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57章 小呆鸟

第557章 小呆鸟

  在那黑白环影出现的一瞬,幻境的天空之上,十个太阳纷纷爆炸,天空开始昏暗,大地却动荡起来,岩浆涌动,烈火点燃了一座座火山!

  环影光芒一闪,天地间渐渐充斥着一股无法想象的魂力,可令任何五转炼丹师药魂崩溃!

  此乃天道之中古往今来积存的无数陨落丹师的魂力,是天地给予七转炼丹师的赏赐!

  五转炼丹师根本没有资格观摩七转炼丹师突破!五转炼丹师,承受不住天地魂力的冲击!

  一道道火山喷薄爆发,漫天火雨冲上长空,却又轰然坠下,袭向丹皇的位置。

  此刻的丹皇满头大汗,闭目盘膝,已开始突破七转瓶颈。

  他的背后耸立着一株参天古树,是他的药魂形态。

  那古树枝繁叶茂,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魂力光幕,将火雨阻止于光幕之外。

  宁凡抬头看天,望着那黑白环影,露出凝重之色。

  “这黑白环影,乃是天道第一环——生死之环。修真第一步的修士,若无法跳出第一环天道的制约,便无法长生不死...”洛幽解释道。

  “这区区一个黑白环影,便是下界的天道么...”

  宁凡目光凝思,他得罪的想必便是这黑白天道吧。

  兴许是错觉,他抬头看那黑白环影之时,隐约觉得黑白环影幻化成了一个巨大的眼珠,眼白眼瞳黑白分明,朝他眨了一下眼...

  待细细分辨之时,却发现黑白环影没有任何变化,似只是一个错觉。

  有一个瞬间,似乎有一道凌厉的气机从环影中散出,将宁凡锁定。

  下界天道似乎认出了宁凡,认出此人便是屡屡擒拿天劫使者、冒犯天威之人。

  但片刻后,那锁定宁凡的气息便散去。

  今日天环出现,是因为丹皇突破丹术境界。

  天道虽然厌恶宁凡,但是非分明,没有违规惩处宁凡的意思。

  只有一道懒洋洋的女子之声,忽然从天道环影中散出,传入了宁凡耳中,除却宁凡,无人可听到这道声音。

  “雨界小辈,胆子不小,屡屡伤我下界傀儡。老朽执掌天环一亿五千万年,你是第一个敢于公然抗天的修士。你罪孽虽重,老朽却是非分明,不会降私劫于你。看你冲虚天劫已然不远,老朽倒是很期待你死于天劫的...愿你能安然渡劫...”

  那声音似乎巧笑了一声,旋即一瞬而逝,似乎是从极其遥远之处传音而来,丹皇听不见,洛幽听不见,唯有宁凡可听见。

  宁凡目光一震,传出此言的女子究竟是何人,神通竟如此可怕...

  执掌天环一亿五千万年,难道此女是某个仙帝么...

  宁凡一叹,他倒未想到抗逆天劫使者会被一名恐怖女子盯上。

  好在这名女子倒算是秉公执法之人,未曾对宁凡降下任何私劫。

  虽说宁凡从渡窥虚天劫开始,天劫便一次比一次恐怖,但天劫也并非没有留给宁凡一线生机...

  宁凡的天劫虽然恐怖,但威力仍限制于第一步境界的程度,没有逆天到降下仙劫。

  仙劫,是第二步天道降临给仙人的天劫...若宁凡遇上那种天劫,直接便会陨落,也无需挣扎了。

  以这女子的实力,灭杀宁凡只在瞬息,却不滥用武力,亦未违规降下仙劫杀人,倒也算不上是敌人了。

  宁凡隐约觉得,此女虽盼着他死于下一次的冲虚天劫,却似乎也有些期待他逆天破劫...

  一次次过分可怕的天劫,也许是一种考验,至于那天劫傀儡,则又算作奖励...

  “宁凡!你还在做什么,速速吸收天地间流散的魂力!”丹皇忽然睁开眼,催促道。

  宁凡没有多言,他已决意不吸收丹皇的魂力。

  每一个七转炼丹师晋级,天地赏赐的魂力都是有限的。

  普通六转巅峰丹师,就算完整吸收掉天地赐予的魂力,都未必能够突破七转。

  若宁凡吸收丹皇的天地魂力,更会降低丹皇的突破成功率...

  宁凡不是一个善人,只是丹皇善待于他,他做不出恩将仇报之事!

  他豁然站起,没有吸收天地魂力的意思,反倒化作一道流光,冲破古树庇护,直冲上天,踏天而立。

  “我,帮你挡劫!”

  他的话十分简洁,却掷地有声,坚定不改。

  丹皇闻言一怔,而后目露感动之色,亦有慨叹之色。

  “傻孩子...这可是难得的机缘啊!若你吸收一些天地魂力,说不定可一举突破六转上品丹术。”

  “我之一生,不缺机缘,若无机缘,强抢即可。唯独道心,不容有缺!”

  宁凡目光坚定,张口一吞,周天坠落的火雨纷纷被他吞入腹中。

  他大手一招,将天地散落的魂力招至古树附近,方便丹皇吞噬。

  他取出一个个阵盘,挥手在古树附近列下一重重凡虚阵光!

  他知道,在丹皇吸收尽天地魂力的一刻,便要开始承受天劫的考验!

  七转丹劫非同小可,宁凡出一把力,也算提升一些丹皇晋级的几率吧。

  丹皇叹息地闭上眼,他可以赐给宁凡机缘,但若宁凡执意不收,他却也无法强迫。

  叹息之后,更多的却是欣慰。

  他没有看错人,他看中的徒儿果然人品优秀,只是此子已有名师,此生与之无缘了...

  “罢了...你不接受老夫的天地魂力,这第二次指点,便不算...”

  “为何不算?能近距离观摩一位七转炼丹师突破丹术,本身便是一种机缘!”

  宁凡仰天一笑,诚如他所言,世间又有多少观摩七转丹术突破境界的机会?

  普通七转丹师,一个个担心他人夺取天地魂力,大都会选择隐秘之处突破境界,不会让任何外人观摩。

  六转如天,七转如仙。突破七转比六转更难,不仅难在魂变,更难在大多数人无法借鉴他人突破七转的经验,这些丹师唯有自己摸索,如盲人夜行,自是困难重重...

  丹皇心中感慨,闭上眼,不复多言。

  雨神殿中,一个个老怪皆被宁凡的胸襟气度所震住了。

  不论此人是玄修、是魔修,单就这份不夺魂力的坚持,便罕有人可以做到。

  问世间有几名六转炼丹师,在面对七转丹师赠送魂力机缘之时,能守住本心,不失于道...

  便是楚长安之流,都对宁凡升起了有种的敬佩。

  云清歌淡眸凝望铜镜,露出深思之色。

  她是俞虫儿的师父,是某代雨皇之女,一直以守护雨殿为念。

  俞虫儿钟情于一个魔修,送出欺天斗篷,赠予虫皇之血,甚至不惜偷盗白虎臂甲...这令云清歌十分愤怒。

  俞虫儿并没有告诉宁凡,那白虎臂甲不是从师父手上求来的,而是盗来的...

  云清歌已得知,那名魔修便是宁凡,自对宁凡持了一分敌意!

  她固执地以为,宁凡使用下三滥手段蛊惑了俞虫儿,才会使俞虫儿做出这些胆大包天之事。

  如今见宁凡虽为魔修,但行事坦荡,倒又不信此人会蛊骗俞虫儿了...

  “莫非是虫儿自愿给他这些东西的么...”云清歌似明悟了什么,眸色渐渐复杂。

  一日,两日,三日...七日过去,丹皇吸收尽幻境内所有天地魂力,一拍储物袋,取出一颗不知名的丹药服下。

  那丹药似乎有淬炼药魂的用途,令他刚刚吸收的魂力渐渐收束。

  在魂力吸收殆尽的一瞬,天地间忽然涌现出一重重阴冷刺骨的阴风!

  那阴风吹过之处,大地上龟裂的岩浆地火全部诡异的熄灭!

  那阴风吹过之处,一片片山河直接风化作齑粉消散!

  那阴风吹过之处,便是守护丹皇的古树都开始迅速枯萎!

  只一瞬,丹皇的药魂便受到重创,唇齿溢血,目露震惊!

  “好强的阴风劫!”

  阴风劫是碎虚修士才会遇上的天劫。

  丹皇是一名碎虚三重天的修士,但便是他突破碎虚三重之时,所降下的阴风劫也没有这一次厉害!

  如此强横的天劫,便是准备周全的丹皇,突破几率都不会超过五成!

  而此刻的丹皇根本未料到阴风劫如此厉害,破劫机会连一成也没有!

  仅仅突破七转下品丹术,所遇到的阴风劫竟堪比碎虚四重天的天劫!

  雨神殿之中,无人不是震撼之色,便是雨皇都头皮发麻起来。

  “人人皆说七转如仙,本皇本还不信,如今看来,此言倒非虚言...如此厉害的天劫,便是老夫都难以抗衡...不行,本皇必须立刻进入玄之关的幻境,助丹皇渡劫!”

  雨皇虽也忌惮丹皇,但眼见丹皇即将突破七转丹术,将对他有大用,他自然愿意讨好的。

  只是他摇身一晃之后,目光骤然一冷,竟发现整个玄之关的洞天幻境都被天道之力锁住,以他碎虚五重天的修为都无法破开!

  “不好!本皇无法进入洞天,丹皇有危险!”

  平生第一次,雨皇恨自己不能援手丹皇。

  从前他对丹皇虽然倚重,但更多的是打压,毕竟不愿看丹皇坐大的。若从前看到丹皇遇险,他自然不会着急的。

  但如今,丹皇临近突破七转丹术,则雨皇便重新权衡利弊,选择帮助丹皇。

  无奈的是,连他都无法进入玄之关幻境,根本无法对丹皇施加援手的。

  丹皇若突破七转丹术,所炼制的七转丹药会是雨皇成仙的重要助力...

  雨皇露出震怒之色,他好不如意盼着雨界出了位七转丹师,但现实却告诉他,如今这七转炼丹师面临恐怖阴风劫,陨落的几率足足有九成!

  “丹皇不能有事!”他大吼一声,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与丹皇交情多么深厚,原只不过为了利益而已。

  幻境之内,宁凡立在重重阴风之中,目光露出深深震撼。

  在这阴风出现的一刻,幻境无法离去,元瑶界、玄阴界皆无法遁入!

  这阴风劫如此恐怖,便是丹皇也只有一成几率渡劫成功,他自然是无法抵御!

  他所设的一重重凡虚大阵,只一个瞬息,便被阴风劫化作飞灰。

  那蚀骨的阴寒继而卷向宁凡,宁凡只觉周身有化作飞灰的趋势,立刻目光一惊,毫不犹豫催动阴阳魔火,幻化出一道黑色火墙,将丹皇周遭万丈全部以火封锁!

  冰火交融,阴阳调和,便是阴阳火。

  此火由二十四种天霜地火融合,品阶达到七级上品,含有一丝阴阳调和之力,对阴风自有几分抵御之力。

  一时半刻间,阴风倒是被阻绝在火墙之外。

  宁凡望着盘膝的丹皇,微一咬牙。

  此刻丹皇的体内,那神木药魂正徐徐发生着魂变,具体如何变化,宁凡不知。

  之前阴风劫骤然袭来,丹皇药魂重创,一时半刻间,无法调动任何法力..

  丹皇面色灰败地咳出一口鲜血,血丝在喷出的一瞬,立刻化为灰烬消逝...

  他被阴风重创,心知今日突破七转希望渺茫,甚至能否全身而退都没有把握。

  他有些后悔,早知阴风劫如此恐怖,他绝对不会自以为是地许给宁凡天地魂力的好处。

  若知此劫如此厉害,丹皇必然选择一个无人之处独自破关,纵然渡劫失败,也不过自损性命,不会牵连任何人...

  他忽然有些明悟,为何那么多七转丹师突破之时,都是一个个小心谨慎,避人耳目,不让亲近之人围观。

  也许,一部分人是不愿让他人分享天地魂力。

  也许,另一部分人是没有把握渡劫成功,不舍得让徒儿后辈陪伴涉险...

  丹皇长叹一声,从储物袋取出一块古老的褐色木牌。

  那木牌不知有多少年历史了,亦不知有何神通,其中似蕴着一丝玄异力量。

  在木牌取出的一刻,整个幻境空间都开始颤抖。

  雨神殿中,雨皇凝视着铜镜之中的令牌,喜忧参半。

  “这是...界树令牌!传言东天仙界曾生有一种古树,名为界树,其上所开界花,天生带着洞天空间。其花所结界果,天生自蕴小千世界!那界树一片树皮,便可制成令牌,修士持此令牌,便是困于小千世界,都可顷刻遁出此界!”

  “此牌只可使用一次,一次只可带出一人,用过必毁!”

  “丹皇有此令牌,足以逃出洞天,但宁凡仍有危险!”

  雨皇咬牙,令牌只有一个,丹皇纵然可以逃出,宁凡也难免死于阴风劫之下...

  “此二人都关乎我成仙大计,谁死都是损失...怎么办!”雨皇一拳捶在龙案之上。

  片刻后,丹皇做了一件令雨神殿诸多修士匪夷所思的事。

  他将界树令牌给了宁凡...

  “此令牌你速速催动,脱离此界!老夫牵连你受劫,不能累你死于此地!”

  宁凡目光一震,没有去接令牌。

  在面临生死之时,丹皇选择令自己死,令宁凡生,这让宁凡拳头仅仅握住。

  宁凡咬牙,还有至亲要守护,有血仇要报,他不能死在此地。

  明智之举,他应接过令牌,独自遁去。他若遁去,丹皇仍有一成机会渡劫成功,未必必死...

  只是无论如何,此刻的宁凡,无法去做那明智之辈。

  他从不自诩为聪明之辈,聪明之人懂得明哲保身,他不懂...

  他只懂得一饭之恩必偿,睚眦之怨必报!

  他可杀戮百万不为所动,却不会看关心之人在眼前陨落!

  他不逃,也不避!

  阴风劫又如何,这便能令他屈膝为人、贪生怕死了么?

  宁凡手掌按在储物袋上,骤然取出执火、紫电两具碎虚傀儡,一把按碎!

  “爆!”

  阴风遮天,没有人看清宁凡自爆了什么东西,唯有近在咫尺的丹皇看清了。

  但两具傀儡自爆的一刻,一股无法想象的寂灭之力,毁灭了玄之关!

  两具碎虚一重天的傀儡自爆,便是碎虚四重天的天劫,也需要震散一二!

  在玄之关毁灭的一刻,宁凡背起重伤的丹皇,拾起两具傀儡的无数碎片,趁着天道之力纷乱的一瞬,遁出玄之关!

  傀儡毁灭,破关失败,宁凡不在乎!

  丹皇被宁凡背着,逃出生天,将阴风劫甩在了玄之关的残骸之中。

  他体内药魂一丝丝魂变,距离正式突破七转,只需闭关稳固药魂即可。

  他突破七转成功了,却没有喜悦,只有愧疚,忽而老泪纵横。

  他看清了!宁凡为替他保命,自毁两具碎虚傀儡!

  他不知宁凡如何会有两具碎虚傀儡,亦不准备问。

  他只知道,任何人持有两具碎虚傀儡,皆不会舍得损毁,唯有宁凡会为了救他,舍得毁去如此贵重的傀儡!

  “宁凡,你为救老夫自毁两具傀儡,老夫欠你一条命!”丹皇不知该说什么好,心中却是认定,此生若他活着,便不会允许任何人动宁凡一分一毫。

  “区区两具傀儡而已,不必挂心,比起我等性命,傀儡又算得了什么,且这傀儡未必不能修复的...”

  宁凡摆摆手,示意丹皇不必言谢。

  只是心中却是苦笑。

  两具碎虚傀儡自爆,化作无数碎片,真的还能修复么...

  碎虚傀儡虽珍贵,但宁凡如此行事,却是毫不后悔。

  他这一生纵横天下,也不过求个问心无愧。

  雨神殿中,一个个老怪目瞪口呆,不知道宁凡施展了什么手段,竟连丹皇的阴风劫都给破掉了...

  连雨皇都无法置信刚刚发生之事,目光一沉,暗道宁凡好可怕的神通,竟连如此强大的阴风劫都可破去,此子隐藏是不是太深了...

  对宁凡隐隐又开始忌惮、提防,只是眼下,雨皇自不会深究宁凡撼碎阴风劫的手段。

  无论如何,对他大有利用价值的丹皇、宁凡皆未死,实在是一桩喜事。

  众人不待细问,宁凡忽然一怔。

  却见他的殿主令上功德值再次多出百亿,而银光一闪,一个魂光闪耀的玉盒浮现在身前,似乎是第三关的破关奖励。

  “这是...”宁凡目光一闪,有了此物,他突破六转上级丹术,似乎不需花费太久了。

  ...

  南天仙界,紫府学宫。

  一个紫衣女仙悠然坐在八卦殿中,负手而立。

  脚下的青铜地板上,回荡着一圈圈水波般的圆环虚影。

  隔着那些水波圆环,似可看到诸天星辰。

  女仙望着铜板波纹,似能看到无数星域之外的一名小小炼虚青年。

  在见识过宁凡碎灭二傀之事后,女子懒洋洋的表情忽然露出一丝异色。

  “倒是个出人意表的魔修,敢抢老朽降劫傀儡,是个无法无天的魔头。却偏偏又为救人自毁二傀,倒是出乎老朽的预料了...此子虽只是下界修士,却也难得...”

  “不过这冲虚天劫,还是得降下的!如今,老朽倒是有些舍不得他死在天劫之下了...生死,你也莫恼此子了,他并非十恶不赦之辈,何苦如此针对他。”

  紫衣女仙宠溺地望向脚下一圈圈环影。

  环影忽然如水波一颤,一个半黑半白的祥瑞之鸟从环中飞出,落在女仙肩头,朝女仙叽叽咕咕说着鸟语,似乎是在发闹骚,模样有些呆萌。

  “叽叽叽——”呆鸟似乎身份愤怒

  “小呆子,何必与一个雨界小辈争执,你可是第一环天道的道灵之一,不能如此任性的。扶离灭尽,天道不复,你若任性,我再也无法保住你的。”

  “叽叽叽——”呆鸟似乎怕了。

  “继续给此子降劫,可以加重天劫,但须留一线生机...好了,小呆子,你退下吧,老朽还要演算周天劫数,没空听你抱怨。”

  女子轻轻拍了拍呆鸟的头,令呆鸟重新飞回环影之内。

  大殿重新恢复死一样的安静,唯有诸天星辰移动之声,在殿中回旋。

  女仙似乎很快便把宁凡抛诸脑后,她需要关注的芸芸众生太多,不可能心系一人。

  那八卦殿之上,只刻有三字。

  掌劫宫!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