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执魔 > 第509章 威震百宗(三)

第509章 威震百宗(三)

  宁凡冰冷的话语,在雪国北凉国遥远传开,掷地有声!

  这句话的言下之意,竟然是要以一己之力,迎战百宗!

  这一刻,无数修士陷入震撼之中。四方死一般的寂静,因为宁凡一句狂妄的言语,因为宁凡连毙两名炼虚的实力,所有人都动容了!

  许秋灵美目忽然湿润,蕴含了说不清的情绪...他明知此地有百宗坐镇,仍踏着风雪赶来了...

  涅槃谷主猛然起身,望着宁凡的目光,露出难以描摹的震撼之色。

  他乃是堂堂金身第二境的体修,但仅仅对上宁凡一个眼神,竟忽然觉得体内五百多个金窍金血失控!

  这种情形,涅槃谷主只在面对一名一涅体修老怪之时感到过。

  涅槃谷主十分确定,宁凡炼体境界绝对没突破金身第三境,但一身炼体气势,就连一涅老怪都无法比拟!

  “古魔?!此人竟是一个古魔!!!”

  涅槃谷主的话传开,四周一片震惊,想不到在当今修真界,竟然还有古魔存在!

  不只是涅槃谷主,就连阳天殿主都猛地起身,难以置信看着宁凡。

  常人以肉眼、神念去看宁凡,便会觉得宁凡是一个修士。

  而阳天殿主乃是一名五转巅峰的炼丹师,以药魂去看宁凡,只觉的那宁凡不再是宁凡,而是成千上万的黑色蝴蝶所化!

  阳天殿主心头大惊,他当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宁凡的药魂化形了,这代表...宁凡是一名千真万确的六转炼丹师!

  “这周明竟然突破了六转丹术!他成了雨之仙界第八位六转炼丹师!”

  阳天殿主的话,再次令众人一惊。一名六转炼丹师,拥有何等巨大的能量,众人皆是心知肚明。在雨界,六转炼丹师的地位几乎可比碎虚了!

  武宗副宗主远远望着宁凡,只觉心惊肉跳。他之前收到宗主武穆侯的传音飞剑,其中提及的万万不可得罪之人,正是宁凡!

  武穆侯性格乖张,最爱倚老卖老,但偏偏眼力极准,看人不漏,从无虚言。

  武穆侯声称,宁凡是一个绝世魔头,这话武宗副宗主本来只信了一半。

  但当目睹宁凡连毙两名炼虚之后,武宗副宗主心都跳出了嗓子眼...宁凡绝对是一个极其凶狠的魔头,背景、财富、权利、名声通通无法打动此人!

  “宗主有令,我武宗必须立刻撤出巨魔族,决不可得罪此人!此人如今,可称之为内海第一魔头。假以时日,此人必定是雨界第一魔!”

  武宗副宗主一声令下,武宗席位上数万名修士竟然全部站了起来,一副要离开巨魔族的架势。

  一个个老怪冷冷吸气,不敢置信。

  众人之前还道武穆侯为何迟迟未至,此刻才知,原来一向心高气傲的武穆侯,竟然被宁凡吓破了胆,逃离了无尽海!

  而向来看人极准的武穆侯,竟然给了宁凡这样一个评价...此刻的内海第一魔,他年的雨界第一魔!

  宁凡才刚刚露面,武宗却急于撤走,忙于与百宗撇清关系...这就是内海第一魔的魔威么!!!

  “天呐!周明竟然是古魔,古籍记载,古魔最是凶残,同级修士根本不是古魔对手!”

  “六转炼丹师!他竟然是六转炼丹师!”

  “南蛮侯与赤妖王在此人手中连一招都撑不住,武穆侯更是被此人直接吓走...这就是‘内海第一魔’——周明吗?”

  “传闻此人连岚角族都给镇压了,此事老夫原本不信,但如今看来,此事多半是属实的!毕竟连苏颜都成了他的女人!”

  无数修士的目光,都注意到黄金古剑上的苏颜与丹尊。

  苏颜本身就是名动雨界的问虚强者,而丹尊则是名震天下的六转炼丹师。

  宁凡身后有苏颜、丹尊跟随,更加不可小觑了!

  一时间,众人心思各异,竟一时无人敢跟宁凡抢夺风雪言。

  就连老谋深算的幽鬼侯、兰陵王,都一时没有下定决心率先进攻宁凡。

  “无人应战么...”

  肃杀的风雪忽然下得更紧了,宁凡目光冰冷,降落至废墟之上,放下风雪言,目光环视。

  他虽然敢以一己之力挑战百宗,却并未小觑百宗的实力。

  四周搭建着无数高台及席位,近千里地界内,共有一百四十多万修士围着玉台就坐。

  席位分三等,首席只供十一个炼虚宗门就坐,次席则坐化神势力。末席之上,则大都是一些散修。

  宁凡抬起目光,扫过十一个炼虚宗门的旗号,心中暗暗一惊。

  这十一个炼虚宗门,竟无一不是雨界赫赫有名的大势力!

  西面首席坐着兰陵宗、六炎宗、阳天殿三大炼虚势力。

  六炎宗只来了一名窥虚宗主,正是那主持擂战的蛇目老者。阳天殿只来了殿主一名炼虚。而兰陵宗...除了兰陵王的第二元神在此,竟还有一名冲虚长老傲然而立。

  北面首席坐着冰岳剑宗、妙音谷、悬空寺,皆是雨界老牌势力。三宗宗主皆是问虚,且全都修炼到问虚无敌的境界,单独一人都不比宁凡弱多少。

  南面首席坐着武宗、蛮道宗、赤妖宗、涅槃谷四大炼虚势力。

  因为南蛮侯与赤妖王惨死,此刻蛮道宗、赤妖宗已群龙无首,不足为虑。而武宗已有撤退之意,唯一需要注意的是涅槃谷,竟然一眼认出宁凡的古魔底细,这可有些不一般了...

  东面首席只坐了一个势力,但声势却是十一宗里最浩大的,正是鬼目族!

  幽鬼侯身后立着八名炼虚强者。六人是窥虚,两人是问虚。

  而幽鬼侯本人的气势,竟已经超出了冲虚境界,达到了太虚境界...宁凡还记得,当日潜入鬼目族时,幽鬼侯仍是冲虚才对...

  不必问,幽鬼侯定是吞噬了其9道窥虚分神,才得已恢复道太虚修为。

  对方有太虚坐镇,今日迎战百宗怕是有些凶险了。

  宁凡本身修为只是蛮魔中期,可在问虚境界内无敌,却难敌冲虚修士,更莫说太虚老怪了。

  十一个炼虚宗门高手如云,四面更有一百多个化神宗门窥伺,有百万修士围堵...暗处,还有巨魔八祖冷眼旁观,不知何时会对他放冷箭!

  唯一令宁凡庆幸的是,内海周家并未参与逼迫巨魔一族。

  宁凡目光微闪,想凭一人之力独战百宗,难如登天...就算他有身怀18道碎虚一击,就算有洛幽相助,也未必能全身而退...那幽鬼侯受伤前也是一名碎虚,那兰陵王的本尊也是即将突破碎虚的高手,焉知这二人没有碎虚一击护身...

  这一次援助巨魔族,有多少风险在其中,宁凡没有计算过,也懒得计算。

  敌人再多又如何,他...如何能退让?

  难道要将风雪言交到百宗手中吗?他,办不到!

  “我要保她!”

  他将风雪言交给三尊,令三尊带她下去。与许秋灵等女汇合。丹尊、苏颜、明雀等人,则负责保护风雪言。

  宁凡五指向地一抓,蓦然间,崩碎成废墟的玉台顷刻重铸。

  独立于万丈玉台之上,宁凡沐着风雪,扫视天下群雄,已生拼死之心。

  似武宗这般提前撤退的,他可饶恕。

  但那些冥顽不灵、一意加害风雪言的,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就算今日血洗百宗,就算今日踏平巨魔,他也要保住风雪言!

  风雪言眼眶又湿了...在亲族都放弃她的时候,唯有宁凡违抗天下,誓要保她...

  武宗数万修士匆匆撤离了,逃离了这是非之地。

  但此地还有一百多个宗门,虽然畏惧宁凡,却自恃人多势众,想要以势压人,逼迫宁凡放弃风雪言。

  单独一个宗门,或许没有得罪宁凡的勇气,又是古魔又是六转炼丹师,正常人都不愿得罪宁凡的。

  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据传闻,若得到风雪言及魔像石板,破译出魔像石板的古经,可获得巨大的力量!

  只为了这一点,众人再怕宁凡,也不愿放过这次夺宝的机会!

  “周明!你手段不弱,但以你一人之力,是无法抗衡我百宗势力的,你可明白!”

  “我百宗势力,几乎囊括了雨界三分之一的顶尖势力。你与我等作对,便是与整个雨界作对!”

  “听说雨皇有令,不许任何人伤你。但这一次,你挑衅我等在先,若再不识时务,休怪我等杀人无情!”

  “聒噪!”

  宁凡骤然拂袖,一柄血红的纸伞已出现在手中。

  一伞开,天空之上,骤然坠下一座海岛,竟然是从伞中取出,遮天蔽日,势要压向半个北凉国!

  一伞合,向宁凡出言挑衅的数百名元婴化神,全部被淡红的灵轮光圈摄入伞中。

  宁凡继而再一抖伞,伞上洒落一地脓血,皆是那些被收入伞中的修士所化...此伞好生厉害,诛杀元婴化神只需一瞬!

  而整座海岛遮天蔽日坠下,震撼了百万修士!

  这座海岛几乎有北凉国一半巨大,若是砸下,半个北凉岛都要被击沉!

  一些内海修士更是认出,那被宁凡随手扔出的海岛,竟然是丹岛!

  宁凡当然没指望以岛砸人,在场这么多炼虚,如此伎俩是无法奏效的。

  “不能让此岛砸下,否则我百宗修士将死伤无数,诸位炼虚道友,我等一同施展悬空术,让此岛浮空!”

  “好,一起出手!”

  包括幽鬼侯在内,各个宗门的炼虚强者阴沉着脸,腾空而起,施展悬空法术,令丹岛无法坠下,悬浮在北凉国万丈长空之上。

  但这些炼虚怎么也无法相信,宁凡的血伞法宝竟如此厉害,竟能随意收走一座海岛,从天上丢下...

  丹岛总算没有砸下,否则必定死伤无数。

  无数百宗低阶修士冷汗直冒,还好丹岛没有砸下,否则他们必死无疑。

  而巨魔族的不少修士,同样吓得不轻。

  一个个百宗修士望向宁凡的目光,皆带着无法言说的畏惧。

  这是一个疯子,一个敢以岛砸岛的疯子!

  亦有人注意到,宁凡所持的血伞乃是一件小千界宝,且这界宝威力远超寻常界宝!

  “今日百宗修士俱都见证,周明视我百宗有如无物,当真狂妄之极!老夫忝为鬼目族二长老,说不得要给这周明一点教训!”

  滋滋滋!

  一名鬼目族问虚老者一遁遁上玉台,负手而立,白发飞扬,气势非凡。

  向宁凡冷冷一笑,老者骤然单抬手掌,掌中生出一个青色鬼目,鬼目中骤然射出无穷无尽的青色电弧。

  千万重青色电弧化作雷霆海洋,老者立在青色雷海之中,宛如一个雷中帝王。

  “是鬼目二长老阴雷!此人一手雷术出神入化,据说连元神都修炼成了雷霆形态,问虚之中罕有敌手,比赤妖王厉害数倍。那周明神通逆天,但终究也只是一个‘问虚’,岂能是阴雷长老的对手!”

  鬼目族内,立刻有无数修士振臂呼喊。

  “周明,你就此退去,老夫饶你不死,否则,老夫让你飞回湮灭!”阴雷长老冷笑道,却暗中于袖中掐诀。

  毫无征兆地,宁凡背心忽然虚空破碎,窜出无数深青色的雷霆之蛇,张口咬向宁凡背心。

  那阴雷在与宁凡对话之时,竟暗中偷袭!

  阴雷嘴上说为百宗出头,实则看中了宁凡的血伞法宝,想要杀人夺宝了。

  “碎!”

  宁凡眉心太虚雷星一闪,脚下骤然浮现一副硕大的血色雷图。

  单脚一踏,大地震动,风雪逆卷苍天,身后的雷蛇一一崩碎。一股浩瀚的雷霆气势从宁凡体内散开,无可阻挡。

  深处青色雷海的阴雷,目光忽得大变,脚下的青色雷海竟在宁凡的气势下全部碎散!

  原本在众人眼中,立于雷海的阴雷长老宛如雷中帝皇。

  但在宁凡的雷图面前,阴雷的一身雷霆法力,竟流转滞涩,难以调动!

  阴雷目光大震,就算是不周雷皇,也不可能一句话震碎他的雷海!

  他手中连连掐诀,勉强召出一柄雷霆所化的飞剑,却正见宁凡踏着雷图,步步朝阴雷走来。

  一步,万雷俱灭,雷剑粉碎!

  三步,阴雷吐血连退!

  九步,阴雷丹田骤然一痛,雷霆元神被生生震碎成两半!

  噗!

  阴雷猛然吐血,双目难以掩饰的惊恐,他一身雷术包括雷霆元神,在宁凡面前竟被彻底压制!

  第十步,宁凡背后骤然浮现黑火八翼,身影一瞬消失。

  阴雷转身便逃,但方一转身,正迎上鬼魅般逼近的宁凡!

  “老夫跟你拼了!”阴雷双指插入双目,将双目挖出,血流如注。

  在自毁双目之后,一股浩瀚的气势加持在阴雷身上,几乎不弱于问虚无敌的修士。

  手中的两颗眼珠,仿佛成了绝顶法宝。

  阴雷神念锁定宁凡,抬手便将眼珠祭出,黑暗骤然降临于玉台,将万丈玉台全部遮掩。这黑暗可隔绝一切视力及神念,阴雷夺路便逃。

  “哪里走!”

  宁凡左目扶离,右目魔罗,眉心还有人目,岂会被阴雷的雕虫小技遮住眼光。

  认准阴雷逃遁方向,宁凡一振八翼,瞬息追至阴雷背后,抬手便向阴雷天灵拍下。

  轰!

  巨大的声响之后,玉台上的黑暗渐渐散去,风雪渐渐宁静。

  宁静的风雪之中,宁凡脚踏阴雷死尸,手擒阴雷元神,一口吞入腹中,目光冷冷扫向鬼目族。

  这一次,算是彻底把鬼目族得罪了...但,得罪又如何!

  “找死!”

  幽鬼侯勃然大怒,一跃而起,周身阴气森森,浩瀚的气势卷向宁凡,竟是一怒要对宁凡出手。

  宁凡目中寒芒一闪,骤然祭出一份玉简。

  玉简碎灭,一股浩瀚的法术功击,伴随着无数魔经的吟诵声,轰向迎面而来的幽鬼侯!

  原本气焰嚣张的幽鬼侯,一见这玉简攻击,竟立刻面色剧变,头皮发麻,掉头便走,哪还顾得对宁凡出手,只有逃命的份!

  无数修士都在宁凡祭出玉简的一刻,震惊了!

  一个个老怪望向宁凡的目光,皆是惊恐难明的神色。

  “碎、碎虚一击!”

  

  新书推荐:、、、、、、、、、、、、

  footer();

  mark();