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35章 十年问虚,凤鸾三仙

第535章 十年问虚,凤鸾三仙

  冥罗树妖的本尊被困于冥坟之中,已不知度过了多么悠久的岁月。

  他仅是一名碎虚妖修,寿数本来早该断绝。

  好在冥罗树精自创了一种逆天法门,将本体树化,彻底**成了一棵树,失去了重新化形**的可能。

  冥罗将妖魂抽出,**出无数**,并以**在冥坟之内活动。

  本体因为退化成树,神通大减,寿数却不老长青,熬过了悠久岁月,并可通过生长晋级。

  本体不死,**不灭,悠久的岁月流逝,冥罗树精的修为也在与日俱增,本体最终‘生长’至散妖境界。

  他本体虽是散妖,却是一个不能动弹、不能化形的散妖,根扎在冥坟,永生无法离开冥坟了。

  若燃烧妖魂、拼死离去,冥罗倒也能在极短时间内离开冥坟,但事后必定灰飞烟灭...

  世间或许有让冥罗重新化树为妖、离开冥坟的办法,可惜宁凡并不知晓这种方法。

  天道是公平的,冥罗树精以树身取巧熬过了无数岁月,他重新化形为妖的机会自然渺茫。

  宁凡唯一能做的,仅仅是将冥罗树精的**带出冥坟。

  这还是模仿骨皇的方法,骨皇**出真魂**,本体无法离去妖鬼林,便以真魂**潜出去。

  宁凡有样学样,只需炼制一些六转下品的‘真魂丹’给冥罗,助冥罗在最短时间内凝出真魂**,这便足矣。

  冥罗树精的真魂**与骨皇的又有不同,骨皇本体完好无恙,真魂**离开妖鬼林,可在外界**活动,不受约束。

  冥罗的本体却退化成树,**不可以离开本体太远,否则便会像飘零的落叶一般,永远无法回归枝头,只能枯萎死亡...

  冥罗的真魂**最多只能在越国方圆五千万里内活动。

  冥坟之中,宁凡将所有计划告知给冥罗,二人定下约定。

  随后,宁凡从冥罗手中取走九具碎虚兽尸,亦取走大量万年年份以上的灵药,告辞离去。

  他并没有立即带走明雀。

  明雀与冥罗树精分别多年,祖孙重逢,想必有不少话要说的。

  静静一个人返回七梅城,看到七梅城如今的变化,宁凡渐渐放下心来。

  七梅四族的人马被苏颜、月凌空编入一个个七梅分殿之中。

  分为炼器殿、炼丹殿、体修殿、剑修殿、妖修殿...

  黑魔三神军成为黑魔殿。

  鬼雀宗归附七梅,成为鬼雀殿。

  火云宗归附七梅,成为火云殿。

  各大宗门仍在旧址,应该说,如今并国之后的越国都是七梅城的势力范围。

  对这些发展势力的事情,宁凡并不过问,交给诸女全权负责,对她们十分信任。

  鼎炉界中,宁家女卫也在如火如荼地建设界面。

  每个人都有自己忙碌的事情,当然,也有几个闲极无聊的女子日日悠闲度日。

  譬如纸鹤,譬如慕小鬟,譬如白素,譬如风雪言...

  宁凡立在七梅风雪之中,回首凡尘,惘然如梦。

  他终于可以稍稍安宁下来,在七梅城住上一段时日了,没有厮杀,没有争斗,只有平淡安宁。

  “自炼虚开始,每一级境界的提升都将千难万难。普通窥虚修士想要突破问虚,最快也要千年光阴,资质稍差者可能需要数千年,道悟稍差者可能一生一世也无法问虚成功...”

  “我要十年问虚!”

  宁凡捧着手中的血酒葫芦,十年正是血酒酿成的时间!

  将九头碎虚凶兽的精血盛入玄微血葫之中,只待十年之后血酒酿成的一刻,这些血酒都将是宁凡突破问虚境界的助力!

  “酒成需要十年,这十年我还有诸多事情要做。譬如提升**,譬如提升神念,又譬如...为抵挡问虚天劫做准备!”

  “在此之前,首先要炼制出真阳丹、真魂丹,将小黑与冥罗树精带回七梅...”

  宁凡开始着手炼制真阳丹、真魂丹。

  这两种丹药皆为六转下品丹药,宁凡炼制地并不轻松。

  白昼之时,宁凡遁入暗金宝塔,炼制两种丹药。

  夜幕降临,则返回七梅城休息,陪伴诸女良宵温存。

  如此岁月过了一月之久,宁凡炼制出两颗真阳丹、二十颗真魂丹,再一次返回妖鬼林与冥坟。

  十日后,当他重新返回七梅城之时,共带回二人一貂。

  冥罗的真魂**拥有碎虚五重修为,他答应助宁凡守护七梅,却不喜七梅的喧嚣,独自一人在千里之外的某座荒山中住下。

  慕小凉是慕微凉的三魂之一,很快与纸鹤、慕小鬟混成好姐妹,仿若一心同体,亲密无间。

  从此,七梅城混吃混喝的队伍中,多了慕小凉的加入。

  三魂已寻回,剩下的,只有慕微凉的七魄...

  魅晨没有以人身出现,而是以小貂之身住在了七梅。

  她白日窝在宁凡空荡的房中,夜晚宁凡归来之时,则忿忿离去,不与宁凡照面,似乎仍在赌气,对宁凡持眼不见为净的态度。

  旁人只以为小貂是宁凡的妖宠,唯有苏颜等少数女子知道魅晨的真实身份,乃是一名修为惊天的碎虚妖修。

  自从七梅有了魅晨、冥罗的守护,宁凡愈加放心,渐渐习惯了七梅的生活。

  他的心渐渐安定,这种安定是踏足修真血海所不曾有的感觉。

  他在七梅,一住便是十年!

  十年的沉寂,十年的安宁,十年的平淡,十年的相伴。

  十年未杀一人,宁凡几乎忘记自己曾是一名横行雨界的魔头。

  每一日之中,宁凡只会抽出半日**、炼丹,另半日则在平淡之中感悟。

  偶尔也会失踪数日半月、埋头在宝塔之内**。

  偶尔又会一连十数日呆在七梅城,寸步不离。

  外界过去十年,宝塔时间折去一大半,宁凡一共在暗金宝塔第七层内**了400余年。

  宝塔**的岁月中,宁凡重拾《黑魔决》**,作为火行的**;并细细**雨界神皇的**——《皇雨元功》,作为冰行的**。

  他炼制出服虚丹,用于服食碎虚道果,却并未立刻服食,只待血酒酿成一并服食。

  他以九头碎虚凶兽的血肉炼制修蛮丹,九头凶兽的硕大肉身竟只足够炼制九颗修蛮丹。

  界兽尸身同样被宁凡拿来炼丹,炼制出第十颗修蛮丹。

  这第十颗修蛮丹的品质明显高出前九颗数十倍,毕竟界兽的血肉能量远非碎虚凶兽可比。

  他相继服下十颗修蛮丹,又着手炼制丹药佐食炼虚、碎虚鬼物的念珠。

  宁凡的神念与日俱增,却无人知他神念修为具体到了何种境界。

  那是宁凡住在七梅城的第三年,一股浩瀚的神念悄然扫过七梅城方圆四十万里地界。。

  整个越国之中,除了魅晨与冥罗之外,无人察觉这神念扫过。

  “太虚级神念...此子修为仅仅窥虚,神念竟提升到这一步!”荒山之中,冥罗目光一震。

  神念提升完毕,**也修至瓶颈,宁凡开始炼制虚实丹、妙音丹等提升法力的六转丹药。

  他从妖鬼林、冥坟获得大量灵药,足够他挥霍十年。

  白日炼丹,夜晚返回七梅休息,时光一日日流逝,他法力一丝丝增涨,丹术也在一点点提升。

  他药魂本就极强,距离六转中级药魂并不遥远。

  外界的第七年,一股浩瀚的药魂之力在七梅城中惊鸿一现。

  千里之外的荒山之中,冥罗树精再一次震撼了。

  “六转中级丹术!此子骨龄不大,丹术竟已高到这种程度!”

  塔内四百多年时间,宁凡身上所有五万年、十万年灵药几乎全部耗空,又炼制一颗提升问虚感悟的问虚丹之后,便不再炼制任何丹药。

  余下的时间,他不再进入宝塔,而是留在七梅,留在越国,捡起阵道,开始制作一个个凡虚级别的阵盘。

  这些阵盘皆是防护大阵,是为了渡问虚天劫所准备。

  他重新祭炼了定星盘,在其中融入诸多阵法,同样是为渡劫准备。

  宁凡知道,他已彻底得罪天道,这一次天劫将十分恐怖,就算届时降下碎虚级别的天劫,宁凡也丝毫不觉得有任何奇怪。

  最后三年,宁凡耗费大量道晶,制作了一百个凡虚大阵的阵盘。

  道晶只剩两千枚,相当于一百亿仙玉而已。

  这一百个阵盘同时催动,展开的阵光极其恐怖,就算是碎虚一重天的老怪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击破阵光。

  宁凡将多年杀戮缴获的强横法宝分给诸女,只留下大部分残次一些的法宝,准备全部舍弃,用以渡劫...

  时光一日日流逝,十年过去,血酒酿成。

  整整十年,宁凡沉寂在七梅的风雪中,过着平淡的生活。

  整整十年,宁凡手不染血,未杀一人。

  十年的准备,只为突破问虚境界!

  在血酒酿成之后,宁凡对诸女嘱咐一番,独自离开七梅城。

  他不愿重蹈老魔的覆辙,不会在七梅城渡劫。

  既然明知这次天劫会极其恐怖,他要寻一处僻静、广阔的地方,布下一百重虚级大阵,独自渡劫!

  宁凡一路南行,跨越了十余个修真国之后,终于抵达雨界的南瞻海

  无尽海在雨界极东,南瞻海却在雨界极南。

  越国位于雨界东南大陆,对宁凡这种级别的修士而言,从越国抵达这两片海域皆不会花费太多时间。

  南瞻海没有无尽海那么多修士,海域极其辽阔,却罕有修士在此修行。

  宁凡抵达南瞻海之后,一路南行,最终选择了一座方圆百万里的荒岛,于荒岛之上布下一百重凡虚大阵。

  他盘膝于荒岛的一座孤峰之巅,调息状态,只待状态最佳之后一举服下碎虚道果、血酒、问虚丹,冲刺问虚境界!

  ...

  荒岛数千万里之外,某座妖气冲天的海岛之上,有一个堆满白骨的阴森森洞府。

  洞府之内,三名衣着暴露的女修正围着一个水晶球法宝,窥探着数千万里外的一幕景象。

  若有久居南瞻海的炼虚修士,必会一眼认出这三名女修是何人,而绝对不敢招惹。

  这三名女修乃是南瞻海恶名昭彰的‘凤鸾三仙’,皆是身具凤族妖血的妖女,更是南瞻海的三位霸主!

  三女所修妖术极其歹毒,需要捕食大量的男子食用,才可提升修为。

  三女之中,一人为太虚修为,二人为冲虚修为。

  虽说三女因为屡屡吃人而妖力虚浮,但实力仍非同小可,三女合力,曾杀过数名雨界炼虚。

  后来三女被雨殿敕令,此生不得离开南瞻海域范围杀戮,只可在南瞻海之内杀人。

  南瞻海正因有这喜食男子的凤鸾三仙在,才罕有修士愿意来此修行。

  凤鸾三仙已有许多年没有尝过炼虚男子的肉味了...

  “这白衣男子模样倒是俊朗,若我姐妹三人擒下此人,倒是可先采补一番,再食杀之!”一名冲虚女妖望着水晶球中的宁凡,**舔了舔红唇,似看到一盘美味一般,美眸闪烁幽绿之芒。

  “不可。你没看到么,此人在那荒岛之上布下的一百重阵光,无一不是凡虚级别!且不说此人能弄到这么多凡虚阵盘,必定是背景巨大之人。只说此人有这一百重阵光防守,我等便绝对无法破入阵光、擒下此人!”另一名冲虚女妖忧虑道。

  “不怕。此人之所以出现在南瞻海域,并在荒岛布下一百重凡虚阵光,恐怕是为了渡劫而已。呵,此人修为不过窥虚而已,想必是要突破问虚境界,渡那问虚之劫。区区问虚之劫,竟准备如此之多的阵盘,足以说明此人是个极其胆小之辈,亦说明此人战力低下...我姐妹三人只需等他渡劫完毕,无论突破问虚成功与否,必定重伤懈怠。届时我等忽然出手偷袭,必可兵不血刃擒下此人,此人是杀是剐,还不是随我们心意么!”

  那太虚女妖一言出,眼中闪烁着幽绿的妖芒,舔了舔舌头。

  她久居南瞻海,并不踏入雨界大陆,不知宁凡身份。

  就算知道,以她的太虚修为也绝不会忌惮一名窥虚男子,以她肆无忌惮的个性也不会惧怕任何势力。

  “等他渡劫!待他渡劫结束的一刻,便是他的死期!区区一个窥虚...咯咯咯...”太虚女妖阴测测地冷笑不已,丝毫未将宁凡放入眼中。

  ...

  荒岛之上,孤峰之巅,宁凡忽然睁开双眼,眼露寒芒。

  “有意思,我才十年不杀人,雨界炼虚便忘记我的凶名了么...”

  宁凡神念散开四十万里,并未在范围内发现任何人影,却隐约感觉自己被人窥探了。

  他闭上眼,细细探查,隐隐感觉出窥探自己的是三名炼虚修士。

  再细细辨别,那三道气息分明是女子气息,毫不掩饰对宁凡的杀意。

  “三具送上门的鼎炉么,也好,倒省得我再去抓鼎炉了。”

  “渡劫成功之后,便以这三女修为,助我稳固问虚境界!”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