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947章 第三目

第947章 第三目

  宁凡倒提一柄三尺长剑,一步踏出虚空,出现在了十万古尸的眼前。△

  他手中的剑,通体火红,是一柄十二涅仙剑,从眼珠怪手里索要而来,以便施展人剑斩命之术。

  十二涅仙剑,本不足以令十万古尸畏惧,但这仙剑发出的月白剑芒,却足以令任何一具古尸胆寒。

  此为乱古绝学——斩命人剑,专斩世间不死生灵!

  乱古传人…竟是乱古传人…原来如此…

  阴墨神情更加凝重,好似在一瞬间,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难怪之前会有那么多古尸离奇陨落,原来竟是乱古传人搞得鬼!

  阴墨乃是不死大帝斩出的恶尸,拥有部分不死记忆,岂会不知道斩命人剑的可怕。

  不死大帝纵横一生,同级仙帝之中从未败过,仗着其不死不灭的体质,甚至连荒圣都杀他不死。如此厉害的人物,却曾败在乱古大帝手中…

  越是厉害的不死生灵,越惧怕斩命人剑的威力,强如不死大帝也不例外。

  今日纵有十万不死古尸护法,但在斩命人剑面前,恐怕也就是一剑解决的事情。

  “有趣,想不到此次盈缺大劫的第一次交锋,是右眼占了上风…呵呵,能找到乱古传人相助,足以令我体内的不死之力遭到克制,只可惜,本神的力量,并非只有不死之力一种…右眼,你还能给我更多惊喜么…”

  最初的惊讶之后,阴墨神情恢复淡漠,他知道,十万古尸多半会一击死在宁凡手中,但,不在乎。

  吼!

  十万古尸,齐齐发出尸吼,纵然畏惧宁凡的斩命之威。仍是本能地朝宁凡悍然出手。

  那些吼声,野蛮如走兽,明明不是人类的语言,却不知为何有一种悲凉的情绪,足以触动人心。

  听得到,甚至…足以看到…

  宁凡闭上的眼,他仿佛可以听到这些古尸亿万年来,留存在山海之间的魂音,如回声,萦绕不去。

  丹田内的灭神盾。更是诡异传出丝丝不死之力,使得宁凡与此地天地,产生的奇异共鸣。

  他的脑海,真的在这一刻,浮现出一幕幕来自远古的画面!

  曾有一日,不死大帝于亿万星空之中,斩出恶尸,赐名阴墨。

  ‘恶尸,我要你一句承诺。答应我。陪我一道,生生世世守护紫斗星河。’

  那一日,阴墨跪在不死面前,向着不死大帝。立下誓言。

  ‘紫斗列仙在上,下修阴墨,既是帝尊斩恶而生,自当承继帝尊之念。虽为恶尸。却定会堂堂正正,无愧天地,无愧紫斗。今后生为紫斗生。死为紫斗死。如违此誓,天人共戮!’

  后来无数年过去,阴墨修为越来越高,代替不死,前往镇守紫斗仙域的边境——逆尘海。

  这里,有着紫斗仙皇耗费无数年,布下的护界大阵。此阵若在,便是一些第四步修士,也无法闯入紫斗仙域。

  那一日,忽有一轮红日从逆尘海上升起,并有一个手持红色拂尘的男子,从红日里走出。

  那男子的容貌,无人可以看清,仿佛若他不允许,则这方天地间,无人能窥他的容貌!

  那男子,着一身火红色的羽氅,一步步走到了阴墨面前,他所经过的城池,全部化作了废墟,消散在尘埃里。

  ‘我需要你,帮我完成一件事…完成此事,我将赐予你太苍血脉,给你凌驾于三界之上的机会。’

  若是旁人对阴墨这么说,阴墨定然不会相信。

  但眼前的红衣男子,却是阴墨唯有仰视的大人物,他的承诺,定不会是欺骗。

  那一日,阴墨打开了逆尘海的护界大阵,无数尘界修士在那红衣男子的带领下,杀入了紫斗仙域。

  那一日,阴墨毅然倒戈,朝着麾下亿万紫斗仙修,斩下了屠刀。

  当战火燃遍紫斗星河,当战报传至不死魔宫,不死大帝拍案而起,朝着逆尘海赶去。

  他要亲手诛杀那个违背誓言、引外敌入室的叛徒!

  但,为时已晚。阴墨叛逃之后,已遁入尘界,托庇在了太苍劫灵的羽翼下,想杀他,难如登天。

  不死大帝一怒之下,横穿逆尘海,杀入尘界,只为诛杀掉这个叛逆,却未能如愿,反被太苍劫灵镇压,分尸于九黎山之下…

  后来,紫斗仙域沦陷在了战火之中。后来…阴墨成了蛮族第九代蛮神。

  踩踏着同伴的尸骨,他获得了太苍劫灵的赏识,但很快,便在一次闭关之后离奇失踪。

  罕有人知晓,是紫斗仙皇以最后力量拘走了此孽,并镇压在了九重天阙之中…

  一幕幕画面如此零碎,却包含了太多的远古秘闻,残存在山海间。

  宁凡不是圣人,没有看破古今未来的能力,但却借着对山海咒的高超领悟,稍稍做到了这一点。

  杀了阴墨!

  杀了这个叛徒!

  不杀此孽,难偿亿万紫斗界民灭界之恨!

  杀!杀!杀!

  十万古尸的魂音,留存在山海间,无一不是带着对阴墨的滔天恨意。

  他们渴望杀死阴墨,以祭奠千千万万的紫斗仙修,然而可悲的是,就连他们的尸体,都成了阴墨的傀儡。

  十万古尸的魂音,悲意如秋末的落叶,一片片,落到了宁凡心头。

  宁凡终究不是真正的紫斗仙修,很难切身体会这些修士国破家亡的悲凉。唯一能做的,仅仅是为这些先烈送行…

  十道,百道,千道…越来越多的月白剑芒,环绕在宁凡周身,其数量,最终竟是达到千万道之多。

  千万道斩命剑气加持之下,宁凡气息之强,完全超出了第二步的界限,达到了第三步!

  这是什么感觉…无法形容…宁凡的身影空前飘渺,目光更是带着天地之威,淡漠到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那目光…就如同视万物如刍狗。无法引起丝毫兴趣!

  他的身体开始传出剧痛,仿佛快要承受不住这种力量,濒临崩溃。

  宁凡相信,如果不是他修为大涨,更有开天之器守护,断然承受不住此刻千万剑光的威能!

  若是之前的自己…定被这无上剑威直接反震而亡!

  喀嚓,喀嚓,喀嚓…

  手中的十二涅仙剑,似无法承受这种程度的剑光,开始出现裂痕。

  宁凡缓缓挥动仙剑。那动作极为缓慢,但落在任何一个古尸眼中,都有着说不出的寒意。

  危险…很危险,这是什么级别的剑技!绝对已经超出第二步的范畴!

  一道道撞向宁凡的古尸身影,被无形剑威阻在千丈之外,竟无法继续靠近。

  十万古尸将宁凡包围在中心,中心处,半径千丈之内,形成了一个真空的圆。

  剑如圆…剑的轨迹。更是挑不出任何一丝瑕疵,达到了圆满…

  无数剑修苦苦追求的圆满剑道,这一刻,却被宁凡随手斩出…

  喀嚓。喀嚓,喀嚓…

  仙剑已经濒临断裂,便在这一刻,宁凡挥出了这无法复制的一剑!

  此剑一落。整个天地好似化作一个圆,月白剑光如水,在圆中流动。流过一具具古尸身侧,所过之处,一具具堪比仙尊的古尸,无一例外,全都化作飞灰,竟是在一瞬间,便被无上剑意斩为齑粉。

  无法抗衡,不可战胜!十三个呼吸过去,此地十万古尸,俱都化作飞灰。

  宁凡再无法承受这一剑的威能,鬼面之下,脸色一阵苍白,嘴角亦有血丝溢出,显然受到了不轻反噬。至于其手中仙剑,已经喀嚓一声,彻底碎成无数铁片,散落一地。

  “臭小子,干的好!十万古尸一灭,阴墨今日非死不可!”眼珠怪哈哈大笑起来。

  “是么?你真的以为,少了十万古尸守护,就能杀得了我么?此子的斩命剑技,对于纯粹的不死生灵有着极大杀伤力,但,我并不只拥有不死之力。斩命剑技,对我无效。”阴墨石像漠然道。

  “嘿嘿,若此子只有这些手段,自然杀不死你,但,他还有另外一重身份。臭小子,没有时间给你歇息了,动手!”眼珠怪大声喝道。

  宁凡点点头,随手抹去嘴角血丝,正好借助这些血丝,猛然一蹲,朝着地面狠狠拍下。

  顿时,一圈圈血色光环,出现在了地面上,而一座血红色的祭坛,正从地底一点点升起。

  “以血为引,唤出藏于阵法中的底牌么…”

  阴墨石像微微皱眉,他倒是没有想到,眼珠怪布下的大阵之中,竟会出现第五个祭坛。

  四方祭坛之上,各有一方先天宝印镇守,这第五座祭坛,却无任何先天宝印存在,只有一个古旧的弩床,摆放其上。

  “这是…古国射神弩!不对,真正的射神弩,应该已经毁掉了,只是仿制品么…”阴墨不屑道。

  “嘿嘿,小瞧仿制品,可是要付出代价的。烛老弟,看你的了,为了老哥哥,你可要和你主子好好配合一下!”眼珠怪怪笑一声。

  “大哥放心!你的仇家,就是小弟的仇家,你剑锋所指,就是小弟落箭之地!主子,动手吧,我的弓弦已经**难耐了!”弩床之中,忽然传出烛弓同仇敌忾的声音。

  想不到向来势利、胆小的烛弓,也会为了义气,向强敌开弓…宁凡暗暗称奇,身形一晃,出现在第五祭坛之上,抬手按在了弩床机关之上。

  此弩床,仿制的是古蛮界曾经的至宝——古国射神弩!

  虽说只是一件仿制法宝,却比真正的射神弩限制更多,唯有身为蛮神的人,才能启动此弩!

  宁凡身上开始浮现淡淡金光,长空之上,则不断出现一座又一座的金色刑山。

  浩荡的刑罚之威,在宁凡的控制之下,全都卷向了阴墨石像,灰暗的天空,全都被金光照亮。

  这一刻,宁凡三十六山刑罚之威,全都镇压在阴墨的身上。阴墨试图召出自己的三座刑山,抗衡这种威压。但才刚刚召出,三座刑山便再一次崩溃,如之前一般,无法在宁凡面前显现。

  身为九代蛮神的他,更是从宁凡身上,感受到一种如同天威的感觉。

  同时蛮神,他的威压却逊色宁凡太多,以阴墨心性,都有了不甘之感,冷哼道。

  “果然。你就是新诞生的十代蛮神!竟有三十六座刑山!可惜本神同为蛮神,你若只用威压,却是休想镇压于我!”

  哧!哧!哧!

  回应阴墨的,却是一道道利箭破空之声!眨眼之间,便有三十六道金色箭矢,从弩床中射出。

  阴墨与西子画不同,并非山海之影,而是拥有三座刑山、活生生的蛮神。单凭刑山威压,宁凡镇压不了阴墨。便是动用刑罚制裁,也未必有太大效果。

  所以,眼珠怪制定了计划,决定使用仿制射神弩。聚合三十六山刑罚之威,化作实体化的箭矢,以此攻击阴墨。

  这样的金色箭矢,对蛮修之外的修士几乎毫无杀伤力。但对于阴墨,却有着致命威胁。

  三十六道金箭无一偏差,全部射入阴墨石像之内。一切都发生在倏忽之间。

  阴墨一缕分神神情大变,直接从石像之内飞出,随着他的飞出,三十六道箭光紧随其后,纷纷追出。

  虽说勉强逃出,但他的身上,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射穿了好几个血洞,以他的修为,竟无法令那些伤口愈合。

  这三十六道金箭随便一道,都足以灭杀仙帝修为的蛮修!

  三十六箭合一,足以灭杀圣人之下一切蛮修,即便是阴墨,也不敢硬接此箭。

  唯一可惜的是,那仿制射神弩似难以承受三十六箭齐发之威,一击之后便轰地一声,炸裂为一地碎片,竟是无法继续使用了。

  真是可惜…

  “死吧!就算你有那人赐下的鸦羽,也休想从这弩箭之下活命!”眼珠怪神情空前激动。

  阴墨是生是死,全都看着一击了,若是能够一击建功,自然很好,就算不能,应该也足以毁其保命之物,却也不错。

  “哼!你这攻击虽强,却还没有资格让我动用主上赐下的劫羽。如今的我,与当年右目尚在之时,已经不同!便让你看看我这些年新领悟的手段吧,祭骨!”

  阴墨眼见无法逃出三十六箭追击,索性不再遁逃,而是自断一指,以指骨化作一个白骨大棒。

  骨棒之上会有鲲鹏覆海的图腾,气息极其古怪,弱的时候,好似只是一件凡物,但强大之时,却散露着先天气息,更给人一种活物一般的感觉。

  阴墨一把将骨棒祭起,那骨棒顿时分作三十六道,各自朝着一道金箭对轰而去。

  轰!轰!轰!

  强大的对轰之势,使得天阙第九层空间不稳,开始疯狂崩溃,继而整个九重天阙都开始剧烈晃动。

  阴墨分神不断咳血,他动用骨棒极其勉强,每一秒,都会令分神受到严重伤势。

  然而成效也是极为显著的。箭光每每轰在骨棒上,便会诡异削弱不少,这一幕,就好似被骨棒吞走力量一般。

  十余息之后,三十六道箭光竟全被骨棒所吞,九重天阙的崩溃终于停止!

  骨棒倒是没有任何损失,唯一的变化,是吞掉金箭攻击之后,骨棒上的鲲鹏图腾,灵动了不少。

  “不可能!你没有获得圣宗承认,竟炼化了这件圣宗法器!”眼珠怪震惊了。

  他早就知道阴墨获得的这根骨棒,却从没料阴墨能够驾驭骨棒的力量。

  须知,在被镇压到九重天阙之前,阴墨曾耗费大量心血祭炼此物,却无法将之炼化收服,想不到…如今却成功了!

  这骨棒来头可不小啊,虽非开天之器,但在先天之中,能胜它的已经不多…毕竟此宝曾被远古圣宗当作法器,在六道轮回之中饲养无数年,威能自是非同小可!

  只是有一点,让眼珠怪无法理解。圣宗法器唯有拥有圣宗血脉的修士可以使用,阴墨为何能动用圣宗法器!

  阴墨分神淡化了不少,动用骨棒,似乎对他损耗极大,目光却闪着嗜血的光芒,“你虽说是我的右眼,但有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当日我叛出紫斗仙域,获得那位大人的赏识,他赐给我的,可不仅仅是保命劫羽而已。真是可惜,看来这一次,你仍是杀不了我…”

  “那可未必!”眼珠怪微微失望之后,眼中却爆发出更为强大的战意。

  他布下四方大阵,镇住了阴墨气息恢复。他借助宁凡力量,斩杀十万古尸,并射出三十六道刑罚金箭。这一切,仍不是他的杀招。

  这是最后一次了…他与阴墨分离多年,他的修为始终停滞不前,而阴墨却是越来越厉害。

  他已经暗杀了阴墨12次…12次盈缺大劫,蛮人以12为轮回,这一次,是阴墨最后一次盈缺大劫。

  若非此刻阴墨极为衰弱,仅凭他一道分神,即便不动用骨棒。也足以挡下三十六箭。

  此次盈缺大劫一过,阴墨再也不会衰弱到这种程度,这是杀死阴墨的最后机会了,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抓住!

  “小丫头,接下来,就靠你了!第六祭坛,现!”

  眼珠怪扫出一道灰芒。阵法之中,再次出现第六个祭坛。

  祭坛之上,布有一个古怪阵法。隐约有黑色月光流动。阵法前方,摆放着一个祭坛,点着香烛。祭坛的前方,立着一个粉色宫装的女修,正是妙言。

  “这是祭灭道阵!”阴墨神情顿时一惊,继而布满冷意。

  他没有想到,右眼这一次竟是真的想和自己拼命了,连如此极端的方式都用上了。

  就是不知道,在它的心中,不死大帝的荣耀值得他付出多大代价,化作道阵的祭灭之力。

  眼珠怪飞至阵法中心,扫出一道灰芒,那灰芒以一化千,霎时间,化作上千件法宝,如雨点般从天而落,落在阵法中心。

  妙言手持桃木剑,在眼珠怪召出法宝的瞬间,配合眼珠怪开始施法。

  她不知道要对付的是谁,只不过此举可算是在帮宁凡的忙,她不会推却。

  每爆开一件法宝,眼珠怪的眼珠之中,便会多出一些黑气,那黑气多到一定程度之后,逐渐变作黑色月牙的图腾。

  第一个黑色月牙,出现在眼珠怪眼中,滴溜溜旋转。

  这月牙一出现,眼珠怪的气息顿时暴涨,虽说没有达到八劫境界,却已差的不多。

  “还不够!这一次就算拼尽家底,也要杀了你!”

  眼珠怪扫出更多道灰芒,无数天材地宝落至阵法中心,一一爆开。

  那里面,有珍稀的丹药、灵药,有各色灵矿仙材,爆开之后,使得眼珠怪眼中黑气越来越多。

  第二个黑色月牙,凝出。

  到了最后,眼珠怪连道晶都用光了,爱财如命地他,却是真正拼光了家底。

  第三、第四、第五个月牙相继凝出,当第五个黑色月牙出现之后,眼珠怪的气息,竟在短时间之内,暴涨到了万古第九劫的境界。

  但,还是不够!

  “小铁笼,现!”

  “小铁椎,现!”

  “小榔头,现!”

  “小钉耙,现!”

  “小弹弓…”

  “小黄旗…”

  “小萝卜头…”

  “小裤裤…”

  “小…”

  一件件名字低端的法宝,被眼珠怪不要命地召唤而出,一共12件,竟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先天法宝。

  没有任何犹豫,眼珠怪接连爆掉十二件先天法宝,第六、第七、第八、第九月牙,相继凝出。

  当第九个黑月浮现之时,眼珠怪的气息,短时间达到了准圣境界,且不是普通准圣!

  “九个黑月么…若能达到十二个,或许你真能与我一战。现在的你,还不够…”

  “爆!”

  但听轰地一声巨响,这一次,眼珠怪竟是将他自己爆掉了。

  阴墨顿时瞪圆了左目,显然没料到眼珠怪会自爆,但很快,他便了解到眼珠怪的真正意图,眯着眼,朝着宁凡方向猛地望去。

  却见宁凡的眉心,神星星点闪耀处,忽得裂开一道黑色缝隙,并从缝隙中,传出一道猥琐至极的笑声。

  “臭小子,你的身体借我一用!老夫要用你的身体,干死阴墨老鬼!”

  裂缝打开,正是宁凡第三目的位置,此刻却被眼珠怪雀占鸠巢,充当了宁凡的第三目。

  12个黑色月牙,在宁凡第三目中旋转。

  “现在我们修为相当了阴墨,与老夫一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