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西莲

  红衣冷着脸走了,也不知在想什么,来也匆匆,却也匆匆。

  宁凡望着红衣消逝的遁光,目露深思。红衣的到来,应该不会无聊到与宁凡聊几句话。

  “这女人,为何要来巨魔族...”

  她应该早知道巨鹿王的阴谋,之所以会来这里,也许是想插手巨魔族的事情,帮风雪言一把。又或许,她是为了得到祖树果实而来...

  宁凡疲惫地坐在枯萎的祖树下,身体疼痛如针刺、如火烧,半点法力都无法调动。

  按他估算,就算借助黑星之力疗伤,起码都有四个月的时间,他将处于重伤状态,无法调动半分法力...这就是借用洛幽法力的代价!

  若是没有星光疗伤术,则受了这种伤,没有百八十年休想治愈...

  巨魔族内,有无数幸存修士欢呼,亦有无数修士因亲人死于此战,而悲痛不已。

  苏颜、月凌空、明雀、焚翅四女冲至祖树下,护在宁凡身前,望着红衣远去的遁光,皆是感到一阵心悸。

  她们不知红衣是谁,只知道红衣实力有些可怕,且忽然出现,忽然离去,并未逗留太久,亦未对宁凡流露敌意,应该是友非敌。

  “你伤得好重...”许秋灵扶着风雪言,亦遁至宁凡身前,注意到宁凡严重的伤势,心疼欲碎。

  风雪言已无碍,她苏醒过来,在许秋灵的搀扶下飞上天空。当看到宁凡为她所受的一身伤势,鼻头一酸,哭成了大花脸。

  “不哭,小伤而已。一切都过去了...”宁凡拍拍风雪言的头,温柔一笑,安慰道。

  是的,一切都过去了。无论是巨魔八祖,还是鬼目族,或是兰陵宗...都再不会打你的主意!

  ...

  巨魔族之战,影响太过巨大,雨皇大怒,相继派出四名雨殿强者彻查此事。

  四名强者中,第一个赶来的竟是决龙谷主——楚长安!

  楚长安对宁凡的态度还算客气,只是对宁凡的成长速度有些吃惊。

  宁凡上一次前往绝龙谷之时,还是小小化神,而如今,却成了堪比问虚强者的蛮魔,更有诸多可怕底牌护身。

  此战之中,宁凡暴露了太多底牌,甚至还借来洛幽力量,一举化作尊魔。

  这一幕被太多人看到,尊魔的气势更是震动了整个无尽海。除非宁凡将整个无尽海的魔修全部杀人灭口,否则无法隐瞒尊魔气势...

  好吧,底牌十分无奈地曝光了。

  而宁凡的威名,在楚长安的一番调查之后,瞬间传遍雨界!

  古魔修士、六转炼丹师、拥有碎虚一击的玉简,可瞬间化为堪比碎虚的巨人,碾压一切...

  底牌曝光,宁凡不怕。

  碎虚玉简曝光,貌似只会增加别人对他的敬畏之心,有益无害。

  古魔身份倒是曝光了,但宁凡又没有暴露魔血的等级,谁会知道他是一名可怕的祖血祖魔?

  唯一有些麻烦的,是如何解释瞬间爆发碎虚实力...

  宁凡可不会傻到暴露洛幽的存在。

  所以,当楚长安询问宁凡,问他为何可以瞬间爆发碎虚实力时,宁凡的回答是:

  “我在某处遗迹之中捡到一颗不知名的七转丹药,服下后可以一瞬间拥有碎虚实力。那丹药再无第二颗了。”

  能让修士瞬间拥有碎虚实力的丹药,楚长安也听说过数种,故而也相信了宁凡的解释。

  调查完宁凡的底牌,楚长安又调查了巨魔之战的始末。

  这一次百宗修士死伤虽多,但大都是巨鹿王及祖树所杀。宁凡所杀的,只有最初那些招惹风雪言的修士,倒不必为百宗死难者负责。

  在世人看来,此事归根结底,是百宗贪图利益威逼巨魔族。而巨鹿王反坑了百宗,血祭无数修士,双方根本就是狗咬狗...百宗死了多少人,关宁凡鸟事?

  何况若不是宁凡灭了巨鹿王,将不会有任何百宗修士得以幸存,所有人都要死在巨鹿王手中。

  宁凡根本不必为死难者负责,他无罪有功。

  其他三名负责调查此事的雨殿强者随后赶来,皆是雨殿的炼虚高手。他们的调查结果与楚长安一致,纷纷离去,以此回禀给雨皇。

  楚长安等人离去,宁凡的生活归于宁静。

  他因借用洛幽的力量,反噬太过严重,四个月无法动用法力。

  无法修炼,无法炼丹,无法打开储物袋,无法遁入玄阴界、元瑶界...

  就连识海都大损,只能调动极其微弱的一丝神念。

  他立在屋檐之下,举头看着北凉国的风雪,忽然有些疲惫。

  修道很累...不知前方还要杀戮多少人,不知哪天会一个大意,死无全尸。

  宁凡无法忘怀那祖树上的十二朵血薇,在此之前谁能想到,巨鹿王会以祖树连杀十二名炼虚...

  “谁能预料到明日的死亡?”

  “大神通的修士,拥有天人感应,可趋吉避凶,只是单单去避、去躲,终究是无法逃过劫难...”

  “若我当时大意一些,便有可能被巨鹿王击杀,化作那祖树之上的一朵血薇...修道之路,半步也不容走错。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

  宁凡将手伸出屋檐,很快,掌心便落满薄薄一层雪花,顷刻融化。

  这里的雪与七梅的雪虽然相似,但终究不同。

  宁凡目露思念,他想家了,想要早日回到越国,回归故乡。

  如今无尽海中再无敌人,他大概真的可以离去了...不过就算要回去,也要把伤先养好吧...

  此刻虚弱的他,无法调动任何法力,肉身损伤严重,虚弱的好似一介凡人。

  这种弱小的感觉,许多年没有体会过了...

  受伤状态的宁凡,虚弱之极,被诸女严密保护起来。

  院子外有炼虚傀儡守护,院子四面都住着诸女,随时保护他。

  只可惜,如此严密的防守,有的人还是可以想来便来,想走便走。

  心神之中,洛幽忽然向宁凡调笑道,“那碎虚女人又来找你了,看不出嘛,我家宁凡弟弟好大的魅力呢。”

  洛幽言语刚落,宁凡的身边已多了一个红衣冷面的女人。

  宁凡苦笑,他此刻能够调动的神念有限,根本察觉不到有人靠近。

  只是他不必看,便知道身旁多的人是谁。除了红衣,还能是谁?

  黑雷塔之中,宁凡寻来乌雷竹叶,助红衣疗伤。一番疗伤后,红衣竟恢复到碎虚一重天的修为!真是个可怕的女人!

  红衣的到来,自然惊动了月凌空等女子,不过宁凡轻轻做了一个摆手的动作,示意无碍。

  “你家的女人对你不错,有她们保护你,我就放心你的安危了。”

  “哦?红衣姑娘在担心我的安危?”宁凡虽知红衣是雷皇,却当然说出来,以免暴露红衣身份。

  “当然,你对我还有用,我自会关心你的死活。”红衣冷冷道。

  “我曾答应你,会帮你一个小忙。只是还未请教姑娘,究竟需要我帮什么忙?”宁凡好奇问道。

  “不必多问。此物你拿去,速速把伤养好,之后再谈正事。现在的你,太过虚弱,对我没有任何用途!”红衣似嫌弃般瞪了宁凡一眼,莲步一迈,瞬息消失无踪,显然已经离去了。

  宁凡摇头失笑,他竟然被不周雷皇嫌弃了。

  只是方一垂头,看清红衣给他的东西后,不由目光一震。

  红衣给了他两个血红玉盒,第一个玉盒中,竟装了一颗七转下品的返生丹。

  第二个玉盒中,则装了一枚雷力逼人的银色玉令。

  “这是...雷玉令牌?”宁凡见过洞虚的雷玉令,自然认出了玉令来历。

  雷玉令只有一个用途,那便是进入皇墓。

  此令按照常理,本来只能由修士亲自参加周家举办的擂战,按名次获得雷玉令。

  不过宁凡都认识红衣了,哪里需要多此一举参加什么擂战...

  按照宁凡与红衣的约定,还需要过许多年,红衣才需要宁凡相助。

  不过既然红衣此刻就送令牌给宁凡,多半是她改变计划了。

  至于堂堂不周雷皇竟然赠送宁凡七转丹药疗伤,这倒让宁凡受宠若惊了。

  他当然不会认为红衣对他有意思,红衣不是正常女人。

  红衣会送他如此珍贵的丹药,只能说明红衣比较重视宁凡,而这种重视是基于双方利益关系。

  这就足够了。

  “以我如今的重伤状态,不宜服食七转丹药。待伤势稍稍恢复一些后,再服下此丹,必定可以一举伤势痊愈。”

  “在此之前,先看看这玉令再说。”

  宁凡细细端详雷玉令,发现这枚玉令不是普通的玉令,而是最珍贵的‘封赐玉令’。

  封赐玉令不但拥有普通玉令进入皇墓的效果,令牌中更蕴含了雷皇赐予的一道封赐法力。

  若炼化这力量,可提升不少修为。

  似洞虚老祖等内海七尊,都曾获得封赐玉令,而他们所获得的封赐玉令,蕴含了五万甲法力。

  至于宁凡这枚,则蕴含了十万甲子法力,算是雷皇对他的特别优待么?

  “皇墓位于内海周家,是一座封闭式的禁地,并无门户进入,唯一的进入手段,是将一丝魂魄寄在雷玉令上,令分魂进入皇墓。只要有雷玉令,不论身处雨界何处,都可随意进入皇墓。而若无玉令,即便站在皇墓外,也是进不去的。”

  “如今我伤势极重,但只需调动一丝魂魄之力,便可令分魂进入皇墓中...红衣要我帮助的事情,想必与皇墓有关,我可先进去看看。”

  宁凡转身进入屋内,放下七转丹盒,盘膝端坐床榻之上,手持雷玉令。

  闭上双眼,将一丝魂魄之力寄在玉令中,心神都沉浸在玉令之内。

  一瞬间,眼前风景变幻。

  仿佛跨越了无数空间,宁凡的一丝分魂,玄妙地出现在了周家的皇墓之内。

  他出现之处,是一个塞外牧马的部落。

  他一袭白衣,容貌与肉身一模一样,唯独修为只有可怜的辟脉一层。

  这倒不是因为受伤的缘故,而是任何修士第一次分出魂魄降临皇墓,都只有辟脉一层的修为。

  “真身体很弱小...但比起我那受伤虚弱的身体,还是强了一些。”宁凡握了握拳,继而环顾四周。

  四面都是草原,极远处可看到渺渺雪山,四周有不少牧民,这些牧民行为举止都和凡人一般,但细细去看,这些人竟然全部都是生活在皇墓的亡灵!

  雷皇之墓,寄宿了无数亡灵,以一种不死不活的状态永生!

  宁凡曾从洞虚老祖手中得到一块皇墓地图,据说记载了皇墓三分之一的地貌。

  皇墓分为三个区域,外域、中域、神域。

  外域生活的亡灵,大多是凡人。中域则有不少修士亡灵,但修为一般最多只有化神。

  至于神域...其中不乏炼虚亡灵,甚至还有碎虚亡灵...

  据说雷皇的亡灵,就以诡异状态存活在皇墓中!

  宁凡已知红衣是雷皇,对雷皇亡灵的说法并未全信。或许神域之中真有雷皇亡灵,或许只是一个误导世人的谣言...

  宁凡观了观地貌,若有所思。

  若他记得不错,眼前这个雪山牧民的部落,应该是皇墓外域西陲的雪莲部。

  外域十分辽阔,想要从外域走到中域,起码要穿越数十万里。以宁凡如今‘辟脉一层’的修为,想进中域有些困难了...

  “咦?大哥哥,你是外乡人么,为何我从来没见过你?”一个身穿胡衣的少女,约莫十三四岁,骑着一匹小红马,得得行至宁凡跟前,熟练地收住缰绳,朝着宁凡热情微笑。

  少女姿容算不上美貌,却也清秀,一双明眸透露着聪慧与勇敢,飒爽的气质,倒也不输一些小家碧玉了。

  “嗯,刚来此地。”宁凡点点头,

  “原来是过路的哥哥,不妨到我们雪莲部坐一坐,喝一杯我部特产的莲花酒暖暖身子?”少女下马,热情邀请道。

  “也好。”宁凡点点头,他此次进入皇墓,只是四处看看,并未特殊目的,倒也不会拒绝少女邀请。

  “我叫西莲,是雪莲部族长的女儿,大哥哥叫什么名字呢?”少女甜甜一笑。

  “宁凡。”宁凡说出这久违的两个字,心中一松。

  他曾化名周明,亦曾化名陆北,但如今,他可以叫回宁凡了!

  他已有足够的实力,以真名纵横雨界,不必惧怕谁来暗算他,只有他踩踏别人尸骨的份!

  “宁大哥,你长得真好看。”

  西莲细细端详宁凡,只觉得宁凡是她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男子了,双颊不由一红,芳心扑通扑通乱跳。

  她一路牵着马,领着宁凡进入雪莲部,乐得像一个麻雀。

  很好的年纪,情窦初开,正当年少...

  雪莲部外,立着高高的木栏,将整个部落围住,中心点着篝火,部落外则有几名汉子把守。

  当西莲领着宁凡入部之际,一名汉子忽然拦住了西莲的去路。

  “小姐留步!族长吩咐,今日族中有大事相商,闲杂之人不可随意放入部落!”

  那汉子目光漠然刮过宁凡,带着提防于境界,显然不准备放宁凡这来路不明的人进入部落了。

  “宁大哥是过路的客人!我们雪莲部一向好客,宁大哥是我的朋友,不是什么闲杂人等...”

  “姓宁?”大汉淡漠的目光忽然变得寒芒四射,“我雪莲部周遭的数十个部落,可都无宁氏族群。这个姓氏,只有鬼狼部才有,此人定是鬼狼部的奸细,来人,把他拿下!”

  气氛一瞬剑拔弩张,数个守门大汉将宁凡团团围住。

  这些大汉皆是凡人亡灵,没有任何法力,凭的只是一身武艺伤人。

  宁凡目光淡淡扫过这些大汉,并不生气,只淡笑道,“我不是鬼狼部的人。”

  他虽杀人如麻,但不会乱杀无辜凡人,即便这些凡人只是亡灵。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大汉表情依然冷漠,口气却已舒缓了几分。

  他阅人无数,从宁凡的一个淡然眼神便隐隐察觉,此人没有说谎。

  “因为我是外来者。”宁凡散出一丝法力气势,虽只是辟脉一层的气势,却令数个大汉全部面色大惊。

  “仙师!你竟是一名仙师!”

  若宁凡是一名仙师,当然不可能是鬼狼部的人了,因为鬼狼部只有凡人,何处出现过仙师。

  且一名仙师抬手可屠灭雪莲部,又何必自降身份扮作奸细,混入雪莲部...

  “我等得罪了!”数个守门大汉俱是面色敬畏,抱拳谢罪。

  这一刻,他们再无一人敢得罪眼前的白衣青年。

  这个青年,有踏平雪莲部的实力!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