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12章 威震百宗(六)

第512章 威震百宗(六)

  玉台一面,兰陵王容貌俊美,一袭幽紫的蟒袍,头戴紫金冠,打扮浑似一名青年帝王,眉心一点朱砂,又为其平添几分邪异气质。

  他伫立风雪,周身有无数兰花飘落,风化绝代,犹如天神之子,引得在座不少女修为之心折...

  与兰陵王的俊美相比,宁凡的装束便稍显简单朴素,一袭海葛白衣,闲散着黑发,冷峭的目光如一泓幽潭不可看透。

  白衣之上,血迹斑斑,眉心之上,星点妖异,平添几分肃箫杀意。

  一股蛮魔的霸意凝在眉宇间,气势强大的让普通修士无法呼吸,亦让不少女子为之倾心。

  兰陵王是雨界碎虚之下第一人,而宁凡,则是内海第一魔尊...宁凡若不动用碎虚玉简,兰陵若以第二元神交战,则此战...谁会胜!

  或许是兰陵王胜面更大吧,毕竟兰陵王的本尊可是雨界碎虚之下第一高手!他的第二元神战力之强,岂是宁凡可以抗衡?

  一个个百宗修士大气也不敢喘,全神贯注盯着玉台。

  今日已有十一名炼虚死于宁凡之手,此事必将惊动天下!而在见识过宁凡恐怖手段后,谁还敢打风雪言的主意...

  宁凡目光始终平静,犹如不可捉摸的深渊。

  明明以击杀幽鬼侯,明明对战兰陵王也胜券在握,但宁凡心中仍有一丝不安...

  那不安,就好似漏算了什么敌人,令这些敌人还在暗处策划阴谋...

  “大哥强势出手,**鬼目族,使得原本居心叵测的百宗忌惮极深,不敢妄动,今日雪言妹妹的劫难,怕是应该度过去了...只是,为何我仍有一丝不安...”许秋灵黛眉含忧,她竟同宁凡一样,察觉到一丝诡异氛围。

  风雪言的劫数,真的可以就此结束么...

  “诶?月姐姐她...她在做什么?”许秋灵忽而一诧,取出一个玉佩,其上留有月凌空一丝气息,可凭气息知晓她的安危、去向。

  玉佩之上,月凌空的气息似乎已经出关...

  “月姐姐突破问虚成功了么...但若是出关了,她为何不来找我们,她现在去哪儿了呢...”许秋灵不解。

  玉台两端,宁凡与兰陵王相隔万丈,各自对峙,气势交汇。

  兰陵王只是第二元神前来,气势不强,而宁凡连斩十一名炼虚,其中甚至包括太虚境界的幽鬼侯,其煞气之强,几乎令兰陵王窒息!

  仅仅与宁凡对视数息,兰陵王已无法承受宁凡的气势,率先出手。

  他脚步一动,四面皆传来唏嘘之声,显然众人都看出兰陵王在气势争斗上输给了宁凡...这一幕与众人之前的猜测似乎不符啊。

  兰陵王俊美的脸上火辣辣的痛,仿若气势败给宁凡是受了莫大屈辱一般。

  他身形一晃,脚踏虚空波纹,只一步便跨越万丈距离,遁至玉台另一侧,抬手便朝宁凡一指按下,指芒如剑,威势几乎达到冲虚一击的威力!

  他要一击击败宁凡,挽回名誉!

  “你说你与本王交手不需使用碎虚玉简?哼,本王看你是没有玉简了才对!这样也好,你若无碎虚玉简,本王杀你,如捏死蚂蚁轻松!”

  “这是...虚空蹑步!”有人认出兰陵王的遁术,这遁速竟不弱于普通冲虚修士的虚空挪移了。

  “白兰剑指!”亦有人认出兰陵王的指诀,这一指之威,放眼问虚罕有人可接下!

  望着迎面而来的指芒剑光,宁凡眼露一丝蔑意。

  当日在六翼族初遇兰陵王之时,宁凡尚觉得此人如山高悬,不可战胜。

  如今再看兰陵王,却觉得此人强则强尔,却弱于自己太多。

  那在无数人眼中快若疾雷的白兰剑指,闪烁着璀璨的白芒,几乎比太阳更加耀眼。

  但在宁凡眼中,那剑芒却慢若停滞...

  不是兰陵王变弱,而是宁凡今非昔比!

  “碎!”

  宁凡反手一指,出手如电,施展出久未使用的崩天剑指,天地间山河虚空俱都开始崩溃,化崩溃之力为宁凡指力。

  一崩渺岛河山,二崩苍天黑日,三崩虚空亡骨。只顷刻间,宁凡接连施展出剑指第一、第二、第三崩!

  第一崩剑指指芒如掣电击出,与兰陵王白兰剑指恰恰抵消。

  兰陵王面色一变,未料到白兰剑指会如此轻易被破,接踵而至的却是第二崩剑光,令他面色一惊,抬手点出第二道白兰剑指,勉强抵消了第二崩剑光的五六成威力,余下的剑光则轰在胸口,将其灵装宝甲俱都轰碎,连退数十步!

  他尚未站稳,第三崩剑光却如跗骨之蛆般袭来,令他背心冷汗直冒!

  在这第三崩剑光中,他仿若看到无数虚空亡骨向他走来,而他一身血肉竟稍稍腐朽起来!

  轰!

  第三道剑指毫无偏移地击中兰陵王,他猛吐鲜血,连退千步才站定,周身兰花飘散,方才卸去部分指力,避免了重伤。

  但紫金冠粉碎,鬓发飞散,此刻的兰陵王形容狼狈之极,虽未重伤,伤势却也不轻,哪有之前半点潇洒!

  “怎么可能!”

  一个个百宗修士震撼莫名,仅一个交锋,兰陵王竟几乎输在宁凡手上!

  如此悬殊的实力差距,兰陵王竟还大放厥词,说杀宁凡如捏死蚂蚁,似乎自打嘴巴了...

  “本王不信!你是问虚,本王也是问虚,同级之中,本王岂会败给你!殉天尺!”

  兰陵王取出一尺,祭尺打向宁凡。

  那是一柄年代久远的古尺,似玉非玉,似金非金,一经祭起,化作十万尺影向宁凡天灵打下,声威如天,可瞬杀普通问虚!

  那古尺之上,更附灵有一种虚级神通,更有蛊惑人心之效。

  宁凡心中无端响起无数古经之声,那无数古经,似在蛊惑宁凡,为天地殉葬,受尺影而死。

  而那高悬苍天的古尺,则骤然消散,化作一个巨大的光环环影,环影中则传出一丝天道之威!

  “这是...传说中的天道之环!”

  宁凡目光一闪,认出了古尺的神通来历。

  其心中已经了然,这殉天尺乃是一件蕴含天威的法宝,可借天道环影之力伤敌。持尺者,代天罚罪。逆尺者,则逆天环。

  普通修士若面对殉天尺,必定被天威所摄,难敌尺力。

  但宁凡从来不惧天威,于他而言,天地只是一道囚笼而已。

  而这囚笼,既困不住身为扶离的他,亦困不住身为蛮魔的他,更困不住身为蝴蝶的他!

  “碎!”

  他骤然抬拳,向天一击,魔气滔天,天地俱是魔龙拳影!

  双龙虚术在宁凡手中,竟已施展地如此炉火纯青,不露痕迹。

  一拳出,天道之环骤然粉碎,十万尺影灰飞烟灭,巨力之下,整个北凉国都在剧烈地震!

  仅一拳之力,那威力不俗的殉天尺竟灰飞烟灭!

  兰陵王与殉天尺性命相修,在尺碎的一刻便再次吐血,血染蟒袍。

  他不甘地抬起头,无法相信宁凡如此从容便挡下他的一击。

  即便他不愿承认,也不得不承认,宁凡的实力远在其第二元神之上。

  一丝嫉妒之心,诞生于兰陵心头,就好似他当年嫉妒云天诀一般。

  那嫉恨之心,最终化为最为凌厉的杀机!

  他召出一件无限接近神玄的宝甲,虽说不如天鬼甲厉害,但比宁凡的元雷之甲更强,再不惧宁凡任何攻击。

  “本王兰陵,最强大之术并非法宝或法术,而是一身神意。一朵兰花,可蕴含世间所有的刹那芳华,这便是本王之道!兰为道,尊兰故得道,舍兰故失道,道应如兰...”

  兰陵王气势骤然一变,天地飘落无数幽紫的兰花。

  “一兰一世,一生一死,七兰之术!”

  兰陵王大手一抓,天地无数兰花骤然凝合,凝成七朵百丈巨大的深紫兰花。

  在七朵兰花浮现的瞬间,百宗高阶修士竟俱都露出惊恐之色。

  但凡身处八百修国的高阶修士,哪一个不知兰陵王七兰之术的可怕...

  那不是一种法术,准确的说,是一种借助神意施展的诅术。

  兰花不败,敌人不死,兰花若谢,敌人命绝...

  “一生一死!”兰陵王抬手一指剑光,将天空一朵巨兰斩碎。

  一瞬间,宁凡胸口无端一痛,竟不知为何便已受伤!

  而在宁凡受伤之际,兰陵王伤势竟好了一份,宛如将他的伤势转移给了宁凡...

  “二生二死!”兰陵王冷笑,抬指成剑,斩碎第二兰,宁凡识海一痛,微退半步,目光奇光一闪。

  他已然看出,这所谓的七兰之术,乃是一种类似凡间诅咒的法术。

  凡人之中,若恨一人而不得报仇,便取仇人生辰八字,书与草人之上,以针扎之,懂得诅术者,七针七日可杀一人。

  修真界内,亦有七箭书等诅术神通。

  毫无疑问,这兰陵王所施展的,必定是一种诅术,倒是阴毒。

  他一步迈出,意欲进攻,却见兰陵出手更快,抬手斩灭第三兰。

  “三生三死!”

  在第三兰粉碎的一瞬,宁凡丹田一痛,唇角微微溢出一丝血迹。

  但他抬头望着剩下的四朵巨兰,却并无震怒,反倒目露思索。

  在兰陵斩碎第三兰的一刻,宁凡心头竟似有一种明悟一般。

  他回想起兰陵王的话:兰为道,尊兰故得道,舍兰故失道...

  此话本没有什么商榷之处,但见识过七兰之术后,宁凡却忽而发现,那舍兰二字,有些耳熟了...

  舍兰宗!

  若兰为大道,兰陵宗自然是尊兰的。这七兰之术的要旨,是夺,是抢,是将自己的伤强加给敌人,是在斩灭兰花之时,剥夺敌人的性命。

  而舍兰宗,自然是舍兰的。所有的要旨,都是先舍后得,与兰陵宗宗旨背道而驰,却又那么相似。

  宁凡抬起目光,仍是冷静的。若是七兰灭尽,他纵然不死,也会重伤。

  兰陵用心歹毒,宁凡却也不是什么善类,岂会任他斩碎所有兰花?

  眼中闪过一丝冷光,宁凡骤然抬手掐其古奥的指诀。

  在兰陵王斩碎第四朵兰花之时,宁凡骤然施展出神藏中获得的一种法术。

  共死之术!

  “四生四死!”兰陵冷笑不已,他要看得便是宁凡慢慢死去的场面。

  但他并未想到,在斩碎第四朵兰花之后,宁凡伤则伤尔,他兰陵却并没有如预想中恢复伤势,反倒与宁凡一并受伤!

  一副硕大的古阵图,骤然铺满万丈玉台,阵图中刻画着无数兰花。

  在这阵图出现的一刻,兰陵王周身飘落的兰花忽而无端粉碎,而他骇然发现,一身寿数忽然急速减少!

  “千年!”

  宁凡冷冷念出二字,指诀猛掐,鬓角多了一缕白发,是折寿的征兆。

  这一掐诀,宁凡减少了千年寿数,而兰陵王骇然发现,他竟减少了一千三百年寿数!

  “舍...舍兰宗的法术!这是共死之术!”兰陵王目光一惊,竟能认出此术来历,一惧便要逃下玉台。

  他岂能不逃,他这第二元神**地极为仓促,只有不足四千年寿数,可不敢承受这种以死换死的折寿法术!

  纵然他身穿半步神玄的宝甲,可也防御不住共死之术!

  百宗玄修反倒茫然,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共死之术,亦不知共死之术的可怕。

  只是看到兰陵王恐惧的表情,一个个在猜测宁凡使用的是什么法术。

  兰陵宗内,那冲虚修为的兰陵长老本准备帮兰陵王一把,但见到共死之术后,眼中的恐惧竟比兰陵王更多。

  兰陵王只是第二元神,死了便死了。但他可是一个活人,是一个寿数无多的冲虚老怪,只有不到2500年寿数了。

  他怎敢迎战宁凡的共死之术!

  “想走么,定!”宁凡反手一指,再次定住兰陵,继而再次掐诀。

  “两千年!”

  这一次,他共舍去两千载寿数,兰陵王全身痛楚难明,失去两千七百载寿数,一头黑发全部变得花白,原本俊美的容颜,竟已变作一个耆耆老者!

  而由于过于衰老,一身法力都变得难以调动...

  这一刻,兰陵王畏惧了!

  他以七兰之术暗算宁凡,宁凡却反以共死之术暗算他!

  “疯子,此子是一个疯子!就算是舍兰宗历史上的炼虚老怪,也无人舍得顷刻舍弃三千载寿数!”

  “本王失去四千载寿数,第二元神以衰老得无法战斗,此子舍弃三千寿数,为何只是多了几缕白发,没有任何苍老之态!”

  “此子...究竟身怀多少寿数!”

  宁凡随手折下耳鬓的几缕白发,不以为然。

  对坐拥十一万寿数的他而言,三千寿数不过小事。

  他步步逼近兰陵王,杀机毕露,早已解了定天一指。但兰陵王却瘫软在玉台上,无法动弹,已然濒临寿终,更无反抗宁凡的力气。

  “大胆周明,敢伤吾主!”

  那冲虚修为的兰陵长老只敢呵斥,却根本不敢上前。

  他不但畏惧宁凡的碎虚玉简,更畏惧宁凡的共死之术...

  在他的呵斥下,仅有数百名头脑发热的兰陵修士冲上玉台,意欲保护兰陵王。

  这些修士尚未靠近宁凡,却被宁凡剑念一扫,全部血洒玉台而死。

  兰陵王抬起苍老的目光,望着宁凡,只觉此刻的宁凡仿若成了一名不可战胜的魔尊。

  “永远不要惹我。这一次死得是第二元神,再有下次,死的便是你兰陵宗的本尊!”

  嗤!

  宁凡抬手一踏,将兰陵王苍老欲死的第二元神踏为肉泥,七兰之术也不攻自破。

  而兰陵王第二元神临死之前,眼中既有惊恐,更有怨恨。

  但听闻宁凡的威胁,却根本生不起报复之心。以宁凡的手段,若杀入兰陵宗,他闭关疗伤的本尊可否能够抵挡碎虚一击、共死之术...

  “宗主...败了!”

  兰陵宗所有门人俱都心头恐惧,他们很想知道,宁凡接下来会不会将他们这些‘兰陵余孽’灭杀...

  百宗修士一个个沉浸在震撼中,这震撼仅是因为宁凡不借助碎虚玉简便斩杀了兰陵王第二元神。

  问虚境界的宁凡,便可击杀兰陵、灭杀幽鬼侯。

  若此子进一步成长...谁惹得起?!怕是碎虚老怪都不愿开罪此子了吧!

  “我等呆在巨魔族,似乎没有意义了...有周明在,无人可夺走风雪言...”

  许秋灵愁眉未展...风雪言的劫数,真的能这么简单的结束吗...

  为何,她心跳的更快了。

  事实上宁凡也发现了,在他击杀兰陵王之后,心中不安陡然加惧。

  他卜算之术并不精深,无法算出这不安的缘故,但却心知要出变故,故而没有第一时间屠灭兰陵宗。

  在其思索之际,雪空之上忽然裂出一个巨大缺口。

  悬浮于苍天的丹岛,竟被那突然出现的缺口一震震碎成两半!

  无数丹岛修士震惊之下,化作遁光、脚踏法宝,飞下丹岛。

  天空之上,俱都是丹岛破碎所飘落的巨石!

  “那是...什么!”

  无数修士抬头看天,那巨大的天空裂口处,忽然出现一个巨大的血色巨树,似乎生长了什么花朵,尚未结出果实。

  血树之下,则骤然浮现六重血海。

  北凉都郡地界中,大地之下忽然升起八个巨大的魔柱,其中一个魔柱便恰好位于兰陵宗的席位。魔柱从大地下刺出,直接刺死兰陵宗近万名低阶修士!

  死亡修士的精血,全部飞升而起,没入六重血海之中。

  而一些靠魔柱较近的百宗修士,一个个毫无征兆地爆体而死,血洒风雪...

  至于一些巨魔族的修士,即便远离魔柱,也毫无征兆地爆体而死,场景极其可怖。

  “何人如此大胆,竟然随意杀戮我百宗修士!”

  一个个炼虚老怪目光皆扫向宁凡,看来是怀疑宁凡出手杀人了。但畏惧宁凡的凶威,无人敢质问宁凡。

  宁凡大感无奈,只要有人滥杀无辜,别人就会怀疑他?

  他自然不需要解释什么,因为六重血海下方,已出现了八个炼虚强者的身影,无疑是此事的始作俑者了。

  而宁凡也发现,他心中所有的不安,都在八祖露面后愈加剧烈。

  “将他们漏算了么!”宁凡目露寒光。

  “八位老祖,这是怎么一回事!”巨擎不可置信地看着八祖。

  八位老祖不是图谋大事、不肯露面么?

  那么为何又出手了?

  且既然出手了,杀百宗修士便杀了,为何连巨魔修士也要杀戮!

  “没什么,不过是血祭一些祭品而已...当然,最大的祭品,自然是风雪言了。”

  巨鹿王冷漠的一笑,忽然隔着数万丈距离,向着下方一指点下。

  一瞬间,风雪言体内的伪魔罗血燃烧起来,令她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啊!

  巨擎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八位老祖竟然会对风雪言出手!

  而更让巨擎无法置信的,是巨鹿王愈加冷漠的话语。

  “开启孽海无涯阵,将此地所有人作为祭品血祭,直到祖树开花为止!”

  “什么!”无数巨魔族人不可置信,这凭空出现的八位炼虚,竟妄想将所有人血祭!

  一些见识过先祖画像的巨魔族人,更是隐隐认出这八位炼虚,乃是巨魔族的八位先祖。

  他们如何肯相信,八位先祖会杀戮族人!

  “孽海,开!”

  八个魔柱、六重血海散出一重重阵光,将此处天地都封锁,将所有人圈在阵光中。

  身处阵光之内,一个个修士修为不济的,皆开始化作脓血而死。

  无数百宗修士攻打阵光,但即便所有百宗炼虚合力,竟都无法轰碎阵光。

  宁凡护在风雪言身前,屈指连点,却无法令她体内魔血火焰熄灭。

  他目光焦急,若任魔血燃烧下去,只要半个时辰,风雪言便会焚为灰烬...

  他想要救她,但最终却发现,就算持有魔罗祖符,也无法在半个时辰内破解风雪言的魔血隐患。

  他竟无法救她!

  “为何,为何!父亲,你怎忍心如此对待雪言!对待我巨魔族!”巨擎这声悲愤呼喊,不是对着巨鹿王等人,仅仅是对着巨言。

  巨言怅然闭上双眼,没有解释什么。

  为了一族存续,牺牲族人后辈,实属无奈...

  风雪言的身体在颤抖,那颤抖,令宁凡无力而震怒。

  他灭了鬼目,灭了兰陵,扫平了一切敌人。

  但倒头来,伤害风雪言最深的,却是风雪言的亲人...

  或许风雪言此刻的心痛,比那魔血焚体更痛苦...

  “巨魔八祖,给本尊...死来!”

  宁凡拳芒之上,覆满紫金色的风烟,一拳轰在孽海无涯阵之上。

  只一拳,那无人可攻破的孽海无涯阵,竟整个大阵开始风化!

  “什么!”

  无数百宗修士震撼了。

  而最不能置信的,当属巨魔八祖!

  这一拳,含有宁凡对轮回的领悟。

  这一拳,含有宁凡的执念与决心!

  宁凡不知如何才能解救风雪言,只是若风雪言死,他要让所有伤害过她的人陪葬!

  而巨魔八祖,不配做风雪言的祖先!

  他化作一道惊世遁光,冲天而起,那气势,有着覆灭一切的决心!

  八祖之一,那一贯对宁凡不屑一顾的刻薄女子,冷眉迎向宁凡,素手一扬,出手如电,祭出一柄飞剑,意欲斩杀宁凡。

  “妾乃巨魔族前代族长‘碧瞳’,如今魂附祖树,就算你有碎虚一击,也无法杀死我!无论我死多少次,都会在祖树下重生,而我杀你,如斩蝼蚁!”

  “祖树么...”

  宁凡目若寒冰,一拳轰碎飞剑,翻手催动阴阳锁力,于掌心凝出一个半黑半百、非金非铁的绳索。

  这是阴阳变中记载的一种魅术,比采阴指更加高阶,但起码需要炼虚法力才可施展。

  他确实看出,此刻祖树出现,碧瞳老祖周身有一股诡异的气息,仿佛击杀多少次都无法灭去。但这又如何!

  他骤然扬手,那黑白绳索以不可置信的速度朝碧瞳缚去。

  “囚阴索!”宁凡冷冷道。。

  碧瞳老祖见宁凡拳碎飞剑,本是震惊,但见宁凡妄图以一个绳索束缚住她,继而露出讥讽之色。

  “凭一个不知名的绳索就要捆我,可笑之极!”

  她抽身飞退,但那囚印索却骤然加速,比她退速更快,将她死死缚住!

  而在被此绳索束缚的一瞬间,她竟然法力全失,无法调动任何法力!

  她这一刻不死不活的状态,应该算作不死之身的,应该不惧宁凡的。

  按常理而言,就算被一般法宝束缚住,她也可借由与祖树的联系,转生至祖树下,逃过任何束缚。

  但这囚阴索太过可怕,一经束缚住她,就连与祖树的联系都被掐断。

  这种状态的她,若是被杀死,是绝对无法转生祖树的!

  “不要杀我!”碧瞳老祖竟然求饶了。

  “杀你?你会成为本尊鼎炉,生不如死!”宁凡一抖囚阴索,将碧瞳扔入鼎炉环,脚步不停,冲向其他七祖。

  抬手取出第五枚碎虚玉简,一把按碎!

  骤然间,一股碎虚一击呼啸而出,不去攻击其他七祖,反倒攻击裂空之上的那株祖树。

  宁凡不知如何可救风雪言,但经过与碧瞳老祖的交锋,已敏锐的觉察到,那祖树有些古怪,必须立刻毁去。

  或许毁了祖树,便可解救风雪言,或许不能...但他要一试!

  一时间,除却巨鹿王在内,六祖俱都惊怒起来。

  “周明,你敢攻击祖树,坏我巨魔族大事,我等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唯有巨鹿王似乎早料到宁凡志在毁灭祖树,冷笑祭出一份玉简,竟同样蕴含着碎虚一击!

  天空之上,相继出现两个巨人虚影,一个化身巨魔,一个化身岚角,各自施展碎虚一重一击!

  对轰之下,天地崩碎,但祖树却是半点也未毁灭。

  “周明,拥有碎虚玉简的,可不止你一人!凭你想破坏祖树,与老夫为敌,还嫩了些...”

  巨鹿王正大放厥词,忽然间,那裂空上的祖树下,响起一道久违而放肆的笑声。

  “小黄瓜,别担心,你想砍树,老娘帮你,分分钟把这树砍得不要不要的!”

  祖树下,月凌空骤然出现,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她抬手挥动一道月刃,向祖树根部斩去,一瞬间,巨鹿王从未有过的怒吼道。

  “不——”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