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25章 生之道线

第525章 生之道线

  宁凡赏赐给了薛青一枚六转丹药,十枚五转丹药。这些丹药对薛青而言是稀世珍宝,对宁凡而言却只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薛青兴奋不已地收下丹药,三叩九拜之后,立刻告退而去,急于解剖这些丹药,仔细研究。

  他一生都没见过六转丹药,兴奋地像一个老顽童。

  望着薛青匆匆告退的背影,宁凡不由失笑,他一生共收两个徒儿,都是执着丹道的疯子。

  羊古算是二徒弟,薛青算是首徒。

  羊古的炼丹资质高于薛青,但薛青对丹道的痴迷却远高于羊古,且薛青的狗鼻子越来越灵了,都能闻出药魂的味道,还能嗅出宁凡的方位,也算是一个罕见的才能吧。

  修道之事,资质并非最重要,或许有朝一日,薛青的丹术能超越羊古,因为薛青有一颗执着的心。

  薛青走后,明月潭又只剩宁凡与蓝眉、白鹭二女了。

  二女与纸鹤一样,都将修为压制在融灵巅峰。

  昨夜宁凡与纸鹤双修,为纸鹤疏导仙脉,打通了一些小瓶颈,为纸鹤扫平了突破金丹的障碍。

  今日倒也不能厚赐薄彼,自然也要帮蓝眉、白鹭疏导一下仙脉的。

  “宁凡!你既然回来了,我们便来算算旧账吧!四十年前你采补于我,我不是你的对手,但如今我已今非昔比,哼!今日本长老定要狠狠采补你,报一报当年仇怨,定要将你一身修为全部采空!”

  白鹭柳眉一横,口气虽然恶狠狠的,表情却是千娇百媚的模样,直接扑入宁凡怀中,开始**宁凡胸膛,一副要将宁凡就地正法的表情。

  宁凡眼神微眯,他可以理解为白鹭在投怀送抱么?

  “呃...本宫还有事处理,先走一步。”蓝眉见此,俏脸羞红,转身就走,她可没有白鹭这么大胆,直接投怀送抱。

  蓝眉刚想转身,却被宁凡探手捉住皓腕,不允离去。

  “不必急着走,难得重逢一次,我帮你们疏导一下仙脉。”

  宁凡反手一挣,挣出白鹭怀抱,并将白鹭按在怀中。又不顾蓝眉微微挣扎,揽着蓝眉,一步化作遁光,朝蓝眉的闺房遁去,轻车熟路。

  蓝眉与白鹭还未反应过来,已被宁凡带入房中,推倒在床榻上,二女一看宁凡暧昧的笑容,立刻明白即将会发生什么。

  白鹭已有四十年未承雨露,立刻媚眼如丝,轻轻嘤咛,自行解开衣扣,准备承欢。

  蓝眉则还是处子之身,只用后庭承过欢...她不免有些紧张,身躯稍稍有些僵硬。

  在宁凡解下红绡帐的一刻,蓝眉似期待似羞涩的垂下眼睑...今日注定会是活色春香的一日...

  ...

  暮色降临之时,宁凡离开鬼雀宗。

  一番**之后,借助双修**,宁凡将二女的仙脉细细疏导了一次。

  在离开鬼雀宗之前,宁凡给蓝眉、白鹭吃下定心丸,告知二女,他必定会解决大晋并国之事。

  二女并不知晓宁凡修为具体多高,但经过此次双修,二女修为皆暴涨了一大截。

  一些小瓶颈直接被冲破,就连金丹瓶颈都已摸到,二女几乎随时可以闭关结丹了。

  宁凡仅与她们双修一次,提升的修为抵得上她们独自苦修一年!

  二女不难猜想,宁凡如今修为绝对已经惊天,远超她们的境界,否则绝不可能有如此显著的双修效果!

  “他如今...究竟是什么修为!难道纸鹤妹妹所说的素衣侯...真的是他么...”蓝眉与白鹭皆素手掩口,带着些许惊讶,更多的却是喜悦。

  宁凡今非昔比,她们自然为宁凡感到高兴。

  “看来我这一生都休想采补他了...”白鹭故意叹了口气,眼中却明明暗藏欣喜,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宁凡离开鬼雀,隐去行迹,悄悄前往了越国一些宗门。

  太虚派,紫光宗...宁凡走过一个个宗门,走过合欢宗的旧址,走过天离宗的废墟...

  脑海中翻涌起一幕幕回忆,当年他还是一介少年,为报仇不得不踏上修真血海。

  痛楚过,疯狂过,悲伤过...四十年过去,往昔好似云烟一梦,再无法令他心湖掀起稍稍微澜。

  他去了胡家,还记得当年为一颗修丹与胡家老祖胡风子定下的诺言,为胡家出手三次。

  他立在寒月山之巅,立在他为胡风子离的坟丘之前。

  在他威名庇护之下,胡家没有没落,依然存续着,但胡风子的坟已然长满杂草...

  宁凡蹲在胡风子坟前,为胡风子拔去坟前杂草,轻轻叹息。

  “你为守护胡家牺牲性命,他们却将你遗忘,连你的坟都疏于照顾...”

  “如今看来,你为他们的付出,并不值得。”

  宁凡站起身,看着渐渐沉沦的夕阳,寂静无言,转身而去。

  他没有赐予胡家任何好处,也许是不喜胡家的薄情。

  轻轻数步之后,宁凡已从越国西域遁行至东域的平云山。

  平云山灵气稀薄,并无修士在此**。山中只有一村,名为平安村,是一间凡人村落。

  这个村落,正是当年宁孤所住的凡人村。

  宁凡与宁孤一别四十年,他很想见见弟弟。

  他沿着山路,乘着暮色,徐徐走至平安村外,望着稍稍陌生的风景,稍稍感叹。

  村外山路,长满了稀疏的山茶花,当年没有这么多茶花才对。

  村口处,几名黄发垂髫的孩童正在扑蝶,颇有童趣。

  一见宁凡前来,立刻笑嘻嘻地过来问道,“叔叔是过路的行商么?要在我们平安村留宿么?”

  “我不是行商,也并非来留宿的。我曾来过平安村,今日前来,只是找一位故人而已。”

  “故人?叔叔想找谁呀?我们可以帮你指路。不过叔叔说来过平安村,我们为何没见过叔叔呢?”

  “你们当然没见过我...你们继续玩吧,不必为我指路,我认得路。”

  宁凡失笑,他离开越国已四十余年,这些七八岁的孩童怎会见过他?

  他神念在村中散开,忽而一叹,当年见过的一些凡人山民,不少都已作古。

  凡人的寿数还真是短暂,仅过去四十年,却少了这么多旧面孔...

  当年的老人大多都已埋骨黄土,当年的青年也都成了一个个老者。

  几名老者坐在村口抽着旱烟,望着宁凡微微觉得眼熟,却无论如何记不起在哪里见过宁凡,只是朝宁凡客气微笑。

  四十年过去了,老人们的记忆不可能记住无数年前一面之交的过客。

  四十年过去了,儿童们不可能见过宁凡的音容。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却不知,在许久之前,宁凡曾来过。

  辞别了这些孩童,对村中耆老报以微笑,宁凡独自走入山村,熟稔地穿过一座座茅屋,径直朝其中一座走去。

  那一座茅屋的墙壁上,犹挂着两张陈旧的长弓,不知有多少年无人拉动,漆有些暗了。

  柴门两侧,篱笆之内,种满了各色的山茶,却疏于照顾,生有不少杂草。

  宁凡轻轻叩响柴门,他能感到茅屋中有一个男子的气息,他知道那是他的弟弟宁孤。

  听到宁凡叩门之声,茅屋内徐徐走出一个年近花甲的老者,老眼带着一股抹不掉的悲哀。

  老者浑浊的双目满是颓伤之色,但当看到宁凡之时,立刻一怔,露出极复杂的表情,“是你...你终于来了...”

  继而又咳嗽了几声,悲戚地苦笑道,“我等了你好久,若不见你一面,我是不愿安心随她而去的。”

  宁凡望着那老者,深深一叹,“宁孤,你如何变成这副模样?”

  这老者正是宁孤,满面风霜,垂垂老矣,再无当年的俊朗模样。

  宁凡不解,宁孤好歹曾是一名修士,就算修为被封,就算**过封命尺,也不至于苍老地这么快...

  “这幅模样不好么?咳,咳,咳...”老者咳嗽着,苦涩地笑着,“安然死了...”

  “她死了...我是不愿独活的,愿陪她同死...只是我还有一个心愿未了,不能就这么死去...对不起,我终于记起了你,只是却用了四十年...对不起,大哥!”

  老者老眼含泪,神情中有着一种化不开的悲哀,忽然隔着柴门,向宁凡无声跪倒。

  他记起了宁凡,记起了所有悲欢往事,他要再见宁凡一面,才能安心随安然而死。

  如今他见到了宁凡,向宁凡道歉完毕,他死志已萌,但心中愧疚却怎么也无法抹去。

  他心怀愧疚,恨自己竟花费四十年才想起,自己曾有一名兄长,名为宁凡。

  他更加愧疚,愧疚自己心如死灰,一心随安然而去,不能陪宁凡走完寂寥的修真之路。

  “安然竟也去了...”

  宁凡露出叹息之色,闭上眼,回忆起四十年前见过的那名山村少女。

  那灵动的眼神,仍浮现在眼前,但人已不在。

  安然是一名凡人,痴心喜欢着宁孤。

  她死了,宁孤悲痛心死,宁凡稍稍可以体会的...

  “我明明留有延寿丹药...她没有吃么?若吃了,应不会死。”

  “她哪舍得吃那些好东西,早就瞒着我给我服下了...她是个好女人...”老者心痛如绞。

  安然死的那日,宁孤自行散功,散了一身修为。

  他本有法力在身,不会老得那么快,但失了法力,他立刻飞速苍老,寿数已无多。

  只待再见宁凡一面,宁孤便会陪安然而死。

  “大哥,对不起...这条修真路,我不能陪你走下去...”

  “说这些做什么,你不愿修真,我怎会逼你。起来吧,带我去看看安然的坟。”

  宁凡推开柴门,扶起宁孤,微微叹息。

  他了解宁孤,知道宁孤此刻在想什么。

  他知道,这个傻弟弟此刻见到了他,了却了最后一桩心愿,已一心求死。

  宁凡没有阻拦,亦知阻拦不住。

  但他还能为宁孤再做一件事,那件事,仍能许他幸福平凡的生活。

  “好,大哥,我带你去看安然!”

  屋后立着一座矮矮的坟丘,坟前竖着一个木碑。

  爱妻安然之墓...

  宁孤从屋内取出些香烛纸钱,在安然坟前点燃。

  又取出两个酒坛,与宁凡对饮。

  酒是平安村的茶花酒,花香清淡,酒劲也很小,入喉温润,并不辛辣。

  宁凡站在安然坟前,单手提着酒坛,咕咚咕咚饮了一大口。

  宁孤没有喝酒,只是痴痴看着安然的坟,悲戚苦笑。

  “哥,这些年你过得好么,修道...快乐么...”

  “无论快不快乐,这条路我都无法避开,唯有向前。”宁凡平静地说道。

  “我很快乐,与安然一起生活的日子,我都很快乐,快乐得让我舍不得与她分别。我本厌恶修道,厌恶争斗,厌恶杀人,厌恶勾心斗角,厌恶那永无止尽的修真血海...我固执地不传安然修真服气之术,只愿让她平淡此生,因为她同样不喜争斗,不喜杀戮...”

  “我本是这么想的,也确实是这么做的。但当安然死去之后,我却又迷茫了。凡人的生命真是很短暂,若当初我与安然修道,会不会可以在一起更久...但安然死前告诉我,与我相识的这一世,她已无悔...”

  “凡人的一生,朝生夕死,譬如朝露,譬如白驹过隙,不过匆匆而已。”

  “修士的一生,悠长却疲惫,譬如秋蝉,譬如蝇营狗苟的蜂蝶虫蚁,却不是真正的快乐...”

  “我曾后悔,也曾迷茫,我心痛如绞,怀念所有与安然相伴的曾经。若修道,或许能与她长相厮守...但我更加坚信,若生命重来一次,我还会与她做出同样的选择,再做一世凡人眷侣。”

  “陪她病,陪她老,陪她平淡,陪她死...这便是我的心愿...哥,我想去陪安然了,对不起。这条孤独的修真路,我不能陪你走到最后,我的心装不下修道,只能装满她的影子...”

  宁孤言罢,猛然捧起酒坛,一口满饮,生机却在飞速流逝。

  酒尽之时,宁孤愧疚看了一眼宁凡,却转头温柔看向安然的坟。

  “然儿,我已见了大哥一面,心愿已了,这便来寻你...你等我很久了吧...下一辈子,我还想与你相遇在茶花盛开的季节,只是我却没有信心,在人海中重新寻到你...”

  宁孤静静靠着坟碑,轻轻倒下去,带着微笑,就此逝去。

  宁凡心中一痛,闭上眼,伫立许久。

  他有无数手段可救活宁孤,却没有出手。

  宁孤这一世获得太过痛苦,既如此,宁凡便许他一段新生。

  宁孤想过凡人的生活,想与安然重逢,这一切愿望,宁凡都可以满足他。

  “你们谁也不会死...安然,当年我送你一根发簪,其中有一道剑念,不但有护身之效,更可截留你一缕魂魄...”

  宁凡自语,随手一拂袖,宁孤的尸身便消失,继而在安然的坟前多了一座坟,立着一碑,上书:

  幼弟宁孤之墓。

  旋即,宁凡朝两座坟分别一摄,两道幽魂从坟中迷茫飞出,正是安然与宁孤。

  “睡一会儿吧...”

  宁凡轻轻在二人魂魄眉心点下一指,令二人沉睡,将二人魂魄收入袖中,一遁离开平安村,朝着越国之南疾驰。

  不知穿越了多少个修真国,宁凡一路掐诀演算,最终停留在一个凡人国度的城池之外。

  国名唐国,城名长安。

  长安城中,有两家仕宦人家,家中夫人皆在今日临盆。

  两个家族世代结有姻亲,宅邸只有一墙之隔,两家夫人又在同一日临盆。

  两家约定,若两名即将出生的婴孩同男同女,则结为兄弟姐妹。

  若一男一女,则定下娃娃亲。

  今日两名夫人同时临盆,本是大喜之日,偏偏两名夫人同时难产,加之两位夫人身娇体弱,便是城中最好的稳婆、大夫也无计可施,断言两位夫人命悬一线。

  宁凡已算出,这两名未出世的胎儿是一男一女。

  宁凡同样算出,若无他介入,今日两家夫人皆会因难产而死...

  他心意一诀,取出宁孤、安然的魂魄,悄然隐身,降临两家,将二人魂魄分别放入两位夫人的腹中。

  旋即,他亲自出手,催动法力,帮两个难产的夫人诞下孩儿。

  当两家漂亮的婴儿同时诞下的一瞬,那些大夫、稳婆全部惊呆了。

  “怎、怎么可能!竟然生下来了!”

  “难道有神仙显灵,救了两位夫人?!”

  宁凡没有现身,只是忽而一怔。

  他从宁孤、安然两名婴孩的身体之中,竟分别看到一条白线,延展出身体,两条白线想要彼此连结,却无法相连。

  “这是...什么线!”

  宁凡从不知道,人的体内还会有这种白线。他细细探查,从这白线之内察觉到一股非比寻常的大道之力,蕴含了浩瀚的生机!

  “将他们的白线相连,生生世世不会分离。”阴阳锁中,洛幽忽然提醒道。

  “这白线有这种用途么?”

  宁凡一诧,却依言而行,将二人的白线牵住,分别在二人小指之上轻轻系住。

  那白线并非肉眼可见,就算是炼虚、碎虚都未必能看到,宁凡隐隐猜测这白线非比寻常。

  “有此线在,无论你与安然转世轮回多少次,都会重逢,这样也好,总算全了你们的心愿。”

  “宁孤,无论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因为我是你兄长,长兄如父。既然你的心愿是与安然生生世世做一对凡人眷侣,我便许你这样的生活,但你切记一点。**的女人,就要一生一世护住她,不可让她受到半点伤害。既然这是你自己选择的道路,便要将这条路贯彻始终,切记!”

  宁凡隐着身,他的话唯有宁孤可以听见。

  宁孤明明还只是一个小婴儿,却不哭不闹,睁着黑漆漆的眼睛,盯着宁凡的方向咿呀咿呀地,不知再说什么。

  或许,这是宁孤给宁凡的感谢和保证吧。

  “下一次相见,不知会是何年何月...”

  宁凡有些怅然,一步离去,飘然离开唐国。

  这一日,他亲自葬了宁孤,又亲自许了宁孤一次心生,心中隐隐对轮回有了些许感悟。

  那种感悟,是对生死的理解,而生死又包含在轮回之中。

  因为有了这些感悟,他看到了那诡异白线...

  “我见他二人死去,亲手为他们立坟。我许他二人重生,亲手送他们转世...这感觉,很微妙...”

  “但那白线,究竟是什么...”

  宁凡心有触动,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卷泛黄的无字古书,是当年在鬼雀宗偶然寻得,乃是紫斗仙皇遗留之物。

  这本书不是**法术,也没有记载任何**心得,却遗留有紫斗替友人送葬的微妙心情。

  无字古书因为宁凡触摸到轮回之力的边缘,而早已显现出一首小诗。

  “人死如灯灭,轮回吹复燃。仙死如念散,此生不复还...”

  宁凡念着这首诗,走过一个个下级修真国,立在一座无名荒山之巅,心潮渐起。

  他隐隐察觉,那白线之中似乎还有类似掌生御死的力量。

  “那是...什么线...”他自问。

  “那是生之道线。啧啧啧,想不到你送弟弟转生一世,竟能获得生死感悟,从而看到生之道线,真是让姐姐惊讶呢。你这番际遇若是传出,九界之中不知有多少碎虚老怪要羡煞你。”洛幽啧啧称叹。

  “生之道线?那是什么?”宁凡诧异道。

  “那是人玄命仙才能看到的道线,是成仙至关重要的一步!那些散仙、散妖、散魔之所以成仙失败,往往是因为无法领悟生之道线。成仙之路最难的一步,便是感悟生死,你能看到生之道线,对日后成仙大有帮助,现在么,倒是没有什么用途。”洛幽解释道。

  “这样啊...原来此物是生之道线...”

  宁凡立在无名山巅,一站便是八日。

  八日中,他脑海反复感悟着生死,抬起手掌,已能从掌纹中看到一缕缕洁白的生之道线。

  第九日,宁凡不再感悟,朝着越国返回。

  差不多要前往宋国,参与大晋的并国大会了。

  “晋君,当年恩怨,而今了结...”宁凡行走在风云之间,淡漠道。

  ...

  宋国,临水城,并国大会在此举办。

  临水城上空,无数遁光、楼船不间断地飞至,数十万修士聚集在临水城中,参与并国大会。

  前来临水城的修士,大多隶属于被晋国胁迫的十一个修真国。

  此次大会之上,十一个修真国的宗门势力必须给大晋一个答复,或者选择归附,或者选择灭亡。

  临水城中心一座大殿之中,一个身穿黑色龙袍的化神修士高坐王座,正是晋君。

  在晋君下方,坐着另两名化神修士,皆是雨殿幽天殿的化神尊老。

  其中一名化神初期气息悠长,几乎摸到了化神中期的瓶颈,一头白发,正是雪尊者。

  另一名化神似乎刚刚晋级不久,境界还未稳固,面目丑陋,身体魁梧。这丑汉名为云烈,曾是雨殿神使,但在突破化神之后归入幽天殿之内,成了一名尊老,受封为烈尊者。

  在两名尊老身后,还立着十余名分殿神使,皆是元婴期修为。

  那诸位神使之中,有一个瞎了双目的元婴后期,不似当年那么狂妄,周身散着浓浓的死气。

  他是云狂,是曾想花钱买殷素秋一笑的人。

  “呵呵,此次并国大会不过是走个形式而已,以晋君化神修为,**十一国轻而易举,十一国纵然不愿归附,也不敢不从,应该没有不长眼的势力敢违抗晋君命令吧?”雪尊微笑道。

  “雪道友所言极是,虽说有一些小势力还不愿臣服,但只消得在这次并国大会上灭几个势力,杀鸡儆猴一番,想必其他势力都会乖乖归附我大晋。对了,敢问云烈道友,副殿主大人可会亲自前来?”晋君露出期待之色,对云烈客气抱拳,他所说的副殿主,自然是幽天殿副殿主。

  “此次大会,不仅我幽天殿副殿主会来,还有一名大人物会来。”云烈不咸不淡道。

  “哦?还有哪位大人物会至?”晋君一诧。

  “武宗宗主,武穆侯!”云烈语气平淡,晋君却吃了一惊。

  “什么!武穆侯那种大人物竟然也会参加我大晋小小的并国大会!这真是让本君受宠若惊!本君身份低微,不曾见过武穆侯,届时若武穆侯驾临,有劳云烈道友帮本君引见一番。”

  “听说越国之内还有一些宗门公然反对归附大晋?”云烈不喜欢晋君趋炎附势的表情,随意岔开了话题。

  “越国?不过是一个下级修真国罢了,有何可惧。此次大会之上,本君便先敲打敲打越国,再看看哪个国家还敢不臣服我大晋!”晋君冷笑道。

  “我劝你不要小瞧越国,这只是一个善意提醒...”云烈脑海中回忆起一名少年的身影,忽然有些意兴阑珊。

  若非因为加入幽天殿,接到了参加并国大会的任务,他才不愿与晋君之流为伍。

  他倒是更喜欢与当年那名越国少年坐而论道。

  当年大晋剿妖之事,他与那少年重逢,惊讶与少年突飞猛进的实力。

  如今又过了四十年,那少年不知是否返回越国,又拥有何等修为了...

  若他在,或许晋君想要一统十一国,会很艰难...

  “哼!越国只是下级修真国,根本不足为虑。虽说越国火云宗内有一名元初坐镇,鬼雀宗内有一名四转丹师坐镇,但凭这些便想与本君为敌,还不够资格!云烈道友虽是好意,却未免有些杞人忧天了,越国翻不起大浪,只是一只可随时踏平的蝼蚁之国!”

  晋君豁然起身,朝大殿之外走去,意气风发。

  “本君乃是堂堂化神修士,化神之下...皆蝼蚁!十一国之内,无人是本君一合之敌,所有之人,必须臣服!”

  晋君体内散出一缕缕黑色意境的力量,一瞬间,无论是云烈还是雪尊者齐齐大惊。

  “这就是霸之意境吗!好强的力量!化神初期之中,绝无多少人是晋君的对手!”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