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21章 创界石,执火巨人

第521章 创界石,执火巨人

  宁凡救下红衣的尸身,将之横抱怀中,踏着雷图,迅速赶往雷神殿右殿。

  右殿之中,倒没有什么铜柱,空荡的大殿中,只放着一个寒玉冰床。

  冰床之上,睡着一个虚幻的女子元神。

  女子元神之上,密密交织着繁奥的青色符文。

  这元神女子,正是红衣另一半元神。

  那符文似有封印神通,将红衣半个元神的修为死死封印,令她昏迷,无法苏醒。

  昏迷中的女子,黛眉深锁,似有痛楚之色,显然被符文封印并不舒服。

  “这符文...是古神一族的神术符文!莫非种在此女身上的符文,就是红衣所说的罪印么!”

  罪印!

  宁凡听说过!白衣剑神云天诀因为一怒剑诛雨殿四皇子,曾被雨皇种下罪印,修为生生封印在碎虚一重天无数年。

  若非云天诀强行冲破罪印,绝对无法**到如今的碎虚四重天境界!

  但就算是全盛状态的云天诀,也耗费无数年才冲破罪印。

  红衣的半个元神重伤昏迷,凭自己的力量是无论如何冲不破罪印的。

  “罪印么...以古神神术施展封印,这雨皇神通倒是不凡。但就算是古神封印,也挡不住轮回之力的磨蚀...灭!”

  宁凡走近寒玉冰床,放下红衣尸身,手掌缠绕起紫金风烟,小心按在昏迷元神的胸口。

  触手的柔软触感,让宁凡稍稍失神,但立刻正色,催动风烟之术,小心沿着罪印的符文脉络风化封印。

  滋滋滋!

  那就连云天诀都为之头疼的罪印,在宁凡的手中竟如此不堪一击,所有的古神符文一一风化消融。

  不知过了多久,宁凡才抹去所有的古神符文,彻底抹去红衣所中的罪印。

  世间万物,一生一克,轮回之力落在宁凡手中,竟成了破除各种锁链封印的最强武器。

  “元神也救出了...”

  宁凡望着红衣昏迷的半个元神,看着那苍白的脸色,又是一阵愤怒。

  这愤怒来得太过不合情理,宁凡默念阴阳变心经,令心如止水,压下一切负面情绪,再次恢复古井无波的表情。

  左手搂住红衣的尸身,右手搂住红衣另半个元神,宁凡踏着雷图,步步走出雷神殿。

  红衣交给他的任务,被他完美完成,只是救出尸身、元神,花费的时间并不少。距离宁凡进入雷神殿,起码已过去三个时辰。

  当宁凡走到雷神殿大门处之时,并未听到外面传来任何打斗之声。

  他走出雷神殿,正见巨门之外立着一个冷面女子,脚踏一只巨猿的死尸,不是红衣还能有谁,至于她脚下的巨猿死尸,不正是那叛主的啼魂么。

  宁凡对红衣的彪悍再次有了直观认知。这才过了几个时辰,红衣就毙了一名碎虚一重天的巨猿,这战斗力真是太高了。

  红衣见宁凡终于出了雷神殿,皱眉不耐道,“你太慢了!我还以为你死在雷神殿了!”

  “你在关心我?”宁凡调笑道。

  “嘴不想要了?”红衣冷笑,若宁凡再敢乱说一句话,她绝对敢撕了宁凡的嘴。

  “...”宁凡决定保持沉默,红衣太过喜怒无常,鬼知道说错哪句话就得罪她了。

  静静将尸身、残神交到红衣手中,宁凡静静观看,想看红衣如何处置尸身、残神。

  若他没有猜错,红衣是要上演借尸还魂的戏码,借尸复活了,令肉身与元神归位。

  对低阶修士而言,复活是很玄乎的东西,但修为到了宁凡这种级数,所谓的复活实际并不玄妙。

  大神通的修士,可以用某些秘术修复器官、残肢,可以用特殊手段重塑肉身。

  一些精通夺舍之术的魔修,则可以通过夺舍活人的肉身,重生归来。

  类似红衣这种级数的高手,只要一丝元神不灭,有的是手段重塑肉身复活。

  “元神合一!”红衣放下尸身,轻轻抬指,点在另一半元神的眉心。

  那半个元神立刻茫然睁开眼,当看到身前是红衣之后,微微一笑,莲步迈出,与红衣融合为一。

  呼!

  一股劲风席卷开来,红衣融合元神的声势颇为浩大。

  这过程一共持续了三日,三日后,红衣元神合一,血眸斜睨了一眼自己的尸身,稍稍沉吟,决断道,

  “元神融合简单,令元神完美归位回肉身却并不容易。本皇的元神与肉身分离太久,元神又出过状况,曾被我狠心一分为二。一半元神被罪印封印、沉睡万年,另一半元神则分离成一万株雷草藏身于世,偏偏所分离的雷草又出了其他状况...”

  “幸而周臣等人忠心耿耿,为本皇寻到诸多天材地宝,最是滋养肉身和元神。只消得将肉身带出皇墓,借助天材地宝令元神归位,不需多久,本皇就可真正重生!”

  红衣喃喃自语,片刻便做了决定,要带尸身离开皇墓。

  “她竟然想将皇墓之中的东西带出去!”宁凡稍稍惊讶,但转念一想也就不奇怪了。

  所有持雷玉令的修士都可进入皇墓,但却无人可将皇墓之中的东西带出去。

  不过红衣应该是特殊的,皇墓是她所建造,皇墓之中所有亡灵、天材地宝都是她装进来的,她自然可以随便拿出去。

  元神融合后的红衣,给宁凡的感觉与之前大有不同。

  在宁凡眼中,此刻的红衣仿若重新成了皇墓之主,皇墓之中所有的生灵,生死皆受她的掌控,可任由她一念生杀予夺。

  “你将本皇尸身、残神救出,本皇要给你一些奖励。皇墓之中有无数天材地宝,皆是本皇当年收藏。本皇将这些天材地宝最珍贵之物挑出来给你一览,你可选择三件带走,作为本皇对你的赏赐!”

  红衣言罢,素手向天一抓,整个皇墓都开始剧烈晃动。

  一瞬间,无论是外域、中域还是神域,所有区域的亡灵全部开始浑身颤抖!

  它们本能的感受到,皇墓的主人真正归来了!

  整个皇墓都受红衣意志**控,随着红衣向天一抓,无数天材地宝似有灵性般飞至雷神殿之外。

  有珍稀灵药,有法宝丹方,有灵矿**...

  漫天宝物悬浮于天空,几乎有上万件之多。

  宁凡定睛一看,这些宝物之中不乏十万年灵药,不乏神魔**,甚至还有红衣曾经**的《不周雷诀》...

  这里所有的东西,只要宁凡看上的,便可取走三件,红衣对他倒是大方!

  “快选吧,你想要什么!”

  “咦,这是...我要那团灵火!”宁凡忽而在漫天灵物中看到一物,立刻毫不犹豫地一指,做出了第一个选择。

  “你要北极炎?此火只是地脉妖火,且在地脉妖火中仅排名第五,你确定你需要这个灵火?”红衣提醒道。

  “嗯,我确定。这北极炎并非特别珍贵,但对我而言有特殊意义!”宁凡微微一笑,能从皇墓获得北极炎真是一个意外收获。

  若得到北极炎,则宁凡所缺的天霜地火,便只差补天心与地煌火了。

  “好,你选择了北极炎,还可再选择两件赏赐。你还想要什么?”红衣不咸不淡地言道。

  “不急,我仔细看看。”

  宁凡散开神念,扫过一件件天材地宝。

  此地宝物虽多,但非要不可的却并无几件。

  宁凡漫不经心浏览诸宝,忽而目光一凝,指着一物道,“我要此物。”

  “创界石!你的眼光倒是不错,这块石头可比那北极炎珍贵无数倍。第二件赏赐之物选定了,你还可再选择一件赏赐。”红衣淡淡道。

  宁凡目光一次次扫过诸多宝物,再无特别让他心动的东西了。

  他移开目光,不再看那些天材地宝,却将目光落在红衣脚下的巨猿死尸上。

  “我要这具尸体。”这可是碎虚凶兽的尸身,不论是酿酒还是炼制修蛮丹,都价值不菲了。

  “啼魂的尸体么...”红衣罕见地犹豫片刻,继而点头道,“好!啼魂终究叛了本皇,你想要它尸身,本皇给你又有何妨。走吧!”

  红衣柔指一点,北极炎、创界石、巨猿之尸全部被装入一个储物袋中,飞入宁凡怀中。

  再一拂袖,她与宁凡二人身影渐渐从皇墓之中淡化,是要离开皇墓了。

  宁凡抱紧怀中储物袋,只觉眼前风景变幻,再睁开双目之时,分魂已回归本尊。

  那盛放北极炎等物的储物袋还在宁凡怀中,但之前与宁凡**相对的红衣,却不知何时已不在宁凡房中...也许,已经离去...

  宁凡心中微有些空落落的感觉,这种感觉难以释怀,就好似朝夕相对的挚友不辞而别...

  “我与她,一定在哪里见过...”

  “也许,她就是宁红红,所以我才会对她如此亲近...也许,在更早之前,我便与她遇见过...”

  宁凡摇摇头,将心中思绪抹去,重新归于平静,不论如何,答应红衣的忙已经帮了,内海的事又算了结了一件。

  尚来不及处理北极炎等奖励之物,一股分魂传来的浩瀚法力,骤然传遍宁凡全身!

  这一次在红衣的帮助下,宁凡的分魂修为暴涨,法力突破55万甲。

  当他召回分魂的一瞬间,分魂拥有的55万甲法力已融入他的体内。

  这一刻,宁凡体内的法力总和不再是半步炼虚的级别。

  这一刻,宁凡体内的法力总和一举超过百万甲子,超出了炼虚境界的极限!

  “竟然要在此刻突破炼虚期!”

  宁凡放下储物袋,立刻盘膝而坐,浑身**,运转周天,摒除杂念,以最快速度进入**状态。

  他本准备借助血酒一举突破炼虚,但谁能想到红衣会赠送给他55万甲法力,令他一举摸到炼虚期的瓶颈!

  如今法力冲破炼虚极限,难以压制,宁凡必须立刻冲刺炼虚瓶颈,无法等待血酒酿成的一刻了...

  这血酒,只能留作提升炼虚修为的手段了。

  宁凡必须要在此刻突破炼虚,否则他的仙脉便会被分魂传输的浩瀚法力所撑爆!

  “何为虚...”

  宁凡闭上眼,回忆着皇墓之中的一番感悟,心中渐渐静如止水。

  将对虚字的感悟融入到法力之中,融入到一个眼神,一个呼吸...便是炼虚!

  ...

  房门外,诸女又守了宁凡整整三个月。

  许秋灵等女都看到红衣进入了宁凡房中,甚至探查到红衣与宁凡衣不遮体对坐。

  好在宁凡并未与红衣做出更亲密的事情,除了月凌空和明雀稍稍有些不满,其他几女都能猜出宁凡在与红衣做正事,并未干扰二人。

  “那女人是谁!竟敢**我的饼哥哥,太太太过分了!”

  明雀十分不满,宁凡可是她的专属炼饼师,怎么随便来个阿猫阿狗都敢跟她抢饼哥哥!

  “那女人不是在雷竹岛遇见的那个谁谁谁吗!为什么最近总往小黄瓜这里跑!小黄瓜跟她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两个人衣服都不穿光着**呆在一起,不怕出事吗,不怕着凉吗!万一小黄瓜把持不住怎么办!不对,小黄瓜长得这么好看,先把持不住的肯定是那红衣女魔!万一小黄瓜被那红衣女魔扑倒了、**了,老娘岂不是被戴个大大的绿帽子!不行,老娘要去救小黄瓜!”

  月凌空高举正义的旗帜,急欲冲进房内灭掉红衣,救宁凡出火坑。

  许秋灵轻揉额头,微微有些头疼,月凌空与明雀太能闹腾了,除了宁凡谁也管不住这帮子女人。

  便在这时,一股极强的气势骤然冲出宁凡的房屋。

  而长空之上,忽然浮现无数重天劫劫云!

  “这是...窥虚天劫!有人要突破窥虚了,是谁!难道是小黄瓜!”月凌空不闹了,眼中满是担忧。

  “大哥不是‘问虚’修士吗,为何此刻才渡窥虚天劫?”许秋灵困惑不解。

  “这天劫的威力...有些不正常!太大了!”苏颜花容失色道。

  巨魔族内,洞虚老祖与剑尊、丹尊、巨擎等人齐坐在大殿中,正在议什么事情。

  忽然间,一道天劫气势席卷巨魔族,而四尊齐齐站起,全部冲出大殿,望着天空劫云,俱都震撼不已。

  “窥虚天劫...怎么可能!谁要突破窥虚了?”剑尊第一个大惊失色。

  “是他...”洞虚望着宁凡的宅邸方向,正是那个方向被天劫锁定。

  “老夫已经见过一次窥虚天劫了,但这一次的天劫,比那一次的更猛烈...如此恐怖的窥虚天劫,真是老夫生平仅见...就算是一些问虚修士的问虚天劫,都没有这么可怕的威力!”丹尊回忆起明雀窥虚之时的天劫,与宁凡的天劫一比较,二者的天劫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啊!

  二十万里的长空,全部被火红的火劫劫云所封锁,遮天蔽日。

  天空好似燃烧一般,无数风雪被热气融化成雨,洒落北凉国。

  长空之上,隐隐可见一个火焰巨人的虚影,身披神甲,踏立在重重火云之上,冷冷注视下方的宁凡方向。

  不少见识不俗的修士,一瞥见那火焰巨人,立刻大惊失色。

  “那巨人...莫非是传说中的...执道者!!!”

  “执道者,传说中执掌天道的远古仙卫傀儡,并无生命!执道者只会在一种情况出现,当这天地间必定出现了天道不容的修士,执道者才会现身,代天杀人!由执道者亲自降下的天劫,威力是普通火劫威力的十倍以上,没有任何修士可以渡过!”

  “这次执道者现身,莫非是要灭杀素衣侯吗!”

  所有修士目光望向宁凡的宅邸,一个个震撼难明。

  长空之上,火焰巨人踏着重重火云,双目空洞,冷冷注视着宁凡方向,用生涩的语调言道。

  “吾名...执火!修士宁凡,杀戮过重,屡犯天和,不可饶恕。吾代天降火,诛尔于雨之仙界。”

  巨人话音一落,所有的火云骤然一震,降下无数天火流星,砸向宁凡所在的屋舍。

  屋舍中,宁凡猛然睁开双目,稍稍有些惊讶之色。

  “执道者!我宁凡突破炼虚,竟会引来天道的剿杀,这就是此生杀戮过多的代价么...”

  “宁某一生,杀人如麻,所踏尸骨如过江之鲫,所浴血海如倾天之雨。但横行一世,问心无愧,杀戮虽多,亦未失本心。天要杀我,我却不服,不甘俯首待死,唯有与天争一条生路!”

  宁凡骤然化作一道流光,直接冲破屋舍,冲天飞起。

  周身是冰凉的雨水,天空是可怖的火劫劫云,密密麻麻,数之不绝。

  宁凡猛然抬头,正与那名为执火的火焰巨人目光对视。

  这巨人不是活人,只是傀儡,但这傀儡却有着堪比碎虚的恐怖修为,太过可怕!

  向着天空密密坠下的飞火流星,骤然出手极快的屈指连点,一重重光环散开,一个个火焰漩涡凭空出现的天空,赫然施展的是采火之术!

  一团团天劫火焰被收入日月碑中,一重重火劫劫云被宁凡直接强行收走。

  见火劫伤不到宁凡,火焰巨人不言不语,只是忽而抬手,向宁凡一指,碎虚气势骤然流散。

  “天道为炉,尔为丹药...炼!”

  一瞬间,一股似虚似实的火焰将宁凡猛然包裹其中,化作一个火焰凝聚的巨大丹炉。

  宁凡被困丹炉之中,被一团团虚火煅烧,只觉自己真被巨人当做丹药烧制了。

  “逆天而行,死有余辜!犯天和者,唯一死尔!”执火巨人冷漠的言道。

  丹炉之中,宁凡目光一寒。

  区区一个傀儡巨人,虐他虐上瘾了是么。

  既然他是傀儡...要不要...把它捉走!

  命囚之术专业对付各路傀儡,虽说单凭此术无法降服一名碎虚傀儡,但若是用此术偷袭,再加上洛幽帮助,能不能捉走一名碎虚傀儡呢?

  宁凡脑海里思索的,完全是捉走傀儡巨人的可能性有多少,至于执火巨人身份显赫,是天道的使者,则不在他的考虑范畴...

  “小幽儿,我想捉走那个傀儡巨人,你帮我算算,有多少可能性。”

  “你疯了!它可是执道者!”一向冷静的洛幽,都被宁凡的计划吓到了。

  “捉走他,会得罪谁么?”宁凡只考虑可能性与后果。

  “不会,你只会得罪下界‘第一环’天道,从此一次天劫比一次狠...你早晚会在渡劫之时,被天劫劈死!”

  “只是多降些天劫倒也无妨...我的天劫已经十分狠了,不怕再狠一点。这巨人想杀我,我不可能坐以待毙,干脆把他捉走算了。有舍才有得,想得到一具碎虚傀儡,总要付出代价吧。牺牲日后的天劫,换一具碎虚傀儡,倒是一笔不错的交易。”

  “你真要捉它?日后的天劫会变得更恐怖哦。”洛幽明白宁凡心意已决了,懒得劝了。

  她本来也不是什么胆小之人,起初只是被宁凡胆大包天的思想吓到了。

  她乃是堂堂真仙,自然不会惧怕碎虚执道者,也不会惧怕区区第一环天道。

  “我只想知道,若有你帮我,会有多少成功的可能性。若是机会太小,就算了。”

  宁凡人虽困在火焰丹炉之中,心却飞速计划着捉傀大计。

  他一路修魔,杀戮太重,终于迎来老天的天谴了。

  只可惜,他并非甘心伏诛的弱者。

  老魔没有教他什么,却传给他一身霸道的魔道。

  如果老魔在这里,一定会欢天喜地地与宁凡一起捉拿天道巨人吧。

  老魔也是个无法无天的主。

  “捉了这名巨人,便可以得到一具碎虚傀儡!不过,首先得脱离这火焰丹炉的困境。”

  宁凡目光四望,他所处的巨大丹炉,火温极高,纵然有日月碑护体,都隐隐有些挡不住火焰威力。

  而他尝试施展采火之术,竟然无法凭日月碑克制丹炉火焰。

  这火焰之中,暗含了一些远古符文,正是因为融入了这些符文,火焰才无法被日月碑吞噬。

  这傀儡巨人施展的火焰法术,当真不简单,不愧是天道的使者。

  “要如何破去这火炉围困呢...”

  宁凡话音刚落,骤然间,一股炽热的火浪朝他汹涌扑来,将他淹没。

  那火浪化作巨大的麒麟兽形,喷吐热浪,极其威严,在火炉中纵横肆虐。

  外界,火焰巨人指诀一收,冷漠道,

  “吾已施展麒麟术,他,必死...”

  “咯咯...他可是我的好弟弟,可不能让你随便杀他呢。”一声若有若无的调笑声,夹在麒麟火海中传开,却泛着一丝冷意。

  就算是第一环天道的傀儡使者,也休想当着她洛幽的面伤害宁凡!

  (宁凡卒,享年五百岁,好吧他没有卒,只是想捉个巨人玩玩)

  (ps:第一环天道是最弱天道,四天之上的天道是第二环天道,得罪下界天道,上界天道不会记仇。)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