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16章 雪柳魔皇

第516章 雪柳魔皇

  宁凡抬头望月,低头看水。

  夜空上的明月依旧皎洁,水波中的月影则随着水波支离破碎...

  头顶的明月岿然不动,所以它应是真实存在的。

  水中的月影支离破碎,所以它只能是影子,是虚假的...

  而那虚假的月影,之所以会出现,正是因为明月当空。

  “何为虚?‘虚’,是‘真’的倒影,因‘真’而生...这就是我数日之中的感悟。明悟到这一点,我对虚字的领悟可以算是真正达到了窥虚级别...只是...”

  水波渐渐平静,宁凡立着桥上,低下头,看着脚下流水中重新凝聚的月影,看着他自己映在水中的倒影。

  他看着自己的倒影,倒影同样看着他,彼此目光交汇。

  只一个瞬间,宁凡脑袋一轰,骤然抬起头,似明悟了什么,又无法看透。

  宁凡回过头,看着自己的身后。月色皎洁,渔火辉煌,照在他身上,在身后的桥面留下一个漆黑影子。

  水中的倒影是虚假的,但身后的影子却又是真实存在的...

  “虚影...真影...”

  他平复心情,重新看这水乡夜色,却已不带任何思索的情绪,眼中只有淡淡的茫然。

  “何为虚...”

  他再一次轻轻问出了这个问题。

  但这一次自问,却已与第一个问题的涵义迥然不同。

  第一次自问何为虚,问的是何为虚假之物,而宁凡给自己的答案,是所有由真实之物产生的倒影都是虚假。

  但当他看到自己在水中的倒影,却一时茫然。而看到身后的影子,却愈加困惑,再次发出第二问。

  这第二问,仍然是自问何为虚,但所问的却不是虚,而是真。

  当宁凡与水中倒影目光交汇之时,他心中陡然升起万千心思。

  “你站在桥上看流水,水中倒影也在看你。你以为他是你的影子,他却以为你是他的影子...”

  “你在思索倒影是否为虚假,倒影或许也在思索你的真实性。”

  “你投下一颗鹅暖石,惊动了湖水,湖水起了柔波,碎了倒影,所以你以为倒影乃是虚假。”

  “但在倒影的角度,他亦投下一颗鹅卵石,投碎了他脚下的流水...在那倒影的眼中,你的身影是否也投映在湖面,随波碎散...”

  “那虚影,真的是虚假么...”

  “而我所立身的世界,又真的是真实存在么...”

  “谁是谁的倒影!”

  “谁是谁的真虚!”

  “谁才是影子!”

  宁凡立在小桥流水,望着重重夜色,心中百感交织。

  他渐渐有些分不清自己与倒影谁是客观存在,但正因如此,他对虚的感悟骤然提升了一大截!

  每个人出生于天地,都想当然以为自己是客观的、真实的,自己的影子则是虚假。

  这便是先入为主的思想。

  可从未有人想过,会不会自己才是影子,而镜子中、湖水中的另一端世界,才是真实存在。

  宁凡的第二问,触及到的感悟太过深奥,其中包含的道真至理绝非如今的他可以看透。

  宁凡并不知晓,他的这第二次自问,已经触摸到了天道级数的问题,而这绝非如今的他可以参悟...

  他回忆起师从紫斗仙皇的往事...当年的他,想当然以为紫斗仙皇所处的世界是一场幻梦,是一个幻境,是一个存在于虚幻的虚假世界。

  所以,他也把与母亲、纸鹤共同生活的日子,当成了一场幻梦。

  但如今想来,会不会紫斗所处的幻界才是真实,而他所处的四天九界才是幻梦...

  宁凡轻轻一叹,这些问题他想得到,却看不透。

  他隐隐有些明白,为何修道第一步的七境修士追求长生,而第二步修士明明已经获得了长生不死的仙人寿命,却仍然苦苦追求道真了...

  修道第一步的修士,渴望长生不死。

  修道第二步的修士,渴望得到道真,或许唯有如此,才能够摆脱沦为倒影的宿命!

  “窥虚,看虚是虚...问虚,看虚不是虚...”

  宁凡喃喃自语,他无法给出第二问的答案,但他的虚空感悟,已因为看虚非虚,而真正达到了问虚级别,不似星宫那次,只是偶然敲开了问虚瓶颈的大门,掌控了一丝虚空脉络。

  不靠任何机遇和偶然,亦不靠任何感悟虚力的丹药,只靠一双眼、一颗心,去感悟虚的脉络。

  这一刻的宁凡,抬头看着漆黑的夜空,他的眼光深邃到仿佛可撕裂空间,仿佛可看到其下的虚无空间。

  每一丝虚空之力,都有着独特的脉络。

  感知着每一份不同的脉络,便可自如**控虚空之力。

  沿着每一道不同的虚空脉络,将数以百万道虚空之力串连起来,便可凝出虚空之海。

  而若法力足够,则踏立虚空之海的那一刻,成为突破成为一名冲虚修士...

  “冲虚!”此刻,宁凡的虚空感悟虽然没有达到冲虚,但已经看到了通往冲虚的道路。

  只要沿着这条路一路悟虚,终有一日,宁凡可以突破冲虚境界!

  “这位兄台的眼神,真是不错,看来已摸到冲虚大道了。小弟柳皓月,来自树界,不知这位兄台如何称呼...”

  不知何时,宁凡的身后已出现一个别着松簪、垂着长发的青衫男子,笑如春风,仪容潇洒非凡,向宁凡客气抱拳。

  宁凡停止感悟,眼神微微动容。转身向这青衫男子微一抱拳,心中却惊讶不小。

  万万想不到,他会在皇墓外域遇到一名外来修士。

  而这名修士竟然不是雨界之人,而是其他界面的修士!

  “雨界,宁凡!”

  宁凡细细打量着青衫青年,这青衫青年自然也是一缕分魂进入皇墓,分魂同样只有辟脉修为的样子。

  但从此人谈吐判断,宁凡确定此人本尊的修为起码不低于炼虚境界。

  而再看此人气息,分明是一只柳树成精的魔类。

  树木不但可以修成树妖,也可修成树魔,而这柳皓月,便是一只树魔!来自于九界之一...树界!

  “原来兄台来自于雨界,幸会幸会,柳某还以为,宁兄与柳某一样,都是偶然得到雷玉令,才得以跨越诸界、进入这雷皇的陨落之墓。”

  “原来柳兄的雷玉令是偶然所得...不知柳兄找上宁某,有何指教?”宁凡思索着对方的来意。

  “我见宁兄独立木桥,一站便是数日,竟是在悟虚,心中叹服,便生了结交之心,想与宁兄坐而论道。实不相瞒,柳某之所以进入皇墓,也仅是为了悟虚而已。”柳皓月笑容恭谦有礼,是一位真正的谦谦君子。

  “道友想论何道?”

  “何为虚!”柳皓月忽然提问,双目有如皓月一般,闪烁着奇辉。

  他提出此问只是,正抬头看那一轮夜月,露出迷惑之色。

  宁凡会意,知道柳皓月问的是他第一次自问的问题...何为虚假。

  “虚是真的影,因真故生虚。因有光明,故有黑暗。因有真实,故有虚假。恰若宁某立于河面之上,那河中的倒影,便是我的虚!而我,应是真。这本是我思索数日的答案,但如今我对这答案又有了不同的观点。”

  “哦?愿闻其详?”柳皓月原本对宁凡的观点大感赞赏,他可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将虚比作真的影子,这就算在树界的炼虚之中也没有几人有这种精辟见解。

  只是听闻宁凡还另有高见,柳皓月立刻竖耳倾听,生怕漏掉一个字。

  “虚是真的影,真,未必不是虚的影。谁是谁的影,无法说清,至少以宁某如今的境界,还无法看透...柳兄且看脚下的流水,你看着那水中倒影,你真能笃定,你就是真实,而它是虚假么?”

  “谁是谁的影...竟无法说清!”

  柳皓月听了宁凡的话,脑袋轰得一声,生生怔在那里,望着脚下的流水和倒影,眼中的迷惑越来越多。

  他本见到宁凡悟虚,故而生了结交之心。

  虽然提出问题,也没想到宁凡的答案会这么惊世骇俗。。

  宁凡不但将虚比作真的影子,更断言真与虚之间真假难辨。这种论断倒是柳皓月生平第一次听说。

  他不由顺着宁凡的思路去思索,会不会他柳皓月是一个影子,而那水中倒影的世界才是真实的世界...

  如此一想,柳皓月心中一震,只觉一生对虚字感悟,都只是一场空谈。他从未想过自己本身就是虚假的,这种可能性真的存在么...

  “道友见解独到,皓月自愧弗如。不过皓月还有第二问...何为虚!”柳皓月抱拳第二问,眼中露出真正的恭敬之色。

  他问出第二个问题只是,目光不看明月,而看流水。

  宁凡会意,知道他所问的第二个问题,恰是自己之前思考的那个问题。

  “柳兄这第二个问题,问的不是虚,而是真。”

  “宁凡可有答案?”柳皓月目露期待之色,希望再次从宁凡那里得到惊世骇俗的答案。

  “抱歉,我也不知何为真。但我曾师从一名强者,他曾说过一句话...世界真假,何须分辨!真虚只在一念间!”

  柳皓月起初听闻宁凡不知第二个问题的答案,先是一叹。

  待听闻宁凡后半句之后,蓦然间神魂一震,犹如醍醐灌顶一般,似有所悟。

  “真虚只在一念间...好一个真虚只在一念间!宁兄虽未回答我第二个问题,却给了我一个不错的答案。不过柳某还有第三个问题...何为虚!”

  柳皓月问出第三个问题之时,看得不是明月,也不是流水,而是在看苍茫的夜色,目光沧桑。

  宁凡沉吟不语,他知道,柳皓月这第三个问题,问得不是真,也不是虚,而是大道...

  “柳兄着相了。大道苍茫,便是那些真仙,也要穷尽一生却探索,宁某又如何知道答案。与其思索那飘渺如烟的大道,不如活在当下。待明夕回头之时,你我走过的道路,便是我等的道!”

  “走过的路...便是大道...”柳皓月迷惑的目光渐渐清明,再次望向宁凡之时,露出叹息不已的表情。

  “宁兄才智卓绝,接连回答三问,柳某佩服。他日宁兄若来树界,务必前往雪柳魔殿,柳某必定扫榻相迎!此乃柳某的‘神识令’,凭此令,宁兄可随便出入雪柳魔殿,无人会阻拦!告辞!”

  柳皓月再次恭敬抱拳,摇身一晃,将一缕分魂抽离皇墓而去。

  宁凡望着柳皓月离去的遁光,若有所思。细细端详掌心的一枚神识令。

  这种令牌是一些大能修士以神念之力所凝,用以证明身份。

  这种令牌可收容在识海之中,存放方便。另一个好处,便是可以从皇墓之中带出。

  那神识令上只有四个字,但这四个字却让宁凡深深一震。

  ‘雪柳魔皇’!

  那柳皓月,赫然竟是树界大名鼎鼎的三大魔皇之一...雪柳魔皇,乃是一名真正的碎虚皇者!

  “想不到我竟意外地与一名树界碎虚建立交情了...”宁凡摇头轻笑,屈指一点神识令,那令牌立刻化作光芒、没入其分魂识海之中。

  目光扫过重重夜色,宁凡沉默少许,走下小桥流水,穿行于水乡的夜色中。

  河道两岸,传来乌篷船上鼓乐与嬉笑声。

  鼻息间,是湿润而飘浮的呼吸,带着油菜花的香气。

  夜色散去,晨光熹微。

  宁凡走在细细编织的薄瓦之下,望着脚下青砖的印,望着巷口陶缸中飘着的萍花。

  持着一杆羌笛,走过一片片芦苇遮掩的明湖,走过一个个堂屋明瓦,走过一簇簇拘谨的修竹。

  一日,二日,三日...

  宁凡一路行走,一路遇到些灵兽精怪,则通通随手灭杀,不惹心情。

  时光一日日流逝,他分魂修为也一丝丝攀升。

  辟脉六层,七层...十层。

  宁凡立在一处山巅,回忆起当年突破融灵的场景。

  当年的他,凭一枚金丹道果突破融灵...那些在七梅的时光,通通一去不复返...

  吼!

  山巅之上,几只巨熊精怪各个有着辟脉十层的修为,朝宁凡嘶吼杀来。

  宁凡头也不回,只随手祭出羌笛,随意收割了几个熊怪的性命。

  吞服下熊怪的辟脉雷果,这一具弱小的分魂之身,在这一刻突破了融灵!

  “融灵了...就像当年一样...”

  宁凡眼中愈加追思,一步飞下山巅。融灵之后,他这一缕分魂已可飞天遁地。

  他施展多年未曾使用的踏雪诀,一如当年蹑步横行于天际。

  他高飞在九天之上,直奔中域而去,一路惊动了不少隐世不出的外域凶兽。

  这些凶兽之中,有融灵初期、中期、后期乃至巅峰,但只要金丹之下,便无一人可挡宁凡羌笛索命!

  嗤!嗤!嗤!

  那一管羌笛落在宁凡手中,变成了绝顶法宝。

  宁凡一路杀戮,击杀了数万融灵凶兽,修为也一路攀升。

  融灵初期,融灵中期,融灵后期,融灵巅峰...

  临近突破金丹,宁凡回想起当年为突破金丹的一路血海杀戮。

  想起了火云老祖的情深,想起了大晋的受辱,想起了外海的一次次厮杀...

  想起了当年一句句豪言!

  不求长生,不求纵横,只求摆正你的倒影!

  “金丹了...”他精光一闪,气势大现,已然突破金丹!

  好似一道流光冲入了终于,立刻惊动了无数中域亡灵!

  中域之中,大多数亡灵都有修为在身,一个个修为更是不低,不乏金丹元婴,甚至有化神。

  宁凡偏偏向着穷山恶水遁去,每行走一域,必受到一域亡灵的围攻,亦必屠尽一域亡灵修士!

  每斩杀一名亡灵,便可获得一枚雷果...

  修为一步步提升,达到金丹中期、后期、巅峰...又一次接近元婴期!

  夜色下,宁凡踏着尸山血海,走出一片亡灵山谷,望着头顶明月,回忆起当年结婴之时的决然!

  想起了那不舍斩杀纸鹤的柔情,想起了那困厄多年的心魔...

  你是我一世也斩不掉的心魔...

  “元婴了...”宁凡服下无数雷果,修为在这一刻突破元婴。

  中域之中虽有元婴、化神的亡灵,却也并不是大范围存在。

  宁凡无法像突破前几重境界一样,通过大规模杀戮,获得雷果晋入化神、炼虚...

  他直接飞跃中域,不再杀戮,一直飞到临近神域的地方。

  他不再掩饰煞气,沿途所遇的亡灵,一个个感知到宁凡逼人的气势,皆是匍匐战栗,不敢再攻击宁凡。

  宁凡立在神域之外,感知着神域中不同寻常的凶煞之气,轻轻收住脚步。

  他不准备进入神域,若神域中真有雷皇的亡灵存在,他一缕分魂进入神域只有被灭的下场。

  进入皇墓已有数月,外界的本尊伤势应该已好得差不多了。

  宁凡一缕分魂进入皇墓,从外域一路穿过终于,行至神域外围。他初步探索皇墓的目标,基本已经达成了。

  接下来,是该离开皇墓了...

  立在那山巅之上,望着夜色微茫,宁凡已心如止水。

  真也好,虚也罢,他本不在乎这些。

  他在乎的,只有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执念...

  回手凡尘如烟,一笑淡了明月。他目光平静看着一缕月色,此刻的心情却接近大道。

  他忽然升起一种冲动,要拾起那些回忆,点燃那抹月光!

  月光飘渺难寻,更不可能点燃...

  但宁凡却有一种诡异的感觉...只要他想,他便可点燃月光!

  这一路悟虚,并非一无所获。至少宁凡获得了足够多的感悟,而这些感悟,足以令他再次自创一式法术!

  他望着那看似虚无的月光,忽然傲立山巅,十指掐诀。

  “或许我可以在离去之前,自创一式‘燃虚之术’...”宁凡淡然一笑,若将这一路感悟融入道此术之中...他可以做到点燃月色!点燃虚无!

  他尚未意识到,自己随手创出的法术,将会是何等可怕的神通。

  而又会有怎样一名碎虚强者,几乎被此术吓死...

  巨魔族外,一个一脸傲气的灰衣老者,带着雨皇一道敕令,骤然降临。

  “老夫云道枯,奉令前来传达雨皇旨意。周明何在,速速出来接旨!”

  他声音不大,但却融入了碎虚一重天的气势,震惊了整个巨魔族!

  他眼神暗藏一丝冷意,听过被他所扶植的赤妖王是死在宁凡手中...今日似乎需要稍稍教训宁凡一下了。

  “周明何在!”云道枯冷喝一声,一重重北凉风雪被他一言喝散,山河崩塌。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