一踏黄金古剑,朝千手追去。

  五个剑灵嘟了嘟嘴,她们并不情愿给宁凡当打手。

  只是五个小丫头身中生死禁的剑禁,根本无法违抗宁凡的命令。不满的哼哼几声,乖乖化作五道剑光,朝木翅急追而去。

  虽说木翅并非剑修,但即便抛开对剑修的克制,五个小丫头本身实力已十分逆天了,每一个小丫头都堪比太虚。

  五个太虚小丫头追杀一个太虚,并不会很困难。

  千手已退出千手巨人的法相,化作一个八臂老者,与木翅分开之后,一路拼死逃遁。

  察觉到身后追击的黄金剑光渐渐逼近,千手几乎吓死。

  “为什么!这煞星为何不追木翅,要追老夫!”

  另一边,木翅同样退出巨人法相,化作一个带翅老者。

  当他察觉宁凡追击千手后,顿时大松了口气,以为逃过一劫。

  未曾想,宁凡没有追杀他,却有五道剑光穷追不舍。

  他回头一看那五道剑光,立刻大惊失色,

  “这...这是剑灵!仙剑剑灵!每一个剑灵都堪比太虚修士,老夫竟然被五名太虚追杀!”

  木翅心惊不已,他被日月碑的攻击波及,受了不轻的伤势,若此刻独自应战五名太虚剑灵,必死无疑!

  五个剑灵的遁光极快,只十余个呼吸,便追上木翅。

  木翅一咬牙,抚了抚指间的扳指法宝。

  那是一个损毁的小千界宝,是他在一次拍卖会上以50亿仙玉买下。

  这小千界宝是损毁之物,还能再使用一次,开启一次小千残界。

  一旦开启,木翅躲入小千残界之中,界宝便会损毁,界面出口将永远关闭,木翅将再也无法离开这小千残界!

  此时此刻,木翅只有两个选择!

  一是与五名太虚剑灵交手,被剑灵杀死。

  二是开启小千残界,躲入残界之中,终生无法离去,却可躲过一劫。

  感受着五个剑灵势不可挡的气势,木翅一咬牙,下了狠心,开启了小千残界!

  “就算终生困死在残界之中,也比被这五个剑灵杀死要好得多!只要老夫进入小千残界,便是碎虚修士,轻易也无法进来杀死老夫!”

  嗤!

  一道光华从扳指传出,木翅摇身一晃,遁入残界之内,消失于原地。

  “咦咦咦,被他跑了!他去哪儿了!”第三剑灵水水露出惊奇之色。

  “他躲到法宝空间中了...哼哼,只是一个小千残界而已,弱弱的!”第二剑灵沫沫大眼睛金光一闪,似洞穿了小千残界,看到了躲入其中的木翅。

  “花花,把剑门打开,我们杀进去,让他知道姐姐们的厉害!”第一剑灵晶晶命令道。

  “彤彤,我布阵,你开门!”第四剑灵花花言罢,小手掐诀,长空浮现巨大的剑图剑阵。

  “好...好...好的!”第五剑灵彤彤点点头,立在剑图之上,摇身一晃,身体变作一个土黄色的光门。

  “我们进去!”

  其他四个剑灵进入光门,直接出现在小千残界之中,几乎把木翅吓死。

  木翅怎么也想不到,追杀他的五个剑灵竟如此神通广大,竟然可直接进入他人的小千残界之内!

  这种事情就连碎虚修士也不一定能够做到!

  “啊!”

  片刻之后,一声惨叫在小千残界中久久回响,是木翅的声音。

  另一边。

  宁凡脚踏黄金剑光,只十余个呼吸便追上了千手。

  千手露出惶惶之色,心知再难逃掉,收住遁光,不再逃避。

  他深吸一口气,回头望着宁凡,宁凡亦收住遁光,好整以暇看着千手。

  “你若不杀老夫,老夫愿以毕生财产相赠!”千手解下腰间储物袋,目露求饶之色。

  “你若死了,你的东西自然也是我的。”宁凡毫不留情地说道。

  “你不要逼我!你再逼我,我便拼了性命与你同归于尽!陆北,做人留一线,莫要欺人太甚!”

  千手露出狰狞之色,宁凡却再不言语,直接抬手祭起日月碑,朝千手打下。

  “一灵碑术,日沉月落!”

  碑影一分十,十分百,顷刻化作五十个巨大炎阳、寒月,好似流星雨般轰落!

  千手望着头顶砸落的无数日月,心知难逃一死。

  他怨恨地望着宁凡,眼神渐渐疯狂。

  “这是你逼我的!”

  千手的八只手臂同时掐诀,周身散出滔天的木行法力,气势越来越强,从太虚一路朝归元太虚攀升,但其身体却越来越干枯,一身血肉飞速消失,极其诡异!

  他这是在以生命施展最后一式法术,他要以这式法术与宁凡同归于尽。

  他的身前深青色的木叶乱飞,渐渐凝成一具千手罗汉的巨大木像。

  那千手罗汉的千只手臂各执一件一星太古神兵!

  他口呼佛号,周身金光大现,四周响起无数梵音。

  随着千手指诀一变,那千手罗汉立刻掷出一千件太古神兵,朝日月碑演化的漫天日月轰去。

  “千手罗汉之术!”千手露出疯狂之色,这是他最强之术,此术一施,他必定会死,但此术的威力堪比碎虚一击,便是归元太虚承受此攻击也必定非死即伤!

  轰!轰!轰!

  一百颗坠落的巨大日月与一千件太古神兵对轰,寂灭的波动横扫开来。

  周遭数十万里皆是参天古木围成的树海,随着这波动散开,所有古木都化作飞灰消散,大地之上出现无数裂谷,岩浆涌动。天空之上则碎裂无数空间,露出其下幽暗虚空。

  一件件神兵虚影崩碎,一颗颗巨大日月炸开。

  宁凡静静凝视着法宝的对轰,渐渐的,对方的太古神兵全部碎尽,而日月碑演化的日月还有好几十颗,去势不减砸向奄奄一息的千手。

  这一次法宝对轰,是宁凡胜了。

  千手不甘地抬起头,望着朝头顶砸落的巨大日月,身上没有一丝法力逃遁。

  他施展了最强秘术,必死无疑。他最大的遗憾,是没有拖着宁凡一起死。

  而他最后悔的,便是为何要追杀宁凡,惹下杀身之祸...

  “陆北!你不要得意得太早了!北树海中追杀你的,可不止我们四人,还有9名高手!他们之中有三人是碎虚,六人是归元太虚!你若撞在他们手中,必死无疑!”

  轰!

  千手不敢的嘶吼,淹没在日沉月落的攻击之中,再无法听清。

  法术波动渐渐散去,四周出现成片的废墟,一片荒丘万仞孤峰。

  宁凡抬手将日月碑收入玄阴界,自废墟中取走了千手破损的储物袋,并自废墟之中准确地找到了千手半死的元神,施展了搜魂之术。

  随后将其残神吞入腹中,目光充斥着抹不掉的煞气。

  他周身亦散发着浓烈的煞气,连杀三名太虚修士,犯下的杀孽自然极重。

  至于第四名太虚想必也难以存活,想来要不了多久,五个小剑灵便会返回。

  他脚踏古剑,沿路折返。

  目光略略一扫树冠、藤甲、千手等三名太虚修士的储物袋,露出了然之色。

  难怪自己躲在如此隐蔽的树山之内,都会被藤皇的手下找到。

  从千手的记忆中了解到,此次追击而来的太虚修士,每一人身上都持有一个铜镜法宝。

  这法宝品阶不高,但却有一个特殊用途。

  西树海藤皇的手下之中,但凡拥有一定身份之人,都会蒙藤皇赏赐一颗‘藤种’。

  这藤种一旦种在体内,便很难抹去,藤皇可随时知晓身怀藤种的属下位置。

  身怀藤种的修士若是被人杀害,体内的藤种便会转移到杀人者的体内,从而被藤皇及其手下轻易得知下落。

  宁凡内视体内,在身体之中细细搜寻。

  一番搜寻之中,竟真的在体内找到数十颗藤种,这便是他被人查出下落的缘故。

  所谓的藤种,乃是藤皇所凝练的法力种子,十分微小,数十颗藤种加起来都没有一粒尘埃大。

  “这藤种如此细小,即便是我若不注意,都很难察觉得到体内有藤种存在...日后若击杀藤皇的人,有必要清理掉体内的藤种了。”

  宁凡催动黑火,焚去所有藤种,如此,藤皇的手下便再难查出他的下落。

  远处,五个剑灵提着一个沉甸甸的储物袋,慢吞吞的飞向宁凡。

  她们虽完成了宁凡交付的任务,但对宁凡的使唤仍有些不情不愿。

  一个个气鼓鼓的扬着小脸,似乎给宁凡当剑灵是十分憋屈的事情。

  “哼哼!可恶的小凡凡!姐姐们已经光荣完成任务,可以休息了么!”

  宁凡闻言失笑,当初卢愚收容这些剑灵之时,被剑灵们称作小愚愚。

  如今换成了他,便成了‘小凡凡’...

  小凡凡就小凡凡吧,宁凡懒得跟五个小丫头计较这点小事。

  取走木翅的储物袋,将五个剑灵收入剑袋。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北树海的地图玉简,神念一扫之后,沉吟不语。

  片刻之后,他收起玉简,一踏黄金古剑,却是朝东南方向飞遁而去。

  北树海他不欲久留,还是去东树海搜罗树神果吧,顺便寻找材料修复傀儡。

  如今灭尽体内藤种,天大地大,藤皇的手下再想找到他宁凡,可就难了。

  尤其是进入东树海之后,那里是竹皇的地盘,藤皇的手下鞭长莫及...

  “藤皇,又如何!”

  宁凡目光平静,他虽不是藤皇对手,但如今的实力便是横行树界,都是自保有余!

  ...

  北树海,九名老怪正驾着遁光,朝宁凡所在方向急追而来。

  这九名老怪有妖修,有魔修,当然还有人族,每一人手中都执着一个铜镜法宝。

  九人之中,有三名碎虚,六名归元太虚。遁光所过之处,一座座北树海的修城纷纷噤若寒蝉。

  某一个瞬间,九人忽然齐齐露出震撼之色,停住遁光,降落在一座树山之巅。

  “那陆北的踪迹...消失了!难道此人发现了体内藤种,并将之尽数毁灭?”一名身着紫衣的归元太虚目光冷厉道。

  “没有藤种,便追踪不到此人的下落。藤皇令我们追杀此人,如今失去此人下落,要如何追杀他?若藤皇知我们办事不利,必定大怒...”一名身着黑衣的归元太虚忧心忡忡。

  “不好!藤甲、千手等四名太虚的命牌,全部粉碎!”一名道士打扮的归元太虚忽然一拍储物袋,取出四块碎裂的命牌,露出震撼之色。

  一听此人所言,其他五名归元太虚齐齐露出骇然之色。

  便是三名碎虚一重天的老者,都目光动容。

  四名追击宁凡的太虚老怪,竟全部死了!

  这四人虽然不是归元太虚,但联手之下便是归元太虚也能击杀!

  这四人忽然身亡,若无意外,自然是宁凡所击杀!

  宁凡区区一个问虚,竟能击杀四名太虚,这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有些低估此子了...此子能独自灭杀四名太虚,在树界绝非无名之辈...陆北...这个名字太过陌生,此人究竟什么来历...”一名长发及腰、身着粉衣的碎虚女修,美眸露出思索之色。

  “不论他什么来历,得罪藤皇,必死无疑。如今我们失去了他的下落,但若细细观察便会发现,此子之前飞遁的方向,是朝着东南方飞遁。他在广寒城购得北树海地图,多半是要离开北树海...从方向判断,此子准备逃去东树海!我们必须加快脚步,不能让他进入东树海!那里是竹皇的地盘,一旦让他逃至东树海,我们想要杀他便难了!”

  一名大头童子模样的碎虚修士目光阴沉,只几句分析,已判断出宁凡想逃入东树海。

  “东树海么...哼,四大树海彼此之间被‘破界之光’所隔开,任何人都无法穿越破界之光进入其他树海,想要进入其他树海,唯有通过树海间的界门...从北树海进入东树海,共有六个界门,此子若想进入东树海,必定会从六个界门之一通过。我们虽失去陆北的下落,但只需兵分六路,加快遁光,提前隐藏在六个界门之外、守株待兔,届时,并能一举击杀此子!”

  出声者是三名碎虚中修为最高的一人,这是一个浑身长满树叶的树妖,他每呼吸一次,四周便有无数树木枯萎。

  他提出兵分六路追击宁凡的建议,自然无人有意见。

  计议一定,三名碎虚各自将遁光催至极致,分别朝东、北树海交界处的三处界门遁去。

  其他六名归元太虚,则两人一组,分作三组,朝另外三处界门遁去。

  这六人皆自损修为、施展秘术,将遁速催动至最大,一个个遁速接近碎虚。

  之前窥探铜镜,他们知晓宁凡遁速极快,无限接近碎虚。他们不是碎虚修士,想要追到宁凡前面,自然需付出一定代价。

  在众人看来,宁凡能已一人之力击杀四名太虚,本身战力怕已经接近归元太虚。

  此子虽然厉害,但独自对上两名归元太虚,或者独自对上一名碎虚,都是必死的下场。

  只要兵分六路,赶在宁凡前面,潜伏在六处界门之外,必定可以守株待兔,等到宁凡自投罗网!

  ...

  一月之后,宁凡遁光一收,降落在北树海的句芒国之中。

  句芒国是一个虚级修真国,位于东、北树海的交界之处,过了句芒国,便是进入东树海的第三界门。

  句芒国中长满了扶桑树,此国的执掌者,便是扶桑树族,国主是一名太虚修为的扶桑树妖。

  进入东树海的界门每三年一开启,距离上一次开启才过了一年,还需两年才会再一次开启界门。

  此刻,句芒国中滞留了不少树界修士,等待着下一次界门开启,以便进入东树海。

  这句芒国毗邻东树海的地界,实则是东树海竹皇的下属势力。

  低阶修士想要从北树海进入东树海,唯有等待三年才可进入。高阶修士也有特例。

  炼虚以上的修士若想进入东树海,可享受特殊待遇,不必等待三年。

  只需在句芒国主处完成一个竹皇留下的任务,便可以随时打开界门,进入东树海!

  宁凡坐在句芒国一个修城的酒肆中,打听到界门的情报,眉头一皱。

  他自然不会在北树海等待两年的。

  如此,唯有完成竹皇的任务、直接穿越界门了。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