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20章 那种感觉,深入骨髓

第520章 那种感觉,深入骨髓

  红衣冷冷立在宁凡身旁,为宁凡护法。

  她好似一个绝世凶兽,站在那里,便没有任何神域亡灵敢向宁凡发动袭击。

  宁凡一心一意炼化雷果的药力。

  这些雷果所蕴含的皆是极其精纯的力量,本就易于吸收,以宁凡阴阳魔脉的炼化速度,吞噬雷果几乎根本不费太多时间。

  往往随手一拂袖,便将数十个樱桃大小的元婴雷果全部吞入腹中炼化。

  一枚枚元婴雷果被宁凡吞入腹中,炼化成精纯的法力。

  起初,每100枚元婴雷果便含有5甲子法力。

  服食1000余枚雷果之后,宁凡突破元婴中期。

  服食4000余枚雷果之后,宁凡突破元婴后期。

  服食25000余枚雷果之后,宁凡突破元婴巅峰,但身体开始对元婴雷果产生抗性。

  宁凡依然将元婴雷果当豆子吃,渐渐的,100枚元婴雷果只能提升1甲子法力。

  再后来,1000枚元婴雷果也无法提升1甲子法力。

  宁凡花费一个月,才将元婴雷果吃完。之所以有这个速度,还多亏红衣催动法力,帮助他炼化这些雷果。

  他犹记得到了最后,连续服用一万枚雷果都无法提升1甲子法力...

  他的身体几乎已彻底排斥元婴雷果,毫无疑问,元婴级雷果被宁凡彻底吃废了。

  几百万元婴雷果吃得差不多以后,宁凡的分魂竟仍未突破化神境界。

  “你炼化雷果的速度有些慢了!”红衣略有不满。

  “慢么,我倒不觉得。”

  宁凡摇摇头,不以为然,他服食雷果的速度绝对不慢,起码比普通修士快上一百倍以上。

  元婴雷果还剩几十万未服用,宁凡不再服用元婴雷果,转而服食化神雷果。

  化神雷果有近5万枚,每一枚化神雷果都蕴含了近5甲子法力。

  在服食500枚化神雷果之后,宁凡的分魂修为水到渠成地突破化神初期。

  “化神了,希望你能凭这些雷果一举突破炼虚期。”红衣不咸不淡地说道。

  “但愿如此。”

  宁凡沉下心,一心放在炼化化神雷果上。

  化神雷果蕴含的法力较多,炼化速度自然比元婴雷果要慢些。

  整整一个月过去,宁凡才将5万枚化神雷果全部炼化,因为身体产生雷果抗性,法力只提升了22万甲,突破到化神后期。

  目光落在炼虚雷果之上,宁凡心中微微叹息,看来就算服尽所有的炼虚雷果,也不足够令分魂突破炼虚期了。

  炼虚雷果共有500枚左右,每一枚炼虚雷果蕴含了500甲左右的法力。

  服食完这些炼虚雷果,又花费一个月之多。。

  至此,宁凡分魂法力突破至55万甲,已和本体的法力修为相差不多的,都达到了半步炼虚的级别。

  “只能令分魂提升至半步炼虚么...”宁凡略有遗憾,却也已经知足。

  神域之内的亡灵修士几乎被红衣屠杀殆尽,也只得到这几百万雷果而已。

  能在三个月内令分魂提升至半步炼虚,这得多亏红衣出手。

  若依靠宁凡自己猎杀亡灵提升修为,以他当初元婴初期的分魂修为,是绝对无法猎杀化神、炼虚亡灵的。

  仅仅三个月功夫,宁凡的分魂便增涨了55万甲子的法力,这实在是一个意外收获了。

  若是将分魂召出皇墓,召回肉身之内,宁凡本尊的法力修为将一举突破百万甲!

  宁凡盘膝于地,稳固着分魂的修为境界。

  红衣沉默不语,忽然间素手一扬,将一缕缕血色雷力拉成细丝,将宁凡身体密密缠绕,好似桑蚕吐丝结茧一般,将宁凡包裹在雷丝之中。

  “这是妖族的‘妖茧’之术,你若在妖茧中稳固境界,可节约不少时间。”红衣解释道。

  宁凡盘膝于妖茧之中,好似一个即将破茧而出的蝴蝶。

  他望着身外的血色雷茧,目光一时怔忡而茫然。

  呆在雷茧之中,让他感觉很温暖、很安全...好似呆在母亲的怀抱....

  这种感觉很熟悉,十分熟悉...就仿佛许多年前,他便住在这雷茧之中,等待着破壳而出的那一日。

  “为何会有这种感觉...”

  他茫然不解,最终扫去所有杂思,一心一意稳固分魂修为。

  待分魂彻底稳固,已是三日之后。红衣撤去雷茧,放宁凡出来。

  宁凡淡淡望着红衣,茫然若失。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见过这雷茧...在很久很久以前...”宁凡开口问道。

  “也许吧,不过本皇已抹去之前所有记忆,之前的事不太记得了。”红衣随意地言道。

  “是么...我们现在去哪里。”

  “去神域深处的雷神殿,拿回我的尸身与另一半元神...走吧!”

  红衣莲足跺地,负手而立,大地凭空浮现一朵红莲雷云,载着她与宁凡,朝神域深处疾驰。

  这一次,再无任何亡灵凶兽敢阻拦红衣的去路。

  宁凡站在雷云之上,立在红衣身后,看着她纤细的背影。

  熟悉,十分熟悉...

  这个背影,他应该在哪里见过才对,否则绝不可能这么熟悉...

  那种熟悉感,深刻骨髓,仿佛曾与这个女子朝夕相处千年之久。但细细去想,宁凡又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

  不周雷皇成名是在数万年前,陨落则是在万年之前,那个时候,根本还没有宁凡诞生出世,他不可能认识生前的红衣,更不可能与红衣朝夕相处千年...

  “不要再胡思乱想,前面就是雷神殿,小心一点!”红衣忽然提醒道。

  宁凡猛然抬头,前方屹立着无数尖耸的巨岳。

  在某座最高大的巨岳之巅,建着一座巨大恢弘的雷霆神殿。

  雷霆神殿之中,隐约传出一道隐晦的气息,那气息极其不祥,好似来自魔渊的魔物。

  空气渐渐沉闷,一股无形的压迫感从雷神殿传出,令宁凡半步炼虚的分魂都喘不过气。

  “我的尸身,被天道之锁锁在雷神殿左殿之中。我的另一半元神,被种下了罪印,封印在雷神殿右殿之中。你负责将我肉身取回!以你风烟之术的威力,无论是天道之锁还是罪印,想必都可以轻易抹灭吧。”红衣不容拒绝地说道。

  “那你呢?”

  “我?我要清理门户,处理一只背主的畜生!”

  红衣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机,莲足一迈,一步跃下红莲雷云,朝着雷神殿方向冷冷一笑。

  “还不现身么!滚出来!”

  伴随着红衣一吼,一团团乌云般的黑气骤然冲出雷神殿,凝聚成一头万丈巨大的黑色巨猿。

  巨猿周身缠绕着锁链,血红的双目满是怨恨之色,震撼地望着红衣。

  “不可能!你的肉身及元神明明封印在雷神殿中,怎么可能出现在雷神殿之外!”

  “怎么?不准备再叫我一声主人了么...啼魂!”红衣目光泛起更为浓烈的杀机。

  “你不是我的主人!我的主人只有雨皇一人!你,必须死!”名为啼魂的巨猿怒吼道,碎虚一重天的气势疯狂散出。

  宁凡沉默少许,他虽不知当年不周雷皇为何会陨落,但从一人一猿的只言片语中,却能猜出大概。

  红衣之所以会死,多半与这头巨猿的背叛有关。

  而害死红衣的,多半就是雨皇。

  “还杵在这里干什么,去雷神殿中,把本皇尸身及元神全部救出!”红衣骤然拂袖,红莲雷云托着宁凡,以堪比碎虚五重的遁速越过巨猿的防守,冲向那雷神殿之内。

  巨猿面色一惊,想要拦住宁凡,抬起巨掌便朝红云拍去。

  红衣出手如电,素手一指,天地间骤然浮现亿万惊雷,化作一重重血色雷索,朝巨猿手臂缚去,拦下了巨猿一击。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在本皇面前伤他!”红衣冷笑,柔掌一抬,朝巨猿凌空劈下一掌。

  仅仅随手一击,却有无法想象的大法力,压抑地巨猿喘不过气,硬受红衣一掌,倒飞而起,巨大的身体压毁无数巨岳。

  “吼!”巨猿吃痛,发出冲天的怒吼,法力一震,震碎身上的所有锁链,踏碎一片片山河,朝红衣攻来。

  一次次法术对碰,一片片山河崩溃。

  宁凡的身后传来碎虚斗法的恐怖波动,他没有回头,也无需回头。

  他相信红衣的实力,就算那巨猿有着碎虚一重天的实力,但在红衣手中,绝对难逃一死。

  宁凡的任务只有一个,那便是从雷神殿之中带出红衣的肉身与元神。

  世人传言,不周雷皇自己创建了皇墓,躲在皇墓之中,以不死不活的状态存活。

  但在宁凡看来,红衣当年多半是遭到了背叛,重伤垂死,不得已才让肉身和一半元神躲入皇墓之中。

  至于那巨猿叛徒为何会在皇墓,或许是奉了雨皇的命令看守红衣尸身元神,或许另有原因,宁凡不得而知。

  临近雷神殿入口,宁凡一跃下了红莲雷云,化作一道流光,驻步于雷神殿巨门之外。

  那是一道血雷滚滚的巨门,足有万丈之高。

  巨门之上被设下了一重重雷霆阵光,阵光之强,已达到仙虚级别,便是碎虚高手不得雷皇的命令,也无法越过阵光进入雷神殿。

  感受着巨门之上非比寻常的雷力,宁凡轻吸口气,一踏山巅,脚下服下出一张硕大的雷图。

  在这雷图浮现的一瞬间,正与巨猿交战的红衣眼中忽而闪过一丝异色。

  “太素雷图!此子不愧是完整太素雷星的传承者,竟然连太虚雷帝的雷图都能施展出来。有此雷图在,他在雷神殿中应该没有安全问题了。如此,我可彻底放下心来,全神贯注与啼魂一战!”

  轰!

  宁凡轻轻一指,点在巨门之上。

  这一指别无花哨,但却有一股无法想象的雷威从宁凡体内散出,仿若向巨门点下一指的不是宁凡,而是仙帝!

  那是仙帝的指骨,蕴有无上雷威,任何雷霆都不可伤害此指!

  巨门之上的雷力一霎消散,宁凡推开巨门,大步走入雷神殿之内。

  雷神殿内部结构并不复杂,只划分为左殿与右殿,并设有不少雷阵和雷傀防守。

  宁凡看也不看那些阵光及傀儡,只是静静朝左殿走去。

  他炼化了雷帝指骨,凝聚出太素雷星,脚踏太虚雷图,这一刻的宁凡驾临雷神殿,就好似雷帝驾到,没有任何雷阵敢攻击宁凡!没有任何雷傀敢伤害宁凡!

  宁凡一路毫无阻拦,步入雷神殿左殿。

  左殿极其空荡,立有无数巨大的铜柱。

  在某一根铜柱之上,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尸身,被数道寒气森森的铁索捆缚在高高铜柱之上。

  女子没有呼吸,好似沉睡,合着眼脸,神态安宁,似一个睡美人。

  这是一具尸身,是红衣从前的身体。

  这具尸身之上,有着数之不尽的斗法伤口,不少伤口深可见骨。

  望着红衣身体上数之不尽的伤口,宁凡的心没由来一痛。

  他与红衣的交情应该还没有深厚到这一步才对,但,看到有人如此重伤红衣,他竟感到一种无法言喻的愤怒。

  就好似看到相守千年的挚友为人所伤一般,无法压抑心头之怒。

  “奇怪!为何我看到红衣受伤,会感到如此愤怒...”宁凡定了定心神,眸色一深。

  心思飞转,却无论如何想不明白那愤怒的根源。

  “罢了,先斩去这些铁索,取下红衣的尸身。若我没看错,这些铁索应该都是天道之力所凝...天道之锁么...”

  宁凡指间一扬,一缕缕紫金色的风沙散开,朝天道之锁吹去,誓要将此锁风化成灰。

  轮回之下,六道苍生皆为蝼蚁。

  区区天道,只算是六道之一,在轮回之力面前,算得了什么!

  “碎!”

  宁凡一字念出,一根根坚不可摧的天道之锁竟一一开始风化!

  天可怜见,那可是不周雷皇当年都震不碎的天道之锁!竟被宁凡的风烟一指风化成灰!

  铁索成灰,红衣的尸身跌落铜柱,朝地面坠下。

  宁凡眼疾手快,身形一纵,接住红衣的尸身,揽入怀中。

  冰凉的尸身,没有任何温度,但抱在怀中,却给了宁凡久违的温暖感觉。

  那温暖,深刻骨髓...

  “肉身,到手了!但为何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宁凡露出困惑的目光。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