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37章 我是你的劫

第537章 我是你的劫

  宁凡脚踏黄金古剑,眼露寒芒,直追三名女妖而去。

  这三女之前窥伺在侧,且毫不掩饰对宁凡的杀机,来者不善,宁凡自不可能放过三女。

  古剑遁速接近碎虚,三名女妖根本逃无可逃,只几个呼吸便已被宁凡追上。

  宁凡一收古剑,冷冷阻挡在三名女妖前方,挡住了三女的逃生之路。

  “不好!被这煞星追上了!”

  “逃不掉了,这煞星脚下的黄金剑遁速太可怕了,我们根本逃不掉!”

  “他没有召出碎虚傀儡,我们和他拼了!”

  三名女妖心知已无逃脱希望,唯有拼死与宁凡一战。

  毫不犹豫地,各自祭起本命法宝,朝宁凡打去。

  “妖骨扇!”

  “阴凤刺!”

  “毒王鼎!”

  三件法宝皆是凡虚上品之宝,朝宁凡当头打下,声势浩瀚,震天动地。

  宁凡却依然是不为所动的表情,拂袖一招,取出一柄血伞,朝三宝一指。

  血伞撑开,散出一圈圈淡红色的灵轮光环,三件法宝全部被收入血伞之内。

  三名女妖皆是大惊,宁凡这血伞太过诡异,以他问虚境界的法力,竟然连凡虚上品的法宝都能轻易收走。

  看情形,除非三女动用凡虚巅峰的法宝,否则根本无法与宁凡一战!

  而若是宁凡破入冲虚境界,怕是可凭血伞直接收走碎虚仙虚之宝以下的一切法宝!

  “法宝伤不得他,我等便施展妖术杀了他!”

  三女慌乱之下,齐齐掐诀,各自脚下生出浩瀚的虚空之海,滚滚妖力席卷天地。

  宁凡自不会给三女掐诀施法的机会,一踏古剑,化作纯金色的剑光,顷刻间不知所踪。

  再出现时,已遁至三女身后,手中法力一凝,凝出一根半黑半白的绳索,朝三女凌空祭起。

  三女皆从黑白绳索之上感到危机之感,想要避开,却根本来不及。

  那绳索骤然加快,只见光芒一闪,三女已全部被绳索捆住。

  这黑白绳索的威力分明没有紫电巨人的雷锁强横,但束缚在三女身上,竟在三女一身法力全部封印,浑身酥软,动弹不得!

  三女花容惨白,纷纷意识到这黑白绳索乃是一种极其可怕的魅术,专克女修!

  这一式法术,正是宁凡当日擒下碧瞳老祖所施展的‘囚阴索’之术!

  采阴指,囚阴索...《阴阳变》越修炼到最后,对女修的克制越可怕。

  “从今日起,尔等便是宁某之鼎炉!”

  宁凡言罢,擒着三名女妖返回荒岛,一番采补之后,将三女采补至融灵境界,关押在鼎炉界的忏罪宫之中。

  他非良善之辈,他人若想害他,他绝不会留情的。

  当年宁凡将法力、妖力、魔气三力融合,纵然采补的是女妖,却亦可提升法力,采补三女之后,法力提升20万甲,达到了820万甲。

  加上体内的900万甲精气,宁凡精法总和达到恐怖的1720万甲,与太虚修士2000万甲的法力差距不大。

  理论上说,3600万甲子法力之时,便可开始冲击碎虚瓶颈,不过突破几率极其渺茫就是了。

  不少太虚老怪将法力修炼至**千万甲子,仍罕有人能够突破碎虚,最终寿终而亡。

  突破碎虚所需要的法力太过浩瀚,碎虚之境,‘甲子归元’,计量法力的单位已不是甲子,而是元会。

  一甲子为60年,一元会为129600年。

  碎虚与炼虚的法力根本不在一个级数之上,所以碎虚才会难以越级战胜。

  宁凡若想突破碎虚,必须在太虚之时寻得一些碎虚法诀修炼,令甲子法力化作元会法力...

  至于究竟需要多少元会的法力才可突破碎虚,人各有异,宁凡亦不确定。

  他身边便有数个碎虚修士,但却无人似宁凡这样将法力、妖力、魔气融合一体,很显然,他人的碎虚口诀已不适合宁凡使用。

  若想碎虚,必须先寻找一种适合妖、魔、人三族共同修炼的碎虚法诀...想要寻得这种法诀,多半是要费些功夫。

  “突破太虚之后才会需要碎虚法诀,我现在才刚刚问虚,距离太虚还很遥远,法诀之事倒是不急...”

  “如今我突破问虚,碎虚之下的女修无人是我对手,男修么...以我如今修为,冲虚之中绝无敌手,应该可以与没有甲子归元的太虚一战。但若是对上那些修炼出元会法力的太虚修士,恐怕胜算不大...”

  宁凡在荒岛之上稍稍沉吟,许久之后遁光一闪,离开南瞻海。

  在南瞻海与八百修国交界之处,宁凡忽然一诧,收住遁光。

  却见临近南瞻海的修国海岸上,一个女子静静站立在礁石之上,孤单看着海浪,似在等待着谁。

  那女子身着一袭雪白的霓裳羽衣,面遮轻纱,舞袖含情,眉目如画,神情却清冷而高傲,犹如藐视凡尘、不食烟火的圣女。

  她周身流露着元婴中期的气息,看海浪潮起潮落,始终不发一言。

  当看到宁凡遁光经过之时,她才抬起臻首,眼中有怨恨,有思念,有复杂。

  “我在等你。”她语气冷冰冰的。

  “等我么...”宁凡亦露出怅然之色,降落在礁石之上,与女子并肩而立,“我该叫你思思,还是思无邪,亦或是...微凉...”

  眼前的白衣女子,正是当年天离宗的宗主...思无邪...

  她另一个身份,则是慕微凉的七魄...

  因为她是慕微凉的七魄,所以当年的宁凡终究狠不下心杀她,明知她是敌人,依然将她放走...

  宁凡自问没有亏欠过任何女子,只是如今想来,最为亏欠的竟是思无邪。

  当年宁凡为救宁孤,一怒灭天离宗,并擒下思无邪,抹灭记忆,炼成灵傀。

  如今细细想来,当年的思无邪虽有过错,但谋害宁凡与宁孤的只是天离宗的长老,并非思无邪本人。

  思无邪分身来到下界,不是只有那一个单纯的目的么...她仅仅是想找回慕微凉的三魂而已,又怎会大费周章谋害两个凡人少年...

  往昔的恩怨难以说清,但宁凡却只觉得对思无邪有所亏欠。

  她是微凉的七魄,无论如何,他怎么可以伤害她...

  “你果然猜到我的身份了...”一听闻宁凡唤她‘微凉’,思无邪娇躯一颤,眼神露出一丝悲哀之色。

  她是慕微凉的七魄,因为七魄未散,故而保留有一些前世记忆,记得三魂,记得蝴蝶...

  当年她违背西天昆仑瑶池的天条,让分身私自下界,只因在雨界感觉到三魂的存在,想找回三魂。

  只可惜,她分身还未突破元婴,还未着手寻找三魂,却被宁凡灭了天离,擒为鼎炉傀儡。

  她记忆成为一片空白,她成了思思,她开始依赖宁凡,她开始喜欢上宁凡...

  然而当她记起一切,记起被宁凡折辱、炼傀的事情,又是何等的痛苦。

  魔越之战,她已恢复记忆,她恨不得从背后捅宁凡一刀,让宁凡死在越国。

  只是最终,她仍旧狠不下心,帮助宁凡抵御了天道宗入侵...

  她拿了宁凡的化婴丹,悲伤离去。

  她仍然记得当日那句绝决的话语。

  “从今日起,我们两不相欠...”

  两不相欠,多么奢侈的愿望,当她重返越国,发现宁凡已找回慕微凉三魂,她隐隐明白了什么...

  她与他怎可能不相欠,她们在前世已纠缠在一起,他是那只蝴蝶,为守护她毁去仙帝一目的蝴蝶...

  她寻找三魂,亦在寻找前世的蝶,谁知那牵挂于心的蝴蝶,竟是将她伤害的少年...

  只求天涯长诀别,谁料年少两相欠。

  宁凡一叹,抬起手想要抚摸思无邪的侧脸,但看到思无邪如避蛇蝎的眼神,最终放下了手。

  “你还恨我?”

  “恨!若我将你炼成傀儡,若我将你记忆抹消,若我将你尊严践踏于地,若我偏偏也爱着你,你会不会恨我...”思无邪银牙紧咬,情有多深,恨就有多强烈。

  她恨宁凡,却无论如何狠不下心与宁凡为敌...原来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爱着宁凡。

  她忽然抓起宁凡的手,银牙狠狠地朝他手臂咬了下去。

  宁凡不敢让肉身防御,任她撕咬,生怕古魔肉身震伤了她。

  手臂被思无邪咬得鲜血直流,宁凡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任思无邪发泄着情绪。

  良久,思无邪才渐渐平静下来,带着一丝讥诮的口吻言道,

  “想不到当年区区融灵修为的少年,经过四十年的磨练,竟然走到了这一步,成了名动雨界的素衣侯,成了一名问虚修士,如此修炼天赋当真惊人,恐怕将来镇天四宗都会前来招揽于你,助你飞升吧。”

  “不过我奉劝你最好不要飞升至西天仙界,你是古魔,是西天不少佛宗乐于斩杀的孽障。若你飞升西天,以我二人之间的仇怨,我必定会告诉他人你是古魔,届时,你将被无数真仙级佛修追杀,死无葬身之地!”

  思无邪的语气看似是在威胁宁凡,但宁凡却听出一丝关心之意。

  思无邪是在叮嘱他不要飞升西天么...

  这个女人心底里其实是在关心他么...

  宁凡也知西天佛宗与古魔有着不死不休的世仇,就算他飞升,也定不会飞升西天的。

  “谢谢...”

  “谢什么,本宫对你生死可是半点也不关心的。”思无邪嘴硬地别过头。

  “你今日在南海等我,只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说起来,你是如何找到我的...”宁凡询问道。

  “整个越国都知道素衣侯前往南瞻海渡劫了,我想要知道你的行踪很难么?至于此次找你,是有一件事想与你商量...首先,我很感谢你找回了三魂...”思无邪说着谢字,明显有些扭捏不情愿。

  “我不仅找到了三魂,还找到了七魄...”宁凡静静看着思无邪,微笑道。

  “七魄永远不会属于你!”思无邪淡眉一横,俏脸霜寒地瞪了宁凡一眼,继而道,“不论我们前世今生有何恩怨,如今都已没有关系了...我们已两不相欠...”

  “是么...”宁凡叹了口气,看来想让思无邪重新接受他,并非一朝一夕之事。

  “我来找你,是想告诉你,我感应到慕微凉尸身还有二十余年便会苏醒,在此之前,你必须将三魂、七魄‘还’给她...令魂魄归位...”思无邪垂下眼睑,藏起了不舍的表情。

  她是七魄,纸鹤等女却是三魂。

  若魂魄归位,她与纸鹤等女却将从世间抹消...

  若魂魄不归位,慕微凉纵然复活,也只是一个躯壳,没有魂魄...

  她舍不得死,没有人舍得死。只是让慕微凉魂魄归位,乃是她作为七魄的使命。

  “原来你感应到微凉即将苏醒了么...你来找我,想必便是想谈谈为微凉魂魄归位的事情吧。很遗憾,我没有让她魂魄归位的想法。”

  “什么!你不准备让她魂魄归位!你可知她魂魄飘散了多久!你可知她有多么想睁开眼,看看那该死的蝴蝶!她如此思念你,你却不愿让她还魂!”思无邪俏脸霜寒,带着愤怒。

  “不是不愿,只是不舍...于我而言,无论是纸鹤、慕小凉、慕小鬟,皆是微凉。而你思无邪,也是微凉...你们都是她,若她还魂,则你们的存在将被抹消...想必这也不是微凉的意愿。”

  “二十年后,她会借助七宝舍利的力量拟出假魂假魄,苏醒、复生。她没有真正的魂魄,也许不能算真正的活人,但终有一日,我会找到办法,在不伤害你、纸鹤、小凉、小鬟的前提下,将微凉真正复活!”

  “我说过许她一世无争,这一世定会许她平静的生活!”

  听了宁凡的话,思无邪怒气渐消,心中渐渐升起一丝复杂的情愫。

  原来宁凡不止关心慕微凉,同样关心身为三魂七魄的她们...

  她回想起当年宁凡给她化婴丹、放她离去的那一幕...冰冷的心渐渐融化。

  “好!你是她等候的蝴蝶,你说不为她还魂便不还吧,反正本宫也不愿被抹消存在的。不过记住你说的话,有照一日必须为她凝出真正魂魄,否则本宫绝不放过你!”

  “你已将三魂全部找到,本宫的分身呆在下界已无任何意义,此刻便返回西天仙界。再有五十年,古天庭的封印之门会重新开启,届时本宫会派一具碎虚境界的真魂分身前来寻你。”

  思无邪的话让宁凡微微一怔,“五十年后,你寻我所为何事?”

  “古天庭之内,有一株不死树,可助魂飞魄散的修士重凝魂魄...五十年后,我带你去寻不死树,为慕微凉凝魂...”

  思无邪言罢,素手掐诀,施展起一种名为碎身诀的法术,可令分身碎散,带着分身记忆回归本体。

  她是想返回西天了...

  “五十年后还会相见,是么,思思?”宁凡嘴角上扬,忽然一步向前,将正在掐诀的思无邪揽入怀中,紧紧拥住。

  “放手!不许碰我!无耻!不要脸!”思无邪面如霜寒,不愿被宁凡抱住,却又舍不得挣开宁凡的怀抱,只是低低骂着。

  “我不会放手,你也休想逃掉。我是你的劫,这一世,你躲不掉...”

  在宁凡的微笑中,思无邪身影渐渐变淡,分身碎散成一缕缕星光,朝四天之上飘去。

  西天昆仑瑶池的圣池之畔,一名面遮轻纱的白衣女子安然坐在池畔的青石上。

  忽然间,一缕缕星光飞逝,没入女子身体之内。

  女子复杂地闭上眼,轻轻一叹,“你是我的劫么...”

  “圣女,你在说什么?什么劫?难道是你舍空境界的大天劫临近了么?那可不是一件小事呀!”一名婢女关怀问道。

  “不,不是天劫,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白衣女子望着圣池的水波,目光渐渐复杂,良久无言。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