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40章 找不到...

第540章 找不到...

  云若薇的容颜一如当年,身着素青似染的裙衫,明眸似清泉般灵秀,笑容恬淡。

  她依然赤着秀足,皓腕系着手链,挂着银铃,微风一吹,煞是好听。

  “你愿帮我寻玉?我所寻找的是一块蓝桥玉佩,是我姐姐之物...我想寻玉,实则想寻我姐姐...我知道她没有死,我知道的...”听说宁凡愿意助她,云若薇不再隐瞒,露出期许的神情。

  她只是一个元婴修士,宁凡却是炼虚修士,神通广大。有宁凡相助,应比较容易寻到玉佩。

  “你姐姐,可是我当年在你梦中所见的那小小羽妖?”宁凡询问道。

  “是...”云若薇稍稍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如实回答。

  “我记得,她叫宁倩...”

  “是...”

  “她与云天诀是...”

  “他二人是...道侣...姐姐于千年之前失踪,云天决于千年之前忘情...姐姐失踪之前,刚为云天决产下一子,尚不足月...后来不知发生了何事,姐姐竟与那孩子一夜之内失踪...再后来,那孩子的命牌碎了,应是死了。姐姐的命牌则一片灰暗,虽然未死,却应陷入困境...她应未死,但我苦寻千年也寻不到她,她究竟在哪里...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云天决没有保护好姐姐,甚至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孩子,但更过分的却是,他竟在姐姐失踪之后将她彻底遗忘,连宁倩是谁都不再记得...他是个负心之人,无情之辈!”

  云若薇不再隐瞒宁凡,甚至将一些隐秘告知宁凡,是传音相告,眼露悲伤与愤慨。

  她恨云天决的薄情。不愿继续留在雨殿,故而才加入东南修盟。

  她当年不忍伤害宁凡,只因宁凡的笑容与她姐姐有几分相似,故而动了恻隐之心...

  “...”宁凡沉默不语,心中却并不宁静。他会是宁倩与云天决死掉的那个孩子么...

  云天决忘情千年,宁倩于千年前失踪,若他是当年那死掉的孩子,如何活到今日...

  云若薇一心认定云天决薄情,但宁凡恰恰不这么认为,他认为云天决是一个至情之人。

  或许云天决屠灭一宗一国都不会眨眼。但绝不是漠视妻儿死活之辈...

  宁倩下落不明,云天诀遗忘一切,那孩童离奇的死亡...千年之前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宁凡轻轻闭上眼,这扑朔迷离的谜团,或许在寻得宁倩下落之后可知晓一切。

  而寻找宁倩的线索,似乎只剩那一块蓝桥玉佩了...

  “我答应帮你寻玉,只是我有一个疑问,你为何会来海宁宁家寻玉,难道此地有什么线索么?”宁凡询问道。

  “没有线索...我本随东南修盟前往七梅。但经过海宁之时,在此城之中感受到一丝意境气息,是姐姐的气息...那意境气息很淡,非常淡。但竟然千年未消逝,且带着深深的悲哀...姐姐一定在海宁发生过什么伤心欲绝之事!否则不会在此地留下千年不散的悲哀!”

  “但我已询问过海宁宁家修士...海宁宁家亦只有千年历史,且如今宁家之内并无活过千年之辈,无人知晓。千年之前此地是否曾来过一名羽妖女子...”

  云若薇露出失望之色。

  宁家三祖则浑身颤抖,十分害怕,他们无法给云若薇满意答复。不知会不会惹恼这名元婴女修。

  “你们退下...云小姐,你随我来,我带你在宁家寻找线索。嗯...青小姐若愿意,也可随我一起来。”

  宁凡遣退了宁家三祖,三名老头立刻如蒙大赦告辞离去,并通告全城,无论宁凡欲去何处,皆不得阻拦。

  在宁家三祖离去之后,宁凡带着云若薇、宁青青在整个海宁城搜索。

  宁凡神念散得极远,笼罩着方圆四十万里,细细感知。

  之前他没有注意,但在云若薇提醒之后,他确实从海宁城内感知出一股极淡的悲哀意境...

  那悲哀意境很淡很淡,明明力量微弱,却刻骨铭心,千年不散。

  宁凡一怔,这意境气息与幻境中朝夕相对的娘亲如出一辙...

  “我已寻遍海宁,城内城外没有姐姐一丝一毫的线索...”云若薇失望地轻叹。

  “你姐姐千年之前来过吴地,并在吴地悲伤欲绝...海宁虽沾染了她悲伤意境,却并非她真正肝肠寸断之处...她当年经过这里,却也仅仅是经过而已...最悲伤的地方,不在这里...”

  以云若薇的神通,只能从海宁大地之上感到一股悲之意境,并判断出是姐姐千年前所遗留。

  但以宁凡的神通,却可循着这悲哀气息,寻找到悲哀最浓之处...

  那里,会不会有什么线索...

  就算是雨界碎虚老怪也未必能分辨悲哀的强弱、寻到悲哀的源头。

  但宁凡可以,因为他领悟的是回忆意境,是第二步意境,若只论对意境力量的体悟,比碎虚修士都高!

  “随我来!”

  他骤然施展虚空挪移的遁光,卷起云若薇、宁青青二女,一路向北,朝海宁城挪移了四万里距离。

  他降落于地,所降落处是一座血雾缭绕的荒山妖林,名为泣血林,是吴地颇负盛名的试炼场所,生有不少嗜血羽妖,许多吴地修士都爱来此猎妖修行。

  在这泣血林之外,是那悲伤意境最浓之所在!

  “是姐姐的意境气息!千年不散!难道姐姐就在这泣血林之中?!”云若薇惊喜道。

  “这泣血林方圆五千里,有不少凡人城池,时常发生战乱,不少孤儿流离失所,宁家时常从此地寻一些孤儿收养...我查过族中奴籍,当年的你也是在这附近捡来的...”宁青青低眉沉思,似在回忆,继而向宁凡言道。

  “是么...”

  宁凡轻叹一声。感受着此地浓浓的悲哀气息,对自己的身世已有所猜测,遂不再多言,携二女静静走入泣血林。

  踏过腐叶枯枝,踩过泥泞沼泽,一路根本没有任何妖兽敢阻拦宁凡脚步。

  泣血林最深处,有一方小潭,仅一丈见方,潭水殷红如血。

  宁凡在潭边收住脚步。

  这潭水不含任何灵气,只是一池凡潭。不会被任何修士、妖兽关注。

  但宁凡却在这潭水内感受到化不开的悲之意境。

  他目光洞穿潭底,在潭底的污泥之中,静静躺着一块蓝色的玉佩...

  除此之外,潭底似乎还有一些破碎的石屑...宁凡细细一探,那竟是妖族妖茧破碎后留下的石屑...

  他屈掌一招,潭底玉佩立刻破出潭水飞出,落入掌心。

  温润的蓝色玉佩是鸳鸟形状,并刻着一行娟秀的字迹。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云若薇走近宁凡身前,细细端详蓝玉,美眸露出喜色。

  那字迹,正是宁倩的字迹。这是宁倩的那块蓝桥玉佩!

  “找到了!但,姐姐在哪里...”

  云若薇怔怔散出神念,扫过泣血林方圆千里的地界,却根本找不到宁倩的一丝足迹。

  不在这里。她不在这里...此地除了那一抹悲哀意境,没有任何她的气息。

  蓝玉在此,宁倩却不在此地...她曾将这玉视如生命。怎会随便留在此地?

  “宁凡,求求你,帮我找到她!”云若薇无助地抓住宁凡的手掌,好不容易寻到宁倩一丝线索,难道就这么中断了么...

  “我尽力而为!”

  他要寻宁倩,不仅是为了云若薇,更是为了他自己。

  他握着蓝桥玉佩,将回忆意境的力量张开,笼罩住整个泣血林!

  他取出一堆堆冥罗果,皆是从树精那么索来,共有二十颗,全部服下!

  他服下冥罗果,不求入梦。

  他释放回忆意境,不求抹灭任何人回忆。

  一颗冥罗果,可经历五十年梦境,二十颗便是千年!

  他只是想看清此地千年以来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他闭上眼,盘膝于地,心神中风景飞速变幻。

  冥罗果可在梦中提升心境,可在梦中看到自己记忆边缘的事情。

  宁凡有海宁的记忆,所以他能在冥罗梦境中窥探到自己姓云。

  宁凡没有泣血林的记忆,他只能借助泣血林的记忆入梦!

  冥罗梦境!

  梦中,宁凡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泣血林,千年之前的泣血林!

  他无法动弹,不能言语,只能以神念观看泣血林的芸芸众生。

  他成了一方大地,一方山林!

  千年之前,泣血林内没有浓郁的血雾,深处也没有一池血红潭水。

  日升月落,无数妖兽在此出生、死亡,无数吴地修士进入此林斩妖历练,有死有生。

  宁凡没有在意这些妖兽与修士,他始终在等待着。

  直到有一日,一个身穿鹅黄衣裙的温婉女子,怀抱着一个身体冰凉的孩童,跌跌撞撞走入泣血林。

  “她是...”宁凡想要开口,却无法出声,他只是一方土地。

  她是宁倩!

  宁倩周身流露着元婴后期的妖力气息,却伤势极重,俏脸惨白。

  她明眸如月,极其美丽,但眸中却悲哀而绝望,泪水不绝。

  “我的...孩子...”

  宁倩怀抱着一个尚不足月的婴孩,在泣血林的尽头跌倒,肝肠寸断。

  她怀中的婴孩,身穿喜庆的小棉袄,肉乎乎的小手明明还攥着她的衣襟,昏迷不醒,气息奄奄。

  这婴儿临死不远,心脉被震碎,一身精血竟被人抽干...只因服下高阶丹药,才吊住一线生机。

  宁凡心中一震,是谁如此残忍,竟抽干了婴儿血脉!

  宁倩心痛如绞,俏脸更加苍白。

  手掌抚摸着婴儿冰冷的身体,看着婴儿越来越微弱的呼吸。女子忍着泪,固执地微笑,“娘不会让你死...只要能让你复生,就算付出生命,娘也愿!”

  宁倩望着身前一尺见方的幽潭,露出决然之色。

  她咬破手指,忍住钻心的疼,骤然掐诀,以鲜血凝结成丝,以丝结茧。将婴儿封在血茧之中,并将身上蓝色玉佩解下,放在血茧之内。

  “你爹说,这是古妖族的妖茧锁命之术,可在妖茧内隔绝天机,锁住一线生机...”

  宁倩脸色更加苍白,施展此术似乎极其勉强。

  “他们抽干了你的血,娘把血给你,你一定要活过来。活过来...”

  宁倩怀抱着妖茧,像怀抱婴儿一般轻柔、小心。

  她咬破手指,柔指按在粗糙的妖茧之上,一遍遍涂抹。

  破损的伤口在粗糙的妖茧上摩擦。痛楚钻心,但她不在乎。

  “娘不会让你死,娘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宁倩露出苍白的笑容,一遍遍以血涂抹妖茧。

  一日。两日...第十日,宁倩十根手指皆是伤口,一身血液几乎流干。

  她痴痴看着怀中的妖茧。源源不断地将妖力输入至妖茧中。

  那妖茧渗入了她的血,散着淡淡红芒,却无法挽留住婴儿逐渐消逝的生机。

  宁倩流下绝望的泪水,悲哀无助,泪水跌落在妖茧上,化开了几滴血液。

  她立刻慌乱地抹干泪水,再次咬破指间,想在那精血化开之处补上自己的精血。

  只是经脉之中已无血...若是凡人,必已陨落,但元婴修士只要元婴不灭,仍可一命不绝。

  “没血了,怎么办...”

  她露出惶急之色,忽然想到了什么,取出一把小巧而锋利飞剑,刺入心口。

  “我还有...心血...还好,还好...”

  刺碎了心,宁倩修为开始跌落,从元婴后期跌落至中期,初期...元婴都开始不稳...

  她没时间理会自己的伤势、修为,只是取出玉瓶,一滴滴接下心血,涂抹于妖茧之上。

  但纵然涂抹上心血,妖茧内的婴儿仍然一丝丝朝死亡走去。

  一日,二日...第三日,宁倩浑身颤抖地捧着妖茧,看着妖茧渐渐消失的红芒,感受着妖茧内越来越微弱的呼吸,她好痛好痛...

  第四日,婴儿彻底断了呼吸...死去...

  “不——”

  宁倩嗓音沙哑,流干了泪水,浑身止不住的发抖,就好似魂魄被抽离,就好似失去了整个世界...

  “娘不会让你死!娘不会让你死!!!”

  她暗淡的美眸中,悲哀无法化开。

  她彷徨地望着旋转的天地,好似要疯了一般...她不能失去这个孩子!不能!

  她的眼神总是柔弱、温婉,但这一刻却有一股不可磨灭的执着!

  谁也不能夺走她的孩子!

  只要换回孩子的性命,她愿付出一切!

  嗤!

  飞剑刺入丹田,刺破了元婴,宁倩已感觉不到疼痛,她眼神空洞地将元婴之血抹在妖茧上。

  那是元婴修士性命之血,血尽之时,便是命绝之刻!

  “求求你...把孩子还给我...”

  “求求你...”

  “求...求...你...”

  宁倩无助地哀求、祷告,她即将魂飞魄散,只求在魂飞魄散前让孩子复生。

  这一刻的宁凡,丧尽修为,死在顷刻,但那身为母亲的执念,便是天道也无法抹灭!

  她散尽妖血,血雾遮蔽了整个泣血林,连潭水都染成血红。

  妖茧里的婴儿,呼吸渐渐平稳,睡梦之中,忽然奶声奶气地笑出声来,不知做了什么美梦...

  宁倩露出苍白的笑容,她从命运的手中救回了她的孩子...

  如此,就算她魂飞魄散,也应无悔...

  婴儿吸允着手指,依然咯咯地笑着,他怎会明白即将失去母亲。

  宁倩心中开始酸涩,她多想陪伴在这个孩子身边,看着他一日日长大...

  只可惜,她怕是无法活到那一日了...

  她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株血红的雷草,种在潭水边,将妖茧放在水潭之内。

  “娘不能把你带回雨殿,雨殿太危险...这雷草留给你,借着你妖茧的气息,她或许有望成为你的伴妖...雷草呀雷草,若你能借助我儿妖力化形,便是我儿便要,记得要守护他一世...若有那一日,你便叫宁红红...”

  宁倩气息几乎消散,她望着潭水,心酸而不舍。

  “孩儿,我的孩儿。记住,你姓云,不要恨爹爹,他只是暂时忘了我们...当他记起一切之时,定会来寻你,接你回家...”

  “对不起...从此之后,娘不能再照顾你了...”

  宁倩点燃最后一丝元婴之力,周身升起淡淡的血光,拼起最后一丝力气,遁出吴国,朝某个方向遁去。

  她要在临死之前再见云天诀一面。

  那些仇人,她已没有心思去管。

  云天决为何失忆,她也不想再问。

  她只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告诉云天决,她们的孩子还活着,就在吴国...

  ...

  梦境仍在继续。

  不知过了多少年,此处妖林因红雾如血,被人称作泣血林。

  无数吴地修士来此历练,宁倩却再也没有来过。

  在与妖茧相伴数十年之后,潭水边的雷草得到妖茧妖力的滋润,开始化形。

  这雷草本是一名绝世强者碎散元神所化,化形为一名红衣女子。

  方一化形,便有着元婴巅峰的恐怖修为。

  女子茫然盯着潭水,忘了前尘,唯一记得的,是曾经一名女子的叮嘱。

  从此,她就是宁红红。从此,她要保护好潭水之中的妖茧。

  她开始苦修,并在吴地海宁建立宁家。

  她不知要守护妖茧多久,只是四处猎杀妖兽,搜集妖血,涂抹在妖茧之上,替其中婴儿补充生机。

  当年被抽尽血脉的婴儿,丧失了所有修炼资质,却保住了性命。

  某一年,古天庭封印之门开启。

  宁红红进入其中,试图为婴儿寻一些灵物滋养,却陨落于古天庭之内,一缕魂魄从某个大阵入口,飘散至妖鬼林...

  春去秋来,年复一年...千年之后的某日,妖茧破碎,一道血芒载着婴儿,落在泣血林五千里外的一座凡人城镇之中...

  三年之后,凡人城镇因战乱而毁,一名路过的宁家修士带走了几名孤儿...

  ...

  千年梦醒!

  宁凡服下二十颗冥罗果,在泣血林一坐便是十日。

  十日后,他睁开双眼,却陷入久久的沉默。

  “找出我姐姐的下落了么!”云若薇焦急问道。

  “...”

  宁凡没有多言,只是取出一个净瓶法宝,沉默蹲在潭水边,将血红的潭水全部收走。

  他取出另一个净瓶,施展法力,将千里血雾全部收走。

  他跃入干涸、泥泞的潭底,将那妖茧碎壳全部拾起,小心收在法宝玉盒之中,一片片都小心存放。

  他将那蓝色玉佩,以青虹之线系住,戴在脖子上。那青虹之线是极其名贵的炼器材料,甚至可用来炼制仙宝...

  “对不起...我找不到她...”

  “对不起...”。)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