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36章 紫电巨人!

第536章 紫电巨人!

  碎虚道果,葫芦血酒,一一被宁凡炼化入体。

  宁凡独坐孤峰之巅,盘膝一坐便是一月之久。

  他双目始终紧闭,炼化的不只有道果与血酒,还有他修道多年的道悟。

  宁凡周身法力气息一日比一日强横,身形却一日比一日淡化,仿若要消逝于世间一般。

  窥虚境界,看虚是虚。

  问虚境界,看虚不是虚。

  宁凡身形越淡化,越说明对虚字的感悟愈加深刻。

  修道四十年,骨龄九百岁,许多修士在这个骨龄尚在苦苦突破元婴境界,宁凡却已在冲刺问虚境界...

  一个月过去,宁凡一身法力已突破800万甲子,早已超出问虚境界300万甲法力的门槛。

  只是他仍无法成功破入问虚境界,距离踏过那一丝瓶颈,仍差了一线。

  “看虚不是虚么...”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一枚问虚丹,一口服下。

  他身形愈加淡化,仿若透明,仿若只是一个海市蜃楼的幻影...

  “太不可思议了!此人仅仅是一名窥虚修士,对虚字领悟竟如此高深,身体都几乎要彻底虚化了...虚化肉身!整个雨界的碎虚之中都没有几人可做到这一步吧!这种神通与修为无关,完全是看修士本身对虚字的领悟...此子好可怕的悟性!”数千万里外的妖洞之中,两名冲虚女妖震撼难明。

  “哼,那又如何,此子终究只是一名窥虚,即便问虚成功,也不过是区区一名问虚而已。悟性再高,也不能作为灭敌手段。或许有朝一日,此子侥幸破入冲虚、太虚境界后,我三姐妹将不是此人对手,但此人若只是窥虚问虚的话,绝非我三人对手!此人必会死在我们手中!走吧,差不多该去狩猎此人了!”

  太虚女妖不屑地一哼,领着其他二妖化作遁光离开妖洞,直奔宁凡所在荒岛而去。

  荒岛之上,宁凡身影淡若虚影,对虚字的感悟却一丝丝提升。

  他睁开眼,露出茫然的目光,看着空间障壁之下的那一片片幽寂虚空。

  在他身影渐渐虚化之时,竟似乎听到那无尽虚空的呼吸之声。

  那是...虚空之魂!

  他微微一怔,继而抬手一指,点碎了周遭数万里的虚空,向那无尽虚空探手一抓。

  明明只是隔空一抓,他却隐约觉得手中握住了什么东西...

  “这就是虚空之魂么...抽魂!”

  这一刻,宁凡以虚化之身,抽出了数万里的虚空之魂。

  若将此虚空魂融入体内,其法力必可短时间内大幅提升!

  抽魂之术,从低到高,分别是:抽大地之魂,抽虚空之魂,抽日月星辰之魂,抽天道之魂。

  当初宁凡被太素雷帝附身,借助天人合一的感悟,创出抽六道魂的抽魂术,但此术却绝非此刻的他可以施展,亦非一步步感悟而来。

  但如今,宁凡听到虚空之魂的呼吸,并抽出虚空之魂,分明已将抽魂之术**到了第二重境界!

  宁凡自忖,若他突破问虚,再施展抽虚空魂之术,甚至可借助秘法短时间拥有冲虚级法力!

  “随着我对虚字的领悟,已可抽取虚空之魂...这倒是个意外之喜...”

  宁凡散了掌心的虚空魂,令数万里虚空愈合,重新闭上双目。

  随着问虚丹的炼化,他对虚字的感悟越来越深,脑海中更涌现出一幕幕往昔回忆。

  以孤儿之身被宁家收养,以仆从之身遭人陷害,以凡人之身沉沦魔道,以魔修之身横行雨界...

  他还记得离恨山那一夜遭无数女魔欺凌的悲凉,还记得七梅风雪中那一抹心酸的温暖。

  他还记得一路走来杀人无数的血海孤寞,亦记得与一个个红颜同生共死的时光交错...

  修真血海,往昔恩仇,恍然如梦,一切如虚...

  但一路走来,无论悲伤还是喜悦,都是那么真切的感受。

  宁凡淡淡睁开双目,眼神平静却执着,他的心神在虚实二字间徘徊,他终于捕捉到问虚瓶颈的脉络...

  “我要...问虚!”

  一瞬间,一股问虚级气势从宁凡身上涌现而出,横扫荒岛数十万里地界。

  他豁然站起,立在孤峰之巅,虚化的身躯重新凝实。

  他气势横扫,这一刻,修为正式突破问虚境界!

  轰!轰!轰!

  这一刻,天空之上骤然浮现数之不尽的紫色劫云!

  紫色劫云缠绕着可怕的惊雷,绵延荒岛百万里,声势大的惊人,几乎堪比碎虚修士的天劫威力了!

  在那重重紫雷云端,冷冷立着一个身披紫甲的万丈巨人,身上布满远古符文,手中持着一根极其粗大的雷霆锁链!

  “竟然是紫雷劫云!竟然又有执道者出现!”玄阴界中,洛幽目光深深一惊。

  修真第一步的修士,经历的天劫从低到高分为三种。

  化神之前的修士所渡的天劫皆为雷劫,之后是火劫,碎虚修士则是阴风劫。

  一般而言,问虚天劫只会是火劫,绝不可能是其他天劫。

  一般而言,普通修士不可能被执道者降劫,唯有那些大魔头才会被执道者亲自灭杀...

  显而易见,宁凡所渡的天劫已经脱离了一般常识了,他被下界天道盯上了,从无任何修士的问虚天劫会是碎虚威力...

  下界天道前番派出执火巨人、降下火劫,却没有灭去宁凡。

  仿佛知晓宁凡身怀克火至宝,便不再降火劫,而是改降成紫雷劫,意欲一举劫灭宁凡!

  这种雷劫极其罕见,劫云所释放的紫电雷劫,可化为雷锁,锁住碎虚之下任何修士,就算是碎虚一重天的修士也不易挡下雷锁!

  “好强的雷劫,就算是身怀太素雷图,也不易渡过!”宁凡神情空前凝重。

  荒岛万里之外,凤鸾三仙悄悄潜伏,等待宁凡渡劫之后偷袭。

  三名女妖本对宁凡持轻蔑之心,但当看到那恐怖之极的紫电劫云之时,皆震撼地无法言语。

  再看到劫云之中立着一个紫电巨人,纷纷惊得面无血色,

  “执道者!竟是天劫使者亲自给此人降劫!”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古籍传闻,唯有犯下滔天杀孽的修士才会被执道者亲自降劫,这名窥虚,不,问虚男子,难道竟犯下过极其可怕的杀孽么!”

  “碎虚一重天的执道者...可怕,这真是太可怕了!这紫电劫云遮蔽了百万里长空,整个荒岛都是降劫范围,我姐妹三人根本无法靠近荒岛、偷袭此人,否则会被天劫一并攻击的,顷刻就会灰飞烟灭!”

  三名女妖被宁凡渡劫的可怕声势给吓到了,哪还有狩猎宁凡的心思,只想赶快逃之夭夭,避免与宁凡扯上任何关系,被天劫使者牵连攻击。

  可惜,三女现在才想逃走,未免有些迟了。

  几缕游离于空气中的紫色电光忽然化作紫电锁链,将三女死死捆缚。

  以三女的境界,竟根本无法挣脱这紫电锁链,顷刻已受了不轻伤势!

  紫电一丝丝侵蚀三女的身体,即便三女拼尽所有妖力抵御紫电,伤势仍在一丝丝加重。

  虽暂时无生命危险,却该死地无法脱逃!若任伤势持续加重,陨落只是迟早的事!

  三女分明站在天劫范围万里之外,仅仅是被游离的劫雷波及,便如此狼狈不堪。

  可想而知,处于雷劫攻击正中心的宁凡,又是何等凶险。

  那紫电巨人目光冷漠,朝宁凡俯瞰一眼,猛然祭起雷霆锁链,冰冷道,

  “吾名紫电,尔擒去执火,吾必代天道行使权力,将尔诛杀!天道为枷,尔为囚徒...锁!”

  紫电巨人声如雷霆,息如暴雨,令宁凡耳膜震得生疼。

  巨人只祭起一条雷霆锁链,百万里内的天劫劫云却射出数以亿万的紫电,化作亿万雷锁,朝宁凡缚来。

  那雷锁乃是电光所化,雷光光速快到无法想象,一息可遁六十万里,便是太虚修士的遁速也难以达到这种地步。

  宁凡亦出手如电,在一瞬间将一百重凡虚阵光催动至极致。

  顷刻间,亿万紫电轰落在凡虚阵光之中。

  轰!

  一百重凡虚阵光一瞬间崩溃了四十多重,荒岛几乎被击沉,但终究将漫天紫电挡下。

  巨人的第一轮雷劫,被宁凡借助阵光挡住!

  “嗯?”

  紫电巨人有些诧异,没料到宁凡准备得如此周全,竟利用如此多的凡虚大阵挡下了天劫。

  他大手一抓,漫天紫电重新凝成一道雷锁,再一次将雷霆锁链祭向长空。

  只过了数个呼吸,第二轮雷劫再次降下!

  第二轮雷劫威力比第一轮更加可怕,只一击便轰碎了余下的所有阵光。

  余下的紫电劫雷化作一条条雷锁,以恐怖遁速缚向宁凡。

  宁凡望着那漫天紫锁,心头升起无穷危机之感。

  一旦被紫电锁链束缚住,想要脱逃便极其困难了。

  “这紫电巨人一心杀我,无论我挡下多少次天劫,他仍会继续降劫。与其与他拖延,不如速战速决!”

  宁凡猛然一踏脚下孤峰,整座孤峰立刻碎成无数碎石,其脚下立刻浮现出一幅巨大的血色雷图,将攻击宁凡的些许紫电全部收入雷图之中。

  一拍储物袋,取出黄金古剑踏于剑尖之上。

  宁凡挥手抛出无数道晶仙玉,周身化作纯金色的剑光,以堪比碎虚的遁速,朝紫电巨人风驰电掣般逼近!

  “找死!”

  紫电巨人见宁凡竟敢朝自己横冲而来,目光震怒。

  他是执道者,是天劫使者,是代天行使权力的碎虚傀儡!在岁月长河之中,紫电巨人曾在下九界给数个杀戮魔头降过紫雷劫。

  那些魔头一个个也算冠绝古今的绝世凶魔了,但面对紫电巨人的恐怖紫雷之时,仍心怀畏惧。

  但宁凡不同,他的眼中没有一丝畏惧,只有浓浓的战意,誓要与天劫一战!

  这种不惧天威的目光,令紫电巨人勃然大怒。

  在他看来,宁凡简直是藐视天威,不可饶恕!

  毫不犹豫地,紫电巨人大手一抓,朝宁凡降下第三轮天劫!

  宁凡遁速不减,毫不畏惧地冲向漫天紫雷,猛然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火红人偶祭起。

  人偶迎风而长,顷刻间化作一个火焰巨人。

  火焰巨人方一现身,便得到宁凡命令,毫不犹豫朝漫天紫雷一拳轰下,碎虚一击的威力,将漫天紫雷尽数轰碎!

  第三轮紫雷,仍被挡下!

  “执火,你敢叛天!你枉为天道之奴!”紫电巨人大怒道。

  “我的主人,只有一人!”执火目光空洞道。

  紫电巨人绝不会知晓,执火巨人被宁凡以北天祖帝的命囚之术擒下,抹去灵智,已成为只服从宁凡命令的傀儡杀手,再不会遵从下界天道的任何命令。

  执火巨人踏碎一重重劫云,冲向紫电巨人,与紫电遥遥对峙。

  面对执火巨人,就算是紫电巨人都稍稍感到一丝压力,从修为而言,他要弱于执火一线。

  此刻的紫电巨人哪里还有给宁凡降劫的心思,必须全心全意与执火对峙,再无应付宁凡的心思。

  随着宁凡一令之下,执火巨人挥动着火焰拳芒,朝紫电巨人势如暴雨地发动攻击。

  紫电巨人亦挥动紫电拳芒,与执火战在一处。

  两具碎虚傀儡的交战,令得百万里长空全部粉碎,散出的劲风刮过三名女妖的脸,令三名女妖俏脸生疼,眼中带着深深的惊恐。

  “疯、疯子!此人是个疯子,竟怀有一具碎虚傀儡,敢与天劫使者争斗,不怕获罪天道么!”

  “不,妹妹你还没看出来么!那疯子身上的碎虚傀儡,就是另一个执道者啊!他早已将下界天道得罪死了,所以他的问虚天劫才会如此恐怖,所以他才会摆下一百重凡虚大阵渡劫!”

  “早知此人是如此疯子,我姐妹三人死也不来捕捉此人,如今倒好,连累我姐妹三人也被天劫紫电困在此地了...”

  三名女妖露出追悔莫及的表情,恨自己三人为何要来此地淌这趟浑水。

  三女恨不得立刻逃之夭夭,偏偏被紫电困住,动弹不得...

  宁凡踏着黄金古剑,穿梭于一重重紫电劫云之中,朝紫电巨人直冲而去。

  上一次为捉执火巨人,宁凡舍去五万年寿命,这一次他仍想擒下紫电巨人,却不知还需折损多少寿数。

  比起上一次捉拿傀儡巨人,形势稍微好了一些。

  宁凡的法力比上次大幅提升,紫电巨人则稍弱于执火巨人,捉拿紫电巨人的难度自然会比上次小一些,损耗的寿数应会减少...

  服食过一些延寿丹药,也吃过一些舍兰宗折寿丹药,如今宁凡所剩寿数只有五万多年,应该足以拿下紫电巨人...

  但捉拿紫电巨人之后,宁凡的寿数必定会所剩无多。

  若下一次突破冲虚之时再有碎虚傀儡出现,宁凡恐怕没有足够的寿数去捉了...

  且宁凡还不确定的是,这一次问虚天劫已经堪比碎虚一重天的天劫了,下一次冲虚天劫恐怕会更加恐怖...

  “傻弟弟,现在你知道得罪下界天道有多麻烦了吧?下一次冲虚天劫,说不定会更难渡过呢...还有日后的太虚天劫,碎虚天劫...咯咯,姐姐已经不敢想象你碎虚之时会有多么凶险了。说不定你真会死在哪一轮天劫之下喔~”洛幽看似调侃,话语里却深藏关切之意。

  “得罪下界天道也没有办法。从我捉走执火巨人的一刻,这条路已注定了...既然无法回头,何必后悔!”

  宁凡猛然收住黄金古剑,立在紫电巨人十万丈之外。

  他双目渐渐冷漠威严,生机飞速流逝,失去近三万载寿数,周身升起一股沧桑的气势,仿若屹立于众生之巅!

  右目缓缓闭起,左目却忽然浮现一个黑色月牙。

  在这月牙浮现的一刻,紫电巨人背心冷汗直冒,不可置信的猛然回头,正对上宁凡冷漠之极的目光。

  “紫电,从今日起,你便是宁某人第二具天劫傀儡!”

  “不可能!这不可能!啊!”

  紫电巨人浑身一颤,痛楚难明,全身浮现无数黑色月牙的符纹。

  他想要反抗这些月牙符纹,却被宁凡猛然欺近,一把抹去所有灵智!

  漫天紫雷劫云渐渐烟消云散,紫电巨人的双目渐渐变得空洞。

  轰地一声,紫电巨人朝宁凡骤然跪倒,恭敬叩拜,声音生涩道,“紫电...拜见吾主!”

  玄阴界内,洛幽轻轻松了口气,露出叹服的表情,“这傻弟弟,竟然又捉了一具天劫傀儡,他一定是疯了...姐姐真是服了他了...”

  荒岛万里之外,随着紫电巨人的臣服,漫天劫云的消散,三名女妖身上的紫雷锁链也全部消散。

  在紫雷锁链消散的一刻,三女俏脸惨白,顾不得压制伤势,拼命向院方逃遁!

  可怕,太可怕了,她们想要狩猎的竟是如此可怕的疯子,身怀一具天劫傀儡,又擒下第二具天劫傀儡...且不说此人修为如何,单说他身怀两具碎虚傀儡底牌,便足以横行雨界,令雨界碎虚老怪忌惮极深...

  凭她们凤鸾三仙的微末道行,若去招惹宁凡,纯属找死!

  “想走?”

  宁凡眼露寒芒,朝着执火、紫电屈指连点,令两具巨人化作人偶,收入储物袋。

  而后猛然一踏黄金古剑,朝三名女妖逃遁的方向追去。

  黄金古剑遁速接近碎虚,三名女妖如何能够逃脱!

  一察觉背后有宁凡追赶,三名女妖登时头皮发麻,露出绝望的表情。

  “完、完了!那煞星追来了!我们死定了!”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