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24章 故人相见,不悔当年

第524章 故人相见,不悔当年

  宁凡牵着纸鹤,撑着纸伞,走过七梅城一幕幕雪景,回到久违的思凡宫。

  当年的丹房,当年的梅庄,当年的独孤剑坟...所有的风景与当年一样,似乎没有变过。

  宁凡闭上眼,回忆着当年的点点滴滴,久已冷漠的心渐渐温暖。

  纸鹤临近突破金丹,即将斩情...她舍不得斩去心魔,因那心魔是宁凡。

  凭宁凡如今修为,完全可以帮纸鹤在不斩心魔的基础上结丹,不费吹灰之力,这倒不是什么难题。

  他回来的消息,并未刻意隐瞒,守护在七梅城的四大家族已得到消息。

  三族族长都亲自赶赴思凡宫之外,参见宁凡。唯有一族家主来迟,且那位家主的气息,宁凡觉得有些陌生...

  七梅四族,吴叶墨方,叶家当年的家主没有到来...来的是一名新任家主。

  宁凡揉了揉纸鹤的发丝,眼露感叹,向一旁的纸鹤问道,“叶家的家主...陨落了么...”

  “是...这四十年来,四大家族的家主相继摸到金丹瓶颈,墨家、吴家、方家三家家主相继结丹成功,唯有叶家家主...已于十年前结丹失败陨落...”纸鹤垂着眼睑,稍稍有些不忍,一如当年心软。

  “结丹失败么...世事无常,各有造化,不可强求...去见见三家家主吧。”

  宁凡叹了口气,世事无常,生死难料,谁能预料到明日是生是死。

  他离开越国四十年,有故人陨落,令他唏嘘不已,却也无可奈何。

  他与纸鹤相伴,走出思凡宫,宫外,正有四名修士恭敬等候。

  四人中,有三名金丹初期的修士,分别是吴家家主吴兰,墨家家主墨如水,方家家主方诺...

  第四人,是叶家新任家主,只是一名融灵初期的青年,资质还算不错。

  “拜见少主!”四人齐齐行礼,欲向宁凡叩拜。

  “无需多礼。多年未见,诸位别来无恙。”宁凡微微一笑,随手拂袖,一股清风拂面而来,吹至四人身前,四人身躯好似被定住一般,竟无一人能够拜倒。

  叶家融灵表情震惊,惊讶于宁凡神通广大,随便一拂袖竟令他无法跪倒。

  三名金丹的心头则泛起惊涛骇浪。

  他们好歹也算是金丹修士,竟抗衡不住宁凡一拂袖的法力...宁凡如今究竟是什么修为,只一拂袖,便可令三名金丹无法动弹?!

  三人也听说过素衣侯的大名,但无人认为七梅少主与素衣侯是同一人。

  三人各自散出神念,试图探查宁凡如今的修为境界。

  神念朝宁凡一扫,三人齐齐大惊失色,只觉得站在身前的并非七梅少主,而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那沉重的气势压迫得三人喘不过气!

  “少主修为竟高到这种程度,难不成...少主已突破元婴期了!”墨家家主墨如水美眸异彩连连。

  “火云宗的景灼老祖便是一名元婴初期的修士,但绝对没有少主这种级别的压迫感...依我看,少主修为至少已达到元婴中期!”吴家家主吴兰素手掩唇,惊叹不已。

  “不!少主修为绝对不止元婴中期!十年之前方某见过一名元婴中期的前辈,就算是那位前辈也没有少主这般惊人的气势!依我看,少主的修为起码是元婴后期!”方家家主方诺笃定道。

  “天、天啊!我们七梅城的少主,竟然是一名元婴后期的修士?!”那叶家融灵直接惊呆了,他尚还年轻,四十年前还未出生,之前并未见过宁凡。

  噗!

  纸鹤调皮地笑了出来,再也忍不住了。

  元婴后期?她的凡哥哥怎么会只有元婴后期的修为呢?

  如今素衣侯名震天下,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察觉那素衣侯就是她的凡哥哥呢?

  为什么就没有人猜想,她凡哥哥修为已突破炼虚期了呢?

  “其实啊,凡哥哥的修为比元婴后期更高,已经达到...”纸鹤憋了一肚子话,恨不能将宁凡真实修为告诉四族家主。

  宁凡却揉了揉她的青丝,轻轻按住她的柔唇,打住了她的话头。

  不是不想将真实修为告诉他们,也并非想要刻意隐瞒。

  宁凡只是怕炼虚修为一说,会把他们吓到,破坏故人重逢的气氛。

  “听纸鹤城主的口气,少主的修为竟然比元婴后期还高!难道是传说中的元婴巅峰大修士!”方诺震撼难明。

  “若少主是一名大修士,那么以少主的身份,说不定能让晋君忌惮,解我越国之危难!”吴兰惊喜道。

  “呃,对了,我们四家来此,是想与少主商议‘大晋并国’之事。”墨如水扶了扶秀额,想起正事,立刻禀报道。

  “大晋并国?”宁凡目光微冷,他虽听说大晋对越国图谋不轨,却并不知此事的来龙去脉。

  墨如水等人立刻将此事娓娓道来。

  当年宁凡经过大晋之时,晋君尚只是一名元婴后期修士。

  在宁凡离开晋国不久,晋君便一举突破元婴巅峰,成为了一名大修士。

  随后晋君投靠了雨殿分殿幽天殿,得到幽天殿主的扶植,短短四十年便借助秘法,突破了化神初期。

  随着晋君突破化神境界,晋国的修国级别一跃而涨,由中级修真国升级为上级修真国。

  在幽天殿的授意下,晋君向邻国十一国勒令归附,并派出元婴高手威胁十一国的大小宗门臣服。

  晋君意图将十一个下级、中级修真国并入到晋国的版图之中,这正是如今闹得沸沸扬扬的‘大晋并国’之事。

  十日之后,晋君还会在越国北方的宋国召开并国大会。那将是晋君给诸国的最后一次机会,届时,若诸国还不归附,晋君将血洗诸国宗门...

  “幽天殿...似乎是雨殿六皇子云幽牧镇守的分殿...”宁凡喃喃自语,他全然未将晋君放入眼中。

  “少主,若你当真是一名大修士,还请你务必前往宋国,参与并国大会,为我越国撑腰!”墨如水等人恳求道。

  “放心,此事我不会袖手旁观!”

  宁凡点点头,应下此事,遣退了诸位家主,继而转身返回思凡宫,直接拥着纸鹤睡觉去了。

  今夜是重逢的第一夜,想必会有一番缠绵吧。

  翌日,宁凡乘着风雪,悄然离开思凡宫,前往越国其他地方。

  不只七梅城有故人,其他地方也有故人,他终究是要见上一见的。

  宁城之中,镇守着黑魔三神军。

  四十年过去,黑魔三神军威震越国,因为所有魔卫都至少突破至融灵境界。

  而那三神军的三位统领,修为则更高。就连南阳子、鲁南子二人都修为大进。

  当宁凡悄然出现在宁城中,没有任何人察觉到他如何出现。

  三神军先是大惊失色,四方响起无数响箭之声。

  但当三神军看清宁凡的容貌后,一个个都似看到鬼一般愣住。

  旋即,便是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少主!是少主回来了!”

  “黑魔三神军,参见少主!恭迎少主返回越国!”

  无数魔军向宁凡跪拜,在人群之中,挤出几个大喜过望的身影,朝宁凡飞快走来。

  “南宫、司徒、尉迟、南阳子、鲁南子,参见少主!”

  “免礼。”

  宁凡目光扫过众人,望着一个个熟悉面孔,心中渐暖。

  冰卫统领南宫,冰雷双修,已摸到元婴期的瓶颈,是如今越国威名赫赫的高手。

  剑卫统领司徒,一身剑气邪气凛然,修为已达到金丹后期,便是金丹巅峰都可一战!

  梅卫统领尉迟,还是当年五大三粗的模样,凭一部人兽双修功法,竟然也修炼到金丹巅峰!

  南阳子已是金丹中期,鲁南子也已是一名金丹初期。

  尉迟望着宁凡,嘿嘿憨笑,在他的身后,跟着一名千娇百媚的美娇娘。

  “媳妇儿,来见见我们少主。”

  “奴婢见过少主。”尉迟媳妇闻言,恭敬一礼。

  宁凡稍稍一怔,四十年不见,尉迟竟然已经成家了?

  再一看那名美娇娘,宁凡险些没有笑出来。

  这位美娇娘不是人族,而是一只猪妖...她的本体是一只天河猪。

  若宁凡没有看错,她就是当年尉迟怀抱的那只小猪!

  这小猪和尉迟人兽杂交,双宿双修,也已经突破金丹境界,化形成人了。

  宁凡难得地有些开怀,这个尉迟真是个活宝,娶了个猪妖媳妇...

  宁凡这一笑,众人皆是一怔,然后全部哈哈大笑。

  这笑声,就和当年一样畅快。

  但笑过之后,南宫却目光一寒,向宁凡抱拳道,“少主返回越国,应该已经听说大晋并国的事情了吧?不知少主有何打算!”

  众人一听南宫谈正事,全部恢复严肃的表情,恭敬侍立,等待宁凡的命令。

  若宁凡命令他们归顺晋国,他们纵然不愿,也唯有归顺。

  若宁凡命令他们与晋国血战,他们纵然不敌,也甘愿血洒大晋!

  他们只要宁凡一个命令,而后绝对服从!

  “打算?还用问么,大晋并不并国,我本没有兴趣,但晋君动了我的人,此事休想善了,需以命相抵!”

  宁凡眼神冷漠,那种冷,是趟过无数尸山血海才拥有的彻骨之冷。

  南宫等人方一对上宁凡眼神,皆是大惊失色,他们一个个修为不敌,放眼越国都是一流高手,但根本挡不住宁凡一个眼神的杀气!

  “少主修为究竟高到什么程度!竟只凭一个眼神,令我生不起任何反抗之心!”南宫心中大惊。

  这冷漠的眼神,他一生只见过一次,正是第一次遇见老魔之时,从老魔眼中读到的表情!

  那眼神之中,有着睥睨天下的魔威,无人可与之争锋!

  “你们暂且歇息,九日之后,我带你们前往宋国!”

  宁凡一笑,遁光一闪,转瞬已无踪影。

  所有黑魔三神军的魔卫都震撼了,那是何等恐怖的遁光,遁速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想象的!

  “莫非少主...已经突破了化神境界?!”南宫震撼地猜测着,在他看来,唯有传说中的化神修士才可能有这种遁光。

  ...

  火云宗,景灼老祖坐在一株火兰树下,温柔地给一名目光空洞的女子喂药。

  自当年景灼离开无尽海返回越国,已三十余年,他成了越国第一位元婴修士,成为越国第一高手!

  身前的女子,正是景灼一生中唯一的挚爱...云华夫人。

  景灼突破元婴之中,四处寻找,终于找到一个方法,可以令云华夫人脱离傀儡之身,真正复活。

  不求长生,不求纵横,只求摆正你的倒影...他没有忘记当年的诺言,这一生的理想并非突破元婴中期,而是在有生之年复活亡妻。

  方法他找到了,只是他始终无法令云华的魂魄归位入肉身。

  想要令魂魄归位,起码需要修为突破问虚,借助虚空之力,返虚入魂,才有可能成功。

  景灼苦笑,他到哪里去找一名问虚老怪给亡妻归魂。

  他只是一名小小的元婴修士。

  从前,他以为元婴期便是至高无上的修为,但见识过无尽海的恐怖后,他却知道,在真正的强者眼中,元婴修士也只是蝼蚁而已...

  “云华,在我有生之年,一定会让你真正的复活,相信我!”景灼老者白发含笑。

  “嗯,我信你。”云华微笑着,如那盛放的火兰。

  “再过九日,为夫便要前往宋国参加并国大会。我欠宁凡许多恩情,怕一辈子也还不清。他如今不在越国,我得替他守护越国。无论如何,我不能让晋君吞并越国!”景灼眼中闪过一丝怒意。

  “夫君,此行千万要小心...”云华轻轻抚摸着景灼的脸。

  在二人情浓之时,一道轻咳之声忽然从景灼身后传来。

  景灼面色大惊!火云宗防守森严,什么人竟然能毫无声息闯入火云宗,且竟瞒过了他的探查!

  他还未回头一看,一只手已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景灼道友,一别多年,别来无恙。”

  “你是...宁凡!”景灼先是一怔,而是露出大喜之色,“你回来了!越国有救了!”

  “是,我回来了,大晋完蛋了。”宁凡调侃一笑。

  “你如今是什么修为!我已经连半点都看不透了,难道你已经突破了化神境界?!”景灼猜测着。

  宁凡笑而不语,只是细细端详着云华夫人,露出叹息之色。

  “你想复活她?”

  “是,我寻到一种方法,可令傀儡之身的她拥有一丝复活的机会,只是,我的修为不足以令她魂魄归位...哎...”景灼叹息道。

  “令魂魄归位?”

  宁凡沉默少许,忽然轻抬手指,朝着云华眉心隔空点去。

  他与景灼也算有些交情了,帮景灼一把也并非不可。

  指间缠绕着一缕缕虚空之力,在这一指点下之后,云华的魂魄忽而贯通百会,归位融身!

  “大晋的事,你不必担心,有我在,越国不会有任何劫难。你好好呆在家里,照顾你的夫人吧。”

  宁凡一笑,转身而去,他遁光太快,景灼竟看不清宁凡如何离去。

  景灼还未反应过来,不知宁凡那一指、那一句话有何深意。

  忽然间,对面的女子嘤咛一声,揉了揉额头,轻轻一嗔,“奇怪,我的魂魄怎么归位了。”

  咣当!

  景灼手中的药碗砸落在地上,碎成一片片碎瓷,他却毫不在乎,只是目不转睛望着云华夫人,老眼渐渐湿润。

  “是宁凡,是他帮你魂魄归位的...他,难道已经是一名炼虚老怪了吗...”

  “云华,你终于复活了,我等这一天,等了太久,太久...”

  “你还是和当年一样美貌,而我,却老了...”

  景灼白发垂散,脸上布满风霜,他老了...

  云华夫人抬起素手,轻轻抚摸着景灼的皱纹,露出疼惜的表情,“你不老,在我心中,你依然还是当年俊朗的景灼...”

  不见红颜弹指老,无悔苍天当年诺!

  “大恩不言谢!”景灼一把紧拥云华,心中感动,更对宁凡感激不已。

  他望着宁凡离去的方向,久久难以释怀。

  火云宗外,宁凡收回神念,察觉到景灼与云华有情人终成眷属,不由露出微笑。

  “下一站,该去鬼雀宗了吧...”

  宁凡轻轻一步迈出,瞬息间跨越无数距离,出现在越国西域的冥雀谷。

  再一步,他直接跨越重重阵光,出现在内谷之中的明月潭之畔。

  潭水边,静静伫立着一个蓝衫女子,正是鬼雀宗的现任宗主——‘蓝雀剑’蓝眉。

  在蓝眉身边,还有一个粉衣暴露的女子,乃是鬼雀宗的内门长老——‘粉骷髅’白鹭。

  二人皆看着一汪潭水,美眸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思念。。

  “大晋要吞并越国了,你还不回来么...宁凡哥哥...”蓝眉幽幽叹息。

  “哼!这臭男人一肚子坏水,不知在哪里花天酒地,哪还记得我们这些糟糠之妻!”白鹭眼中满是幽怨与薄怒。

  宁凡差点就笑出来了。

  他从来不知道,蓝眉背着他的时候,会喊他‘宁凡哥哥’...一股酥麻的感觉涌上全身有木有?

  他从来不知道,一直对他喊打喊杀的白鹭小姐,竟然自封为他的‘糟糠之妻,还如此幽怨。

  啪!啪!

  宁凡鬼魅般出现在二女身后,抬起手掌,一人臀上打了一下,手感软软的,很不错。

  “是谁!竟敢轻薄本宫!”蓝眉怒了。

  “找死!”白鹭直接准备杀人了。

  二女杀气腾腾地回头,但一看身后的男子面容,忽然愣在那里。

  “你、你怎么回来了!你你你,你还知道回来!”二女掩饰着眼中喜色,却故意露出薄怒的表情。

  “我再不回来,你们恐怕一生都不舍得结丹吧...”

  宁凡目光带着调笑之色,扫过二女。

  二女法力明明足够结丹,但仍然没有突破金丹期,不是不能,只是不愿。

  她们和纸鹤一样,心魔都是宁凡。她们舍不得结丹,怕遗忘宁凡。

  “一群傻女人...”宁凡闭上眼,心中却愈加温暖。

  因为有这些傻女人们在,所以这越国,才是他的家。

  “师、师父!我闻到你的气味,就赶来内谷了...没想到你真的回来了!”一个惊喜的老头声音不合时宜地传来,打断了旖旎的气氛。

  “你是狗鼻子么?我回到越国,没有任何人能察觉,偏偏只有你隔得这么远,竟然闻一闻就知道我回来了。”

  宁凡无语,那个闻出他回家的老头,不正是他第一个便宜徒儿薛青么。

  这徒儿业已突破四转上级丹术,按照这个速度,终有一日会突破五转。

  伴随着丹术的突破,薛青的鼻子是越来越灵了。

  纸鹤等女的修为提升,黑魔三神军的修为提升,全部少不了薛青的功劳。

  自宁凡离开越国的那一日,薛青便每日每夜的炼制丹药,若无他这名四转炼丹师坐镇越国,黑魔三神军怎么也不可能全部突破融灵修为...

  薛青辛苦了四十年,总算盼到师父回来,自然十分高兴。

  他高兴倒不是因为思念宁凡,而是记得宁凡当年的承诺,将来会送他一颗五转丹药。

  “师父,你答应送我的五转丹药呢?”薛青期盼不已。

  “哦,对了,我记得答应过你,要送你一颗五转丹药的...”

  宁凡似想起了往事,一拍储物袋,取出一百多个丹瓶,全部放在地上。

  “这些丹瓶之中全部都是五转丹药,你随便拿吧。”

  “什么?!这不可能?!竟然有这么多五转丹药!!!!”

  薛青满脸震撼,直接愣在原地。

  天啊,就算是化神老怪都不会有这么多五转丹药,师父身上为什么有这么多...

  这不科学啊!什么时候五转丹药成了大白菜了,满地都是!

  “对了,送你一颗六转丹药,要不要?”宁凡再次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精致的玉盒,其中放着一颗六转伤药。

  “六,六,六...”薛青已经激动地说不出话了。

  他今天竟然有幸一览传说中的六转丹药,真是太幸福了!

  “师父,你真是太伟大了!德配天地,威镇寰宇,千秋万载,一统江湖!”薛青语无伦次地拍着马屁。

  忽然间,薛青动了动酒槽鼻,朝宁凡一嗅,满面大惊。

  “师、师父...你怎么会有药魂!难道你成了传说中的...五转炼丹师!”

  传说中...传说...传...

  宁凡揉了揉额头,五转丹术很稀有么,竟然都成了传说...

  貌似在越国,五转丹术和化神修士都是传说啊。

  宁凡暗暗思忖,他的六转丹术与炼虚修为,是不是可以算作传说中的传说了?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