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64章 一灵碑术,日沉月落

第564章 一灵碑术,日沉月落

  树山四面,包围着四个八千丈之高的树魔巨人,一人头顶树冠,一人身披藤甲,一人生有木翅,一人生有千条木手,。

  在宁凡现身树山的一刻,四个巨人各是怒吼声声,朝着树山挥动拳芒。

  四个巨人皆是太虚境界,四人合力出手,那树山立刻崩塌,周遭数十万里的大地全部塌陷三丈!

  灰尘之中,宁凡一袭白衣,徐徐现身,竟是未被四个巨人击伤。

  “你们是藤皇的人?”宁凡语气极淡。

  那四个巨人却看也不看宁凡,只是对视蔑笑,眼中皆浮现出杀机。

  “区区一个问虚小辈,敢得罪藤皇,真是找死!”

  “此子就是陆北,杀了他!”

  “不必留手!”

  四人各逞手段,树冠巨人一摇树冠,纷纷扬扬洒落无数木叶,亿万片木叶顷刻凝成一条巨大木龙,朝宁凡横冲而下,长空俱碎。

  藤甲巨人持一对巨锤,木翅巨人持一双手戟,皆是巨型太古神兵,朝宁凡当头打下。

  而那生有千手的巨人猛一掐诀,大地之上忽然生出数之不尽的巨大木手,朝宁凡挥掌拍下。

  四人竟是毫不留情,一旦认准了宁凡,直接就发动必杀攻势。

  宁凡目光一冷,他不知这些藤皇手下如何找到他的藏身之地。只是无论如何,他不会任人欺上门不还击。

  他张口喷出黑火,那黑火只顷刻便绵延成火海,化作九条黑色巨龙,三条焚烧天空木龙,六条焚烧大地木手。

  这黑火十分厉害,只顷刻便焚尽木龙、木手,破掉树冠巨人、千手巨人的攻击。

  这令树冠、千手巨人俱都一惊,想不到宁凡区区一名问虚蝼蚁,竟身怀如此厉害的黑火,可挡住两名太虚的攻势!

  “这是什么级别的火焰,竟可焚灭我二人的凡虚巅峰法术!”

  喷出黑火之后,宁凡头也不回,猛然抬起右臂,冷视藤甲、木翅巨人的神兵攻击。

  他右臂之上浮现出重重光华,现出一个银色臂甲,臂上幻化出一道白虎虚影,虎啸如雷。

  这是神玄灵装,是俞虫儿赠送给他。

  宁凡虽早已炼化,但今日倒是第一次应用于实战了。

  白虎主杀,这神玄臂甲自带一式凡虚体术,持灵装者杀戮越多,煞气越高,则这灵装的威力越大。

  宁凡眼中煞气如血,一生的杀戮都凝结于右臂。

  他略退半步,却猛然一冲,化作一道流光冲天而起,迎着那巨锤、手戟挥动拳芒!

  “虚术,白虎!”

  那一拳既出,立刻散出怒涛狂澜的拳芒,拳芒凝成一尊白虎拳影。

  拳影轰在两件太古神兵之上,狠狠一震,发出冲天巨响。

  巨响声中,宁凡被反震之力震飞百里,而藤甲、木翅巨人的巨锤、手戟神兵,则被宁凡一拳之力轰成齑粉!

  宁凡乃是蛮魔中期的古魔修为,且距离蛮魔后期已然不远。

  他肉身可横扫金身第三境,装备上白虎臂甲之后,一拳之力便是太虚修士也不敢随便去接。

  两个巨人的太古神兵只是一星神兵,如何能抵御宁凡白虎一拳!

  两名巨人神兵俱碎,同样被反震之力震退百里,目光极其震撼!

  “竟是神玄臂甲!此子肉身极强,佩戴上神玄臂甲,单凭肉身便可一战太虚修士!”

  四人在宁凡出现的一瞬,便合力发动攻势。

  但四名太虚的合击,竟无法伤到宁凡,这着实令四人震撼了,立刻打消对宁凡的小觑,意识到宁凡是个狠角。

  “此子修为虽然只是问虚,但神通惊人,战力堪比太虚修士,绝不可小觑!”

  “结‘四方树湮阵’!一旦结成此阵,便是归元太虚也必定死于我等之手!”

  宁凡目光微微一凝,眼前的四个太虚巨人绝对不弱,若不动用底牌,很难取胜。

  他神念只一扫,便已分清四人强弱。

  四名巨人之中,千手最强,树冠最弱,二人皆擅长法术攻击。

  而木翅、藤甲巨人,实力排在中游,二人皆擅长体术。

  他虽动用阴阳火、神玄臂甲,挡下了四名巨人的攻击,但同样没占到什么大便宜。

  这四人已意识到他的厉害,下一次出手必定更加凌厉,已开始结出大阵发动围攻。

  宁凡心知必须速战速决,唯有破去四人结阵之势,才能予以反击!

  “先杀一人!”

  没有任何犹豫,宁凡摇身一晃,已变作黑衣化身的模样。

  五指向大地一抓,再向虚空一抓,接连抽出大地魂、虚空魂,皆吞入口中。

  宁凡神念达到太虚境界,在变幻出念魄化身之后,一身修为已是太虚!

  抽尽大地魂、虚空魂之后,其修为继续暴涨,已无限接近归元太虚!

  他黑发狂舞,眼神冷如万载不化的寒冰,单手托天,手掌之上骤然浮现一个万丈巨大的火碑!

  这火碑并非虚影,而是一个真实存在的法宝,是亘古存在于玄阴界中的镇界之宝——日月碑!

  四名巨人尚在结阵,忽得见到宁凡变幻化身、抽虚空魂,俱是震撼难明。

  “化身之术?!抽魂之术?!此二术乃是碎虚三神通,区区一名问虚为何可以施展!”

  “这是什么化身,竟能让一个问虚修士拥有太虚级法力!”

  “抽虚空魂!这可是第二境界的抽魂之术,整个树界唯有三名树皇会使用,此子为何会使!”

  “这火碑是什么法宝,竟给我如此强大的危机之感!”

  没有答复,何须答复。

  宁凡目光杀机一动,猛然掌心一吐,将万丈火碑祭起。

  火碑瞬息消失,下一瞬,出现在树冠巨人的头顶万丈,化作一尊十万丈高、白黑半白的火焰巨碑,猛然朝树冠巨人天灵砸下。

  这火碑一砸之力,分明已是碎虚一重天一击的威力!

  宁凡出手太快,快到其他三名巨人无法出手救援树冠巨人。

  三人感受到巨碑一击的恐怖威力,俱是面色大变,向树冠巨人提醒道,“速退,此碑不可力敌!”

  树冠巨人好歹是一名太虚修士,眼力不弱,自然知晓此碑威力惊天,不是他可以抵挡的。

  他张口吐出一个翠绿宝珠,朝火碑打去,同时抽身飞退,意欲避开火碑一击的锋芒。

  那翠绿宝珠极其不凡,乃是树冠巨人培炼多年的本命法宝,一旦攻击,便会发出山河之声。

  宝珠与火碑对轰一处,只一瞬间便被火碑砸成飞灰。

  那火碑去势不减,仍旧朝树冠巨人天灵砸来。树冠巨人目光震惊,猛然一摇身形,却是施展出挪移之术,挪移至极远处。

  那火碑竟也瞬间消失,在树冠巨人现身远处之时,火碑同样现身远处,仍悬在树冠巨人头顶,向下砸来。

  “避不开!”

  树冠巨人此刻才有些惊恐了,若这火碑只是威力强大,他倒还不惧,就算挡不住也能躲得过。

  但此刻他骇然发现,这火碑拥有追踪的能力,一旦锁定敌人,任敌人逃到天涯海角,都避不开火碑一击!

  轰!

  火碑骤然砸在树冠巨人的天灵之上,碑上含有一缕阴阳之力,只一缕阴阳之力,却好似比树界的天空都要沉重。

  巨人天灵登时粉碎,一缕元神却是仓皇逃出丹田。

  巨碑一砸之下,树冠巨人八千丈的肉身被狠狠压在巨碑之下,压成一滩肉泥...

  整个大地都在剧烈震动,远处,藤甲、木翅、千手等三名巨人,俱是露出震撼之色。

  千钧一发之际,树冠巨人元神逃出肉身,躲过了必死一劫。

  他小小的元神逃至其他三名巨人身边,气息奄奄。

  他虽逃出生天,却没有半点庆幸之色,眼中只有惊恐。

  那火碑法宝太过可怕,只一击便毁去他的肉身,令他齿关不住发抖。

  但凡他元神逃慢半分,连元神都会死在火碑之下,成为一滩肉泥!

  “此子法宝厉害,取藤皇所赐的灭宝阵盘,摆下灭宝大阵,阻止他施展法宝!”千手巨人提醒道。

  藤甲、木翅闻言,各自打手一抓,取出一个阵盘催动,周遭十万里立刻被一重重淡青色的阵光笼罩。

  这是灭宝阵光,有仙虚下品的品阶,即便是普通碎虚法宝,都无法在阵光中催动!

  此乃藤皇赐予四人的底牌,专克那些拥有逆天法宝的修士!

  宁凡屈掌一招,火碑从远处消失,变回万丈,重新落于掌心,仍是单掌托天的姿势。

  他气息略微有些紊乱,这日月碑一击果然不凡,只一击便灭去树冠巨人的肉身。

  他心知,这是他第一次施展一灵日月碑,手法尚不纯熟,更未施展出日月碑的真正神通。

  否则树冠巨人绝不可能逃掉元神,必定会被日月碑砸得元神俱灭。

  且这日月碑消耗的法力着实不少,只一击便耗去近千万甲法力。

  宁凡变幻化身、抽取虚空魂后,一身法力也只是在3000万甲左右。

  这即是说,以宁凡此刻状态,最多只能施展三次日月碑攻击。

  “我等已张开了灭宝之阵,你的火碑法宝已经不能用了!”藤甲巨人冷笑道。

  “你毁老夫肉身,待老夫擒下你,必定要将你挫骨扬灰、碎尸万段!”树冠巨人的元神冷哼道。

  宁凡单手托碑,立身于重重阵光之中。

  他从那阵光中感受到一股股压制之力,那压制之力试图压制日月碑威能,阻止此宝施展。

  宁凡目光一闪,未料到四名巨人竟会身怀如此厉害的灭宝阵盘。

  他本以为日月碑恐怕无法在阵光中使用了,但忽然目光一怔。

  宁凡感受到,自己掌心所托的日月碑,威能并未被阵光压制半分!

  他心思飞转,只片刻便明白其中浩渺。

  如今的日月碑刚刚补全第一阴灵、阳灵,只相当于碎虚法宝,可以发挥碎虚一击。

  但此宝的真正品阶,却绝非只是碎虚法宝,而是仙帝法宝!

  这是乱古大帝曾经使用的法宝,何等强悍,怎会被灭宝大阵给压制住。

  灭宝大阵可灭去碎虚法宝,却无法灭去仙帝法宝,即便这仙帝法宝尚未激发全部威能!

  宁凡一步迈出,骤然祭起日月碑,双手却指影翻飞,掐动指诀。

  他刚刚未施展一灵日月碑的真正神通,此刻却是要施展了。

  日月碑一闪消失,再一闪,已出现在藤甲巨人的上空,化作十万丈大小,意欲朝巨人天灵砸下。

  见日月碑袭来,藤甲巨人等人皆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

  在他们看来,仙虚级灭宝大阵已经张开,任何法宝都无法在阵中施展,这日月碑也绝不例外。

  “此宝威能已被压制,此子偏偏还要施展此宝攻击,当真愚蠢之极!也罢,老夫这便收走此宝,献给藤皇大人,此宝颇有玄妙之处,想必藤皇大人会十分喜爱此宝的!你们不必出手,老夫一人便足以收走这火碑!”

  藤甲巨人向前大步迈出,迎向日月碑,并抬手挡住身后跃跃欲试的几人,示意其他人不必出手,有他一人出手已经足够。

  他有十足的自信,可抬手收走日月碑,不需任何人帮助。

  他亦是藤姓,乃是藤皇一族的族人,虽非四人修为最高,说出的话却颇有分量。

  其他几人见状,纷纷打消帮助藤甲巨人的念头。

  在他们看来,以藤甲巨人太虚修为,收走一个威能尽失的火碑,实在是轻而易举之事。

  收走日月碑是一个功劳,但若藤甲巨人想要独占功劳,其他人自然是不敢抢的。

  宁凡目光一瞥藤甲巨人的方向,杀机已动。

  他指影翻飞,掐动玄奥的指诀,那疾行当空的日月碑之上,立刻散发出一丝奇特的光晕。

  好似日光耀眼,又好似月光朦胧,日月辉映间,一股阴阳之力交融,传出大道的梵响。

  一瞬间,一股浩瀚的气势从日月碑中散出,十万里内的灭宝阵光猛然一颤,竟然应声碎裂!

  藤甲巨人眼神骤然一凛,他这才发现,日月碑威能根本未被大阵封印!

  这大阵竟无法封印日月碑,反被日月碑的法宝威压毁去阵光!

  “不可能!灭宝大阵连仙虚下品的法宝都可封印!这火碑是什么级别的法宝,竟可无视封印,震碎灭宝阵光!”

  藤甲巨人心中大惊,却也深知日月碑厉害。连树冠巨人都被日月碑一碑灭掉肉身,他自然也落不到好的。

  此刻日月碑既然没有被封印,他自然不敢独自抗衡日月碑。

  他张口喷出一个青光小盾,试图阻挡日月碑一二。旋即立刻抽身飞退,试图避过日月碑一击。

  “大意了!”

  他狠狠咬牙,若早知日月碑未被封印,他绝对不敢狂妄到独自一人面对日月碑。

  这一刻,宁凡只觉忽然停住。

  这一刻,宁凡双目有如日月般皎洁!

  “一灵碑术,日沉月落!”

  宁凡一言出,日月碑之上立刻发出巨大的轰响,好似星辰改变轨迹的巨大轰鸣,好似大道变迁般,令数十万里山河颤抖!

  一道日月碑影,一分十,十分百!

  百道碑影一半化作坠落的巨大太阳,一半化作砸落的巨大月亮。

  五十个巨大炎阳及五十个巨大寒月,全部砸向藤甲巨人。

  一股必死的危机之感,在藤甲巨人心中升起!

  眼前的日月碑一击,在分化成日影月影之后,已无限接近碎虚二重天的一击之力!

  “不好!避不掉!”藤甲巨人惊呼一声,下一瞬,其声音便被坠落的日月发出的巨响所淹没。。

  轰!轰!轰!

  日月砸落,天翻地覆!

  这一击虽说是攻击藤甲巨人,但其他三人俱被波及。

  烟尘渐渐散开,露出数十万里的废墟残址!

  数十万的地界,被日月碑一击夷平!

  而之前自负的藤甲巨人,已被日月碑砸成肉泥,陨落在残骸大地之上。

  千手、木翅巨人皆被攻击波及,各自受了些轻伤,见日月碑的恐怖威力,一个个已是惊恐万分!

  而那树冠巨人的元神,本已重伤垂死,此刻被日月碑攻击波及,同样陨落在了攻击余波之中!

  一击,灭杀两名太虚!

  千手、木翅二人,望向宁凡的目光,带着深深的惊惧。

  “此宝太厉害,我等难以抵挡,唯有归元太虚出手,才可能拿下陆北!必须逃,我二人必须逃!”

  二人身形一晃,退出巨人之身,旋即化作两道长长的青虹,竟是不顾一切朝远方逃离!

  他们被日月碑的攻势吓到了!

  宁凡黑袍猎猎,眼神露出一丝讥讽之色。

  “现在想走,不觉得有些晚了么!”

  他猛然一拍储物袋,取出黄金古剑,撒出仙玉催动。

  挥手收走树冠、藤甲巨人的储物袋,而后竟踏着古剑、擎着巨碑,一路追击而去!

  这二人,一个也休想逃掉!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