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15章 何为虚!

第515章 何为虚!

  雪莲部只有约莫数百人居住,且皆是没有任何修为的凡人亡灵。

  宁凡隔着巨木围墙,斜睨一眼,可以看到部落中心处驾着高高的木架,堆着熊熊的篝火。

  篝火处,有一些雪莲部的青年牧民宰杀牛羊烤制,亦有不少胡服女子围着篝火起舞。

  无论是男子还是女子,目光皆如同雪山上的冰雪般纯净,没有城府。

  望着这一幕,宁凡心头忽然一阵安宁...雪莲部是一个好客、和平的部落,与世无争。

  远离争斗,远离喧嚣,远离勾心斗角...很好的地方,可惜不属于他。

  “宁大哥,你竟然是一个仙师?真是太厉害啦!你会召唤‘蛮神’吗?你会召唤‘死兵’吗?听说皇墓中域有许多仙师,都可以召唤蛮神、召唤死兵,一名仙师就能打败几千几万人呢。这些仙法,你会不会呀?”西莲一脸崇拜地问道。

  “不会...”我只会杀人。后半句,他自然不会说出来,以免吓坏小姑娘。

  “你不会召唤蛮神和死兵呀,真可惜...”少女有些失落。

  守卫部落大门的几名大汉,已经将宁凡到来之事禀报给族长。

  雪莲部的族长是一名胡渣唏嘘的中年汉子,名为西萨。他本来正与部落诸位长老商议重要之事。

  但一听闻宁凡这位仙师到来,立刻大惊失色,不敢怠慢,吹响号角,率领部落所有勇士、女子迎接宁凡。

  “我等见过宁仙师!”西萨敬畏道。

  宁凡轻叹一声,他刚入皇墓,偶遇西莲,在西莲的邀请下想入雪莲部一看,却不曾想,他的到来吓到了这安宁和平的部落。

  故而摇摇头,安慰道,

  “诸位不必担心,宁某只是路过雪莲部,喝一杯水酒便会离去,绝不会伤害雪莲部半条人命。”

  一听宁凡只是路过雪莲部,不会伤害任何人,西萨族长轻轻松了口气,转而热情道,

  “宁仙师既然路过我雪莲部,便是我雪莲部客人,我雪莲部别的没有,好酒好肉倒是不少,来人!烤最肥的牛羊肉,备最好的莲花酒,迎接宁大仙师!”

  “好嘞!”

  气氛不由热烈起来,那些本畏惧宁凡辟脉修为的雪莲牧民们,此刻稍稍放下畏惧,好酒好肉款待宁凡。

  宁凡没有再动用任何修为,他不愿吓到这些凡人亡灵。

  没有任何高高在上的行为,只是如一个凡人一般,静坐在篝火下,吃肉饮酒,与那些雪莲部的老者们笑谈。

  宁凡是一名修士,见多识广,他的谈吐见识,令无数雪莲部老者佩服不已。

  他酒量非凡,雪莲部有不少年青勇士,与他拼酒,但却无一人能将宁凡灌倒。只要宁凡不想醉,心不醉,则人不会醉。他的酒量,亦折服了一个年轻勇士。

  偶有几名热情的胡女邀请宁凡共舞,宁凡只得无奈拒绝。他可不会跳舞...但继而接过一名牧民羌笛,吹奏起来,为那些胡女伴舞。

  笛声质朴悠扬,那质朴的是宁凡的内心。

  笛声同时又蕴含着一股抹不掉的金戈铁马之声,那是宁凡一世也抹不掉的过往杀戮。

  他的笛声折服了无数雪莲部少女,亦折服了西莲小姑娘。

  不少女子明眸善睐,对宁凡暗送秋波,宁凡却视若无睹,只是抬头,看着渐晚的天色,看着迟暮,看着夜色中升起的一轮明月...

  他放下羌笛,修道四十余年,惘然如梦。

  漂泊他乡,无枝可依...修士所有的追求,都好似虚无的梦、缥缈的月...

  天色已晚,篝火却更加明亮了。

  宁凡似忘了耳边喧嚣,他闭上双眼,听着篝火中火焰的噼啪声,回忆起一生过往。

  名利是虚,修为是虚,权势是虚,美色是虚,善恶是虚,幻梦是虚,月光是虚...这些,都是虚...但虚,又是什么!

  “何为虚!”

  宁凡豁然睁开目光,竟露出道悟的表情。

  他进入皇墓,本只是想探探皇墓的底细,但却未曾料到,会在这雪莲部落内,被一幕幕凡人和平的景象,勾起思索,唤起道悟。

  而这道悟,竟然是对‘虚’字的道悟!

  他虽在星宫之中意外突破问虚关卡,他虽然已是一名堪比问虚的中期蛮魔,但对于虚字,却从未细细思索。

  此刻他扪心自问的一句‘何为虚’,正是所有窥虚修士在窥虚之前,都会对内心发起的一个叩问!

  明悟了虚是何物,便可以窥虚!

  掌控了虚的脉络,便可以问虚!

  踏立于虚空之海,便可以冲虚!

  凌驾于虚空之上,便可以太虚!

  宁凡忽而一笑,看来这次进入皇墓,倒是可以真正悟一悟虚字真意。

  此刻的他,只是一缕分魂,只是辟脉一层...但在皇墓之中,一路走下去,重新令分魂达到本体修为,将是一次重新体悟修魔路的好机会。

  他正这般思索着,雪莲部落外,忽然传来隐隐的马蹄声,夹杂在夜风中,起码有数千匹骑兵起来,杀气森森。

  那马蹄声很轻,且隔得极远,凡人很难辨别,但却瞒不过宁凡的耳朵。

  宁凡放下酒壶,轻轻一叹,看来雪莲部是惹上大劫了,今日西萨族长与族人商议的,多半便与这大劫有关吧...

  他向西萨族长一抱拳,告辞道,“多谢西萨族长赐酒,宁凡有事,就此告辞。”

  西萨族长一怔,不明白宁凡为何酒酣一半便要告辞。

  但他当然不敢阻拦宁凡的去留,宁凡要走,他便立刻带人去送。

  宁凡却一摆手,持着雪莲部所赠送的羌笛,悄然消失在夜色中。

  西莲等不少雪莲部的少女,望着宁凡瘦削的背影,幽幽一叹,似动了少女情怀...

  只是宁凡不可能为她们留下脚步,他也不会告诉雪莲部离去的目的。

  他要去杀人,为雪莲部清除敌患,不让那数千骑兵血屠雪莲部。

  距离雪莲部三十里的雪山山脚,一条雪河从山上留下,而河畔,共有近五千精装胡骑驻马于此。

  这五千胡骑,共举着三面大旗,分别是鬼狼部、萧狼部、安狼部。

  这三个部落的五千胡骑之所以出现在此处,只有一个目的,那便是袭杀三十里外的雪莲部!

  “哈哈,听说雪莲部牛羊众多,更有不少细皮嫩肉的女人,嘿嘿,我三个部落合力血洗雪莲部,瓜分了那些牛羊、女人、奴隶,如何!”

  “好!”

  三名部落头目正在商议**雪莲部的大事,忽有探哨发现,一个白衣青年在夜色中步步走来。

  几名探哨立刻弯弓搭箭,向那忽然逼近大军的白衣青年射去,箭风呼啸凌厉。

  但几支箭矢还未靠近那青年,忽见青年拂袖一挥,所有箭矢纷纷化作飞灰消散。

  而白衣青年一步迈出,骤然消失于原地,不知所踪。

  “怎么可能!”几名探哨还没弄清状况,忽然各个眉心额骨上碎裂出一个拇指粗细的血洞,血溅长空,跌落战马,一命归西。

  几名哨兵竟就这么诡异的死去了!

  嘶!

  几名战马惊恐地长嘶,惊动了五千胡骑!

  “什么人!刚冲撞我三部大军,杀我探哨!”一名头目震怒道。

  宁凡飘然现身,冷峭立于夜色之中,阻挡在五千大军之前。

  “尔等想攻打雪莲部?”宁凡只是淡淡问道。

  “是又如何?难道你想凭一人之力,为那雪莲部出头,抗衡我五千大军?”那头目不屑道。

  “是!”宁凡淡漠道。

  “凭你一人?”一名头目露出嘲笑之色,在他看来,宁凡想凭一人之力迎战五千大军,实属痴人说梦。

  “你为何要为雪莲部出头!雪莲部给了你多少牛羊、美女,老子给你双份,你助我们进攻雪莲部!”又一名头目谨慎利诱道。他见识到几名哨兵死状诡异,几乎是一个瞬间被宁凡所杀。

  如此看来,宁凡身手倒是骁勇,有招揽的价值。

  “...”

  宁凡没有再多言。

  他既不在乎他人的嘲笑,也不会被他人利诱。

  他宁凡杀人,不需理由,何须解释!

  若定要寻一个理由,那么这理由只有一个。

  他杀人,不为荣华富贵,只为一饭之恩。

  身影一晃,宁凡抬起羌笛,催动辟脉一层的法力。

  那以油竹制成的普通羌笛,落在宁凡的手中,却成了恐怖的杀器,比下品飞剑都要厉害!

  嗤!嗤!嗤!

  前卫的数十名胡骑,只一个瞬间,便全部被羌笛刺穿额骨而死,跌落马背。

  三名胡骑头目面色大惊,宁凡这种**控羌笛的杀人手段,已经不是凡人武功了,而是中域才能一见的‘仙人仙术’!

  “仙、仙师!此人竟然是一名仙师!他是来自中域的仙师!”

  “一名仙师,可屠戮万名凡人,可恶!区区一个雪莲部,仅仅数百人的小部落,就算有再多的牛羊,也绝不可能请动仙师...这名仙师为何要助他们一臂之力!”

  “不管了!此人终究只有一人,而我等有五千胡骑,与他搏命!”

  三名头目露出凶狠之色,一吹号角,五千胡骑立刻接下胡弓,齐齐朝宁凡弯弓射箭,箭矢如流星追月,在夜色中寒芒森森。

  宁凡望着五千箭矢,目光不为所动,身影一晃,不知所踪,鬼魅般消失,五千箭矢全部射空。

  他所施展的法术,仅仅是辟脉级别的小法术,隐身而已。以他辟脉一层的分魂修为,只能施展低阶法术,似乎回到了当年刚刚修魔的日子。

  但对凡人而言,隐身术已经是可怕的神通了!

  嗤!嗤!嗤!、

  羌笛每一次出手,必有数十人殒命。

  这一抹夜色中,只有宁凡一人单方面厮杀!

  他确实不会以法力欺凌凡人,但类似这五千胡骑这般仗势欺人的暴徒,宁凡根本不会顾及什么,直接杀戮即可。

  夜色散去,晨光照耀雪山。

  宁凡踏过五千尸骨,冷漠的朝着雪山另一端走去。

  雪莲部中,西萨族长仍是忧心忡忡的表情。

  他本得到消息,鬼狼部等三部胡骑将要血洗雪莲部,但消息似乎不准确,鬼狼部并无胡骑攻打而来...这是怎么回事?

  一连三日,雪莲部仍是安然无恙。、

  便在这三日,出外查探的雪莲牧民,在三十里外的雪山山脚,发现了可怕的一幕!

  五千名胡骑,全部被人斩杀!

  杀人者手段极其可怖,似乎以某种特殊兵刃,刺破了所有胡骑的额骨,在所有尸身额骨上留下拇指粗细的血洞。

  从战场情形判断,杀人者只有一人!

  “是杀凭一人之力杀了鬼狼部等部五千骑兵!这真是太可怕了!”包括西萨族长在内,一个个雪莲牧民感到深深地震撼。

  同时又觉得庆幸,毕竟这五千胡骑一看就是要攻打雪莲部的,若非那神秘杀手杀了所有胡骑,这些胡骑必定会在三日前血屠了雪莲部。

  “看来我们倒是应该感谢那神秘的高手了..只是不知道,这名高手会是谁...”一个个雪莲牧民唏嘘不已。

  “是他!是宁大哥!”唯有西莲喜极而泣。

  她认出了那些死尸额骨的伤口血洞...那是由雪莲部特制的羌笛所造成的。

  而能以雪莲部制作的普通羌笛杀戮五千骑兵,有这种本事的人也许只有那一人...

  “宁大哥...”少女望着远方,有感激,亦有叹息。

  她感谢宁凡救了雪莲部,不求回报。

  她亦叹息,叹息宁凡不会再回来了。

  “这里不是他的家,他不是归人,只是过客...”

  ...

  宁凡翻过雪山,又走了三日。

  雷皇之墓十分玄妙,每斩杀一名拥有修为的亡灵,都必定会得到一枚类似道果的雷果。蕴含的法力大致相当于正常道果药力的百分之一。

  宁凡杀戮了五千人,却并未得到任何雷果,自然是因为这些人只是凡人了。

  但在跨越雪山的三日中,宁凡倒是在雪山深处发现了几十头拥有辟脉修为的灵兽。

  这些灵兽对凡人而言极其可怕,但对宁凡而言不值一提。

  这些灵兽偷袭宁凡,被宁凡挥手斩杀,获得了二十余枚辟脉雷果。

  在宁凡服食二十余枚辟脉雷果之后,其分魂修为一举突破辟脉五层。

  这个修为,正好是他当年身为七梅少主的修为!

  他立在雪山另一端,行走在夜色中,抬头望着一轮明月,回首凡尘如烟...

  “辟脉五层...”

  他的身体正在以黑星之术自行疗伤。

  而他的分魂则要在这皇墓之中继续走下去,将这分魂修为,提升至更高!

  辟脉,融灵,金丹,元婴,化神,炼虚...

  一步步,重新走一次修道路!

  而这条路不会花费太多时间,以他的神通,将这分魂**到极高境界,只需极端时间。

  “只是我心中,终究仍未弄明白...何为虚...”

  他望着那明月,只觉凡尘越来越渺远,不可追思...

  何为虚...

  第四日,他走到一个雪山另一端,是一个水乡小镇。

  那湖面之上,一艘艘乌篷船往来不绝,时有少女向着岸边的宁凡招手。

  而宁凡始终不言,只是站在桥上,看那脚下的流水,等待黑夜,看那水中的月色倒影,似有所悟。

  一日,二日,三日...

  第六日,他看着水中的夜月之影,投出一块鹅暖石,将湖面水波打散,月影碎散。

  一瞬间,他明白了!

  “虚,便是碎散的月光!”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