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62章 杀杜宇

第562章 杀杜宇

  在黑衣青年撼碎广寒城大阵的一瞬,整个广寒城人声鼎沸,惊呼如潮!

  “此人...此人是飞花谷的少主,‘飞花侯’杜宇!”

  “什么!此人便是执掌飞花谷百万修匪的飞花少主?传闻他是西树海藤皇唯一亲传弟子,虽说只是问虚修为,但横行北树海,根本无人敢惹,便是那些隐世不出的碎虚老怪,轻易也不敢对此人出手...”

  “什么!这杜宇竟是藤皇的唯一弟子!藤皇...那可是统治西树海的树皇啊,拥有碎虚五重天的恐怖修为,一人之力足以巅峰北树海!杜宇有这么强悍的师父,谁人敢惹?”

  “这杜宇刚来便击碎广寒城大阵,怕是来者不善啊...听杜宇言下之意,广寒城中竟有人杀了飞花谷的人...不知是哪个修士,竟如此大胆,敢杀杜宇的人。如今杜宇亲自上门寻仇,那人怕是死定了。”

  “我倒觉得这杜宇之所以到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听说他因为一些缘故,曾与广寒城主结仇,也许是来找广寒子麻烦的也未可知...”

  广寒子与宁凡相继踏空而起,与那杜宇不过隔空万丈。

  杜宇负手立于长空,一袭黑袍猎猎作响,面容干瘦,目光阴沉,周身散露出一丝不弱的火热气息。

  见杜宇来势汹汹,广寒子面色略有慌乱,搓着手,赔着笑,正欲上前与杜宇打个招呼。

  在地渊国之中,杜宇凶名太大,且据说杜宇被西树海藤皇收为亲传弟子...广寒子可不敢得罪他。

  “杜兄来我广寒城,不知有何指教?”

  广寒子刚想和杜宇寒暄几句,平息平息杜宇的怒火,却见杜宇目光冷冷扫来,不屑冷哼道,“杜兄?哼,谁是你杜兄!滚!”

  杜宇目光一沉,望着相继出现的广寒子、宁凡二人,猛然一步迈出,霎时间,一股犹如灼阳的气势朝二人猛然镇下。

  而天空之上,骤然浮现一尊赤色太阳的虚影!

  那赤阳现出万丈火芒,在浮现的一瞬,整个广寒城万里地界瞬间成了蒸笼,骄阳似火,。

  杜宇一眼便看出,与广寒子同行的宁凡,便是杀他手下之人!

  他毫不留情地散出气势,自信可以震伤广寒子,自信可直接震杀宁凡!

  “这是...”宁凡望着那赤阳虚影,目光微微一凛,似看出些什么,倒也不惧。

  “不好!”广寒子一见赤阳虚影,则立刻面色大惊,匆匆飞退。

  广寒子是知道的,许多北树海修士都知道的!

  飞花谷少主杜宇,拥有一种极其厉害的体质,对敌之时可召唤阳影,同级问虚罕有人可与之争锋。

  一见杜宇召出阳影,广寒子心生怯意,根本不敢与之争斗,立刻便退。

  只可惜广寒子虽然想退,却终究退得慢了。

  杜宇指诀一变,气势灼热如火,化作一个炎阳大手朝广寒子一抓,透体而过。以广寒子区区窥虚修为,根本承受不住这一爪之力!

  只一击,广寒子须发皆被烧焦,胸口肋骨俱碎,在长空之上连退数十步,方才稳住身形,咳血不止,神情惊恐之极。

  眼见于此,杜宇冷笑三声,心道这广寒子虽精通傀儡之术,神通却是太弱,果然不值一提,连欺凌的价值都没有。

  他目光瞥向宁凡,心道宁凡多半已被炎阳巨爪给灭杀。

  在杜宇的印象中,宁凡最多是一名化神初期修士,不可能受得住他的攻击。

  但目光一扫宁凡,却见宁凡安然无恙,立刻,杜宇双目之中浮现出浓浓的震惊之色。

  那足以震伤广寒子的灼热气势,化作一个炎阳巨爪,神通惊人,却根本无法伤及宁凡半分!

  一重重火浪般的气势朝宁凡压下,宁凡只是云淡风轻地踏空而立,目光平静如水,忽而抬手一按。

  一瞬间,杜宇的气势犹如玻璃破碎,炎阳巨爪则轰地一声,粉碎成无数火浪!

  杜宇的攻击,根本伤不到宁凡半分!

  杜宇不可置信地看着宁凡,他无法相信,一个区区化神小辈可以借助他的炎阳一击!

  “此子不是化神!”

  他明白了什么,沉下心,神念猛然朝宁凡一扫,想要看看宁凡真正底细。

  但神念方一触及宁凡,立刻犹如泥牛入海消失。

  宁凡再一抬手,朝杜宇的神念一掌按下,一瞬间,杜宇散出的神念全部粉碎,识海一痛,咳血连退,震撼莫名,继而恼羞成怒。

  “问虚!”

  杜宇虽被宁凡震碎神念,却也看出,宁凡乃是一名真正的问虚修士!

  他不由目光一沉,若早知宁凡是问虚修为,他是不会贸然一人来广寒城寻衅的,怎么说也要多带几人。

  问虚又如何,便是冲虚、太虚,只是准备周全,杜宇也敢灭杀!

  他收起惊色,冷笑望着宁凡,不屑道,

  “想不到,你竟然是一名问虚修士...但就算是问虚又如何,你敢伤我飞花谷之人,已触怒本少主,终究难逃一死!即便你是冲虚、太虚、归元太虚,也惹不起本少主。本少主念你修为不弱,给你一个机会,若你跪下认错,并任我种下念禁,成我之奴,本少主可饶你不死,否则...你休想活着离开地渊国!不怕告诉你,本少主乃是西树海藤皇的亲传弟子,在这北树海之内,可是有碎虚修士暗中庇护的,你最好不要违抗本少主的命令!”

  “本少主只给你三息时间考虑,要么做我之奴,要么...死!”

  宁凡目光一寒,他一生见过的修士不少,但似杜宇这般嚣张的,绝对是头一回见到。

  细细一想,倒也明白杜宇为何如此嚣张了。

  这杜宇有一个威震树界的师父,乃是西树海的藤皇,这是其嚣张的第一个原因。

  杜宇骨龄不过五千年,已是问虚修为,神通不弱,更拥有一种极其特殊的体质,统领百万修匪,这是其嚣张的第二个原因。

  而杜宇性格嚣张、暴躁的最终原因,亦是因为他的体质...

  杜宇的体质是赤阳之体,是七阳之体之一。在七阳之体中,赤阳之体是最为暴虐的阳体。

  此体质天生擅长修炼魔道双修功法,但所采补的女子必定会死。

  此体质有一个弊端,体质拥有者虽擅长施展炎阳神通,却会随着阳力的提升,性情越来越暴躁、癫狂、极端。

  宁凡是不可能给杜宇磕头认错的,更不可能给他当奴仆。

  相反,宁凡还会因为杜宇的体质,将之击杀!

  杜宇是七阳之体,是宁凡寻找的阳体拥有者。

  他自己撞上门来送死,宁凡自不会放过他。

  虽说杜宇背景强大,有西树海的树皇为师,但对宁凡而言,这个背景还吓不倒他。

  广寒子仍处于浓浓的震惊之中。

  他于无极阁中与宁凡相遇,只看出宁凡拥有炼虚修为,具体是何境界无法看透。

  如今听了杜宇的怒吼,广寒子才知道,宁凡竟然是一名问虚修士,且宁凡的神通有些厉害,只随手一掌,便可按碎杜宇的攻击,更可灭掉杜宇的神念。

  广寒子心道,便是一些冲虚修士,也未必有宁凡神通广大的。

  他承认宁凡厉害,却不认为宁凡敢得罪杜宇,也不认为宁凡惹得起杜宇。

  “这陆北神通不凡,杜宇绝非他的对手。但杜宇乃是西树海藤皇的亲传弟子,便是北树海隐世不出的碎虚,也要忌惮杜宇几分。有此背景在,杜宇横行于世,北树海中谁敢伤他...今日这陆北得罪杜宇,我最好不要再与陆北有任何牵扯,以免被他牵连...”

  广寒子一叹,他本来感知出宁凡身怀损毁的远古傀儡,还想与宁凡交换傀儡碎片。

  如今得知宁凡得罪杜宇,他是无论如何不敢再与宁凡深交的。

  广寒子虽然也曾与杜宇结怨,但那只是鸡毛蒜皮的小怨,并非没有转寰的余地。

  他若明知杜宇怨恨宁凡,还去与宁凡结交,很可能会把杜宇得罪死...

  广寒子咬咬牙,斜睨了宁凡一眼,摇摇头,似有决意。

  遁光一闪,竟是遁至杜宇身旁,对杜宇呵呵赔笑。

  “飞花侯息怒,老夫与这陆北没有任何关系,他并非北树海之人。飞花侯可莫要因为此人怨恨老夫,老夫可是无辜的。”

  广寒子这话,既是在与宁凡撇清关系,更是在暗中向杜宇示好。

  他话语看似无心,实则点明的宁凡的姓名、来历。这是要出卖宁凡信息,讨好杜宇。

  杜宇对宁凡了解不多,此刻一听广寒子的话,立刻冷笑。

  “原来此子名为陆北,且不是北树海之人...”

  杜宇冷冷抬头,对宁凡下令道,“陆北是么,本少主数到三,你若再不答应为奴,便休怪本少主手下无情!”

  “飞花侯所言极是!陆道友,依老夫愚见,你还是跟飞花侯磕头认错吧。人生于世,有些人是不可以得罪的,这点你需明白。”这广寒子竟然还帮杜宇说话了。

  杜宇冷笑一声,开始计数。

  “一!”

  “二!”

  宁凡眼中寒芒一闪,他倒是没有想到,广寒子为了讨好杜宇,会果断出卖自己的性命、信息。

  好在他与广寒子交情不深,广寒子此举自然也就谈不上背叛。

  至于广寒子透露的姓名,根本就是假名,宁凡自然也不在意。

  整个广寒城中死寂一片,不少修士暗暗叹息,在他们看来,宁凡就算是问虚修士,也当屈服于强权之下...

  杜宇不可怕,但杜宇身后的藤皇太过可怕。

  在众人看来,宁凡能修炼至问虚修士,必然知晓修路艰难、长生可贵,自然是个惜命之人,最终会向杜宇低头。

  无人料到,在杜宇数出‘三’的一瞬,宁凡忽然一步迈出,一指点向杜宇!

  他,竟然向杜宇发动了攻击,想取杜宇之性命!

  “小虚空剑...”

  宁凡语气淡漠,一指点下,周天浮现百万道虚空剑影,密雨般斩落。

  在这密雨般的剑芒攻势之下,杜宇只觉必死无疑,仿佛对他出手的不是宁凡,而是一名太虚老怪!

  宁凡的一击之力,犹在普通太虚之上!

  杜宇既料不到宁凡实力如此强悍,更料不到宁凡不惧藤皇威名,敢向他出手!

  若杜宇知宁凡如此无法无天、实力强横,他绝对会立刻退去。

  就算事后想报复宁凡,也会拉一大批人马,带几个太虚高手,以策万全之后,再来取宁凡性命!

  嗤!嗤!嗤!

  密雨般的剑雨斩落,杜宇必死之际,匆匆召出灵装铠甲,却尽数破碎。

  慌忙间,他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保命玉佩,那是藤皇所赐,可以保命一次,抵御一次碎虚一击!

  杜宇一把按碎保命玉佩,一道青色光幕徐徐升起,形成一个光茧,将之覆盖其中。

  百万小虚空剑虽然厉害,却终究未斩碎这青色光茧。

  借助玉佩防御住宁凡一击,杜宇心惊胆寒,一面接连按碎十三道求救玉简,以免认准一个方向,飞速撤离!

  在其按碎十三枚玉简的一瞬,整个北树海500个修真国之中,3名碎虚、10名太虚齐齐收到杜宇有难的讯息,皆是露出震怒之色。

  “大胆!杜宇乃是藤皇之弟子,谁敢伤他!”

  “杜宇对藤皇有大用,若杜宇死,藤皇必责怪我等保护不利,速速前去救援!”

  一时间,十三名绝世高手齐齐出动,直奔地渊国而来!

  他们狠下心,不论是谁招惹到杜宇,他们都会将之灭杀!

  见杜宇按碎玉简、转身便逃,宁凡面色不为所动,一步迈出,瞬息间消失无影。

  下一瞬,直接出现在杜宇的前方,抬手一指,又是一指点下,百万小虚空剑犹如风卷残云、飞蝗过境,朝杜宇密不透风地斩来!

  这一次,杜宇再无保命玉佩,他望着百万剑影,心生绝望,竟对着冷漠的宁凡开口求饶。

  “陆兄饶命!杜某有眼不识泰山,今日得罪陆兄,来日必定登门谢罪,请陆兄放我一马!”

  “...”

  宁凡始终不发一言,任百万虚空剑影将杜宇斩成筛子。

  而后随手取出一件布袋状的洞天法宝,抓起杜宇的残尸,扔入其中。

  从宁凡暴起出手,到斩杀杜宇,实则只过去数息而已!

  广寒子已被宁凡吓得面无血色,整个广寒城的修士,无论是本国修士还是他国修士,皆是深深的震撼!

  他们知道,宁凡斩杀了杜宇,已将西树海的藤皇得罪!

  宁凡根本就是一名无法无天的魔头!此人决不可招惹,就算身怀天大背景,惹上他,也是必死!

  “陆、陆道友...”一想到之前投靠杜宇、泄露宁凡底细,广寒子便心寒不已,不知是否会被宁凡记仇斩杀。

  却见宁凡只是冷冷一瞥广寒子,冷漠问道,“你会修傀儡么!”

  仿佛只要广寒子说个不会,宁凡便会将之灭杀。

  “会!”广寒子一咬牙,他暗暗猜测,此刻若是说个不会,宁凡定然会将之灭杀成灰。

  “既如此,随我走一趟吧!”

  宁凡淡淡抬指,朝广寒子一指按下,竟是要给广寒子种下念禁,令其为奴。

  广寒子面色苦涩,却根本不敢反抗,任由宁凡种下念禁。

  而后,宁凡将广寒子收入洞天布袋,竟是要掳走此人,为其修理傀儡。

  若广寒子没有作死,宁凡最多灭杀杜宇一人,不会动广寒子性命。

  可惜广寒子卖了宁凡讨好杜宇,宁凡自不会留情的。

  整个广寒城死寂一片,寂静无言。

  宁凡踏空而立,俯视脚下偌大的修城。

  如今已得罪藤皇,想必日后在树界也无法安生了,必定充满了杀劫。

  既如此,他也不必低调行事了。

  这广寒城有十万家修真店铺,好东西可是不少...

  宁凡化作一道遁光,重新降临广寒城。

  在离去此城之前,不如将此城所有好东西洗劫了吧。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