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45章 横扫天云(一)

第545章 横扫天云(一)

  天云第四境,朱天境!

  一道黄金剑光划破长空,一路朝朱天殿所在云山疾驰!

  那是一柄黄金古剑,遁速几乎接近碎虚修士!

  无数朱天境修士望着那一道耀如金阳的剑光,纷纷大感震惊。

  令他们震惊的不仅仅是那剑光,更是剑光之上所站立之人。

  剑尖之上立着一名冷峭青年,一袭白衣如雪,身躯如山,气息如雨,目光如雷!

  他周身散发出极强的气势,那气势中有一个极强的战意!

  “素衣侯!此人是素衣侯,我见过此人画像!”

  “什么!这战意滔天的老怪竟是素衣侯宁凡?!他这是要去哪里与人一战吗?”

  “不知,不过看他的方向,是要前往朱天殿的云山...”

  “朱天殿!他去朱天殿做什么?”

  宁凡一路疾驰,路过无数修城,不在乎任何人的议论。

  他耳边只有风声,眼前只有云雾,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便是战胜八位雨殿殿主,习得完整的雨祖秘术!

  一路疾驰,半日之后,朱天境的云山已遥遥可见!

  他剑光一收,收回古剑,身影以不可置信的速度降落在云山之巅!

  守护殿门的修士皆是大惊,竟无人看出宁凡如何降落,那身法太快!

  几名朱天殿修士还未看清宁凡容貌,宁凡的声音已在云山朗朗传开,犹如惊雷炸响,在每一名朱天殿修士耳中久久震荡!

  “宁某身为赤天殿主,为求借览雨碑,前来与朱天殿主一战!”

  云山山腹之中,一名秃头老者正在闭关。

  一听宁凡回荡在整座云山的话语,立刻目光一冷,不屑一笑。

  “老夫修道至今,已有七千四百年,于冲虚境界之内罕有敌手,区区一个问虚修士竟来挑战老夫,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秃头老者冷笑一声,周身化作一道灰色遁光,一瞬间消失于山腹之中,出现在山巅之上!

  他自然听说过宁凡的种种传闻,滔天杀业,只是若非亲眼所见,他不信!

  他不信宁凡的神通广大,只信自己的强大!

  他是朱天殿主,名为陇南侯,是一名冲虚修士!

  “宁凡!你非老夫对手,并无资格看我朱天殿雨碑,速速退下!”

  陇南侯周身缠绕着惊世骇俗的雷光,呵斥一声,声音化作一道道无法想象的气浪,震碎了三十万里内的所有云海!

  数百名朱天殿神使、尊老,一个个修为不弱,起码元婴化神,但在陇南侯一道声音的气势之下,竟无人可以站稳!

  “殿主的气势...好强!就算对方是素衣侯,也绝对无法胜过殿主!”

  “殿主此次闭关,对‘七雷之术’又有感悟,实力精进不少...素衣侯接不下殿主的七情之雷!”

  一重重气浪朝宁凡卷来,但吹至宁凡身前之时,却诡异的分开两道。

  宁凡眼神一瞥陇南侯,淡淡道。

  “你的气势,吓不住我,动手吧,再不出手,你就没机会了!”

  “竖子狂妄!”

  陇南侯面色一沉,被一个问虚修士小瞧还是平生第一次!

  他眼中升腾起七色雷光,十指掐诀,口中喃喃念道,

  “人生七情,天生七雷...一曰喜,二曰怒,三曰忧,四曰思,五曰悲,六曰恐,七曰惊...七雷之术!”

  陇南侯猛然抬手,挥出一道七色雷旗,方圆三十万里之内立刻现出七色雷云,七色雷霆凝成七个千丈雷拳,朝宁凡所在山巅轰下!

  七雷之拳,便是普通冲虚修士也无法接下!

  若七雷落,整个云山都将毁于一旦!

  “不好!殿主一旦动怒,出手便再无轻重之分,素衣侯必定非死即伤,而我朱天殿怕也要毁于斗法波动之中!”一群朱天殿修士纷纷大惊。

  但令众人始料不及的一幕出现了!

  七雷还未落下,宁凡猛然一踏山巅,脚下生出巨大的血色雷图,七色雷霆全部被雷图所吞。

  旋即召出黑火八翼,一步迈出,骤然消失无影,原地只留下淡淡的火影...

  一瞬间,陇南侯只觉头皮发麻,并浑身充斥着危机之感!

  毫不犹豫地抽身飞退,并立刻召出一件天玄上品的宝甲护身!

  那是天玄上品的宝甲,足以挡住普通冲虚一击!

  他退得不慢,宁凡遁光却更快,只瞬息之间,已欺近其身前,一指点下,指间精法合一,一指指力几乎接近太虚一击!

  “崩!”

  轰地一声,天玄宝甲粉碎,而陇南侯胸口剧痛,吐血连退数百步才稳住身体,满目骇然望着宁凡!

  他堂堂朱天殿主,竟不是宁凡一合之敌!

  他更加看出,宁凡那一指已然留情,否则他非死即伤,绝不可能还有站立的力气!

  “素衣侯速速住手,老夫认输,你已获得观看雨碑的资格,且随老夫进入山腹!”

  嘶!

  无数朱天殿修士倒吸冷气,他们素来引以为傲的殿主,竟不是宁凡一合之敌...

  陇南侯则心境难平,恐怕一生一世都会留下阴影...

  “罢了,此人实力强得恐怖,怕是一身实力已接近太虚修士了。老夫绝非此人对手,不必与他死斗,且容他观看雨碑,反正这雨碑从无任何人可以参悟...且他无法参悟雨碑,势必还会被雨碑反震而伤...”

  二人进入山腹宫殿,宁凡立在朱天殿雨碑前,散出神念,沉入碑中。

  一炷香之后,宁凡片刻不留,转身离去,独留下满面错愕的陇南侯。

  “他为何未被雨碑震飞...按理说,任何试图领悟雨祖之术的修士都会被雨碑震飞!”

  “难道雨碑出故障了?”

  陇南侯带着探究之心,散出神念,沉入雨碑。

  下一刻,山腹宫殿中响起一道吐血惨呼之声。

  “雨碑..没坏...”

  陇南侯面如金纸,他几乎被雨碑直接震杀...

  坑爹,坑爹啊!凭什么宁凡不被震飞,他陇南侯会被震飞!

  难道宁凡悟出了雨祖传承?别开玩笑了,那怎么可能!雨界创界至今一亿五千万年,就没人悟出过此术!

  打死他他也不信...

  ...

  天云第五境,成天境!

  宁凡脚踏黄金剑光,朝成天境云山疾驰而去。

  距离战败陇南侯,已过去一日,仅一日功夫,他一指击败陇南侯的传闻便飞速传开!

  当成天境修士看到宁凡入境只是,所有人都震惊不已。

  宁凡不仅仅是要败陇南侯一人,看情形竟是要从赤天殿出发,绕着天云国境,一路挑战其他八殿殿主!

  目的,似乎是为了那无人可悟的雨祖之碑...

  “啧啧啧,想不到这素衣侯如此强大,竟可一指击败陇南侯...只是他当真要挑战其他八殿殿主么?”

  “传言素衣侯之所以与陇南侯一战,是为了观看雨祖之碑...雨碑中记载着雨祖之术,但此术不可能有人领悟的。依我看,这素衣侯观看雨碑是假,寻借口挑战八殿立威是真!”

  “立威?素衣侯据说真实修为只是问虚而已,他真能击败八名殿主么?”

  宁凡每遁过一处修城,便引起一座修城的议论。

  他遁光不减,一路疾驰,直到远远看到云山之时,才收了古剑,身形一晃,一瞬间出现在云海之巅,凌空踏立于成天殿之外!

  “宁某欲借雨碑一览!”

  “哼!想看雨碑,先胜过老夫再说!”

  一名黄袍老者似已等候多时,黄芒一闪,自云山遁上长空,与宁凡踏着云海对峙。

  那黄袍老者名为黄谷,有着冲虚境界的气息,周身法力幻化作一片片黄色枫叶,正是成天殿殿主!

  黄谷大手一挥,一柄深黄的幡旗已浮现掌中。

  “老夫此旗名为‘乙木苍枫旗’,经老夫一千余年元神之火的淬炼,威力莫测,便是冲虚也未必能接下,你,接不下!”

  “是么...”宁凡表情不为所动。

  “哼!你既不知好歹,老夫也就不留情了!木龙现!”

  黄谷浑身法力一震,气势震碎数十万里的云海,猛然一摇乙木苍枫旗。

  伴随着法宝一摇,数十万里内现出无数黄色枫叶的虚影,凝在一头七千丈巨大的深黄木龙。

  木龙双目闪烁着凶芒,朝宁凡张口喷出一道巨大的黄色光柱。

  那黄色光柱攻速极快,所过之处长空一片片崩碎,其威力极强,比陇南侯的七雷之术更强半分。

  宁凡看也不看那黄色光柱,一点眉心,取出斩离,抬手一剑,将黄色光柱竖着劈成两截。

  旋即收了斩离剑,黑发随风狂舞,十指猛然掐诀,眼中闪烁着黑火的幽芒。

  在指诀落下的一刻,以木龙为中心,一圈圈浮现出巨大的黑色火环,一共216重火海圆环!

  整个云海都被火海吞噬,那木龙空洞的目光触及黑火之时,竟人性化地露出的恐惧之色。

  火龙惨叫一声,只顷刻便被黑火炎戒焚成飞灰!

  喀嚓一声,黄谷手中的宝旗裂出一道裂痕,竟是随着木龙被毁、受了重创的模样。

  黄谷还来不及心疼本命法宝,周天火海化作九头黑色火龙,已朝他翻滚而来!

  那黑火火龙遁速极快,只瞬息间,火海已将黄谷淹没。

  “啊!”

  火海之中,黄谷惨叫一声,如一个断线风筝般跌出火海,跌下云海,重重砸落在云山之巅,在云山上砸出一个巨坑。

  宁凡张口一吞,将漫天黑火吞入腹中,降落在成天殿云山之上,淡淡看着巨坑中咳血不止的黄谷。

  “我已手下留情,否则你必死于火海之中。”

  “咳咳咳...老夫多谢宁殿主手下留情,这便带宁殿主去观看雨碑...”

  黄谷自地上爬起,对那黑火威力着实心有余悸。

  之前他虽狼狈跌下云海,但如今内视一番,发现伤势不重,自然是宁凡手下留情的缘故。

  黄谷虽然傲慢,却也不会不知好歹,立刻引宁凡进入山腹,观看雨碑。

  嘶!

  一个个成天殿尊老、神使全部目瞪口呆。

  他们素知殿主强大,尤其是乙木苍枫旗更是厉害非凡,竟只一个回合便败在宁凡手中!

  他们原本还不信宁凡一指败陇南侯的传闻,如今看来,传闻确实属实,宁凡战力已然惊世骇俗,怕已经是冲虚无敌的境界!

  冲虚无敌!

  如此实力,除了幽天殿、钧天殿、昊天殿的三位殿主外,谁可与宁凡一战!

  “若素衣侯能以一己之力战败八殿殿主,从此日起,赤天殿将成为九殿第一!”

  嗤!

  一道黄金剑光从云山山腹冲出,没有理会任何人的惊讶,一路朝幽天殿遁去!

  天云第六境...幽天境!

  幽天境之内,方生傲然立在云山之巅,周身散发着冲虚无敌的气势,等待着与宁凡一战!

  他知道,宁凡会来!

  当年宋国之内,他未与宁凡一战,深以为憾,今日便补上当年之战,与之一分胜负!

  “十年之前,他虽勉强战败方死,但实力应仍弱老夫一线...十年之后,此子能否与老夫对等一战!”

  此刻整个天云国都已轰动,无数修士早早赶往幽天境,等待观看赤天殿主与幽天殿主的一战!

  在无数修士翘首以盼之中,一道黄金剑光驾临幽天殿云山!

  宁凡脚踏黄金古剑,横行于云海之巅,冷视云山,战意冲天!

  “方生,与我一战!!”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