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53章 交换血剑

第553章 交换血剑

  宁凡随楚长安进入光门,那光门之中是一个云海世界,除了绵延无边的云雾,没有任何东西。

  立身于云海世界中,宁凡目露思索。

  这洞天空间内所有的云雾都是一种特殊的云雾,名为‘蜃云’,可变幻出各种各样的幻境,亦可变化出诸多地形的战场。

  天之关考核尚未开始,若开始,楚长安便会控制这些蜃云,变化出考核所需的幻境、战场。

  楚长安一袭麻袍,头发火红,周身火气腾腾。

  他立在云海,目露犹豫之色,欲言又止的模样,似乎有什么话想和宁凡谈谈,故而迟迟没有开始天之关的考核。

  宁凡与楚长安相隔千丈战力,保持着基本的警惕。

  “楚老有话要说?”宁凡问道。

  “呵呵,老夫确实有些话想与小友谈谈的...老夫想与小友做笔交易...”楚长安老眼一决,如实言道。

  “交易?”

  宁凡先是一怔,心思飞转间,已大致猜出楚长所说的交易是什么。

  楚长安是血龙一族的妖修,当年在决龙谷之时,楚长安曾从宁凡身上感知到一丝血龙气息,料想宁凡身上藏有某种血龙一族的至宝。

  当年有云天决庇护,楚长安最终没有深究此事。

  如今楚长安又来和宁凡做交易,自然是打血龙妖剑的主意了。

  血龙妖剑是以天妖级血龙之骨制成,对宁凡而言,这血龙妖剑并无大用,可有可无。

  但对楚长安而言,那是一件至宝,若吞噬剑中的天妖血龙之骨,修为必会大增的。

  宁凡略略沉吟,若楚长安诚心想要血龙妖剑,也并非不可,只要拿出等价之物即可。

  这血龙妖剑若解除所有封印,应可达到仙剑威力。但很可惜,宁凡即便突破碎虚一重天,法力也不足够解除所有封印、掌御仙剑。

  对神通众多的宁凡而言,这血剑十分鸡肋。若楚长安拿出令他心动之物,他绝对乐意交换此剑。

  但若楚长安想强抢血剑么...呵呵,宁凡可不是吃亏的主!

  宁凡嘴角一勾,大有深意地望向楚长安,“不知楚老想要如何交易?”

  言下之意,宁凡确实持有血龙一族的宝物。

  楚长安心领神会,目光热切起来,恨不得立刻出手夺走宁凡的储物袋,看一看其中究竟有何血龙之宝。

  只是方一对上宁凡深不见底的眼神,楚长安立刻冷静下来,打消了这种念头。

  若宁凡是普通炼虚,楚长安绝对敢出手夺宝。

  但宁凡并非普通人,不仅有着黑魔派的背景,本身更是一名六转炼丹师,值得楚长安平辈相待...

  楚长安重重一叹,他不会为了一宝得罪云天决,更不会为了一宝得罪黑魔派。

  不能强抢,便公平交易吧,反正他手上恰好有一物,应是宁凡需要的东西。

  “楚老想要夺宝么?”宁凡似笑非笑道。

  “呵呵,小友说笑了,老夫说了,这是一桩你情我愿的交易,必定会用等价之物换取小友的宝物。”

  楚长安呵呵一笑,抬头看了看云海上空,大有深意地提醒道,“天地四关,虽说位于洞天之中,但焉知隔墙无耳,我们的交易,还是不要让人看到才好。”

  言罢,楚长安取出一个血色布帕,向天一祭。

  血帕迎风而长,仅数个呼吸便变得巨大无边,遮住了整片天空。

  外界,冥尊者立刻目光一沉,再无法感知天之关的任何一幕。

  “怎么回事!”雨皇察觉冥尊者的表情,传音问道。

  “楚长安屏蔽了感知!”冥尊者咬牙回道。

  “楚长安么...”雨皇眼中阴冷之色一闪而逝。

  洞天中,楚长安遮蔽了冥尊者的感知之后,立刻搓着手,对宁凡赔笑道,“呵呵,这血帕可屏蔽天机。小友可知,这天之关被人以秘术查探着。雨皇对你似乎颇有猜忌啊...这天地四关,你可要留心一些。”

  楚长安遮蔽冥尊者感知,似乎是想向宁凡示好。

  “多谢楚老提醒。不过宁某自问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被人查探一二倒也无妨。若查探者未查出想要的结果,多半也就对我打消敌意了。若遮蔽他们的探查,反倒有欲盖弥彰的味道,恐怕会惹来更多的怀疑。”

  “呵呵,小友信心十足,不怕被查探,倒是老夫多此一举了。待交易结束后,老夫便收回这血帕,不过此刻老夫还想与小友做个交易,还是屏蔽掉他人的查探为妙。”

  楚长安深吸一口气,他知道,接下来该谈正事了。

  “老夫从小友身上感觉到一丝血龙气息...若老夫没有感知错,那是血龙之骨的气息。且这血龙之骨级别不低啊。似乎是...天妖血龙之骨!老夫想与小友交换此骨!”

  楚长安眼露求证之色,想从宁凡的表情中看看自己是否猜测正确,那血龙骨是否是天妖级别。

  但令他失望的是,宁凡始终似有若无的笑着,眸色深沉,看不出任何情绪。

  摇摇头,楚长安苦笑问道,

  “请小友告知,老夫的猜测是否正确?”

  嗤!

  回答楚长安的,只有一道清吟的剑鸣。

  却见宁凡拂袖一招,一柄血光缠绕的长剑已持在手中。

  那是一柄犹如火红水晶般剔透的长剑,其上设有数道封印,遮蔽了法宝威能。

  饶是如此,楚长安仍从那血剑中感觉到一股来自血脉的兴奋!!

  “天...天妖血龙之骨!不会错,此剑绝对是以天妖血龙之骨制成!小子,把此剑给我!!!”

  以楚长安多年苦修的心境,在看到血剑的一瞬,都升起一种贪婪,想要夺走此剑,占为己有。

  但对上宁凡镇定从容的目光,楚长安立刻压下杂念,干咳几声,尴尬一笑,“不好意思,老夫失态了。”

  “无妨,君子爱财,乃人之常情,若取之有道,自然没有任何不妥。宁某倒是愿意与楚老交易此剑,只不知楚老取何物与我交易!”

  宁凡倒提血剑,微笑而立,始终从容不迫。

  以他如今的神通,自保绰绰有余,不惧楚长安。

  那恍惚间的从容气质,令楚长安一怔,依稀回忆起曾经的主人。

  那一年,他还是一只修为低微的血龙。

  那一年,他的主人是名震雨界的妖**皇,征战九界之时,面对千万敌修,都是如此从容不迫。

  那从容不迫,是一种临危不乱的气度,与修为无关。

  楚长安收起杂思,对宁凡愈加高看几分,心中暗暗寻思,或许要不了几千年,宁凡也会成为封号雨皇级别的强者吧...

  “既然确定了血龙之骨的级别,则老夫愿意以三件东西交换此物。此乃第一物!”

  楚长安屈指一弹,一个血色储物袋立刻朝宁凡飞来。

  宁凡伸手接住储物袋,神念一扫,其中赫然有百亿仙玉。

  “不够!”宁凡淡淡道,表情不动半分。

  楚长安心中暗暗赞了一句,寻常炼虚若见到百亿仙玉,多少会有些失措。宁凡却不露半点神色,若非此子心机如海,便是见惯了大场面,不会被百亿仙玉吓到。

  “小友莫急,还有第二物!”

  楚长安再次弹出一个储物袋,宁凡接过一看,其中所装之物,竟是十瓶‘幻海丹’。

  一瓶十颗,一共一百颗。

  幻海丹是六转中品丹药,一颗可增加问虚修士五千甲子法力修为...极其珍贵。

  若服尽这十瓶幻海丹,宁凡法力可暴涨50万甲!

  纵使以宁凡的城府,都不由眼皮一挑,但旋即收了神色,淡淡道,“不够!”

  楚长安苦笑一声,他就知道宁凡不容易打发。

  好在他还有第三件交易之物,对此物,楚长安可是极有信心。

  “罢了...此物我原本舍不得拿出来,只因此物价值犹在天妖血龙之骨之上...但此物于我无用,与其留在仓库闲置,不如拿来与小友做个交易...”

  楚长安一叹,屈指弹出第三个储物袋。

  宁凡接过此储物袋,还未打开细看,便感受到一股浩瀚的雷力传出,更隐隐感觉储物袋传出心脏般的跳动...

  打开储物袋,宁凡只看了一眼,立刻深吸一口气,“够了...”

  宁凡将三个储物袋全部收起,并屈指一弹,将血剑掷出给楚长安,心中仍有些无法置信,楚长安能弄到此物与他交易。

  用此物交换血剑,足够了!

  楚长安接住血龙妖剑,目光亦是火热之极。

  他手掌有些颤抖地**着血剑的剑身,咽了咽口水。

  他如今是碎虚二重天的修为,但若有此剑在,此生突破碎虚第三重都是大有希望的!

  这场交易,可谓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交易已成,楚老不妨开始天关考核吧。只是在此之前,先解除这血帕遮掩吧,宁某很想让有心人看清楚,我并非他们要寻找的敌人。”宁凡大有深意地言道。

  “好好好,老夫这边撤去布帕,为小友进行天关考核!”楚长安得到日思夜想之物,此刻笑得合不拢嘴。

  他一扬手,收回血帕法宝,并取出一块金令,朝金令打出一诀。

  一瞬间,天关之内的蜃云云海立刻滚动起来,开始变幻起诸多幻象。

  而楚长安的身影,则渐渐消失于云海之中,再看不见。

  唯一还在云海回荡的,只有楚长安的提点之声。

  “天地四关,第一关为天之关,考验的是修士的虚之道悟。若通关,不但可获得大量雨殿功德奖励,还可随机获得一件通关奖励...”

  宁凡立在重重幻象之中,一拍储物袋,取出赤天殿的殿主令。

  那殿主令正面,画着一重重云海图案,北面则有文字,记录着赤天殿主的功德值。

  前代赤天殿主是莫休,死于宁凡之手。莫休生前共有一亿二千万功德,如今全部归宁凡所有。

  这一亿二千万功德,可在雨殿主殿兑换宝物,大概相当于一亿二千万仙玉...

  “不知我若通过了天之关,可得多少功德值,可获得什么通关奖励...”

  “第一关,天之关,考验的是...虚之道悟!”

  宁凡思索间,四周的幻境渐渐真切起来,耳边传来熙熙攘攘的市井之声。

  他立身之处,是一座竹海小城,城中处处飘荡着酒香。

  一个个男子皆是峨冠博带,浑似上古书生般的打扮,各个酒气熏天,带着踉跄醉态,浑浑噩噩行走在街道上。

  一个个女子皆打扮地花枝招展,浓妆艳抹,飘散的脂粉味微微有些刺鼻。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酒味,每在此地多待一刻,宁凡便会多吸入一些酒气,渐渐迷失心智。

  好在他早已明悟酒之真谛,身纵万醉,心若不醉,则终究不醉。

  法力一荡,护住本心,宁凡眼神渐渐清明起来。

  宁凡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抬头望天,天空之中日月星辰并存,难辨日夜,倒是十分诡异...

  宁凡行走在竹城之中,沿途所遇的男女皆浑浑噩噩、醉生梦死。

  他走过一间间酒肆,走过一间间楚馆,走过浮满画舫的河畔,走在笙箫声中。

  所有的人都沉溺与欢乐之中,没有一人是清醒的。

  “此关,何意?”

  宁凡一面缓缓独行,一面露出思索之色,忽然在一个竹林之外的酒肆停住。

  在那酒肆之中,所有酒客都是醉态,连掌柜小儿都喝得酩酊大醉,唯独一名黑衣青年,冷着脸,**地饮酒,没有半分醉态。

  此人面容极其普通,并不俊朗,右耳带着淡银耳饰,周身有一股说不出的气质,好似流云般难以捉摸。

  此人没有流露一丝法力气息,似乎是凡人,但在宁凡走近酒肆之时,此人徐徐抬头,似有若无地瞥了宁凡一眼,只一个眼神,却几乎将宁凡所有的隐秘洞穿!

  “又是一个闯关之人么...”

  黑衣男子抬起酒坛,咕咚咕咚满饮一口,再不看宁凡一眼,只自语道,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会桃李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吾人咏歌,独惭康乐。幽赏未已,高谈转清。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不有佳咏,何伸雅怀?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

  宁凡目光扫过黑衣男子,只觉此人高深莫测,不可估量。

  或许此人便是突破第一关的关键...

  在宁凡思索之际,那黑衣男子忽然抬起目光,冷笑看着宁凡,“何为虚!”

  一瞬间,一股倾天的雨势席卷整个幻境!酒肆之外,暴雨如盆!

  那雨势同样压在宁凡身上,宁凡从不畏惧任何修士威压,但被此人威压压住,竟有着泰山镇蚁的感觉!

  “此人...是谁!”宁凡心中暗暗一惊。

  ...

  雨神殿中,冥道尊脸色渐渐恢复,对雨皇传音道。

  “那楚长安倒还识相,已将血帕撤去,可以感知天关了。”

  “哼,算他识相!”雨皇心中冷笑,面色却不露一分。

  而雨神殿中,不少老怪都在窃窃私议。

  “第一关为天之关,考验的是修士虚之道悟...想要通关,起码需要有冲虚级感悟...素衣侯修为仅仅问虚,怕是找不到‘虚空出口’、难以通过此关。”

  “不过就算无法通过此关,素衣侯所获得的好处也不会小。此关之中,可是有那人的一道留影存在着...若能在幻境之中找出那人,与之攀谈数句,都可算莫大机缘...”

  “别开玩笑了,便是冲虚老怪进入幻境,也大多会被酒气淹没神智,最终失败。偶有冲虚、太虚老怪通过此关,无一不是在彻底沉醉前找出幻境的虚空出口,强行脱离幻境...谁有时间寻出那人存在。”

  “便是找到那人又如何,寻常之人根本受不住那人的雨意!曾有一名归元太虚欲闯此关,在幻境中千辛万苦之后,终于寻到那人身影,却直接被那人的雨意震出幻境,以失败收尾...”

  “哎,不知素衣侯能否通过此关...”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